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目录] > 第26章: 昨晚让他担心了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第26章 昨晚让他担心了

初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简儿,我家里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有!嗳,你平时没事在家,喜欢打电玩或者是看电影听球赛之类的吗?”

白新北嘀嘀咕咕地在简宁前面领路,神情快乐得仿佛小学生放寒暑假。

“我是来给你补习的。”她哭笑不得的提醒他这个事实。

“我知道啊!”白新北嘴巴一咧,笑得有点匪气,“我就是想多了解了解你,有共同语言以后不是能相处得更加愉快嘛。”

简宁一听也是,配合着说了一两样男孩子常涉及的,两人一路走走聊聊氛围愈见融洽。

等到白新北一推开自家大门,他原本挂在脸上的笑立刻就消失了。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指着凌少宸,他一脸的痛心疾首,“哥,你怎么来了!”

凌少宸一个眼神扫过去,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嗯哼,不欢迎?”

“欢迎,当然欢迎。”新北妈妈捧着一壶刚泡好的茶从厨房里走出来,见是简宁来了,忙热情地过来拉住她的手,口吻是带着开玩笑的抱怨,“你们这对小夫妻,可是好久没来了。”

简宁和凌少宸下意识对视一眼,但又飞快分开。

昨晚的尴尬还历历在目,好不容易借着周末的短假缓冲一下,现在又见面了,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忽然,新北妈妈像是发现什么的低呼道,“呀!简宁,你的手怎么了?”

简宁面色微微一变,凌少宸和白新北一个意味不明,一个紧张兮兮的看过来。

她把手藏在身后,轻描淡写,“没事,可能是昨晚贪睡,碰到一旁的床头柜了。”

新北妈妈见她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又联想到简宁跟凌少宸是前后脚拜访的他们家,这是什么意思?

新北妈妈是过来人,观察了下简宁与凌少宸的相处模式马上就明白了。

如果凌少宸是真心疼简宁,肯定会载着妻子一道过来,而不是分道扬镳,此时见了面还不愿多瞧对方一眼,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怨。

坐在沙发上的凌少宸对妻子完全无动于衷,白新北倒是懂得把握机会,他径自拉起简宁的手,望着白细肌肤上那道触目惊心的红痕,年轻的脸庞溢满心疼,“妈,爸常用的那瓶药油放在哪呢,我去拿来给小简儿擦擦。”

简宁忙说“不用不用”,对白新北的关心还是很受用的笑了笑。

白新北当了两年兵,从醒着到睡下周围都是些臭烘烘的男人。这一会,乍一见着简宁的笑脸立马就痴了。

结果白新北被他妈妈狠狠瞪了一眼,那眼神表达的意思就是:人家俩夫妻的事你瞎凑和什么!

凌少宸眯了眯眼,缓缓地坐直,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大腿,心中腾起一股想要将他表弟那双优美的手砍掉的冲动。

白新北这还握着简宁的手美着呢,心里突然被看得毛毛的,他迅速的一扭头,却见凌少宸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仿佛刚才那道迫人的目光,只是他的错觉。

新北妈妈见气氛诡异,忙出声道,“简宁啊,我就把这不争气的小子托付给你了,你可要帮我好好把关,要是他不认真学习,你就揍他,不用客气!”

“哼……”对于妈妈的狠心,白新北满意的默认,他盼不得简宁真的对他“动手动脚”,所谓打是亲骂是爱……然后,沉浸在自己念想中的白新北,下一秒梦境就被一声轻哼打碎,“二姑,简宁的作文指导水平有限,不如我的好。你把小北交托给她,我担心她会误了小北的前程。”

面对凌少宸的诋毁,简宁不怎么服气,“噢,那你很厉害了?请问凌少爷,你得过几次作文满分啊?”

凌少宸满意简宁重新跃上神采的眼,但他表面依旧不动声色,“不巧,我生平就只得过两次,一次是在中考,另一次是在高考。”他用眼神问她:服了吗?

白新北从冰箱里盛了两杯冰饮还有一杯温水,回来的时候,简宁偏着脑袋睡在一本摊开的高中命题作文本上。

他轻手轻脚的开了音响,其内传出舒缓人心的轻音乐。

入秋了,简宁穿着宽松的休闲服,卷到胳膊上的袖口露出光洁的皮肤,长腿盘起藏在桌布底下,黑色的头发末端伏在鼻端,随着她有规律的听起来非常舒服的呼吸微微起伏。

白新北的心忽然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了一下。如果这个女人,是他的……他的什么?

