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11章: 锦衣千岁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11章 锦衣千岁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胆,八千岁驾到,还不行礼!”尖锐的声音犹如长长的指甲刮在大理石地面上,众人耳中莫不是痒得难受。

楚清欢微一皱眉,怎么,大周朝什么时候竟是凭空出现了个八千岁?

只是下一瞬间,老夫人却是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左手带着楚清欢跪倒在地,楚清欢还不明所以,耳边却是响着大厅里所有女眷的声音,“千岁,千岁,千千岁。”

她目光所及,是一抹披风的下摆,金丝银线勾勒出的曼珠沙华妖娆绽放,犹如地狱烈火的粲然,和那主人的声音似乎是两个极端,偏偏又似是遥相呼应。

“放肆,大呼小叫叨扰楚老夫人的寿辰,岂不是给本督招嫌弃?还不掌嘴向老夫人赔罪?”

楚清欢不由勾唇一笑,杀鸡给猴看这一招还真是什么人都屡试不爽。大夫人和楚锦绣想威慑自己,如今八千岁却是威慑这满厅的女眷。

八千岁言罢,那响亮的耳光声已经响起,若是楚清欢抬头望去,就会发现这自行掌嘴的太监脸上带着笑意,尽管双颊已经肿起。

“八千岁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老身岂敢嫌弃?”

老夫人抓着楚清欢的右手微微颤抖,即使就跪在老夫人身边,楚清欢却也看不清她的脸色。

“那本督借花献佛,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伴随着这话,一只手出现在老夫人面前。

那双手修长却又纤细,几乎是指骨分明的,羊脂白玉色般的肌理下细微的血管都甚是清晰,而那细长却又锋利的指甲却让楚清欢联想到鹰喙,甚至于利刃,能杀人于无形。

望着那手,楚清欢微微失神,耳畔却响起了八千岁那蛊惑的声音,“怎么,二小姐这是为本督风采折服了吗?”

那曼珠沙华就弥漫在自己眼前,甚至于楚清欢嗅到了浅淡的曼珠沙华的味道,八千岁的话似是极为漫不经心,可楚清欢却总觉得自己似乎在被刁难。

“八千岁,清欢刚从乡下回来,不知礼节,还望八千岁见……”楚锦绣抬起头来,看到那张脸却是不由惊讶,整个人顿时愣在了那里,怔怔的望着八千岁。

她曾听父亲说过八千岁是妖孽之人,只是为何这妖孽竟是这般……

楚清欢不由皱眉,楚锦绣这是随时随地都不会忘了羞辱自己,只是这八千岁到底是什么人物,竟是让她这般失礼,连句话都说不全了。

“放肆,千岁爷没让你张嘴,竟然敢擅自开口?还不……”

八千岁轻轻挥了挥手,身后那太监的声音戛然而止,“看来本督的锦衣卫还有力所不逮之处,竟不知相府二千金是这一位,果真是国色天香。”

锦衣卫?楚清欢有些惊讶,大周朝初建之际,高祖皇帝为了除掉士族勋贵而设立锦衣卫监察百官,更是大兴诏狱。只是后来高祖皇帝晚年废除锦衣卫,却不料今时今日锦衣卫竟是再度出现。

难怪这一厅的女眷竟是这般恐惧这八千岁,毕竟高祖之时锦衣卫有夜儿止啼的名声可不是空穴来风的。

可是,她前世的时候并没有锦衣卫的。

楚清欢皱眉思索,余光却见八千岁那细长犹如利刃的指甲竟是捏住了楚锦绣的下巴,楚锦绣倾城的脸上笑意却是牵强,“回千岁爷的……话,臣女,女是……”她每说一个字,下巴那里尖锐的疼痛就深了一分,甚至楚锦绣觉得八千岁那细长的指甲已然嵌入她的皮肉了,这让她再也不敢说话,良久才觉得那利刃般的禁锢松开。

她想要说自己是丞相府长女,可是下巴上尖锐的疼痛似乎还在,犹豫了一下,楚锦绣到底没有再开口。

“都起来吧,整日里被这人那人跪拜,想来是要折我寿的。”

这位千岁爷还真会折腾人,楚清欢缓缓站起身来,只是抬头望去,看到八千岁时,她还是愣怔了一下。

楚锦绣承继了其母宋氏的美貌,是当之无愧的京城第一美,可是在八千岁面前却是徒有虚名的。

那是一张无法言说的脸,精致的五官仿佛是匠心独运的工笔画一般细致到了分毫处,雌雄难辨。斜飞入鬓的剑眉尾处似是用银粉朱砂勾勒出曼珠沙华的瑰丽,衬托的那张脸更是妖冶了几许,可那一双纯黑的没有杂色的丹凤眼眸似乎是无底的黑洞,又好像是深邃的却又黝黑的大海,让人忍不住探究,而探究的结果却是陷入那黑暗之中,好似轮回入那万劫不复的森罗地狱。

