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目录] > 第30章: 除非一起下地狱

《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

第30章 除非一起下地狱

初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简宁没想到,好好的一餐早饭,吃着吃着下一秒就把沈天雪送进了医院。

“医生,请问我妈妈要不要紧?”

“唔……急性肠胃炎,挂完点滴再看看,如果不疼的话就可以回家了。”医生将沈天雪的病例盖上,顺道嘱咐简宁去哪里买药。

简宁脸上的表情放松了几分,自言自语,“没道理啊,早上的时候还好好的。”

“她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医生很自然的接下病人家属的困惑。

简宁眨了眨眼,一时有些糊涂,“就早上的时候吃了碗鸡蛋挂面……难道这两种食物相克?”

医生抬了抬眼镜,严谨的下结论,“也许是鸡蛋放久了不新鲜。”

简宁顺口,“那我也吃了怎么没事?”

医生犀利的眼刀飞过来,“中年人和年轻人的肠胃能比?”

手里提着一大袋西药,返回急诊科只看见唐心一个人坐那剥桔子,简宁的心口不由跳两跳,“我妈呢?”

唐心侧目看她一眼,接着专心致志地剥着手里的桔子,“阿姨刚才闹肚子,护士扶她去卫生间啦。”

简宁松了口气,坐在唐心旁边整个人有点晃神,“耽误你很久了,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剩下的我一个人就……”

唐心塞了一瓣甜桔子进她的嘴里,鄙视地说,“我能有什么事?我闲着呢!”

是吗?那你手机里为什么有那么多通未接电话?

“也许你该好好跟他谈谈。”简宁倾身过去抱了抱她,将温暖传递过去,“去吧,我自己能行的。”

唐心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唐心刚走,沈天雪后脚就回到了急诊科,简宁忙帮着护士稳着吊瓶,“阿宁,妈没事。”

“还说没事!”在沈天雪面前,简宁小女儿姿态毕露,“医生怀疑我们早上吃的鸡蛋不新鲜,你说,那筐鸡蛋你买几天了都?”

沈天雪怔了怔,苍白但风韵犹存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羞赫,她嘴唇蠕动了几下,“……快一个月了。”

简宁瞪着眼,却怎么都猜不透沈天雪这么省钱的目的,“妈!是不是我给你的生活费不够,不够的话,你可以跟我说呀!”

“不是!不是……”沈天雪忙解释,“阿宁,妈知道你工作不容易,你也知道咱们家的情况,我的身体负担不了太大的工作量,而你舅舅舅妈一家,还要靠你接济,我实在……”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简宁的脸色不太好看。

简宁闷闷地说,“妈,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可是为了省几个买菜钱反而生病入院,这又是何苦呢?”

沈天雪附和着点头,“阿宁,昨天你舅妈又过来了,说你舅舅的腿疾复发,需要两万块的治疗费,再加上小白下个月的生活费,唉……你一个人要养两个家,妈心疼。”

凌少宸走进病房的时候,正好听见了沈天雪这段话。

玻璃窗倒映出简宁微微含笑的脸庞,说实话,凌少宸到医院看望她母亲,已经让她们母女受宠若惊,中途虽然他不吭一声,但在沈天雪输完液后他居然主动招呼她们上车,一路驱车先送沈天雪上楼,这份心意,让她觉得仿佛做梦般。

她傻乎乎的伸出手拧了一下大腿,疼!真实的触感及痛感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给你。”

简宁刚系上安全带,从左手边递来的两样东西很快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诶?包包?哦!还有手机?

“你都帮我拿回来了?”她惊呼一声,宝贝似的将东西搂进怀里,皮包里的证件和银行卡都在,手机处于开机状态,连手机贴膜都换了层新的,简宁嘴角漾起一抹笑痕,“太好了!”

