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9章: 嫁妆

《农家绝色贤妻》

第9章 嫁妆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拿出这东西干嘛?”看着伍蝶从木匣中掏出一团麻绳和一盒白粉样的东西,林芸希心里打了个突,这玩意好像要用在自己身上。

“开面,也叫绞面,这是成亲前必须得弄的,这绳子能把脸上的汗毛拔掉,为了让你嫁人的时候更漂亮些,来,过来点,你再退我就够不到了。”伍蝶熟练的将绳子打了个特殊的结,然后将铁盒里的白色粉末抹到林芸希的脸上。

绞面这个活计是伍蝶的娘祖辈传下来的,听说最早是在宫中伺候娘娘们练就的绝活,后来因为主子犯了事便被逐出宫,然后凭着这手艺活了下来,传到伍蝶这一代已经过了很多年,但是这活计却半点没有退步。

这开脸就是拔汗毛啊,不用想就很疼,林芸希无语望天,前世就是拔个眉头她还喊疼,这拔汗毛可比那疼多了,她是没拔过,但是大学的室友夏天的时候边拔边扯着嗓子喊痛确实给她留下了阴影。

倒不是她多娇气,只是她这幅身体体质非常特殊,不过是碰到了桌角就疼的钻心,现在还青紫一片,看着非常吓人。现在要拔汗毛可真真要命。

看她吓得脸色都变了但又不敢挣扎任由伍蝶在脸上抹粉,芦盈盈乐不可支,“我说芸希,你这病了一次怎么这么胆小了?跟你说,我倒是想让伍蝶帮我开脸呢,可她死活不答应,你倒可好,跟受刑一样。”

小姑娘正是爱美的年纪,芦盈盈好动,有出嫁姑娘的人家请伍蝶开脸,她便巴巴的跟着去,看着那转眼光滑白净的脸,便央求伍蝶帮她弄,遭到她的无情拒绝,所以她现在非常羡慕林芸希。

“你是傻的吗?开脸必须得出嫁的前几天才能做,你这么着急开脸,莫不是心急着要嫁人不成?说说看,你看上哪个汉子了?”伍蝶要不不说话,一张嘴就把芦盈盈臊到桌子底下去了,看她小脸通红的样,林芸希一笑心底的害怕便去了大半。

脸上的白粉也涂均匀,见林芸希脸色不像刚才那么吓人,伍蝶冲她浅浅一笑,“芸希,闭上眼睛,很快就能完事,相信我。”

林芸希自然是相信自己这个好朋友的,横着心便闭上眼睛,片刻以后,脸上突然有了一种麻麻的感觉,像是痛又像是痒,这种感觉从下颌像顺着脸颊向额头移去,应该就是所谓的开脸了,原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嘛,差点自己把自己吓死。

伍蝶紧抿着唇角,眼睛瞪的大大的,口里叼着麻绳,十指撑起两条细细的绳子,上下左右飞快的移动,十指所过之处,脸上皮肤明亮不少,芦盈盈心理暗叹她的手巧,同时也对林芸希越发动人的容颜惊艳不已。

“好了,睁开眼睛吧。”待麻绳从额头处掠过,伍蝶将绳子从口中取出,轻声呼唤林芸希。

林芸希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那俩闺蜜正一眼不错的盯着自己看,奇怪的摸摸脸,“还挺快的嘛,一点都不疼,看我干什么?”说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芦盈盈顿时险些晕倒,自己竟然看林芸希的脸看到流口水,实在很丢人,还有芸希竟然顶着那么好看的脸翻白眼,真是暴殄天物。

伍蝶也笑了,虽然这个白眼翻的美妙的画面尽毁,但是这样的芸希看着更加鲜活,更加真实。

林芸希倒是不是很在意开脸后的效果,因为她体毛本来就偏少,应该变化不大,倒是对开脸的工具非常好奇,没有脱毛膏没有激光技术,只用麻绳脱毛可真够环保的。

见她好奇,伍蝶便将梳妆匣打开让她看个够,麻绳样子普通没什么可研究的,技术那是人家祖传的,她也不好问,便把目光投向木匣里其他的古怪东西。

林家不富裕,前身又是个朴素性子,所以小女儿这些梳妆打扮的东西她只认个大半,伍蝶索性把匣子里的东西都一一给她介绍。

林芸希这才发现原来古代化妆的东西并不少,胭脂、唇脂、妆粉、墨黛、面饰,头上带的更是讲究,不同发髻要佩戴不同形状的簪子,如果是在大户人家讲究更多,听的林芸希唏嘘不已,还好自己没重生到富贵人家,要不就这梳头抹脸就得累死一堆脑细胞,这时,林芸希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时代丫鬟的存在。

说说体几话,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出嫁的前一天,一直没什么感觉的林芸希在哥哥嫂子的强大压力下也感觉到了紧张,征兆就是白天发呆的时间长了。

看着在外面忙乎的哥哥嫂子,林芸希感觉一阵恍惚,自己这是要出嫁了吗?哥哥摆弄的那些木柜匣子什么的都是自己的嫁妆?

林芸希难得的悲秋伤春的唏嘘了一会,看哥哥还在不停的向外搬东西终于忍不住了,拿了块面巾布递给满头大汗的林清文,“哥哥,这也太多了吧?”院子里大小箱子二十多个,摞在一起相当壮观。

她的话正好被刚出门的张氏听到,张氏立刻笑弯了腰,“哎呦,哎呦,笑死个人了,经常听说哪家丫头哭着喊着说嫁妆少,还头回听说有姑娘出嫁嫌嫁妆多的……”

看着媳妇笑的不行的模样再看看林芸希变的通红的窘迫俊脸,林清文也翘起嘴角,“这些东西看着多,但是值不了多少钱,你哥哥我就是木匠,你出嫁我自然不能亏待,这些事你都不要管,只要高高兴兴的当你的新娘子就可以。”

“哥哥木工最厉害了,打的东西也是最好的,这么多东西送到方家,是他们占了我们便宜呢。”这倒不是林芸希自夸,他哥哥有耐心,人又心细,做出来的东西自然比别人要精致几分,所以也算是这十里八乡厉害的木匠,可惜他身体不好干活又细致,所以做工慢收入就没那么好,林芸希这些嫁妆什么的很是攒了很多年。

“你瞧瞧,芸希这又说胡话了,这嫁妆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归你的,跟人家方家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怎么就成了便宜人家?”张氏以为她是耍小孩子脾气,并没有在意。

喔,原来古代女人嫁妆是归自己的,林芸希想,这可比现代人性化多了,现代女子要顶半边天要生孩子,嫁妆什么的也得填进买房子里面,要是夫妻不合,离婚时候女方还要打官司要回那点钱,都不够生活的,可真是醉了。

“我嫁到方家吃喝都在那,要这么多嫁妆干嘛!”家里委实不富裕,林芸希不想给哥哥增加那么多负担。

“嫁妆可是代表着脸面,一点都不能马虎,哥哥早就盼望这一天。”说到这,林清文顿了顿,还是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昨个,那方家三郎过来找我……”

古代成亲之前不是不能乱跑吗?林芸希一头雾水,这个男人这时候跑来做什么,难道是怕自己逃婚吗,这个他可多虑了,她就是再不愿意嫁给他也不能做出拖累哥哥嫂子的事来。

看她没什么大反应,林清文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