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13章: 巧言解释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13章 巧言解释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思远从来没有把自己这个女儿放在心里,或者说这大厅里的众人,好像也都从来不曾在意过自己的存在。

之于她们,自己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扶不起来的烂泥,上不得台面的人。

后来,哪怕是自己高居后位,楚思远看自己的目光也总是那般复杂和可惜。当时自己读不懂那目光中的含义,现在却明白的很,楚思远是在遗憾,遗憾头戴着凤冠的并不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楚锦绣,而是自己。

不过,她楚清欢今生就是来讨债的,他们当初所给她的一切,她都会加倍奉还的,直到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偏厅里很是寂静,老夫人因为有些劳累先行回去休息了,楚思远和大夫人坐在那里,一个目光冰冷地打量着楚清欢,一个一脸心疼地看着楚锦绣,楚思远坐在主座上,似乎正在看书,头也不抬道:“你可知错?”

楚清欢震惊的抬起头,眼中带有不解,“女儿愚钝,不明父亲所言何意。”

手中的书卷没能翻过那一页,楚思远抬起头来,看着那微微震惊的脸,从这张脸上他依稀看到那人的模样。只是……

楚思远眼皮一动,还未开口却听到自责的声音,“老爷,是我的过错,我疏于管教,以致于让清欢惹出这么大的祸事,还望老爷明鉴。”

楚清欢闻言望去,大夫人一脸的内疚,似乎恨不得自己替楚清欢跪在这里似的,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虚伪。

一句话不轻不重的说是自己的过错,可是她又怎么会有错呢?主持相府后院的事,和京城的贵妇圈打好交道,教养楚思远的子女,这样操劳的人简直是劳苦功高了,又怎么会有过错呢?

更何况,自己可是被楚思远送出府去的,根本就不曾养在大夫人膝下。难道楚思远还会打自己一巴掌吗?

大夫人果真好算计,自己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奠定了自己的罪名:惹出祸事。自己若是还真得如上世那般单纯无知,怕是连这大厅都走不出去吧!

楚清欢低头静默不语,只是看在别人眼里便是“自知有错,认了罪”的模样,楚常喜见状可谓是欣喜若狂,若不是碍于楚思远和大夫人在场早就笑出来了。想起刚才楚清欢拿话噎自己,楚常喜眼珠子骨碌转了一圈,“父亲明鉴,母亲主持府中事宜向来最是辛苦,京城之中无人不知母亲严于律己。楚清……二姐她初来乍到没规矩闯了祸,怎么能怨母亲呢?”

果然,楚清欢头低的更低了,越发显得胆小怕事模样。楚常喜不屑的讥笑一声,却感觉袖子一紧,却是楚常乐在扯着自己的衣袖,脸上带着不赞同的神色。

“胆小鬼。”楚常喜心底里骂道,分明是眼红大姐给了自己那簪子却没有给她,所以才……

楚思远目光斜斜瞥了一眼楚常喜,眼眸更是凌冽了几分,看着跪在地上的楚清欢不由厉声道:“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楚清欢突然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不解与委屈,“父亲和三妹一直说女儿闯祸惹了事,可是女儿做错了什么?还望父亲明示。”

“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要不是你撺掇八千岁,施公子会被带到……”

“你给我闭嘴!”楚思远怒喝打断了楚常喜的话,唬得她腿一软顿时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就知道会拿这件事发难,不敢挑衅八千岁那个活阎罗,就拿自己开刀?欺软怕硬!

楚清欢心底里不屑,脸上却是装出一副不能置信的模样,“难道父亲也以为女儿是……”眼中氤氲着水泽,楚清欢倔强的仰着头,“既然父亲已然给清欢定罪,清欢无话可说,还望父亲惩罚!”

眼见得楚清欢竟是自己认罪,楚常喜喜不自胜,只是想起刚才楚思远的怒喝,她顿时心有余悸不敢再说话,只是眼底分明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父亲,二妹她……”没想到楚清欢竟然会自动认错,楚锦绣不免有些诧异,想起之前楚清欢躲过自己的陷害时,也是这般弱质可怜模样,她不由觉得楚清欢定有后招,原本想要落井下石却又犹豫了一下,才又道:“二妹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让二妹解释解释?”

