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12章: 颠倒黑白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12章 颠倒黑白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来没有人能够无视自己的存在!楚锦绣很是恼怒。

明显感觉到八千岁目光没有停留在自己身上,楚锦绣不由心中怒火中烧,可是她刚抬眸却感到一阵冰凉,那冰凉的目光犹如毒蛇,席卷了她整个人,而那目光,毫无疑问正是来自眼前的人。

在八千岁冰冷的“注视”下,楚锦绣脸上挂着笑意便是好几分牵强了,“清欢刚刚归府,有不懂规矩冲撞了千岁之处,还望千岁爷看在父亲和锦绣的面子上,不要介怀。”

楚清欢闻言几乎要笑起来了,楚锦绣好算计,竟是想用这八千岁来除掉自己!

可在其他人看来,楚锦绣却是长姐风范,不惜开罪这京城里有名的活阎罗去给刚见面的妹妹求情,不愧是京城第一美,何等的慈悲心肠呀!

好一个妙人,只可惜……这点小聪明,自己可真还是看不上眼呢。

八千岁眼眉微微一挑,丹凤眼上的银丝金钩铁画微微颤动,“老夫人好福气,相府的小姐们姐妹友爱……”

楚锦绣闻言唇角笑意舒展,刚想要开口,却又听到那泠泠犹如清泉潺潺的声音,“只是面子这东西,本督向来不给别人半分的。”

蔓延在楚锦绣唇角的笑意瞬间僵住,而身前八千岁那骤然冰凉的气息似乎锁定了她似的,竟是让她动弹不得分毫。

楚清欢唇角微微张扬,果然,这八千岁可是个谁都不买账的人物,楚锦绣想要用他来处理自己,未免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毕竟,不会是谁都为她的美貌倾心的,一个比她还要妖娆几分的男人。她还真不知道楚锦绣哪来的这般信心。

“丫头,过来。”

八千岁懒懒的招了招手,不知何时他已经慵懒的坐在大厅门口,整个人几乎和那突然出现的紫檀靠背座椅融为一体。

楚清欢愣了一下,这妖孽,是在喊自己?

“放肆,千岁爷唤你,还敢磨磨蹭蹭?”侍立在八千岁身后的红衣女子忽然呵斥道,整个大厅内的女眷莫不是身形颤动了一下,显然还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悸。

“朱沅,不得对本督的小美人无礼。”八千岁不满的挥了挥手,身后一个银白锦衣飞鱼服的锦衣卫忽然走到楚锦绣身边,面不改色的将楚锦绣拎了起来,然后大步走了出去,丢垃圾一般地丢在了门外。

楚锦绣没反应过来竟是任由着被丢了出去,而大夫人几乎是看傻了眼睛,想要冲出去保护自己的女儿,可是却被身后的人紧紧拉住了衣袖。

“果然,没那碍事的玩意儿挡着,丫头近着看可是越看越漂亮,简直是个小美人了,老夫人果真好福气。”

大夫人闻言猛地扭头看向了楚清欢,恨不得把她身上烧出两个洞来似的。老夫人却满是无奈,楚锦绣自己招惹八千岁的不乐意,又能怪得了谁?

楚清欢慢慢走到八千岁身前,刚想要说话,却听到门外的叫喊声。

“姬凤夜你个奸贼,你诬陷忠良,残杀异己,将来你一定不得好死!”

楚锦绣因为被摔得太过于用力,还匍匐地上没起来,身边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青年士子,那士子一脸的悲愤,正陷入想要伸手扶楚锦绣,却又不敢动的男女授受不亲的纠结之中。

紫檀靠背座椅瞬间消失在大厅内,砰然落地夹带着一声闷哼同时响起。

长袍无风自动,甚至满室都是那曼珠沙华的味道一般,姬凤夜缓缓转身,看着额头上鲜血直流的士子不由叹息了一声,“楚相,您这得意门生毁了本督的紫檀木椅,您说这可如何是好?”

明明是他伤了人,却还这般颠倒黑白诬陷人,楚清欢不由想笑,这八千岁,果真妖孽的可以。

“恩师,明明是他伤了我,还这般红口白牙诬陷我,还请恩师给……”那青年世子正说着,却是一颗牙齿掉了出来,说话顿时含糊不清,一口血水也喷了出来。

“住口!”低沉的声音喝止了那士子的反驳,楚锦绣看见来人只觉得心中顿时有了底气,只是却没力气站起身来。

楚清欢就站在门口,第一眼就看到楚思远。

早已过了不惑之年,楚思远却还是有着年轻时的俊朗,只看他如今眉眼间的模样,便能勾勒出他过往的风采,只是此时的严肃彰示了他大周当朝丞相的威严。

“施公子,本督的座椅可以御赐之物,被你玷污了不说,更可恨的是你竟然还诬陷本督。楚相,人道是世风日下本督还不相信,今日看到楚相高徒竟是这般德行,由不得本督不信呐。”

楚思远看着距离自己三步之遥的人,从那张脸上他看不到任何情绪,就好像高高在上的帝王。可就算是帝王,高深莫测如宣武帝自己也能猜对帝王的心思,而对这个新贵,自己竟是猜不到分毫。

“那依千岁所言,该如何处置施明?”久居朝堂,楚思远很清楚谈判的时候自己占据什么位置才最有利。

“施明?果真是个好名字,丫头你说呢?”

