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目录] > 第29章: 英雄救美的男人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第29章 英雄救美的男人

初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板?

简宁和唐心面面相觑,相继苦笑起来,她们是交了什么霉运,刚出虎穴又进狼窝。

蒋老板盯在简宁身上的视线根本舍不得挪开,他沉吟了会,隔空虚指唐心,“这个,赏给你们。对了,她怀着孕呢,你们玩的时候小心点!别把人玩死在店里,不吉利。”

押着唐心的打手们顿时兴奋极了,有一个甚至按耐不住的伸手摸了把她娇嫩的脸蛋,后果就是差点被唐心咬断指头。

“至于你嘛……”见简宁不说话,以为她这是怕了,顿时又自以为洒脱的冲她挤眉弄眼道,“呵呵……别担心,我只是想跟小姐你交个朋友……我认识的朋友很多,你或许从A市哪个大人物嘴里听说过我的名字的!”

“哦?”简宁笑了一下,眼神是不同于笑容的讥诮,“那你认识凌少宸吗?”

蒋老板愣住了,他虽然不知道简宁和唐心是什么来头,但是一听她敢这么直呼凌少宸的名字,就知道这主他们惹不起。

不过,也不排除这个女人是在虚张声势。

蒋老板试探了下,“你说的是……”

“没错,我说的就是凌氏公司的老板,相信同是大人物的蒋老板,应该听过他的名讳吧?”简宁落落大方的回望他,全然没有一丝惧意,“而那位你想赏给打手的女人,叫唐心,是季川的老婆。呵,季川的身份,不用我跟你多做介绍吧?”

“我如何信你?”

看出了蒋老板的犹豫,简宁再接再厉,“你可以不信,不过真出什么事了,你可别怨我没有提醒过你。”

“好!”蒋老板挥挥手,打手们有些遗憾的撤回缚在唐心身上的手,唐心一边骂着晦气一边过来接应简宁,却被拦在半路。

“蒋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简宁眉心微颦。

捏了捏简宁不悦的俏脸蛋,蒋老板放肆地大笑,“她可以走,但你不行。”

简宁心道不妙。

“姑且算她是季川的老婆,可你是不是凌少宸的人,这还有待商榷。”

“你何不自己打电话问问他呢。”简宁无不嘲讽。

蒋老板面色一赫,难道要他告诉简宁,他在拥有商业帝国的凌少宸面前,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哪路甲乙丙吗?

对于这个接二连三给他难堪的女人,蒋老板是不打算放过她了,听说凌少宸情人虽多,可却没用什么真心,这玩一把凌少宸玩过的女人,应该……没问题吧?

yù huō和怒火缭绕在胸腔的蒋老板,很快将犹豫丢掉。

“你松手!”

简宁试图推开蒋老板逃走,蒋老板却连拖带拽的,甚至不顾拧痛她手腕,准备硬拖着她进包厢!

两扇古朴的推拉门不知何时被推开,场中的所有人循着动静往回望,酒吧早在唐心惹事后就清场了,这个特殊时期不应该有人进来的,除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那人叫了一声,在瞧清简宁略显狼狈的小脸后,音量不可自控的抬高,“是你?”

简宁侧眸,目光一时恍惚一时激越,在蒋老板怔忪的瞬间,她飞快躲到年轻男人的背后去,小小声的哀求,“帮帮我们!求求你……”

“小越,我、我我……”难以想象,原本气势汹汹的蒋老板,现在跟泄了气的皮球似地,他苍白无力的解释,“我没有做对不起你们母子的事!”

蒋越无心去计较,他搀着简宁有些发抖的身子,嘴边噙着和煦且安抚的笑,“又见面了,简小姐。”

“你……好。”简宁牙齿颤着,疑惑的目光在蒋越和蒋老板身上打转,“他是你的父亲?”

蒋越握在她胳膊上的手略显单薄,线条却有力漂亮,毫无侵略性,感觉是那种抓在掌心里会软软的很舒服的样子,简宁莫名的放松下来,她觉得她跟唐心应该是有救了。

“是的,他的确是我的父亲,真不好意思,让简小姐受惊了。”不同于上次一拳挥向凌少宸的野蛮,耐着脾性的蒋越,看上去非常儒雅好说话。

随后,简宁听见蒋越朝蒋老板开口,“爸,她是我的朋友,不管她怎么得罪你了,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她。”

蒋老板顿时老泪纵横,这叫怎么回事?老子受伤了儿子不来关心,反而急着为帮凶求情。

难道……他的儿子,也看上了这个女人?

