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7章: 风波渐平

《农家绝色贤妻》

第7章 风波渐平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张氏有点听不懂她在说什么,那方家明明从来没有说过三郎要去服役啊,为什么芸希会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说?只是她刚要问就被林芸希捏了手心一下,便立即停了口,现在不是追根问底的时候,要不给这些人一个满意的答案,芸希会被人背后说什么她都可以想象的到。

虽然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但知道芸希不是胡闹的人,她索性便一言不发,看芸希怎么处理。

“怎么可能,明明知道……”柳三婶说到一半的话被林芸希冰冷的眼神憋了回去,只是她不说完,别人也能猜到她回来的话。

“这话说来其实也挺惭愧的,”林芸希演戏也有点上瘾,想像朱正梅那样捏着手帕扭两下又觉得太恶心,轻咳两声继续说道:“原本提亲时提到这个我哥哥嫂子便死活不同意,但是我晚上却梦到我去了多年的娘亲,她一脸笑容得给我梳头发,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梦到我娘亲,感觉很奇怪,为人子女当以孝为先,怕是娘亲有什么指示,为了解惑便去了南山寺。”

听林芸希突然将话题转移到这个上面,看热闹的人由漫不经心变成了庄重肃穆,林芸希心里暗自给自己的机灵点了32个赞,古代科技不发达,对鬼神之事尤其看重,林芸希就是想利用对鬼神的敬畏改变他们对这场亲事的感观。

“我特意找了南山寺主持无法大师,我刚说了那梦,大师便恭喜我,说我喜事将近,不日将觅得如意郎君,我想起与方家的亲事,便麻烦无法大师给我批了八字,大师赐给我几句话: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好事多磨难,贤妻嫁农门,福泽有深厚,方郎不负卿。最后还嘱咐我当珍惜眼前姻缘,既然这缘分是天注定,我一个弱女子又能如何呢?”

当然林芸希说的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都是她编的,南山寺门从哪边开的她都不知道,那几句话也是随便诌的,但是无法大师的名号在京城都是响当当的,绝对是纯金打造的招牌,原主是听过的,不过那么尊贵的人物一般人也见不到,她敢搬出来当挡箭牌,够硬也不会被戳穿。

她废半天劲编出了这么个故事,所表达的意思就是方家并没有骗婚,她嫁过去也不是守活寡,是天作之合,方家三郎既然是有福之人那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死在战场。她大言不惭得夸自己是贤妻这点别人也不会知道滴,只是她没想到的是,今日的随口一说,他日竟然一语成谶!

她的一席话出口,在场的人都一副如梦如幻的表情,这可真称得上是奇闻,比戏本上还要精彩百倍,怪不得明知道方家三郎要上战场林家还跟他联亲,德高望重的无法大师都说这亲事是天注定,那方家三郎定然能平安归来。

就连明知道林芸希撒谎的当事人张氏都迷茫了,婆婆真的给芸希托梦了?难道那方家三郎当真福泽深厚能平安归来?

她还在迷糊中,林芸希便送走了大婶大娘和她的小伙伴,等回到屋子才猛然回来神来,一把抓住林芸希的手,急切地问道:“你当真做了那个梦?”

林芸希毫不犹豫得点点头,其实她连原主娘亲的脸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对于撒这种能让亲人安心的善意谎言,她并没有一丝愧疚感,哥哥嫂子已经为自己操了太多的心,自己嫁人后不能再让他们担忧。

“哎呀,当时太激动梦里好多细节都忘记了,娘亲好像还夸嫂子梳头发好看,把我照顾的很好了呢。”这话半真半假,虽然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但张氏虽然人长得粗糙但梳头发却比一般人都灵巧的多,而且张氏对她也是真好,借娘亲的话来谢谢她也是为了表达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我们都铭记于心。

没想到张氏听了这话突然红了眼眶,叫了声“姑母”便嚎啕大哭,把林芸希吓了一跳赶紧安抚,张氏不知道怎么的就守不住这哭势,林芸希心里暗暗抽自己几个嘴巴,没事瞎咧咧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惹得张氏这么刚强的人如此伤心。

她正急得团团转,哥哥林清文回来了,估计也知道了方家隐瞒三郎徭役的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看到媳妇哭的那样撕心裂肺,开口劝道:“你收收眼泪吧,为那狼心狗肺的人家哭坏了身子不值得。”

张氏不知是哭累了还是听了林清文的话,慢慢停止哭泣,揩了揩脸上的泪水,哽咽道:“我这是喜极而泣,怎么会伤身?芸希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否则我真的是没脸去见林家的列祖列宗了。”

林清文死拧着眉头,不不解得问:“哪里有什么福可言?”他只听了王家大郎提到芸希成亲的对象竟然马上就要服徭役,便气冲冲得赶回来,所以并没有听到后面那个版本的解释。

张氏情绪恢复正常,便将刚才的事讲了一遍。

林清文到底比那些妇人要见识的多,眼睛盯着妹妹问道:“为什么要撒谎,提亲的时候方家的确隐瞒了事实,你是不想让方家背上骗婚的骂名吗?既然他们敢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就得遭到相应的报应!”

不得不说,林清文完全继承了老童生那刚硬易折的性子,认定的理即使碰个头破血流也要走下去,只是这世间的事情哪能黑黑白白分的那么清楚,所以他生活的一直很不如意。

事到如今,林芸希硬着头皮也得继续演下去,一点都不退缩的迎上哥哥的目光,“方家骗婚已成事实,再继续追究下去也只能臭了他家名声,与我没有任何好处,毕竟我以后的子孙也是姓方的,娘亲的梦和无法大师的事情可是没有半点谎言,也许开头和过程有些曲折,但是结果是好的也算是皆大欢喜,也许这就是天意。”

林清文也没想到妹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还非常有道理,唉,也是,毁了方家的名誉又能怎么样呢?

“是啊,当家的,娘还在梦中夸我梳头好,以前她在世的时候最爱让我给她梳头,说我梳头格外舒服,没想到这么多年她还记得……”她和林芸希的亲娘是远房亲戚,要称呼一声姑母,因为小时候家里穷多受林家接济,经常来往所以非常亲近,林芸希的娘是个娴静的人,非常喜欢能干的张氏,张氏也跟她亲近,那时候她最喜欢张氏给她梳头发,林芸希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正好中了红心,所以张氏才会哭的那么惨烈,她跟姑母的关系与她跟林芸希的感情是不分上下的,这阵子被芸希的婚事折腾的心力交瘁,冷不丁听到姑母的消息便忍不住用哭声将那些悲伤宣泄出去。

提到过世多年的母亲,林清文脸色也缓了下来,他压根不会想到妹妹会拿母亲和无法大师说事,长叹一声,“借无法大师金口,但愿方家三郎吉人自有天相。”

呼……过关了!林芸希在心里拜拜她那素未蒙面的娘亲:虽然不该借您的名义撒谎,但是为了不给哥哥嫂子留下心结,只能出此下策,以后逢年过节给您多烧点纸钱!

至于无法大师那里,林芸希相信普渡众生、菩萨心肠的大师才不会介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呢,如果以后有机会去南山寺,肯定多捐点香油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方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