又把自己牵扯进来了。楚清欢抬眸,却迎上了楚思远那探究的目光,那目光中似乎带着不解,还有镇静。这丫头,竟是什么时候结识了姬凤夜?只是到底是楚家的儿女,谅她也不敢胡说八道的!

楚清欢尚未开口,却是有人说道:“施之广义于人,正大光明于事,不知八千岁以为何?”

皇甫殊声线温和,与八千岁的泠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乎霎时间众人心中已然有了比较高低。跟随在皇甫殊身后的宋家两姐妹则是连忙上前搀扶起了楚锦绣,她二人虽是从未见过八千岁,可却也知道这人的恐怖,又扶着楚锦绣连忙躲在了皇甫殊的身边。

分明是视八千岁如豺狼虎豹!只是宋灵月却还是时不时偷看姬凤夜一眼,似乎又觊觎他绝世容颜一般。

“三皇子错矣,奔到倒是觉得应当是施治广义于女人,正大光明于情事才对。都说是红颜祸水,果真如斯,丫头可要保存好本督赏得这簪子,要是有损伤,小心你小命。”他说的轻描淡写,只是楚清欢却觉得蓦然一冷,这簪子……怕是另有玄机。

“陈贵妃微恙,本督还要去看望,就先告辞了。”说是告辞,他人却是丝毫不动,似乎在瞧着皇甫殊的脸色。

皇甫殊闻言却是脸色一变,他早年丧母,正是被陈贵妃抱养,记在了陈贵妃名下。如今陈贵妃身体抱恙,自己却来参加这寿宴而不侍奉汤药,可不就是不孝?

“老夫人,楚相,我还要回宫向母妃禀告,就先告辞了。”皇甫殊彬彬有礼道,目光却是在楚清欢身上停留了一下。

还真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楚清欢心底冷笑了一声。皇甫殊一句话就告诉众人,他是奉陈贵妃之命前来向老夫人祝寿的,如今自己又心忧母妃病情,便先回去了。

活脱脱一个孝子形象。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虚伪,她前世真是眼瞎了,竟然没瞧出来。

“千岁爷留步,清欢有事相求。”

姬凤夜侧过身来,却见楚清欢一双清亮的眸子盯着自己,十分坚毅的模样。

一旁,原本大步准备离开的皇甫殊似乎也放慢了脚步。

“何事?”冰凉凉的声音,似乎这庭院中的气温都因为八千岁这话而降低了温度。

在场的女眷不由想起方才,楚锦绣的“自作主张”害得自己被丢了出去。如今,这楚清欢竟是也要走楚锦绣的老路?

楚清欢上前一步,看着被锦衣卫五花大绑堵住嘴说不了话挣扎不得的施明,柔声道:“老夫人寿宴本是喜事,还望千岁爷能够看在老人家的份上,饶过施公子一命。”

这丫头果然上道,比那中看不中用的倒是强了几分。姬凤夜唇角一勾,“老夫人生辰,自然是见不得血腥的,那本督就勉为其难的把他带回诏狱便是了。”

施明原本还迷迷瞪瞪的,直到被锦衣卫绑起来才晓得了事情的严重,刚才楚清欢和姬凤夜的话让他内心燃起一丝曙光,可是“诏狱”两个字却犹如泼天雨水浇灭了那星星之火。

诏狱,那是比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加起来都还要恐怖的地方!

据说竖着进去的人都是横着出来的。

据说,那里汇聚了大周、大昭等六国的酷刑,直让人生不如死,更是求死不能!

脑中,“诏狱”两个字一直回荡,施明抖如筛糠彻底变了颜色。

自己栽培的苗子就这么毁了,楚思远心有不甘。

而随着姬凤夜的离去,这寿宴却已经到了结尾,毕竟不是整寿,一应贺寿的京城贵妇们相继离去,不少人都多看了楚清欢一眼。唯有钱氏似乎急着去捉自己丈夫的奸似的,离开的最是匆匆忙。

看着最后一位客人离开,楚思远沉声道:“你们,都跟我过来。”只是目光胶着,却是紧紧盯在了楚清欢身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巧言解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