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目录] > 第25章: 希望能苦尽甘来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第25章 希望能苦尽甘来

初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良久,他高挺的鼻梁,终于舍得从她缎子似披散在枕头上的发丝中移开。

凌少宸呼吸紊乱,不得不承认,她对他的影响力已超出了他的可控范围,而这个发现,显然令他不怎么愉快。

他抬眼,她一双雾气腾腾的眸和欲语还休半开半合的红唇,便落入了他的视线。

灯光昏黄,但这个女人,黑是黑,白是白,红是红,凌少宸一刹那只觉得,他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一个叫“简宁”的女人组合而成的色彩。

他觉得不妙的同时又隐隐心烦。

因为简宁那双黑白分明的瞳眸,盛载的不再是如上次般活色生香的媚态,而是一种介乎于怨愤与恐惧之间的情绪。

怨愤、恐惧……

“怕了?原来你也知道怕啊。”凌少宸一口毒舌,“别摆出一副不情不愿的脸,我凌少宸,还没堕落到需要强迫女人的地步。对了!你不是说恨我吗?真可笑,你以为我稀罕你的爱?”

他从她身上撤开,毫不留恋,“有钱,还怕没人喜欢吗?”

凌少宸一离开,简宁的泪就下来了,但那模样却是解脱。

他没碰她。

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动情,甚至都可以不用考虑上.床对象。

可女人不同,她们由爱产生性,由感情生出感觉。

如果凌少宸在刚才的情况下对她施暴,简宁一定恨死他了。

泪沾湿了睡枕,简宁用牙齿费力的咬开缠在腕上的皮带,她的手腕口,被勒出了一圈深浅不一的红痕,她狼狈的伸手扶着墙壁,一步步来到浴室门口。

开灯,一张被灯光照亮的脸,白的跟鬼一样。

简宁对着镜中的自己扯扯嘴角,似乎觉得笑容不太自在,又伸手揉了把自己僵硬的面部神经。

最后,她埋头洗了把脸,换了件能见人的睡衣后,像往常一样,到凌老爷子那儿去了。

“爷爷。”简宁进门的时候,老爷子正在听唱片。

要不说人老爷子怀旧呢,这唱片机是七八十年代的老式古董,这种唱片机放出来的歌很有味道,不过现在一般都买不到这种唱片机和唱片了,老爷子爱好这口,凌少宸就托发烧友和古董商买了些货回来。

有时候老爷子听着舒服,兴致来了,还会跟着哼两句。

见着进来的是简宁,老爷子显得很惊讶,“丫头啊,你今晚去哪了?家里那臭小子,为了找你差点没把凌家掘地三尺,翻个底朝天!”

简宁没想到,老爷子第一句话就是跟凌少宸有关,她坐在藤椅上顿时有些别扭,嗫嚅道,“爷爷,我今天下午出去跑业务了,晚上顾不上回家吃饭,手机还没电,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看着简宁低着头,垂着眼,像只猫儿一样柔顺,老爷子心疼地拍拍她的小脸蛋,“刚才老头子听见了楼下的动静,告诉爷爷,是不是宸儿冲你发火了?”

简宁摇摇头,越发躲着老爷子洞悉世事的眼,“没有啊爷爷,少宸就问了我去哪儿了,然后我们就各回各房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她现在的日子已经够艰难的了,要是凌少宸知道她跟老爷子告状,肯定会瞅准时机继续为难她。

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一辈子躲在老爷子的庇护下。

简宁脸上未来得及掩饰的难过,老爷子瞧得清楚,但他只能故作不知,“丫头,老头子在这里多一句嘴,你没回家,最担心你的人其实就是宸儿。”

她一脸的不可置信。

“呵呵,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得知你没在家,他连晚饭都顾不上吃,拎起外套就往外跑,他出门是为了干什么,不用爷爷告诉你了吧?”老爷子笑了一下,“不过他肯定不会告诉你这些的。这小子,心气傲着呢!要是让人知道他凌小爷为了一个女人急成那样,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简宁轻轻地“嗯”了一声,低眉敛目,谁都看不清她内心深处在想些什么。

老爷子听见了,也可能没听见。他眸光溢上慈爱,口吻充满对未来的期盼,“简宁,爷爷知道你苦。爷爷只希望,有一天,你能苦尽甘来。”

闻言,简宁笑了,笑得泪眼模糊,她的心一时柔软一时感伤,刺刺地疼。

“所以,你因祸得福,居然被路单捡走了?听说他这人脾气怪着呢!”

