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15章: 姐妹之心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15章 姐妹之心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只是大夫人这顿早膳,却是用时格外的长,吃了才不过一半,帘子外面就传来陈妈妈的声音,“夫人,崔管事来回话了,说是有紧要的事要向您禀告。”

大夫人看了门外一眼,似乎有些不满,楚常喜赶紧道:“母亲先忙着便是了,过会儿由我们自去老夫人那里请安。”

大夫人点了点头,看了眼楚锦绣,这才由陈妈妈搀扶着去了西偏房处理庶务。大夫人已经离桌,楚锦绣便也放下了筷子,轻轻抿了抿嘴道:“二妹,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是赶些去给老夫人请安吧。”

楚清欢点了点头,心底里却是暗笑:一顿饭用格外长的时间来折磨自己,原来楚锦绣却也是知道的。出了听云院,楚清欢她们刚走上九曲回廊,便看到宋灵珊从一旁的小路走来。

“珊儿,月儿她……”瞧着宋灵珊脸上似有不悦,楚锦绣欲言又止,却惹得宋灵珊顿时瞪了楚清欢一眼。因为昨个儿发生的事,安平侯府的双胞胎姐妹并没有当即离去。反正她们和大夫人是姻亲,住在丞相府倒也是常事。

楚清欢应着宋灵珊的怒目却是反应淡淡,波澜不起,她若不是因为前世的血的教训,怎么也不会知道宋家这对双胞胎姐妹心中却也是有着极深的芥蒂的。

只而如今,自己小施计谋把她俩之间的芥蒂摆到了台面上,却不知能推动这事态发展到何种地步。不过,搅混了这一湖水,她们对自己怕是没那么多精力了。

宋灵珊眼眶微微红肿,脸上的微笑也是勉强的,倒像是昨日被轻浮的人不是卧病不起的宋灵月,反倒是她一般。不过,才十三岁的小姑娘,能做到这等地步也算是不错了。楚清欢心里暗忖道。

“二表姐,我有一事不解,不知道二表姐能否解释一番?”宋灵珊落后了一步,几乎和楚清欢并肩而行。

楚清欢侧过了脸,笑意得体,微微不解到:“三小姐有话直说便可,我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似乎等的就是这句话,宋灵珊骤然停下了脚步,吓得跟在她们身后低头走路的楚常乐一愣,连忙又退后了几步,四下望去看风景。

“二表姐刚入相府,怎么那么刚巧不巧的就去了风波阁那边,相府后院那么大,二表姐去的也太凑巧了些吧?还有,二表姐看到了临平侯世子和月儿进了风波阁,为何不加以阻拦?莫非是寸心要看月儿名誉扫地才乐意的吗?”

宋灵珊的口吻咄咄逼人,活脱脱的受害者的模样。楚清欢闻言微微皱眉,垂下了眼眸。果然,提及临平侯世子的时候,宋灵珊咄咄逼人的口吻也是微不可察地柔软了些。

楚常喜早就停下了脚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倒是楚锦绣看宋灵珊这般咄咄逼人,面上不由有些不悦,假装不满低声呵责道:“珊儿,怎么和你二表姐说话的!”

二表姐?宋灵珊闻言更是恼火,指着楚清欢道:“她若真的有姐妹之心,何至于害得月儿到如今这步田地?大表姐,你何苦护着她?你要这么个妹妹,我可没这么个意图不轨的表姐!”

楚锦绣护着自己?楚清欢几乎想要笑出来了,楚锦绣向来最会无声息间火上添油,偏生又做的让别人以为她是一片善举。就是因为这副仙女模样,所有的人都以为楚锦绣是仙女心肠,还真是……有眼无珠的很。

楚清欢心底冷冷一笑,抬眸看向楚锦绣,尚未开口,一旁楚常喜却是怪异地笑着,“二姐不是最擅长巧言善辩吗?怎么,无话可说了?难道……”

“三妹胡说什么,三表妹也说了,相府后院那么大,四表妹和临平侯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去的,我又怎会知道?三表妹说的好像是亲眼看见我看见四表妹和临平侯世子进去了似的。便是三表妹不在场却也是有人看到了,可是既是如此为何那人不加以阻拦?若是三表妹没看到,或者说无人看到,又怎么说我是意图不轨没有姐妹之心,见死不救呢?”一番话出口,宋灵珊登时脸色微微一变,楚常喜神色也不好看。

楚清欢却是继续道:“至于我为何在风波阁附近,三妹不是最为清楚吗?雪儿难道没告诉你?”她一脸的惊讶,却又带着几分委屈。

听到雪儿的名字,楚常喜不由变了脸色,连忙厉声道:“二姐胡说什么,我怎么会知道?”感觉到宋灵珊的目光犹如毒蛇一般狠毒,楚常喜不由有些慌神,“三表姐你别听楚清欢她胡说八道,雪儿又不认识她,怎么会给她引路呢?”

