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18章: 兄妹相见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18章 兄妹相见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清欢看着脸上带着慈祥笑意的林妈妈,一下子就知道了其中缘由。

大夫人送与自己的五个丫环中,白菱本来是听云院里的三等丫环,粉蝶把她提拔为二等丫环。

雪儿正是自己刚入府时遇到的那小丫头,喜乐苑里的小丫环。大夫人无非是拿她来提醒自己风波阁的事情虽说是过去了,可是她还是记得的。

至于丫儿和秀儿不过是被贫苦人家卖入府中的,在府中没有半点根基,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而红儿,她的母亲正是楚常喜的喜乐苑的管事妈妈。依照着楚常喜对自己的态度,红儿几乎又是个奸细。

“林妈妈说笑了,长者赐不敢辞,只是老夫人将赵粉、赵紫赏赐与我,那梨香院里的花鸟该如何是好?还有,谁来给老夫人做药膳?”

楚清欢一脸的忧心,林妈妈看在心里不由暗暗点头,果然是老夫人看重的人,的确是个聪明伶俐的。

“二小姐放心,老夫人说了,反正你每日里也要去梨香院请安,带着赵粉赵紫便好了,只是这样就要多麻烦二小姐了。”

楚清欢闻言眼中一笑,带上赵粉赵紫?她们若是伺候花鸟定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老夫人这是默许了自己可以多在梨香院中停留?

楚清欢亲自送林妈妈出的门,“林妈妈客气了,这是清欢的福气,秀儿,你跟着你赵粉姐姐送林妈妈回去。”

林妈妈脚下一顿,看了眼那长相清秀的丫头一眼,方又对楚清欢道:“二小姐,这丫头的名字却是使不得,二小姐还是给她重新赐名为好。”

楚清欢愣了一下,想起来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一丝惶恐,为难道:“是我的疏忽,只是秀儿是母亲赏赐的,我怕若是给她改名,惹得母亲不悦。”

林妈妈到底是老夫人身边的心腹,一下子便明白了楚清欢的意思。

大夫人明知道秀儿犯了老夫人的名讳,却还是直接把她赐给了二小姐,无非就是想要二小姐惹老夫人不快。而二小姐却陷入夹缝之中,改名,惹得大夫人不悦;不改名,冲撞了老夫人。二小姐进退两难,便想要向自己讨个便宜,一来对老夫人有个交代,二来也不直接顶撞了大夫人。

这般委曲求全,林妈妈不由心中一酸。平日里总觉得大夫人偏爱长女,对五小姐不闻不问,可是如今这二小姐,好歹也是相府嫡出,竟是比五小姐更可怜三分。

“二小姐,如今这小丫头是你院子里的人,自然是你做主了的。”

楚清欢等的就是这句话!听到林妈妈这么说,她脸色也恢复了平常,“那不如改名柚儿,林妈妈觉得如何?”

“二小姐喜欢便好。”林妈妈笑了笑,由着赵粉和柚儿送自己离开。

周妈妈是个利落的人,很快便是把芝兰院里的大小杂事安排得妥妥当当,楚清欢对此自是不曾挑剔半分。只是周妈妈却知道,这位主子不是个简单的人,伺候起来更是尽心尽力。

再去听云院请安的时候,大夫人脸色明显不豫,楚清欢刚坐下一会儿,她便被请去处理府中的事情,只剩下她们姐妹几人坐在那里。

“二妹,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母亲说便是,何须惊扰老夫人休养呢?”楚锦绣微微不满,似乎在责备楚清欢劳累老夫人为她操心似的。

“便是母亲忙碌,你也可以告诉与我,不是吗?”从十二岁起楚锦绣便开始跟着大夫人打理丞相府的事宜,很多事情自是手到擒来。

楚清欢闻言心底里却是不屑一笑,她需要银子大夫人会给她吗?她四季的衣裳大夫人会送过去吗?她想要她们母女的命,大夫人可否舍得?

真真是可笑至极。

“是我孟浪了,下次定会叨扰大姐的。”楚清欢目光炯炯地看向楚锦绣,唇角勾起的弧度更是让楚锦绣蓦然心中一惊。

“不过是个见不得世面的乡下丫头,大姐你何须怕她?”眼见得楚清欢施施然离开,楚常喜不由冷笑一声,盯着楚清欢背影的目光有种说不出的狠毒。长房这边老夫人向来独宠楚锦芙,此番竟是给了楚清欢颜面,这让楚常喜怎么都觉得咽不下这口恶气。

楚锦绣微微皱眉,心中有些不悦。自己何曾怕了那丫头,只是刚才那目光太过于瘆人,让她有些猝不及防罢了。

“难道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楚锦绣的不信任激怒了楚常喜,她顿时站起身来,“办法我自然是有的,只是还需要大姐破费一些。”

楚锦绣再度皱眉,却见楚常喜十拿九稳道:“既然母亲和老夫人都赏赐了二姐,我们姐妹不送礼物,未免就伤了情分,大姐你说呢?”

