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目录] > 第16章: 我不是小孩子了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第16章 我不是小孩子了

初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交通不畅,这回凌家大宅的路,堵堵走走,而伴随着都市特有的汽车轰鸣声的,则是简宁与凌少宸争锋相对的斗嘴!

“……哈,你这个白痴女人,该超车的时候不超车,看,现在好了吧,红灯又亮了!”

简宁开着车,背挺直傲视前方,看上去像个女王,“凌少爷,请问你是不是眼瞎啊?前面有个老奶奶过马路,我要真开过去出了事,人命你替我背?”

凌少宸又是一声嗤笑,“说你是白痴你还不服气?老人家走路慢,你开过去了,她都挨不上你!”顿了顿,又骂,“胆小鬼。”

简宁气的拍方向盘,“要不,你来开?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气魄?”

双手环胸,凌少宸正儿八经的拒绝,“我的手,可不是用来感受方向盘的。”

“那是用来干嘛?”

“当然是……用来感受女人的。”语气轻松得仿佛是在聊今晚吃什么。

靠!淫虫!色鬼!痴汉!

战争在车上一直以斗嘴的方式进行着,凌少宸常年混迹在各种场合,嘴巴毒,反应快,再加上一肚子的坏水,简宁频频占据下风,索性红着脸,闭上嘴专心开车。

再被他这样“欺负”下去,她怕是要一路追尾直至凌家了!

天幕落下,城市夜火阑珊,窗内炽火燃烧,像是经过了一场世界大战,简宁在庭院外围将车熄火,“到了。”

语毕,也不管凌少宸是什么反应,下了车,砰地一声带上了车门,就连车钥匙都没拔走。

凌少宸沉着脸,但还是坐到简宁之前的座位上去,把车倒到车库停好。

细长的高跟鞋,笔直的长腿,不可盈握的腰肢,简宁上班时的装扮很正经,头发挽起,里面穿着白色贴身V领的包身短裙,蓝色小西装外套披在外头,很普通的一套公司制服,却被她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是,很正经,但落在凌少宸眼里,却非常想破坏她的假正经,让这个女人将最真实的一面,彻底暴露在他眼际。

双手插着裤袋,叼着烟的凌少宸放完车回来,正好见着简宁埋头找门钥,他皱皱眉,认为这个女人真的很没有家庭观念,既然回家了,直接按门铃让佣人来开不就行了。

殊不知,每次简宁回来,宁静昕都会觉得门铃太吵,一两次的争执后,她形成了自己开门的习惯。

简宁进门的时候,就见到宁静昕和一个男孩儿坐在沙发上,俩人有说有笑的样子。

那男孩儿背对着她,入秋的天却穿着一件背心加运动裤,背部宽阔矫健的线条若隐若现,他的裤脚卷到脚踝,露出两截修长结实的小腿。

他的坐姿随意,茶几上摆着倒着空的可乐罐,脚边还放着一个行李箱。

听到开门声,沙发上聊天的两个人,一个抬头,一个扭头,齐齐看向门口。

霎时的怔然后,简宁脸上漾起笑意,是那种宁静昕与凌少宸都甚少见过的,真心实意的笑容,好看得要人命。

那矫健英挺唇红齿白的男孩儿,一见进来的是人简宁,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全然不顾身后宁静昕不满的目光。

“小简儿。”

只有当男孩儿站在简宁面前时,她才意识到,对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简宁接近1米7的个子,站在他跟前却只来到他的咯吱窝,男孩儿身上满是朝气,弯起的嘴角像是初生的太阳,耀目但不刺眼。

“好久不久了,新北!”

见简宁像以前一样伸手摸他的脑袋,男孩儿的笑容垮了下来,把她的手抓下来捏进掌心,“小简儿,我不是小孩子了!”

的确,18岁的白新北,已经是个头高高的男子汉了。

凌少宸和那男孩儿四目相接的一瞬间,心情是说不出的复杂,既欢喜又莫名的忧心。

白新北,他二姑家的独生子。他这个表弟,从小到大清秀漂亮得不行,凌家虽家大业大,孩子却少。因此,凌家上下把白新北当小祖宗似地供着。

渐渐的,白新北这根苗子长歪了,从小到大,跟人一语不合就是干!从幼稚园小班一路揍到高中一年级,最后校长实在顶不住全校家长的抗议,把他给开除了。

说来也怪,当时白新北看谁都不顺眼,偏偏对简宁这个刚进门的表嫂印象颇好。

简宁当初是怎么跟这头小豹子建立感情的,凌少宸压根没有兴趣知道,可他现在想知道了,却没人愿意跟他讲了!

压下心头奔跑而过的一万头草泥马,假装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们一眼,“咳,白新北,你是不是当你哥是死的?”

白新北看到他不虞的脸色,赶紧叫道:“哥,你回来了。”

凌少宸“嗯”了一声,心里怒斥你这个臭小子现在才看见我?真的是跟简宁一样患有选择性失明!

简宁与白新北可不管他凌大少在想些什么,一个牵着另一个的手,边走白新北边跟简宁谈从军以来的有趣经历。

“你不知道,我坐火车去鸟不生蛋的S市高原训练时,真的是哭了整整一路,哭得战友们都不稀罕搭理我了。”

“你哭了?”简宁很惊讶。

“是啊,想家想得呗,后来上了高原,我哭得气都喘不上,最后还是长官看不过去,给我递了瓶氧气,不然我可能当夜就被遣送回来了,唉,真是……丢脸死了!”

简宁扑哧一下笑出来,换来白新北幽怨的一瞥。

简宁急忙安慰他,“你呀,以前生活得太顺了,没受过苦,哭是人之常情。不过话说回来,我看你现在精神多了,刚才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这倒是实话,以前的白新北,秀秀气气的。现在的白新北,有种被磨练出的全然不同的硬朗英挺的气质。

说到白新北为什么参军,这事还是凌少宸提议的呢。

他觉着白新北性子野,家里的人又舍不得对白新北动真格,还不如送去当兵,磨平戾气。

凌少宸的二姑一家听着也觉是这个理,于是趁着某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日子,硬绑着白新北连人带行李丢进火车,正式成为万千新兵蛋子中的一员。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吃醋分一分场合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