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38章: 质问

《农家绝色贤妻》

第38章 质问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到这个林芸希连生气都气不起来了,这真是明目张胆的抢了,保管?这是糊弄谁呢?还真当她是个软柿子捏了,她心里憋着气,也决定不忍下去了,方岁寒当了那么多年冤大头最终又怎么样了?就是自己能忍下这口气,以后呢?当下便牵着安和的手去大房处,敢私吞别人的东西,也不怕噎死!

方家的院子是农家常见的三屋四厢房的布局,吕氏和方妙住正屋,剩下三家都是住厢房。大房住的是光线好又宽敞的东厢房,令人奇怪的是,她刚到门口就看见二嫂刘氏从大房房里面走出来,见着她好像见了鬼一样唬了一大跳,差点惊叫出声,然后捂住心口就跑开了。

莫名其妙!林芸希摸摸自己的脸,也没有什么赃东西,怎么二嫂刚才的表情好像活见鬼了一般,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找大嫂要回那镯子!

“老三家的,你怎么来了,快坐下,坐下!”见了她,吴氏倒是一反平时寡言的样子,热情的招呼起来,“安和,又贪玩了,厨房的柴禾还没劈完呢,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虽然口气是亲昵的,但是眼底的不耐烦一点都没掩饰住,以前方岁寒在的时候她还不敢这样直接说出这些支使的话,现在人刚走几天就有些原形毕露了,凌菲真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把自己的小叔子当钱庄一样用,然后还这样苛责方安和,方安和虽然不是方家的血脉,但是可是他们亲舅舅的孩子啊,说句狠话,这么对方安和也不怕她舅舅的鬼魂找上门吗?

对于这种人林芸希也不跟她纠缠,进了屋子也没有落座,笑吟吟的说道:“嫂子,没甚么大事,我就不坐了,之前我不是给安和一个镯子吗,当初就想给他打个银锁,正好我这几天没事想去趟县城,安和说那镯子你给保管着呢,我就来你这来取了。”

孰料,吴氏露出个疑问的表情,皱着眉,“老三家的,我并没有瞧见那镯子啊,安和跟你说的在我这里?没有啊,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该不是安和把镯子丢了才撒这个谎吧,安和,大嫂平时怎么教你的,从小就撒谎长大还了得?”

看见她那义愤填膺的模样,林芸希简直真是要跪拜她大嫂这演技了,一个银镯子而已,至于这样上瞒下骗吗?真是够了!

方安和听大嫂反嘴,也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声的争辩道:“大嫂,是你说怕我丢了才帮我保管的,怎么没见过那镯子了,当时你还说男孩子不能带镯子的……”

那日老三媳妇把镯子给了那个吃白饭的,吴氏就把它划到了自己财产下,帮着老三养方安和的这段时间,她也看出来他受了委屈吃了亏也不敢告状,所以对待方安和的态度也越发嚣张,原本以为自己就算拿了那镯子,就以方安和那胆小懦弱的性子也不会声张,所以老三一走她就彻底放了心,就从吃了那么大亏受了那么大蒙骗嫁进来既不哭也不闹这状况来看,老三媳妇就是个隐忍的,而且平时也不多言不多语的,一看就是个真正木讷的,所以两个被她认定是受气包的人找上门,她吃惊多于害怕,不过再怎么样,那镯子既然进了自己的手,谁都甭想再再把它抢走。

吴氏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口气也变的咄咄逼人,“你这孩子,真是满口胡言,你说你给了我,那当时有谁看见了?”

“当时没人,但是我是亲手把……”自己的镯子被人拿去,现在还死不认账,方安和急的满脸通红,但是又不知道如果辩解。

这就是死不认账了,即使知道大嫂私藏了那镯子,但是自己又不能去翻她的箱子和柜子,只能硬咽下这口气,林芸希被气的天灵盖疼的要死,这事是她考虑不周,不过这笔帐自己是记得牢牢的,以后一起算。

“你的意思是我拿了你的镯子现在还想私吞了不成?”吴氏拉着脸,好像受了莫大侮辱一般气的差点要背过气的样子。

真是恶人先告状!

看来今天这个亏是吃定了,林芸希深吸了口气,笑道:“大概是安和记混了吧,大嫂也不是那种见银子眼看的人,我再去帮他找找,兴许丢在哪了也不成呢。”

说着,拉着方安和就要离开,吴氏眼光流转,侧身拦住她,“好不容易来一次再多坐会儿吧,我还有挺多话想跟你说呢,来来。”说着就要把人往里拉,不过动作太大,已经变成了拽。

呵呵,这贪了人家的东西还敢这么不要脸的和人聊天,简直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这是,不过,好痛!

她力气很大,抓的林芸希感觉手腕处钻心的痛,林芸希心里疑惑的疑惑越来越大,一般人被发现自己私藏了别人的东西说谎是正常的,但是搪塞过去还拦着人不让走还聊天也太反常了点吧,她可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人又不是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人,难道那镯子不是她拿的?怎么可能,安和不是个会说谎的孩子。

想着这些,林芸希仔细观察吴氏的表情,可能是她的目光的探究意味太浓,吴氏不自然的偏过头,目光时不时向门口飘去,一副心虚的模样,在看到她脸上的慌乱和眼底的逞强时,林芸希警钟大响,强忍着手腕的痛,硬拽回自己的手,飞快的转身,“大嫂,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便大步跑出了厢房,刚才二嫂看到自己时的惊慌和刚才大嫂自己故意要拖住自己的异常行为,林芸希突然心生不安,那种不安的预感果然在她回到房中,见到满地乱糟糟的状况后被言中了。

床被翻的乱七八糟,被子都掉到了地上,自己的梳妆台的抽屉也四敞大开,男人的老旧的柜子歪在一边,里面的东西一半垂落在地上,林芸希心脏猛的一跳,这是遭了贼了?

脑袋好像被重物击中,嗡嗡作响,使劲握了握自己颤抖的拳头,林芸希定了定神才去察看男人的柜子,旧衣服什么的都在,那十五两银子却不翼而飞,脸瞬间煞白,这钱可是林家的老本还有男人留给她的,竟然全都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暴风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