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 [目录] > 第5章: 我们说好了

《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

第5章 我们说好了

拈花惹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答应过让他们一无所有!”名可在北冥夜怀里挣扎了起来,抬头看他时,眼底已经蒙上屈辱的泪光,“你这个骗子!”

他骗了她!

听到名可的话,对面的许邵阳顿时冷汗吟吟,在北冥夜跟前,自己渺小得像只蝼蚁一样,他是生是死,就凭他一句话。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想让北冥夜对付他们!

“北冥先生,可可年纪还小不懂事,您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他魏颤颤地道,只是,根本没人愿意理他。

名可依然在推着北冥夜的胸膛,心里又气又恼,只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骗子拍飞出去。

她怎么就可以这么天真,怎么会相信这样一个人!

“放开我!”她不想跟他闹的,明知道惹他生气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但,被他欺骗,被许邵阳和戚婷婷这对狗男女看着她闹笑话,心里的委屈和气愤便藏也藏不住,她反抗,就算反抗的结果是死,是得到可怕的惩罚,她也要反抗!

“放开!”那点花拳绣腿打在北冥夜身上,对他构不成半点影响,倒是对面的两人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男人可是东陵势力最大的帝国集团的总裁,别说揍他,就是给他丢一句骂人的话,那人的下半辈子也别指望好过了,但,名可不仅骂他,还打他……

“可可,不要放肆!”许邵阳总算看不过去了,霍地站起,壮着胆子走过去想要拉开她:“快跟先生道歉!”

她自己不懂事,得罪北冥夜是她的事,可别连累了他才好,这份合约,他好不容易才求来的。

可就在他的手正要碰到名可的胳膊时,北冥夜垂眼,一记冰冷的目光刮过。

“滚开。”两个淡漠的字眼,吓得许邵阳顿时收回了手,后退了两步远离着二人。

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错觉,只要他的手碰到名可的胳膊,这只手一定会被北冥夜废掉。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但,就是忽然慌得连心脏也收缩了起来。

“滚到客厅去。”一连两个“滚”,一旁的男人一张脸顿时青红交替,但,不敢不从。

两个碍眼的人在佣人的带领下去了客厅,安安分分等候着。

名可一双小手还在拼命推着打着甚至掐着,只是那个抱着她的男人丝毫不为所动,她忍不住蹬了他一眼,恨道:“你说过,你答应过的事情绝不会食言!”

“我是这么说过。”玫瑰色的薄唇微微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他低头凑近她的耳际,一口炙热的气息顿时洒落:“可你,昨天晚上似乎还没有给我,不是么?”

她一怔,一颗心顿时乱了起来,原来,昨天晚上他真的……没要她,可是,现在……

“怎么样?交易还要不要继续?”如魔鬼般邪恶却充满诱惑味道的声音在耳际飘荡,连同那热热的气息,一瞬间又熏得人头昏脑花了起来:“只要你说,继续,我就替你好好收拾他们。”

他又压下几分,压着她细细小小但却凹凸有致的身子,如同大灰狼哄骗小红帽一样,声音有几分沙哑,好听迷人得过分:“交易,要不要继续?”

名可心里有只小小的恶魔在飞舞,只要点个头,这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就会帮她收拾那对渣男渣女,可是,代价是要付出她的身体……

最终,她用力推了他一把,坚决道:“不要。”

“只怕,轮不到你说不了。”眼角余光看到从大门进来的男人,北冥夜星眸轻扬,丝丝笑意渗出:“昨天晚上,已经谈好了,不是么?”

他忽然站了起来,直接把人抱在怀里,举步朝偏厅走去。

刚进门的男人向他恭敬地打过招呼后,立即跟上他的脚步进入偏厅。

名可本来还在闹着,可当进了偏厅,看到一直等在那里的两人后,她安静了。

自己不是第一次被人欺骗,相比起许邵阳和戚婷婷对她的欺负,这男人对她的欺骗根本算不得什么,更何况他昨天晚上没要她,自己和他的交易确实没有进行,他现在不帮她也怨不得人。

只是没想明白刚才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北冥夜依然坐在首位上,怀里的人依然是名可,瞟了许邵阳一眼,他主动说道:“合同给我。”

“是,北冥先生。”本来自己生意上最大的对手、张氏的老板出现在这里,许邵阳还被吓了一跳,生怕事情有变,但没想到北冥夜竟主动要他的合同,这下,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安了些。

他双手恭敬地把合同摊开放在北冥夜面前的桌子上,趁着北冥夜看合同的时候,瞟了站在桌子对面的张家良一眼,笑道:“张老板怎么也来了?是来求北冥先生签约的么?可惜,北冥先生已经答应与我们许氏签订合同了,张老板下次请早。”

张家良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不说话。

窝在北冥夜怀里的名可也不说话,等他随意扫了眼合同,再接过许邵阳恭敬地上的笔在合同上大手一挥,写下龙飞凤舞的三个字时,她才知道昨天晚上差点要了她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北冥夜,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冰冷如夜,邪魅如夜,也是深幽如夜空,让你完全看不透。

“我可以走了吗?我还要上学。”她轻轻推了他一把,轻声平静道。

合约已签,一切已成定局,他和她之间的交易也不用谈了,这一刻忽然没了怨恨也没有失望,只余下荒凉。

这场游戏,她为什么要参与?参与进来,只让大家看了一场笑话。

至少,她没有损失什么,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

既然许邵阳要到了他想要的,她留下里也没什么意思,一个不值得自己去爱,更不值得她去恨的男人,一个,从此以后与她将不再有任何关系的男人。

想要从北冥夜怀里滑下去,他却忽然一把扣上她的腕,用力将她禁锢回自己腿上。

“走这么快,不留下来看戏么?”邪魅的气息再次洒落,在名可写满讶异与困惑的目光下,他低头,极尽温柔地在她额上吻了吻,低沉磁性的声音,再次在她耳畔响起:“答应他的做完了,但,答应你的还没做。”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为一个女人,不值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