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8章: 方家

《农家绝色贤妻》

第8章 方家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所以就这么一件轰动的事就被林芸希胡编乱造的故事掀过去了,鸡飞狗跳得闹了一天,掌灯时分才发现晚饭还没有着落,听他们哥俩肚子不约而同的叫起来,张氏顶着红肿的眼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受她笑容感染,林清文和林芸希也相视一笑,笼罩在林家的乌云总算散去。

因这一天的劳累加各种惊吓,林芸希体贴张氏自己亲自下厨,虽然没用过农村的大铁锅,但是有原主的记忆还有她前世的厨艺,很快香喷喷的三菜一汤便端了上来。

“唔,不错,芸希厨艺见长啊,这油菜竟然还能这么做,比我做的好吃不知多少倍,下次可要好好教给我怎么做。”张氏对林芸希的晚饭非常捧场。

“没问题!”林芸希回答得非常爽快。

林家穷,但是因为自己有园子,青菜在这个季节是应有尽有的,借着现有的食材,林芸希就做了蒜蓉油菜、清炒韭黄、软烧茄子还有蛋花汤,茄子的存在是让林芸希意外的,想想茄子是古代时候的外来物种,而自己所处的是未知朝代,也就释然了。

张氏对那道蒜蓉油菜赞不绝口,林清文则更喜欢那软烧茄子,香甜入味特别能下饭,一向吃不了多少的他竟然又加了一碗,张氏看在眼中,更加坚定了跟林芸希学习烧茄子的决心。

晚饭过后,张氏将林芸希赶回屋子里休息,自己和夫君继续整理成亲需要的东西,虽然对方家心里有气,但借着那吉言也得好好办,芸希可是他们家的宝贝。

林芸希安静得躺在床上,听哥哥嫂子在外面特意放轻的脚步和窃窃私语,异常安心。

前世的自己是个不被父亲承认、遭到母亲嫌弃的私生子,没有得到家庭的一点温暖,靠着自己打工考上了大学,选了最冷门的草业科学专业,为的就是跑到西北离开那个讨厌的环境。

毕业以后留在一座大型农牧场工作,每个月能拿到相当不菲的工资,攒了半年给生养自己的母亲买了个她一直想要的包包,结果却被嫌弃得丢掉,那人指着自己得鼻子骂,“废物!为什么不是个男孩,如果你不是个女的我就可以一辈子荣华富贵,你给我滚!”

那时候自己也没哭,因为这么多年也没有对她抱有什么希望,也不恨她,毕竟那个女人给了自己生命。曾经看过的一本书上写着的话她一直都记得,认真对待生活,总有一天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这句话是对的,因为自己穿到这个世界得到了最想要的亲情。

此时方家村槐树下的一大家子可乱成了一团。

跪在地上的壮硕男子恳求道:“娘,我不能害了人家姑娘,我这一走可真是……”看着老娘哭的红肿的眼睛,男人那不吉利的话卡到嘴边没说出来。

“三弟,娘都是为你好,不管怎么着,在走之前你得给方家留个根。”站在桌子左边年纪稍大点的男人开口道。

“就是嘛,三弟,娘也是一片苦心,再说了,咱们聘礼给的可不少,还是我们当家的还有大哥一起凑的呢,你可别辜负了他们一番好意。”桌子右边的正嗑着瓜子的女人插嘴说道,显然还在心疼从她手里出去的银子。

老太太身边的女孩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二嫂,你说这话不昧良心吗?我三哥每年拿回多少银子来大家都没数?我就是不识数也知道比大哥二哥加起来还多,三哥可把钱都交给娘保管,可不像某些人挖空心思得想要扣下留着自己花,再说了,你们给三哥出聘礼不就是觉得理亏吗,至于原因你们心里清楚,所以,不要得了便宜卖乖……”

“妙儿,姑娘家家别说话那么难听,她是你二嫂,你难道连长幼都不分了吗?”眼看一大家子都被妹妹说的变脸,跪在地上的男子开口训斥道,事到如今,他谁都不怨,只是不想牵扯其他无辜的人。

“三哥……”被敬重的哥哥呵斥,女孩感觉非常委屈,跺了跺脚,不再说话。

坐在中间的年老妇人听着他们的争吵,眼泪又禁不住流下来,“三郎,你是个好的,但是你现在再不情愿也得娶林家姑娘,否则她也会嫁不出去,算是咱们方家对不起她,以后肯定会好好补偿她。”

现在再谈补偿实在是有些晚了,良久,跪在地上的男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天意。

第二天一早洗漱,林芸希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脸,即便见多了前世的明星美女,看到水中那脱俗的容颜也惊艳不已,果然生的好看,不是那种妖媚、倾国倾城的美丽,而是那种特别自然,看上去非常舒服的美,让人不由得想起那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可能就是这种感觉吧。

哪个女子不爱美,林芸希活了两世也不例外,围着水盆照了许久才舍得将水倒掉,因为出去的晚了些还被张氏追问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地里活也差不多接近尾声,张氏和林清文便专心在家里给林芸希出嫁做准备。

林芸希现在才知道原来古代女子出嫁需要自己准备那么多东西,因为女子出嫁是人生头等大事,成亲所穿的嫁衣需要亲自缝制,就连嫁衣上的各种吉祥图案都要自己绣。

衣服本来就是就是非常浩大的工程,还需要自己准备的有双喜的大红被面还有其他场合需要换穿的衣服、霞披和盖头虽然小,但是花式图案最为复杂,看着都眼晕,何况用针去一点点的绣,好在原主是个勤劳的娃,这些都已经准备好了,算是救了她一命。

即使记忆里有那些针法的使用,林芸希表示自己轻易不会动针,这时代可没有近视镜,自己要是眼睛坏了可哭都没地方哭去,这绝对是一个曾经八百度近视的人的怨念。

吃过午饭,张氏便一直跟她唠叨成亲当日的那些个规矩,什么林芸希听的一个头俩大,嫁个人怎么这么麻烦呐,好在她没过多久伍蝶和芦盈盈上门,林芸希总算找了个机会,可怜兮兮得跟她嫂子说:“嫂子,我被你说的头都晕了,你也渴了吧,我给你沏杯茶,歇歇。”

“你这个丫头啊,还不是嫌我唠叨,你想躲懒可不成,伍家姑娘是来给你开脸的,等下可别疼哭了。”张氏假装嗔怒的瞪了她一眼,转过身对捧着梳妆木匣的伍蝶笑道:“这病了一场性子倒是活泼了不少,让你们看笑话了。”

林芸希撇撇嘴,嘟嚷道:“嫂子不是最喜欢我撒娇了吗?怎么又开始数落我?”

以前的林芸希是个话不多的憋闷性子,即使知道哥哥嫂子的好也闷在心里,现在她可不同,都要嫁人了再不好好跟嫂子腻几天就来不及了。

“好了,你最有理,我说不过你,我先去外面忙。”张氏点点她额头。

“林家嫂子放心,我必定给芸希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知道她俩情同母女,平时说话就这么没大没小的,伍蝶也不多怪。

张氏还是有点不放心,迟疑了一下,“芸希,要是痛可得忍一下,一辈子只疼这一回,你且忍忍。不过伍家姑娘手艺顶顶好,你能少遭点罪。”说完转身出去了。

哎?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遭罪?林芸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很快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嫁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