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36章: 遇上

《农家绝色贤妻》

第36章 遇上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因为买宅基地或者买房子都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所以林清文打定主意明日就去找方家村的保正,两件事都有了眉目,林芸希打着回娘家打听的幌子出来的,下午的时候林清文又找了驴车送她回去。

天朗日晴,清风和煦,四处都是绿油油的庄稼,微风拂过,吹起一片绿色的波浪,原本这是赏心悦目的一幕,但是坐在驴车上的林芸希心里却没有一点轻松,养兔子的本钱都放进了购置房产上,有了哥哥嫂子的压箱底的钱还挺紧张,自己还得想个办法挣钱才行。

前世,她自修了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靠着翻译文章就能把自己养的很好,但是现在穿到这个地方翻译是有点用处都没有了,自己的专业和养殖和种植丝丝相关,但是没有钱买地而且种地赚钱时间耗费的太久,养殖没有资金,转来转去还是两个字:银子!前世这世活了近三十年的她,第一次感觉到没钱的窘状,就好像有全身的力气,但是你却使不出来,简直憋屈的要死。

驴车刚到村口,林芸希就看到小小的安和正在小土坡上张望,看到她的时候,飞快的跑过来,林芸希赶紧大声喊他:“安和,慢点跑,小心摔倒。”

真不知道他这小身板是怎么迸发出这么大的力量,看他跑过来,林芸希赶紧从车上下来迎过去。

方安和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顾不上擦脸上的汗,一把抓住林芸希的袖子,“三嫂,快点回去,妙儿姐和那穿的花花绿绿的女人打起来了……”

安和口中所说的穿着比较另类的应该是刘媒婆,自己就出去半天方妙就出了这事,林芸希气她不听话沉不住气,但是事既然出了再埋怨也无济于事,只得跟着安和一同小跑着向家里的方向赶去。

到了家,院子里空空的,正屋里传出一道尖锐的女声:“我是好意才给你们家女儿保媒,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林芸希一点都没停顿,直接进了屋,就看见方妙正斗牛一样对着个胖女人,那女人脸上画的跟猴子屁股一样,到处都是红彤彤的,衣着花红柳绿,应该就是二嫂那姑母刘媒婆了。

林芸希一进屋,方妙叫声嫂子就蔫了下来,她本来老老实实在外面偷听的,没想到那老不死的竟然催娘早点交换庚帖好成亲,还说什么朱家儿子已经不小了,朱家二老想早点抱孙子,而且娘和嫂子被她说的也要点头,情急之下她只得跑出来,不过刚说了一句“不合规矩”,那死女人就开始教训自己没有规矩,呸!她若知道规矩还能催着娘要自己嫁过去!

吕氏也没想到方妙不但偷听还敢跳出来跟媒婆吵起来,气的差点晕厥过去,吴氏和刘氏赶紧又是捶胸又是按的才强忍着。听着刘媒婆口若悬河的指责方妙,林芸希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前后缘由,冷着脸喝道:“妙儿,婚姻大事哪轮到你指手画脚,你先出去给我闭门思过!”

林芸希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一个人,很少像这样沉着脸大声呵斥,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给你一种很压抑的感觉,顿时,不但方家人连那滔滔不绝的刘媒婆都震住了,屋子立刻静下来。

方妙委屈的要死,见三嫂不但不帮自己还训斥自己,红着眼眶直接跑了,林芸希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接对着刘媒婆说道:“刘姑姑,我们小门小户家的女儿就是这样,不太懂规矩,您可别在意。”

刘媒婆也是个打蛇随棍上的,见林芸希给自己服软,抖的更厉害了,“那是,所以你们这些做嫂子的得好好教教才行,人家朱家可不惯着这些,不过,你们得动作快些,年前这婚事怎么也得定下来,人家……”

吕氏叹了口气,没说话,自家的闺女怎么着都是好的,被这么说,她心里也很难受。

林芸希在心里冷笑一声,直接开口打断她道:“刘姑姑,这婚事就这么算了罢,方妙性子愚钝,我们也自认高攀不起朱家,还请你另寻别的好姑娘吧。”

“什么?”屋子里的四个女人听到这话后都不约而同发出不可置信的惊疑声,刘媒婆直接呆立在原地,不相信自己耳朵一般看着林芸希的嘴。

“老三家的,你……”不等吕氏发话,二嫂刘氏就要开口怒骂,可惜林芸希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二嫂,你想让方家背上卖女求富贵的骂名吗?”这嗓子她喊的声音极大,就连自己耳朵都被震的嗡嗡响,几个愤怒的女人在气势上被她彻底压倒了。

刘媒婆到底是见识过大场面的,看着林芸希怒容满面很快反应过来,“三郎媳妇,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若不赞成这桩婚事可以直接说,你现在说这个是要打我这个媒婆的脸吗?”她说着就要往外走,一边放狠话,“我算知道你们方家人是什么样了,以后你们家的婚事不要再找我,我做媒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过这种事!”

虽然表面上一副厉色厉颜的样,林芸希从她那游移不定的眼神里看出了心虚,敢来坑方家然后跑路,没门!所以她一个健步挡住了刘媒婆的去路,阴测测的开口道:“这话还没说清楚您可不能先走,你把那朱家公子夸的只有天上才有,但是我可听说那人险些在县城打死人呢,这人心狠手辣的人我们可不敢把女儿嫁过去,不过,我就想知道您是不知道这事被朱家蒙蔽还是知道这事故意隐瞒我们方家呢?”

这席话一出口,原本还怒不可遏的吕氏、吴氏和刘氏都傻了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隐蔽的心思被一语道破,刘媒婆在短暂的慌乱后镇定下来,“三郎媳妇,这是从哪说起的?那朱家公子可是个给官饭的能人,哪能做出那样的事来!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咱们也算是亲戚,我哪能做那么缺德的事情呢,你说是吧,老嫂子?”刘媒婆赶紧向吕氏投向询问的眼神,她精得很,知道这家最好捏吧的就是这个,所以向她开口。

吕氏被这接二连三的事给整懵了,话也说不利索,“我、我,你……”

林芸希哪里会给她翻身的机会,接着说道:“朱家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您到县城打听打听就知道,我今天说这话也是为了提醒刘姑姑,不要被人蒙蔽了眼睛,若是有姑娘不知道的嫁给了那人,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刘姑姑也得别人戳着脊梁骨骂不是吗,那以后您还怎么吃这碗饭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婚事告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