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目录] > 第27章: 莫名进了警察局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第27章 莫名进了警察局

初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君华大酒店。

海景房内,简宁先把湿透的衣物换掉,她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见着裸着上半身的凌少宸,在门口跟人交涉些什么。

他支手挡住门框,她看不清他在跟谁对话,只能从声音中,隐隐听出对方是个女人……还是个千娇百媚的女人。

“先生,约吗?”门口,女子烫着一头漂亮的波浪卷,妖艳的唇,妩媚的眼,极其暴露的职业装。

“约什么?”凌少宸明知故问。

有意无意地摆动妖娆的小蛮腰,女人一双媚眼扫着凌少宸精壮的身子,微露渴望,“约架呀,我的技术不错,包你满意。”

“包什么?”

“包日啊。”

“包日?”凌少宸还在跟她打哑谜,纯情得像个未经世事的禁欲男。

“嗯,也许你可以试试我新推出的套餐,一百零八各种招式应有尽有,价格有优惠哦,只要九九八……”那女人拖着长音,嗲声嗲气的。

一直没露面的简宁,听了这话一时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小姐怎么这么可爱,难道听不出凌少宸是在玩她吗?

波浪卷小姐还眨着眼殷勤的等着凌少宸的回复。

他唇角浅浅的挑了一下,是那种在纵情声色的场所中最常见的糜烂笑容,潋滟无边。

在门砰的关上之际,恍惚中,被男色震撼到的小姐听见男人轻轻柔柔的说,“你来晚了,我这儿有女人要伺候。”

坐在床沿边假装四周看风景的简宁,眼神快速的闪动了一下。

然后,等到房门再一次被敲开的时候,是推着餐车的服务生,餐车上不仅有香味弥漫的小羊排和热姜茶,还放着一个药箱。

简宁不解的看向他。

“手伸出来。”他坐在简宁身边,看她有点出乎意料,他拿过她的手,把她拉近他的身体,要笑不笑的,“怕我?”

简宁摇头,不想破坏这份少有的融洽。

他打开药箱,取出里头的棉球和药水,开始给她擦药,有些笨手笨脚的,显然,凌少宸对于这种服侍人的活,并不怎么熟练。

一个失手,简宁低呼了一声,感觉到疼,下意识想抽回手。

凌少宸却拖着她的手不放,“给你呼呼好了吧!”

他的声音听上去既无奈又抱歉,低头在她淤青的手腕上吹气,那温热的气息仿佛一下子吹进了简宁的心底。

迷人的凤眼,自下而上的望着简宁,凌少宸的口吻,像个忠于自家女王的侍卫,“还疼不疼?”

这算不算给个棒槌后赏颗糖?

简宁用贝齿轻咬薄唇,这是她的一个习惯性动作,是她每次表达纠结的方式。

但她却不知道,这个动作,对于男人来讲,俨然形成了一种无声的诱惑。

他笑着,仔细地凝视简宁的唇。没上唇彩,她的唇色偏淡,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吻上去,为她增添一分色彩。

想做就做,火热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压过去,凌少宸猛然贴上了简宁的唇。

直到简宁轻轻的推拒着他,暗示她已经喘不过气了,凌少宸这才稍稍放开她。

“你……不是……饿了吗?”她娇喘吁吁,一双仿若汪泉的眼眸,簇上了两团小火花。

“是,从昨晚饿到现在……”他眼神深邃,语带双关,“我从昨晚就想这么做了,要不是你一直那么抗拒,你今天根本下不了床。”

左手不客气的一扯她的浴袍,圆润的肩头,瞬间露出半个,他只觉喉咙一紧,一触即燃的激情在干净明亮的海景房上演,就在这时,他的房门猛地被踢开……

“别动!警察!”

凌少宸应对这种突发状况的能力也不是盖的,当下掀起被遗忘在一边的被褥,瞬间将惊慌失色的简宁裹起来。

接着,他用着想杀人全家的阴鸷口吻,说,“你们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难以想象,简宁与凌少宸头一回开房,就遇到了扫黄的警察,虽然在警车上简宁已经做出了多次解释,但警察同志仍然坚信她嫖娼。

简宁无可奈何的眼神落向另一边,连在一截铁管上的手铐,链子的另一端是一只向下耷拉的手,手上沾着未干的血迹,郝然是凌少宸的。

为什么要拷着凌少宸?哦,因为他把一个执法的警察给打了。

那个警察当时防范不及,直接被他一拳揍得鼻青脸肿。

警察同志被揍的理由很简单:他认定凌少宸是鸭子,出来卖的。

凌少宸从昨晚起就憋了一肚子的邪火,好不容易跟简宁谈拢,都快进行到最后一步了,又出幺蛾子!

