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37章: 婚事告吹

《农家绝色贤妻》

第37章 婚事告吹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被拦住的刘媒婆满上佯装着不懂,心里可是把林芸希给骂了个狗血喷头,要是成了这桩亲事朱家许诺那二两银子可就到手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朱家那娘子还说什么事情已经摆平没有多少人知道,那这三郎媳妇怎么会清楚这事?

她心里有鬼自然不敢应和方家去县城打听朱家儿子,而林芸希又威胁她敢坑方妙就让她没了这保媒的好名声,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先保住自己再说,便立即换上了哭丧的脸,“三郎媳妇儿、大嫂子,我真真不知道这事啊,那朱家儿子一直都住在县城里,我十年八年都去不了一趟县城,我哪里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听朱家娘子说的如何如何,咱们可是实在亲戚,我可不敢做出坑骗自家人的事情。”说着说着硬生生逼出几滴眼泪,她一边假哭一边抹泪,猴子屁股一样的脸被她擦的五颜六色,相当滑稽,偏偏她还作出一副出离愤怒的样子,“这也是我办事不利,就如三郎媳妇所说,这提亲的事就这样作罢吧,但是我可是要找朱家理论理论去,这不是败坏我做媒的声誉嘛!”

说完连个招呼都没敢打,硬撞开拦在眼前的林芸希,逃也似得离开了,只留下方家的四个女人愣在屋子里,刘媒婆前脚刚走,窗户下的方安和也像受惊的兔子一般跑开了,直奔方妙的屋子。

他还没敲门,黄褐色的木门早一步打开了,露出方妙急切的脸,“安和,进来说。”

不说这厢方妙让方安和偷听,主屋里面的气氛可是诡异到了极点,可能是因为打击的太厉害,吕氏头也不晕了,瘦削的脸抽dong几下,最后化作一声长叹,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多岁,无力的摆摆手,“这事就这么算了,闹开了对妙儿也不好。”那朱家就是再有钱,她家也不能把女儿推到火坑里。

刘氏就像被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面红脖子粗,双手不停的在衣服上蹭着,吭哧了半天才小声道:“娘、娘,你要相信我,我真是不知道……”

从刚才开始林芸希就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刘氏,看她除了真经以外没有别的表情,看来朱家的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估计也是被她那个什么姑母的花言巧语给忽悠住了,不由得感叹人心险恶,防不胜防。

解决完方妙这桩糟心的婚事,婆婆心力交瘁、二嫂刘氏惴惴不安、大嫂吴氏沉默不语,林芸希这才出了口气,希望这次闹腾完,家里能稍微消停点,要不然她可真吃不消了,她想的倒是挺好,没想到很快就爆发了一件重大的冲突,而她也不得不兵行险招。

婚事告吹,方家最高兴的就属心有他属的方妙了,自从在安和那打听到那场架的始末,她就如释重负,轻松之余对她三嫂多了几分感激,若是当时她没镇住那几个人,也许给自己出头不成还要被人指责一个嫂子插手小姑子的婚事,她三嫂是个人物呢!

因为有了分家的心思,林芸希就找了安和,孩子虽然小,但是他的意愿也不能忽视不是。

方安和虽然在嫂子面前依然拘谨的不行,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知道他这个三嫂是个和善的,虽然没有那么亲近,但是心中的胆怯少了不少,眨巴眨巴大眼睛偷看他那漂亮的三嫂,“三、三嫂,你找安和有啥事?”

这个年纪的男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大哥家的子安和子山还有二哥家的子浩都像夏天的庄稼一样使了劲的拔高长个,唯独安和还是瘦瘦弱弱的苦菜芽的样,林芸希心中有点难受,用帕子把他的脸上的灰给揩干净,闻声问道:“大嫂对你好吗?三嫂的意思是你愿意跟大嫂过还是跟我过?”分家之前不敢走漏风声,她只能用这种方式问。

听到她这话,方安和眼睛一下子亮了,水黑的眸子好像一下子注入了希望一样活了,但随即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又黯淡下来,轻声轻气的说道:“我愿意跟着三嫂过,我也想,即使大嫂说跟着三嫂会被饿死,我不怕挨饿,已经习惯了,三嫂!安和吃的不多,还认识好多野菜,不吃粮食也可以的……”说着,他抬起头急切的看着三嫂,“我还会干很多活,捡柴、摘野菜、劈柴、拔草,我都会做,三嫂,你让我跟着你吧,我喜欢跟你呆在一起。”

这话从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令人心酸的发痛,可能是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安和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并没有痛苦和伤心,就像他所说的,可能都已经习惯了,可越是这样,林芸希心里就更难受,明明都是和子安子浩一样都是小孩子,为什么他要遭受这个罪?

心里疼的要死,林芸希伸手把他揽过来,安慰道:“你且忍忍,三嫂想想法子,想个法子把你从大嫂那里要过来……”明明吃苦受罪的是方安和,说着说着,林芸希的眼泪却流了下来,此时她真是恨极了大嫂,自己的孩子吃好的喝好的,什么脏活累活都指使安和干,从来没有半点爱护之心,只是想让他做那些粗活累活,心真是又黑又狠。

不知道三嫂为什么会哭,方安和却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释放的善意,嘴角微微翘起,小脑袋埋在手臂之间尽情感受那份难得的温暖。他爹死了,娘跑了,三哥对自己是好的,但是他一直都在外面忙着赚钱,自己见他一面都难,来到方家后一直遭受两个嫂子的白眼,但是他不能给三哥添堵,所以不管多忙多累多饿他都不会跟三哥说,昨天见三嫂帮妙儿姐打跑了那个聒噪的女人,他就对柔弱的三嫂另眼相看了,心里那点小希望又死灰复燃,如果跟着三嫂过的话肯定会比现在要好的吧。走的时候三哥告诉自己要成为一个男子汉,要刚强,所以他这次也要努力一把。

“三、三嫂,我有个事想跟你说,你不要生气。”终于鼓起勇气,方安和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你给我的银镯子被大嫂拿走了,她说替我保管,但是我能自己存好东西,那是三嫂给我的礼物,我不想让大嫂保管……”

……本章完结,下一章“ 质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