凌少宸不作回应,专心开车,眼底的温度随着简宁把玩手机的动作愈见冰冷,“今天10点16分,有一个男人打了你的电话,他说他叫蒋越……”

他忽然做声,用的还是肯定句,简宁的小心脏狠狠跳了一下,她观察他一眼,颇为小心,“那个,我可以解释。”

“你不必解释,我并不想知道。”他面无表情的说着,猛地一提车速。简宁下意识地握紧身上的安全带,“拜托……你能不能开慢点。”

凌少宸扯了扯唇角,那笑容是说不出的恶劣,“我习惯开快车。”

她恨恨地咬牙,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家伙摆明是故意的,“凌少宸,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咱们摊开来讲个明白可以吗?别每次都耍这些幼稚的手段,你无不无聊!”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抿着的唇似乎欲要发作,简宁掌心的手机捏得死紧,胡思乱想着凌少宸不会是要对她家暴吧?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但他的双手依然老实地握在方向盘上,只是明明灭灭的眸光透出他心情不佳。

“告诉你?我的手机早上又不在我手里,我怎么知道蒋越打电话过来。”简宁无辜。

“谁想知道这个!”他的声音隐隐喊着愠怒,“我现在跟你讨论的,是你舅舅腿疾的事,你是凌家的人,你需要钱,凌家不会不给,我不希望有人非议凌家苛待了你。”

简宁愣在那,有种被当头敲了一棒的感觉,所有对凌少宸的好印象急转直下,她敛下眸,“我已经欠你们凌家太多了。”多到……她快还不起了。

我?你们?

她亲疏有别的称谓,令凌少宸下颚的线条绷得紧紧的。

但他依旧目视前方,看上去似乎很专心的开着车,只是他说出来的话,却像刀一样,凌迟着简宁的心。

“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你别放心得太早,凌家施舍给你的,总有一天,我会从你身上一件一件的讨回来。”

施舍?

是啊是啊,她如今在公司尴尬异常的地位,在凌家被人指指点点的少奶奶身份,在豪门望族中隐身的凌家儿媳之位,哪一样,不是凌少宸“施舍”给她的?

说实话,这样的施舍,她情愿不要!

“整天怀抱着仇恨过日子,你都不累的吗?”她的声音疲倦,微微带着脆弱的哽咽,“放过我,同样是放过你自己,凌少宸我问你,一个你最厌恶的女人一辈子顶着凌家少奶奶的名头,你心里能舒服吗?”

对于简宁暗示性的想与凌家撇清关系的话语,凌少宸几乎气急攻心,他怒极反笑,“我的确不舒服,既然我不舒服,我身边的人也别想好过!”

简宁那边静默许久,“我是真的,真的非常希望,不……应该说是极度渴望……”她自嘲的掩住黯淡的双眸,“我渴望能跟你和平共处,渴望即使我们没有真夫妻的感情,但至少能够相敬如宾,看来……”她还是没有认清残酷的现实。

凌少宸对此嗤之以鼻,“和平共处?不不不,简宁,你想达到这个目的,除非简语立刻醒过来,或者是……我们现在干脆来一场车祸,砰的一声!我们所有的怨恨就都烟消云散了,如何?”

说这话时,他的眉宇流窜过邪气得令人十分不舒服的煞气,看得简宁一阵心惊肉跳,她完全有理由相信,他说的是都是真的,“疯子!”

“我疯了,那也是被你逼的!”

跑车上的速度表指针一路攀升上去,凌少宸的速度依旧不增反减,他没说出口的是:即便两人下地狱,她也休想摆脱他的纠缠!生生世世!

一回到凌家大宅,凌少宸别有居心的把简宁往搂上的房间逼。

正在忙碌的佣人们目睹主子们的三天一吵,两天一闹,大多都已经习惯了。她们各忙各的,对凌少宸变着法子“欺压”简宁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青天白日的,你想干嘛!”简宁退无可退,被凌少宸锁在楼梯拐角处和他胸膛之间,他高大壮硕的身躯轻易挡住了她的身子,在经过的人看来,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杵在那个略暗的角落。

被女人防范,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妻子,这个认知让凌少宸感到相当不快,他阴晴不定的视线落到简宁捏了一路的手机。

倏地,他强势又快速的夺了过来,入眼,通话记录中一个标记着“蒋越”的备注,鲜亮刺目,令他的眸瞬间沉了下来。

“看来这个人对你很重要,怎么?他是你的顾客?”

“顾客”两个字被凌少宸说得暧昧不已,似乎是在预示简宁做了什么不好的勾当,她狠狠地瞪着他,“你别血口喷人,他是好人,要不是他,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她是过来辞职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