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14章: 吃闭门羹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14章 吃闭门羹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清欢很早就醒了。

前世的阴谋算计并没有落到她的身上,这让她上半夜一夜好眠,只是后来忽然在梦中梦到了冷宫里皇甫殊的冷情绝情,楚锦绣端着汤碗站在自己面前,命人给自己灌……

一下子就坐起来了,楚清欢浑身冰凉,只觉得胃里是一阵阵绞痛,睁眼看着空无他人的房间,她才慢慢躺下,后半夜似睡似醒,天微微亮便再也睡不着了。

画眉走到床前的时候,看到睁大了眼睛无声地看着床顶上的雕花牡丹花纹的楚清欢时吓了一跳,“小姐,奴婢伺候您起床吧?”

楚清欢微微点头,任由着画眉和粉蝶给自己穿衣。只是她的衣服却也不过是她从云安城带来的,大夫人这边既没有给自己安排人也没有给自己准备衣服,不就是准备晾着她吗?还真是一如当初。

给她梳头的是粉蝶,她向来都是好手艺的,也唯独在梳头一事上,粉蝶才没有那胆怯的模样。

“小姐你头发又黑又密,将来肯定是有福气的。”

楚清欢唇角微微一动,这丫头还真是不会说话,只是看着铜镜里粉蝶那满脸带笑的模样,她却又不想说什么。楚清欢低头去看自己的首饰盒子,却瞥到铜镜里正在收拾床铺的画眉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到底却还是没说。

盒子里只有老夫人昨个儿赏得翡翠玉镯,还有便是八千岁“赏赐”的柳枝簪。楚清欢看着那有些蔫了的柳枝出了神,过了一会儿才道:“粉蝶,过会儿去打听一下周妈妈什么时候有空。”

粉蝶愣了一下,然后才稍稍用力挽成了发髻,“是,奴婢知道了。”

看着粉蝶出去,画眉上前一步扶起了楚清欢,有些忧心地说道:“小姐,粉蝶还小,有些话不经心,您别在意。”

这倒是个聪明人儿。她本就是丞相府的小姐,有福气至极的,说什么将来肯定是有福气的,这话传扬出去,岂不是在说她这个小姐对相府不满?

“言者无意闻者有心,不是吗?”楚清欢微微一笑,目光扫过了画眉的脸,然后慢慢走了出去。

她身后,画眉身躯一颤。自己劝二小姐别在意,可是首先放在心上的不就是自己吗?昨个儿刚入府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岂会不明白这相府的水有多深?想到这里,画眉不由心头一寒,连忙追上了楚清欢,“奴婢谨记。”

“好了,我还要去给母亲请安,别整这个脸如临大敌似的,没吓到别人倒是让别人有了提防之心。”

大夫人住的听云院里还有些静悄悄的,楚清欢看着紧闭的院门不由心底一笑。

大夫人这是替她的宝贝女儿出气而给自己来个闭门羹吗?

“小姐,要不我回去给你拿些点心垫吧垫吧肚子?”画眉显得有些忧心,二小姐可是没吃早饭就来给大夫人请安的,可是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这正是长个子的年龄,怎么受得住呢?

楚清欢摇了摇头,既然要做戏那便做足了。何况,她那院子里哪来的什么点心?

画眉刚站回去,远处就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来人正是楚锦绣、楚常喜和楚常乐三人。楚锦芙因为前些年一场大病而导致身体虚弱,大夫人免了她的早安,也许正是因为此,楚锦芙和楚锦绣并不怎么亲近,就算是和大夫人,也只是关系一般而已,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着血缘关系的母女姐妹。

楚锦绣穿着一身百褶如意流月裙,裙摆上的荷花随着行动犹如在风中摇摆,栩栩如生。她上面穿着一件藕丝琵琶衿的上裳,头上的簪子也是一系的荷花簪,更显得整个人亭亭玉立,卓尔不凡了。

楚清欢不由暗赞了一声,看来楚锦绣不仅长着仙女般的样貌,更是连身体都是神仙一般,昨个儿被扔出去摔了那么一遭竟然一点异样都没有,要不是因为极其熟悉,她定会以为楚锦绣练了武功呢。

看到楚清欢,她也不过是微微点头,并未言语。

“哎哟,二姐还真是勤快呢,难道忘了昨个儿母亲说了老夫人寿辰大家都有些疲倦,明个儿什么事情都推迟半个时辰的话了?”楚常喜清楚的很,这话大夫人并没有派人告知楚清欢,可是看到楚清欢吃了闭门羹她还是忍不住的幸灾乐祸。