他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这要是憋久了是会心理变态的!

为了防止让自己变态化,赤红着眼的凌少宸决定拿那个惹毛他的警察开刀!

因此,继简宁“嫖娼”之后,凌少宸被扣上了“袭警”的罪名。

两人被请到了警察局喝茶,凌少宸说自己是凌氏集团的负责人,警察同志要求他出示身份证。

霸气的凌少宸一向是靠脸走天下的,什么时候需要用身份证来证明自己是不是“凌少宸”了,当下冷哼了声,表示没带。

警察同志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说:“小学生没做作业也会跟老师说没带。”

要不是手还被拷着,凌少宸估计又用要行凶了,“我真是凌少宸!呿,我跟我老婆出来开房何罪之有啊?”

警察同志冷笑了下,说:“人家凌少宸还没娶老婆呢,你骗鬼呐!”

凌少宸被气乐了,乐着乐着就快哭了,头一回发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简宁的身份证倒是老老实实的揣在身上,刚才就是用她的身份证酒店登记入住的,但她的身份证没什么作用啊,人家同志硬说你嫖娼你又拿不出证据证明两人是清白的。

最后也是被折腾的没法子了,简宁拧着眉问,“同志,你为什么指控我非法嫖娼,你们应该拿出点人证物证吧?”

警察同志很是仔细的多看了简宁几眼,觉得对方说话客客气气的,不像凌少宸那种土霸王,没素质,不知不觉柔和了口气,“我们例行执法的时候,有一位女士,告诉我们酒店房间216内有一名正在伺候客人的男子……房间216,是你们住下的吧。”

简宁愣愣的点了点头。

安静足足持续了五分钟,凌少宸才一脸飘忽地,“一位女士?你说的不会是个波浪卷、烈焰红唇的女人跟你们报的警吧?”

警察同志眉头挑得老高,“哦,看来她说的不错,你们的确碰过面。”

被雷劈中的凌少宸缓了半天,咬牙切齿地,“我当时说的是我这儿有女人,不是我这儿有客人……她肯定是听错了!”

“女人和客人,这两个词在特定的环境中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代词?”警察同志一脸“我书读的少,你不要骗我”的严肃。

凌少宸真是有理说不清,正想着申请打通电话叫小吴把证件送来的时候,拘禁室外忽然传来了男女对骂互吼的动静。

他现在心情已经够差的了,当即一双虎目杀气腾腾的朝后瞪过去,接着跟简宁一起不约而同的喊,“季川?唐心?”

四个人围成一桌,简宁挨着唐心坐着,唐心挨着凌少宸坐着,凌少宸又挨着季川坐着,最后季川挨着简宁坐着。

呵呵,都是熟人,可以在警局开桌麻将了。

“你们怎么进来的?”X4。

得,四人面面相觑,不知谁先回答谁。

“……说来话长。”X4。

四人再次异口同声,季川和唐心拍着桌子笑得不行,如果忽略季川脸上的抓痕和唐心眼眶的浮肿,两人的确是非常亮眼般配的一对。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简宁搂着唐心的肩,压低着嗓子问,“到底怎么回事?捉奸捉到警察局来了?”

唐心瞥了眼对桌的季川,那模样像是要扑上去把人给活撕喽,季川被她鄙夷的眼神弄得光火,“再看,再看老子在这里办了你!”

“季川,少说两句!”凌少宸喝他,义正言辞的样子比警察还像个警察,“说说吧,怎么回事?”

这边季川跟凌少宸坦白从宽,那边的唐心也跟简宁数落开了。

“老娘依着资深狗仔给的地址找到他们时,那对狗男女正在兴头上,老娘当时不是在气头上吗,就把人给打了!”唐心越说越抓狂。

“打了季川?”

“什么呀!”唐心埋怨的瞪了简宁一眼,小小声的说,“我怎么舍得打自家老公……”不过后面声音小得跟蚊子哼哼似地,估计季川没听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虎穴又进狼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