风带起富有缀感的半透明纱,纱帘拂过白新北的脸庞,他骤然惊醒,不敢深想!

挨着简宁的身侧坐下,白新北本来是打算让她继续睡的,奈何沙发上有个虎视眈眈的凌少宸。看他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会伸出一脚将简宁踹醒。

为了避免简宁惨遭凌少宸的毒手,白新北很是不忍地轻唤,“小简儿,你睡着了么?”

“叫她嫂子,没大没小……”凌少宸的魔音混着轻柔的音乐,森寒的吹进白新北耳畔。

“小简儿,你喜欢秋天么?”白新北故意没话找话。

“……讨厌。”简宁迷迷糊糊的应。

“为什么?”

“冷。”她缩了缩身子。

“冷?”白新北左看右看,打算起身去开暖气,却见凌少宸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用西装外套裹住简宁蜷成团的身子。

等到白新北反应过来,他表哥已经借助一个完美的公主抱,将简宁纳入了怀中。

“今天的教学就到这里,桌上有我划给你的重点,你接着看,不用送了。”说完,凌少宸就走了。白新北虽然无法无天惯了,但对于凌少宸的敬畏几乎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本能,现在凌少宸想走,谁敢拦?

路上一荡一荡的好舒服。简宁揉揉眼,似梦非梦,“唔……地震?”软乎乎的脸刚抬起来,又被凌少宸用手压回去,他轻声说,“睡吧。”

她纤细的手揪住他的衬衣,满胸满怀都充斥着他好闻的古龙水味。

无情的人一旦温柔起来,格外迷人。

毫无预兆的,刚离开白家不久,就下了一场暴雨。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们的车还在路上抛锚了。

“醒醒。”

凌少宸倾身过去,在简宁的耳朵边嘀咕,车内的暖气很足,她一张小脸睡得红扑扑的,他看着心里有点痒痒的,大掌自发自觉地掐了掐她的脸颊。

简宁不满的嘤咛一声,眼皮动了动,似乎有要睁开的意思。

凌少宸见目的达到,就松开手了。结果简宁在副驾驶座上翻了个身,用脑袋瓜对着他,不愿意起来。

“起来!”心里冒出邪火,凌少宸下了狠手,又掐了她一把。

简宁这下噌地睁开了眼,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迷迷瞪瞪的。

她瞧见挡风玻璃外的雨刷正在辛勤工作着,外头的雨点像石子一样敲得窗户噼里啪啦作响,下这么大的雨,能见度低,他们开车上高速公路的话,会有一定的风险。

简宁眨眨眼,心中涌上一阵无力,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凌少宸独处啊。

“睡傻了你!”他轻哼,一下子拉回简宁的注意力。

她将盖在上半身的西装外套仔细叠好,安放在自己的膝盖处,尽量平心静气的说,“昨晚,让你担心了。”

凌少宸愣住了,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下意识的去掏烟,想了想女人一般都不喜欢烟味,又掐掉了这个想法。

他的眼神飘来移去,正想着多撂几句狠话来让自己看上去冷酷一点的时候,简宁说,“我的手机昨天不小心泡了水,今早刚拿去修,待会要是雨停了,你能陪我过去取吗?”

原来,昨天她不是故意不接他电话的?

凌少宸傻子一样的点点头,心想这个女人现在是在约他吗?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还不赖。

车外狂风暴雨,但凌少宸的心情却是难得的风和日丽。

车子抛锚,路上严重积水,再加上凌大爷不愿意饿着肚子困在车厢里等雨停,因此他决定带着简宁先进最近的酒店躲一躲。

没有雨具,意味着他们要狂奔到目的地,好在这时的凌少宸心情不错,利用他的大高个还有西装外套临时做起了保护伞,将简宁护得严严实实的。

他们边跑边躲过路上车辆溅起的水花。于是,在这个行人过往匆匆的场景中出现了这么一幕:一个身形劲拔、桀骜不羁的男子,单手搂着一个柔美动人,黑发黑眸的女子的肩,他们的步伐并不快,即使被雨水和污水溅上身,依旧保持着一种常人没有的气度,不见一丝焦躁。女子有时仰起脸偷窥身边的男子一眼,似乎有些害羞。

站在书刊报亭或是公交车站亦或是咖啡奶茶店躲雨的一干人等会意地笑了起来,有的羡慕几句:“那男的好宠他女朋友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莫名进了警察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