这厢楚常喜话音刚落,听云院的院门已经被看门婆子打开了,“大小姐真是早,夫人也是刚起床,正在梳洗呢。”院内传来水声,似乎就是为了证实婆子和楚常喜的话似的。

楚常喜得意地看了楚清欢一眼,尾随着楚锦绣进了门去,生怕楚清欢抢了她的位置似的。

楚清欢脸上露出笑意,昨个儿楚锦绣挨了那么一下重摔,不止是伤身更是丢了颜面,大夫人如今就开始报复了,还真是睚眦必报的性子呢。不过也好,不这样,她想要告状还没证据呢……

楚清欢和楚常乐并排走在后面,却是相顾无语,前面楚锦绣和楚常喜低声说着话,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楚锦绣回首看了眼楚清欢,目光中带着疑惑。

“大姐,怎么了?”楚常乐不解,大姐和三姐为什么老看着二姐的头?好像能看出一朵花来似的。

“没什么。”楚锦绣轻轻摇头,又是看了楚清欢一眼。

楚常喜却是抓住了楚清欢的把柄似的,软声道:“我就说我没看错吧。”说罢又看向楚清欢,讽刺般的笑道:“三姐怎么没带着八千岁赏赐的发簪?那可是千岁爷的赏赐,荣耀的很呢。”

荣耀?那不过是个笑话罢了。要真是戴着那发簪,怕是楚思远明天就把她赶出家门了吧?

一旁楚锦绣似乎有些不满楚常喜的大嘴巴,眼神中带着微微的责备,楚清欢却知道,这不过是她做给自己看的而已。

“千岁爷的赏赐,自然要珍而重之的保管好,整日里带着招摇过市,岂不是冒失?”

一般而言,皇家的赏赐向来都是动不得的,八千岁如今正是得了圣宠的时候,几乎是宣武帝的代表,他的赏赐,几乎代表着宣武帝。

楚常喜被堵得为之一噎,圆润的脸上有些气鼓鼓的,杏眼也狠狠瞪着楚清欢,似乎想要瞪出一个洞来。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说话的正是大夫人身边的陈妈妈,陈妈妈向来是大夫人身边的第一心腹,就连楚常喜也都巴结她。

陈妈妈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转头就扶着楚锦绣的手,殷切道:“昨个儿临睡的时候夫人还在说大小姐你身子如何,要不就免了今天的早安。看大小姐你又巴巴的来请安,那么孝顺,回头还不得把夫人心疼死?”

楚锦绣但笑不语,松开陈妈妈的手带着楚清欢三人盈盈一礼,“给母亲请安。”

此情此景,楚清欢不由想起自己第一次来给大夫人请安的时候,她因为不通晓礼节而被陈妈妈挑刺,一个上午都跟随着小丫鬟练习行礼,最后陈妈妈看着自己行礼,高高在上,趾高气扬道:“夫人说了,二小姐什么时候学会了行礼,什么时候再吃饭。”

她那时候早饭没吃就来请安,一上午的饥肠辘辘最后因为陈妈妈这句话而彻底没了希望,直到黄昏回去的时候,她已经提不起脚了。若不是画眉在一旁搀扶着,她根本就会昏倒在大夫人的听云院。

想到这些,衣袖下楚清欢的手紧握成拳,脸上的笑意却是得体的,礼节也是完美的挑不出半点瑕疵的。

大夫人微微一惊,旋即点了点头,“起来吧。”

楚锦绣和楚常喜都看了眼楚清欢,却见她缓缓起身,一举一动之间竟是有说不出的优雅,两人不由面面相觑,却又在对方眼中找不出答案。

“起得那么早,吃过饭了没有?”大夫人爱怜地看着楚锦绣,瞧着女儿并没有不妥这才放下心来。

“我和大姐都起得晚了些,又不像二姐似的吃了早饭才来给母亲请安的,还指望着母亲赏一口吃的呢。”楚常喜说得调皮,惹得大夫人一笑,连忙吩咐摆饭。

楚清欢却是心底冷笑了一声,楚常喜这是想要一石二鸟。一来饿自己一顿,二来却是恶化自己在大夫人心中的形象。不过,自己根本就不在意那虚无的可怜的形象问题,又岂会在意?

“常乐呢,要不要也再吃点?”

忽然被点名的楚常乐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站起身来喃喃道:“母亲,不用了,我……我还要回去做女红,就不打扰母亲了。”

大夫人点了点头,楚常乐如释重负一般行礼离开了。楚清欢知道,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果然……

“清欢你先在这边等会儿,等会儿我带你去正式拜见老夫人。”

“是,母亲。”

楚清欢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微不可察的揉了一揉。昨个儿的寿宴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吃饭的时间那么短,以致于没能够储备足够的粮食,还真是失策。

饭厅里粥香飘逸,楚清欢干脆闭目,权当做打坐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姐妹之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