蒋老板面色半忧半喜,毕竟今晚他不但落了面子还被人爆了头,这传出去他真的是丢不起这脸。可这个女人既然是他儿子看上的,他这个做老子的难不成还要棒打鸳鸯?何况蒋越最近刚刚失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开展一段新恋情想必也是不错的。

这样想想,他非但不能对简宁出手,还得厚待简宁才行。嗯,毕竟这是一个很有可能成为自己儿媳妇的女人。

撞见蒋老板笑成菊花的老脸,简宁心中寒意顿生,她要是知道蒋老板此时的脑洞开得有多大,恐怕会对答应唐心来酒馆而感到悔不当初。

几人心思各异,场面一度尴尬,简宁在蒋老板带着莫名慈爱的眸子注视下,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蒋老板,今晚的事说到底都是我和唐心的错,我们两个出门没带钱,就想着坑您一顿,我这朋友性子太冲,碰巧今晚还心情不好,得罪了您,还请勿怪。至于酒水的损失和您头上的伤,我们会将钱如数奉还,如果您还不满意,价格随您开,如何?”

做小辈的既然给了个台阶下,蒋老板自然不好再端着,他虚咳一声,摆手说误会一场。

蒋老板现在才不敢承认之前是欲行不轨之事,别说他亲儿子不答应,要是这事落到他家母老虎耳边,还不得过来扒他的皮!

在蒋越的亲自“护送”下,简宁和唐心出现在沈天雪的公寓楼下。

时间接近凌晨,实在不是个请人喝茶聊天的好时机,简宁抱歉又感激的微笑,“下次吧,下次有空我请你吃饭。”

蒋越配合的说了声好,临走前还不忘跟简宁交换了电话号码,看来是把人家的客套话当真了。

旁边的唐心捂着嘴努力深呼吸,然后嘘出一口带着白霜的气,A市入秋的深夜实在太冷了,她冷得急跺脚,不过面对救命恩人,她又不能表现出不耐,只能迂回着说,“嘿,哥们儿,号码都交换过了,你们有事电话里说行吗?”

显然,唐心并不懂得迂回的真正含义,简宁听得额头青筋直冒,伸手拧了把唐心的屁股肉,在唐心疼得哼哼唧唧的时候,呵呵呵的冲蒋越傻笑,“别介意,我朋友就这样。”

“没事,挺可爱的。”蒋越说,眼睛却放在简宁身上,柔情似水,“那回见。”

“回见……对了!”简宁像想起什么的问,“几天前,你被送去公安局,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还有,你的腿?”频频扫过蒋越被保全击中过的左腿,简宁惊奇他的复原速度。

蒋越眯着眼睛反应了一下,然后轻轻落落的说,“他们没让我坐牢,反而是把我送去了医院……治骨科的。”

等到长手长脚的唐大小姐跟简平民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时,简平民只能委屈的把自己卷成一颗海螺。

但这样睡明显不符合唐心的淑女理论,她折腾来折腾去,时间滴答答过去半小时,愣是没找着一个符合美学的入睡姿势。

简宁也是被闹烦了,直接把她的脑袋按进软乎乎的枕头,警告她,“睡觉!还有!动静小点!我妈妈睡眠质量不行,你别吵着她。”

唐心小鸡啄米的点点头。

又过半个小时……

“哎,你怎么了?从他走后就心不在焉的……”睡不着的唐心用胳膊肘捅捅同样睡不着的简宁,轻不可闻的嗓音中透着势不可挡的八卦气息,“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是在想那个英雄救美的蒋越。”

“……”简宁单手枕在脑袋下,在头脑风暴中捋着线索:他们没让我坐牢,反而是把我送去了医院……治骨科的。

也就是说,凌少宸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恨不得把蒋越千刀万剐,但实际上,他瞒着她还有李斐,悄悄将人送去了医院?

“凌少宸,凌少宸……”她在心里无声的呼唤这个名字,仿佛是刚认识名字的主人般,这个男人,就不能坦率一点吗?

就像上回等她等得连饭都没吃,直接跟她说一句“我很担心你”不行吗?就几个字,难道还能要了他的命?

手背盖在颤抖不断的眼皮上,简宁头一回想试着撬开凌少宸封闭的心扉。

隔天。

简宁蹑手蹑脚叩开房门时,唐心还在呼呼大睡。

清晨,白蒙蒙的日光透过挡光窗帘的细缝里渗漏进来,外头似乎有个好天气。

她拧开一盏白炽灯,披上围裙,打算为沈天雪和唐心做一顿早餐。

厨房里的收纳筐里摆着几颗鲜鸡蛋和葱蒜,还有一袋已经杆好的细面条,简宁正思考着是做葱拌面条还是鸡蛋挂面亦或是其它的时候,一声“阿宁”从她身后响起。

沈天雪还是起来了,她站在门口乐呵呵地望着她,眸光慈爱,瞅着她的模样十分让人心动,就像多年前小小的简宁背着大大的书包立在门口,等着沈天雪喊她洗手吃饭时一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 除非一起下地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