与他的眼眸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那羊脂白玉般的肤色,甚至于用羊脂白玉都无法形容那种白,几近于透明色一般,这更显得那单薄的犹如利剑削出的唇一片赤朱,仿佛是在鲜血中浸染了似的。

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扭曲了色泽的倾城佳人,可是却又的确是倾国倾城。看到他,就好像是看到了森罗地狱里爬出来的妖孽,内心会感到恐惧,可是却又忍不住的想要更靠近些,哪怕被其剥皮拆骨,也在所不惜。

难怪就算是楚锦绣那般的美人看到八千岁都语无伦次了,这样的一个人“倾国倾城”这个词都无法形容,这样的一个人才是世间最绝色,蛊惑众生。

只是,楚清欢却很快地垂下了眼眸,似乎为八千岁的容颜所震慑一般。

“怎么?二小姐有了楚老夫人的宠幸,就不把本督看在眼里了吗?”

八千岁慵懒的坐在了主位上,身下是一片猩红的大毛,那是刚才的两个身穿银白锦衣飞鱼服的锦衣卫铺上去的。

他的指甲轻轻挑着老夫人放在桌上的抹额,眼中带着些玩味的色彩。

楚清欢再度伏下身子,动作极为优雅,“回千岁爷的话,清欢不敢。”

八千岁闻言唇角微微一勾,笑意却止步于眼角,“是吗?本督还以为楚二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也有不敢的时候呢。”

一旁老夫人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看着那莫名其妙似乎在针对楚清欢的八千岁,也是一头雾水。

整个大厅里的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静谧的能清楚的听到八千岁翘着兰花指玩弄茶盏的声音。

“还是楚二小姐嘴上说不敢,其实心中却是恨不得将本督碎尸万段呢?”

茶盖在他指尖溜溜打转了几圈,伴随着那尾音忽然落在了茶杯上,清脆的碰瓷声几乎引出了众人砰砰直跳的心,包括楚锦绣在内众人莫不是倒吸了一口气。

她们虽是后院妇人和闺阁小姐,可是对于这八千岁的名声却是极为清楚的。

宣武帝最为宠幸的佞臣,容颜绝色,手段毒辣,残害异己,网织罪名,大兴诏狱……据说就算是京城街头巷尾的小孩子都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他,生啖其肉,饮其血才解其恨。

而如今,八千岁竟是亲口问楚清欢这个问题。楚锦绣眼角忽然露出一丝得意,不管楚清欢回答是还是否,依照八千岁这乖张的脾气,她楚清欢今天死定了。

因为,八千岁盯上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楚清欢抬起了头,对上了那深邃无底的眼眸,声音清越分明,“若是八千岁以为清欢如此,清欢无话可说,还望千岁爷明鉴。”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既然他八千岁跟自己玩诡辩术,楚清欢不介意奉陪到底。她一开始还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毕竟八千岁和自己素不相识,还不至于针对自己。

可是到了这时候她再糊涂可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自己浪费的,虽然不知道为何这八千岁会和自己过不去,不过楚清欢直觉,他并不会杀了自己的。

“楚相好福气。”他这话说的没头没脑,楚清欢却知道,自己一条小命算是保住了。只是,自己和这八千岁这几句话的纠缠,怕是从今往后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太平了。

不过,太平不太平有什么要紧的呢?她是从地狱烈火中走出来的恶魔,所要做的从来不是祈求太平。

一股冰凉贴着头皮略过,楚清欢身子一僵硬,却听到八千岁那浅唱低吟般的笑意,“楚二小姐深得本督欢心,这簪子赏你了。”

簪子?楚清欢微微皱眉,正不解间却听到“扑哧”一声轻笑。

锦衣卫簇拥下正要离开的八千岁听到这笑声,唇角不由微微勾起,“钱夫人不妨去溜井胡同最里面那一户人家看看,不知道看到些什么后,钱夫人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钱氏顿时笑意僵硬在脸上,整张脸变成了炭黑色。难怪最近石大佑那厮整日里早出晚归,原来竟是在外面养了人。

这厢钱氏气的胸前起伏,恨不得立马杀出去杀了石大佑。那边楚锦绣却是骤然身形一动,紧忙追了两步,“千岁爷请留步。”

一旁大夫人宋氏见状一脸焦急,想要去阻拦女儿,毕竟八千岁这“锦衣千岁”的名头可是响彻京城的,可是已经晚了一步。

那厢八千岁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却并没有落在楚锦绣身上,“何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颠倒黑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