楚锦绣顿时明白了她的打算,只是她面上却还是做足了姿态,“这是自然,我早就为二妹准备好了礼物,只是事情耽搁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送与她,既然三妹也有此意。抱琴,你去二小姐那里走一趟。”

楚常喜顿时心中一乐,抱琴是大姐的一等丫环,楚清欢给的打赏银子定不能少了,既然如此,自己也派晴纹去一趟好了,只可惜她不能亲眼看到楚清欢肉痛出血的场面。

楚清欢并不知道楚常喜的算计,即便是知道了她也并不会放在心里。既然老夫人把周妈妈赏赐给自己,她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见楚清欢停下了脚步,粉蝶不由问道。

楚清欢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往头上摸去,霎时间脸色一变,“我的簪子哪里去了?”

粉蝶和赵粉纷纷望去,却见原本簪在发髻上的蝴蝶簪竟是没了踪影,顿时四下里寻看。

楚清欢一脸急色,“难道是落在梳妆台上了?赵粉,你赶紧回去找找,若是找不到就问画眉,也许她知道在哪里的。”

赵粉应了一声就要离开,却被粉蝶拉住了胳膊,“小姐,还是奴婢回去找吧,也许是今天早上落在了首饰盒里了。”

粉蝶向来打理楚清欢的梳妆,对这些自然是熟悉的很,长袖之下楚清欢握紧了左手,蝴蝶簪刺到了指尖,她感觉有点尖锐的刺痛,“也好。”

待粉蝶离开,楚清欢却是选择了另一条长廊走去,赵粉跟在身后微微不解,却也并不言语,只是沉默地跟在她身后而已。

只是,等走到一处荒芜了的院落的时候,赵粉不由惊呼出声,“小姐,您怎么来千影居了?”

千影居,荒凉了了十多年的院落,这里,曾经是相府女主人的住所。

而这个女主人,正是丞相的发妻,楚清欢的生母:云静辰。

赵粉是家生子,对这些陈年往事略知一二。可是,二小姐不是从小就被送往云安城孙家了吗,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待赵粉反应过来,却见楚清欢已然提步上前,虚掩的院门上积了满满的灰尘,楚清欢刚要推门而入,却愣了一下。

锈绿色的铜环上留下明显的指痕,院子里似乎也有什么声响。

“小……”赵粉看着愣在那里的二小姐,还以为她是怕灰尘脏了衣裳才不动弹的,她刚想要上前推开院门,却被楚清欢拉住了手。

院门里,声音越发清晰。

“大少爷,你且等着,小的这就给你烤肉吃,你看这仙鹤长得多肥美,烤着吃,一定会很香的。大少爷你很久没吃肉了吧,想不想吃?”

“想。”清越的声音中带着童稚,似乎是一个长不大的大小孩似的。

“想的话就去那边把这仙鹤的羽毛拔了,小的在这里生火。”

再也听不到里面的动静,赵粉担忧地看向自家小姐。那人虽是循循善诱,可是她听得出来,那人似乎是想要害大少爷!

大少爷,是小姐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只是却是个痴儿……

楚清欢眼眸一片黑亮,压低了声音道:“你去把六少爷引到这里来,快去。”

赵粉连忙点头,因为大夫人的宠溺,六少爷十岁还没搬进前院,如今还住在后院里,距离这千影居倒也是不远的。

待赵粉离开后,楚清欢眼眸顿时一厉,声音微微一变,“什么人在这里?”说罢,院门“嘎吱”一响,顿时簌簌灰尘落地。

正在生火的相府奴仆闻声不由心头一喜,没想到自己任务竟是完成的这么顺利,看着正往荷塘边慢悠悠过去的大少爷,他撒丫子就往后面跑,很快就没了踪迹。

尘埃落地,楚清欢慢慢走进了千影居。

千影居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便是那一片荷塘,一片翠绿之中却越发显得这庭院的颓败。

“她是谁……”身后没了人,楚文璋又转过头来,看着楚清欢,一张脸上写满了无辜与单纯道:“你是谁呀?”

楚清欢闻言心头一酸。

前世今生,她都不懂楚思远为何这般刻薄与她。她本以为自己在云安城已经吃尽了苦头,却忘了这相府虽大,却并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痴傻的相府大少爷,文才武略的相府二少爷,两相对比下她怎么能认为这府里会对哥哥有半点温情?若真的有半点温情,何至于前世她入府之后,竟是被大夫人设计,亲手杀死了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哥哥?

“哥哥,我是清欢,你的妹妹,你还记得吗?”尽管知道楚文璋是痴傻的,楚清欢还是忍不住柔声说道,两眼已是热泪盈眶。

已经死透了的仙鹤顿时被丢到了地上,楚文璋欢快地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楚清欢道:“清欢,妹妹,娘娘果然没有骗我,我有妹妹了。”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楚清欢一时不适应,可是很快她便回过神来,看着楚文璋亮晶晶的眼眸,一字一句道:“是的,娘娘没有骗哥哥,清欢会照顾哥哥一辈子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将计就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