“锦绣说的是,芙儿还不去把你二姐扶起来?”老夫人在楚锦芙的搀扶下慢慢走了进来,大夫人见状不由一愣,站起身来道:“老夫人您劳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便是,这府中事情交由我来处理便是。”

楚锦芙却是不管这些,娇声道:“二姐姐,祖母关心你舟车劳顿,牵挂的都睡不着呢。”

楚锦芙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句话就成功让自己陷于楚锦绣和楚常喜的“怒视”之中,而且自己要是再拖延时间,可就是不孝了。

大周向来以孝治天下,何况今日还是老夫人的寿辰。

顺着楚锦芙的手站了起来,楚清欢羞涩一笑,“劳老夫人挂怀,是清欢的不是。”说着,她转身看向楚思远,“父亲,刚才三妹说我撺掇八千岁,这个罪名女儿不敢当。”

“你……”楚常喜刚开口却遭到了来自楚思远的冷视,顿时不甘心的闭上了嘴巴。

“清欢不过是刚刚回府,从不曾见闻过八千岁,又怎么会和他有所勾结?”眼眸中闪亮着清润,楚清欢伸手拔出了一物,待看清也不由一愣。

那八千岁竟是当众给她插了一段柳枝?岂不是把她标榜为可买卖的玩物?难怪方才那钱氏竟是嘲笑自己,原来如此。

眼底里闪过阴郁的色泽,楚清欢垂下了眼睑,缓缓抬起头来道:“女儿斗胆发言,只不过是不想老夫人寿辰之喜见了血腥,一则不吉利;再者,施公子若是因为此事而死,岂不是侮了大姐的名声?还望父亲明鉴。”

楚清欢很是清楚,老夫人是来给自己撑腰来了。但是却并不会因为这样而和楚思远或者大夫人撕破脸皮,因为那样的话最终倒霉的只会是自己罢了。

所以,她所需要做的便是“解释”罢了,至于楚思远和大夫人想到哪里去,那便是他们的事情了。

老夫人闻言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看向楚清欢的目光也带着几许赞赏。

的确是个聪明人儿。自己来这一趟固然有给她撑腰的意思,但是却也是有几分试探的意思在其中的。要是这丫头知进退,自己便是帮上一帮也无妨,若是这丫头顽固任性,自己固然能护得了一时,可这相府后院人心难测,自己又能护得了她几次呢?

果然,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

“二姐果然是兰质蕙心呢,老夫人,父亲,母亲,大姐,你们说呢?”楚锦芙笑靥盈盈,拉扯着老夫人的衣袖道:“祖母,二姐这般聪明伶俐惹人疼爱,芙儿愚笨了些,你可不能喜新厌旧呀。”

“说什么呢……”老夫人知道这丫头是故意活跃气氛,却也是一半无奈一半笑意的点了点楚锦芙的脑门,“就你是个小鬼机灵。”

“可不是个鬼机灵吗?”大夫人也顺着道:“也是清欢丫头嘴笨心巧,要是有芙儿一半机灵劲儿,就不会有这误会了不是?”只是脸色却有些难看,恨不得眼神化成刀子给楚清欢几下。

被暗讽的楚清欢并无半分不悦,被赞了的楚锦芙却也没半点兴奋,老夫人看了眼楚锦绣,眼中带着一丝晦暗,“误会解开了便好,我那里还有宫里赏赐的珍珠雪肌膏,过会儿芙儿你给你大姐带过去。”

珍珠雪肌膏向来是宫中的圣品,即便是寻常宫妃也很少有的。楚锦绣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药,听到老夫人这么说脸上不由露出笑意。

“锦绣多谢老夫人赏赐。”

老夫人到底年岁大了,一个寿宴下来倒是有些倦怠的很,没说几句话便有些精力不济,一会儿便由林妈妈和楚锦芙陪同着离开了。

大夫人心急楚锦绣的伤势,压根不再搭理楚清欢,直接挥手让楚常喜、楚常乐带着她去住处,自己带着楚锦绣去上药去了。

“你倒是好手段,一张嘴巴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只是……”瞧着楚清欢压根没听自己说话,只瞧着手里的柳枝,楚常喜不屑道:“不过是个柳枝,还当什么宝贝吗?”

她本来还以为那八千岁会杀了楚清欢,谁知道他竟是羞辱了楚锦绣。不过,这簪子,也是个耻辱……

“这是八千岁赏赐的,难道不是宝贝吗?”楚清欢微微一笑,对上楚常喜的目光带着坚持与不屑。

“不过是个奸臣,也就你……”

“二姐,三姐是随口说的,你别放在心上。”楚常乐连忙捂住了楚常喜的嘴,看着楚清欢的目光都带着哀求。

“夜黑风大,我什么都没听到的,三妹,小心呢,隔墙有耳。”楚清欢轻轻一笑,眼角闪过一丝嘲弄。楚常喜却是一阵后怕,锦衣卫罗织罪名,监察视听最是拿手,她刚才的话要是传到了八千岁的耳朵里……

想到这里,楚常喜不由浑身一寒,后背已然湿了一片……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吃闭门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