含苞待放的缠枝玫瑰,长形白色蜡烛,烫金红绸桌布加红漆木碗,一西一中两种风格,却都能装点出气氛洋溢的节日餐桌,而餐桌面对面落坐的,不是情侣,而是两个女人,美丽而又有韵味的女人。

缭绕的女士香烟,轻轻搭在唇上,吞云吐雾间,一双媚眼下泪痣轻颤。这个女人,正是季川口中的“跟简宁关系铁着”的唐心。

“小姐,这里是公共场所,禁止吸烟!”

唐心“哦哦”的敷衍两声,从限量版发型的包包内掏出一叠钞票,“这钱可以堵住你的嘴了吧?”

“小姐!”服务生明显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等等、等等……”唐心用夹着烟屁股的纤手朝前一挡,那燃着火星的烟头差点没戳到人家鼻尖上。

那服务生吓得赶紧后退一步,余光瞥见一旁啃着吸管像是比较好说话的简宁,向她商量道,“这位女士,能不能劝劝您的朋友,公共场合吸烟,有害你我他。”

然后,那服务生看见唐心捏着手机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什么?那王八蛋又跟嫩模勾搭上了?不是嫩模?是车模!他们在哪个酒店……哪一层……哪一个房间?去!我立刻就去……钱等我捉到那对狗男女后在打你账上,先挂了!”

大概是因为唐心此时的表情太过狰狞,再加上她高挑的身材,那服务生被唐心两眼冒火的眸一扫,一瞬间只觉自己低得快要埋进土里。

“你还有事吗?”唐心眯着眼,语气不善,将炮火打到了离她最近的人边上。

服务生没出息地猛摇头。

典型恃强凌弱的唐心没有一丝羞愧之心,她向对面的简宁招呼一声,“宝贝,我有点事儿要处理,先走了啊!还有,这家店的店主我熟,吃完算我帐上,走了啊!”

“你要去找季川?”简宁一脸的见怪不怪。

“就是那该死的男人!”巨大又火爆的咆哮声从门口远远的传来,客人们纷纷看了过去,简宁掩面。

什么嘛,约她出来又放她鸽子。

百无聊赖地用吸管拌着玻璃杯里的冰块,突然,白新北的来电铃声响起。

她靠在沙发上,划开屏保时猛地忆起今天是星期六!是跟白新北之前约好的补习时间。

“对不起啊小北……”简宁满怀愧疚的接听电话,想着先道歉再说事,“我失约了,你骂我吧……”

那边传来一声轻笑,听上去温柔的不得了,“现在是午饭时间,这一天还没有过完呢,小简儿不算失约……”顿了顿,又问,“打电话去凌家佣人说你出去了,你在哪呢?”

简宁说了个地址,顺嘴问了句,“你吃了没?”

白新北给出肯定答复,接着说,“小简儿,等我过来接你。”

不久,白新北的车就来了。

简宁从餐厅里溜达到餐厅外,正走到街道边的时候,就被一辆重型机车拦住了。

白新北递了顶安全帽过来,又向后做了个请的姿势。简宁呆了一呆,这速度,会不会太快了。

隔着挡风玻璃的眼笑眯眯的,白新北用带点坏的调子提醒,“小简儿,待会你可得抓紧点!”

等到简宁长腿一跨上重机车,屁股还没坐稳呢,白新北的车轰了一下油门,飚得飞快!要不是有头盔压着,她的头发丝可能全竖起来了!

简宁知道白新北是绕道来接自己的,这年头对“家教老师”亲自接送的学生估计是真没有,但这车未免开了太久,她终究忍耐不住,挨到他耳边喊,“这不是去你家的路!”

这么着急回去干什么?

白新北心里恨不得绕着A市兜它个七八圈,最好简宁害怕得紧紧搂住他才好。

可是很快的,白新北悲剧的发现,他的油表快见红了。

他在心里怒骂了一声,觉得现在天时地利都有,就是他出门没带脑子,竟然忘了先加满油再装逼。

没法子,白新北只能目测了一段回自个家的最近距离,顺便遗憾地偷摸了把简宁圈在他腰眼的手背,感慨了句如牛奶般的丝滑,充满遗憾地踏上了归程。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昨晚让他担心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