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19章: 将计就计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19章 将计就计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到忽然出现的妹妹流了泪,楚文璋很是心疼着急,连忙安慰道:“妹妹不哭,妹妹不哭,哥哥给你糖吃。”说着,他献宝似的从怀里摸出一颗果子糖,要往楚清欢嘴边送,只是自己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才是亲人。就算是痴傻又如何?当初,她错信大夫人的话,为了……楚清欢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了那果子糖,“妹妹不哭了,只是哥哥你怎么来这边了?”

楚文璋回头看向那火堆,又看了看死掉了的仙鹤,害怕被责骂似的低下了头,“我,我想吃肉。”

楚清欢一阵战栗,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只听到骨骼咯咯作响。

楚思远明令禁止任何人出入千影居,刚才逃走了的奴仆刻意引诱楚文璋来千影居定是不安好心,何况,还有那死掉的仙鹤……

脑中,一些东西交织在一起,楚清欢皱眉,“哥哥,妹妹带你去吃肉,只是这里的事情你一定要忘记,好不好?”

楚文璋用力地点了点头,跟着楚清欢往外走,“妹妹,娘娘为什么不来看璋儿,她不要璋儿了吗?”

楚清欢闻言鼻子一酸,母亲当年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哥哥已然痴傻了,自然是不知道。

“娘娘去了很远的地方,回头妹妹带哥哥去看望娘娘,只是现在我不让哥哥说话,哥哥就不能开口,知道吗?”

“知……”楚文璋兴高采烈地答应道,许是想起刚才楚清欢的话,声音顿时消失,然后猛地点了点头。

楚清欢拉着他往树后躲去,远处楚文瑜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近。

“臭鸟,看我抓到你不吃了你!”楚文瑜气喘吁吁地跑着,眼看着那鸟儿竟是飞进了院子里,他不由气得跺了跺脚。

赵粉一脸惊慌的小跑了过来,看见楚文瑜在门口犹疑,她连忙上前行礼道:“啊,奴婢见过六少爷。”

楚文瑜并不认识她,见赵粉比自己还要高了些不由心中一喜,“你是来帮本少爷捉鸟的?”

赵粉闻言一喜,“啊,原来六少爷见到那雀儿了,赵紫说要我帮忙照顾那雀儿两天好做下酒菜,只是奴婢手拙,一下子让它飞走了。六少爷知道雀儿在哪里吗?”

楚文瑜顿时瞧了眼千影居,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然后指向远方道:“飞到那边去了,你自己去找吧,我不帮你了。”他甩了甩袖子,似乎想要转身离开,可是目光却还是望着千影居。

赵粉感恩戴德谢了一番才离开。

“哼,你们想偷吃,也要看本少爷答应不答应!”说着,他下定了决心似的推开千影居的院门,迈步进去。

赵粉一个口哨顿时招呼那雀儿飞了过来,“小姐,幸不辱命。”

楚清欢见状不由笑道:“没想到除了药膳,你竟然也会驯鸟之技。”身后,楚文璋似乎对那雀儿十分感兴趣,伸手想要逗弄,只是那雀儿却是扑棱了下翅膀,吓得楚文璋连忙缩手。

“赵紫教我的,大少爷,你慢慢伸手,雀儿不会咬你的。”赵粉轻轻为雀儿抚羽毛,果然楚文璋再度伸手来碰触的时候雀儿虽是抖了一下却并没有闪躲开。

楚清欢见状微微一笑,伸手为楚文璋拭去了脸上的灰尘,“走吧,我们去给老夫人请安。”

赵粉愣了一下,刚想要开口问六少爷这边怎么办,却听到千影居里传来的笑声,“哈哈,没了那臭雀儿,吃这白鹅肉也不错!”

楚清欢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她还真是好奇,这若是让楚思远看到爱子把仙鹤当做白鹅,不知道是否会痛心疾首呢?说来却还是一典故呢,焚琴煮鹤。

楚清欢三人刚刚左拐往梨香院那边走去,另一条青石小路上大夫人缓步走来,一脸笑意道:“老爷,府里人不少都看到仙鹤了的,依我看,它定是落在了这边的。”

楚思远点了点头,“仙鹤祥瑞,若真是飞入府中,那真是一件喜事。”

大夫人闻言心中一喜,显然把喜事想到了楚锦绣身上,却忘了仙鹤之事本就是她一手安排的好戏。只是待楚思远看到千影居,他脸上笑意顿时消失。

大夫人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阴毒,先行几步道:“咦,这千影居里怎么有人?”从门口隐隐看去,只见荷塘边生起了火,似乎有人在那里坐着,看不真切。

楚思远面色一动,鼻子里却嗅到一股子香味,似乎是烤肉的味道。

大夫人见楚思远脸色越来越难看,对着身边的亲信陈妈妈道:“不知道是哪个不张眼的竟然在千影居里烤肉,还不去把他给我拉出来家法伺候?”