楚清欢闻言看了一眼楚锦绣,后者眼中闪过一丝愠怒,显然是在责怪楚常喜的失言,她不慌不急道:“三妹,我什么时候说过雪儿给我引路了?”

“你……”楚常喜恶狠狠地瞪着楚清欢,自己怎么就一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了?楚清欢刚才明明说的是雪儿没有告诉你吗?却只字没提引路的事。自己一说岂不是自揭短处吗?

对付这点手段,自己若是都没胜算,也真算是白活一世了。

看着恼羞成怒的楚常喜和愤怒的宋灵珊,楚清欢轻声道:“我倒是觉得周妈妈许是能解释一番,不如三小姐听周妈妈怎么说?”正巧看到对面的来人,楚清欢笑了笑,还好这周妈妈也不算是个笨人。

“给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六小姐、表小姐请安。”周妈妈礼数周全,脸上甚至带着讨好,谦卑地看着楚锦绣。

楚锦绣微微一笑,“周妈妈这是哪里去?我原本还担心二妹在府中生分,有周妈妈照应,想来是如鱼得水。”

周妈妈闻言心中一惊,有自己照应二小姐?大小姐这一番话岂不是说自己勾结二小姐,甚至可以说是自己指使二小姐行事吗?

这么大一顶帽子盖下来,周妈妈顿时脸色一变,只是余光觑着二小姐神色泰然,心底里忽然也稍微安稳了些,笑容可掬道:“大小姐玩笑了,老奴奉命接二小姐回府,本应该陪同二小姐去拜见老夫人的,结果因为一些浑事就把二小姐丢在了翠烟阁那边。今个儿是特意来向二小姐和老夫人请罪去的。可不,赶巧遇上了几位小姐。”

昨个儿风波阁那边似乎出了事,周妈妈有些害怕是这刚入府的小姐胆小怕事出了岔子,眼见得楚清欢好端端的模样,心里也安稳了下来。何况,周妈妈是在老夫人身边伺候过的人,清楚的很老夫人可能还不喜欢这位二小姐,可是却也不会任由着她自生自灭的,那一个玉镯已经说明了狠多了。

听了周妈妈的话,众人神色却是各异。相府后院楼阁众多,其中翠烟阁和风波阁可是距离的有些远的,若非熟知相府后院的人,一般很难迅速在这两处之间迅速来回的。

而楚清欢刚刚归来,府里认识的人撑死不过一把手,又岂能在两处之间迅速来回?

楚锦绣似有深意地看了周妈妈一眼,她知道周妈妈曾经是老夫人身边的人,自己动不得。可是刚问到风波阁这边的事情,周妈妈就过来解释昨天的事,这也未免太巧了些。楚锦绣狐疑地看了一眼楚清欢,安抚似的看着宋灵珊道:“既然事情是这个样子,珊儿还不向你二表姐道歉?”

宋灵珊闻言蓦然抬起了头,眼眸中似乎带着恨意一般,“大表姐,我……”

楚锦绣摇了摇头,打断了宋灵珊的话,“珊儿,冤枉了人就要道歉,难道这些还要我教你吗?”

冤枉了人就要道歉?那若是图谋害人性命是不是还要赔偿上一条性命呢?楚清欢心底里冷笑了一声,不知道你楚锦绣和你那伪善的母亲又有多少条性命来偿还自己?

“没事的,出了这等事我也是替四表妹难过,好在母亲总算是帮忙解决了不是?”

不提这事还好,楚清欢一提,宋灵珊只觉得一口恶气堵在了自己胸口,几乎要把她压抑的不能呼吸似的,顿时脸色都有些苍白。

她深深咽了一口气,“大表姐,我担心月儿,就不去给老夫人请安了,还望大表姐给我解释一下。”说着,宋灵珊便掉头离开,生怕多停留一刻似的。

眼看着宋灵珊竟是没能讨得了好,甚至还不知道为什么被楚清欢气得脸色惨白,楚常喜顿时抓住了楚清欢的胳膊,尖锐的指甲恨不得要嵌入到楚清欢的皮肉里似的。

“三妹,怎么了?”楚清欢轻轻移开了她的手,硬是让楚常喜落了个空。

楚常喜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看着已然远离的楚锦绣,恶声道:“你别得意!”

楚常喜连忙追了上去,一旁楚常乐眼神复杂,却也是脚步匆匆赶了上去。楚清欢站在看着那相继离开的窈窕身影,语气里透着些嘲弄,“是呀,我不得意,不等到那一日,我绝不会得意忘形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苦涩药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