见楚思远没说话,陈妈妈带着俩粗使婆子连忙进去。

“还看什么仙鹤?书房里还有些公务,我先回去了。”楚思远脸色越来越难看,似乎想要离这千影居有多远能多远才好。

大夫人却是拉住了楚思远,“老爷,不如等……”

“六少爷,怎么是你?”陈妈妈的声音中满是惊慌和不能置信。

楚文瑜很不满意,这白鹅肉都要烤熟了,陈妈妈这老货来干什么?想要分吃的?休想!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推开陈妈妈道:“陈妈妈,你来这边干什么?喂,你疯了不是,抢我的白鹅干什么?”

楚文瑜一把推开了陈妈妈,把已经散发出微香的仙鹤再度架到了火堆上。陈妈妈一旁看着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刚想要解释却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怒喝。

“你干的好事!看你养得好儿子!”

大夫人看着甩袖离开的楚思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原本安排的是楚文璋那傻子在这里烤了仙鹤吃的,怎么会变成了瑜儿?

楚思远气恼地走了两步,旋即却又停了下来,“我说过擅闯千影居者,家法伺候,去给我请家法!”

大夫人顿时脸色一片煞白,她上前去拉扯楚思远的胳膊,却被楚思远躲闪开了。

千影居里,听到院子外面楚思远的厉声呵斥,楚文瑜也是吓得一脸酱色,拉着陈妈妈的手道:“陈妈妈,救我。”

陈妈妈却是有苦说不出,她不过是一个小小家奴,又怎么能救得了六少爷?何况,老爷盛怒之下不追究自己“擅闯”千影居之罪便是最好的了。

“老爷,瑜儿还小,定是被什么人唆使了的,还望老爷明察呀!”长子不在身边,大夫人几乎把所有的母爱都倾注在幼子身上,想起相府家法可能加诸于爱子身上,她顿时心肝直疼。

楚思远冷哼了两声,“没错,是被人唆使了。”只是他目光却是冷冷地瞧着大夫人,似乎这唆使之人便是大夫人无疑。

大夫人眼见得楚思远铁了心似的,顿时心中一冷,刚要使眼神派人去请老夫人,却听到楚思远声音冷冽道:“都在这里给我好好呆着,谁要是乱跑,别怪我不念主仆之情!”

大夫人闻言顿时两眼一黑,昏倒在地上。

身边一片呼天抢地,楚思远瞥了一眼,看见大夫人那昏迷模样不由心中一软,刚想要改口,院子里楚文瑜却是哭喊道:“什么祥瑞不祥瑞的,我吃个烤鹅碍着谁的事了?陈妈妈你给我松手!”

请家法的奴仆迟迟未归,楚思远大步走了进去,刚一进门,就迎头遇见楚文瑜却是当胸一脚,“混账东西,把他给我丢进祠堂,三天不能给吃的!”

楚文瑜在地上挣扎了一下,陈妈妈松了口气,连忙去搀扶他,却又听到楚思远声音冰凉宣告道:“擅闯千影居,她们三个每人杖责十下!”

陈妈妈顿时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请家法的奴仆终于拿着浸泡了盐水的木棍到来,铺展好了一切刚要执行家法时,不远处传来老夫人的怒斥声,“动不动就家法伺候,这相府莫非也成了诏狱不成?”

楚思远狠狠瞪了一眼拿着执法木棍的家仆,知道是去请家法的家仆通知了老夫人,可还是亲自上前去搀扶老夫人,恭敬道:“母亲,若是不惩戒一二,这相府规矩何存?”

老夫人原本在梨香院里赏花听楚清欢将故事,却见楚思远身边的得力小厮慌慌张张跑了过来,说是相爷要动家法。老夫人主管后宅的时候,何曾出现过这等情况,顿时故事也没心情听了,便带着楚清欢等人来了千影居这边。

她看了眼跌坐在地上的大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罢了罢了,相爷是一家之主,自然有权处置她们,只是静儿是个爱安静的孩子,你既然不许任何人擅闯千影居,就不该打扰了她的清静。”

楚思远身躯一颤,似乎想起来什么似的,良久才慢慢道:“儿子,知道了。”

看着楚思远那复杂的神色,楚清欢不由冷笑,他若真是心中有娘亲,又岂会纵容了楚文瑜?

不过这小惩大诫倒也不错,起码……灭了大夫人的气焰。

大夫人没想到就连老夫人都没能劝阻得了楚思远,她抬起头来,看到楚清欢身边的人的时候不由愣在了那里,“你,怎么在这里?”

楚思远闻言也不由顺着她目光望去,却见楚清欢身边站着的青年人眉清目秀,竟是有几分云静辰的影子,顿时也愣在了那里。

“回母亲的话,今天女儿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看到哥哥在救一只受伤的雀儿,赵粉说那是老夫人养的金丝雀,女儿便自作主张带着哥哥一起要去给老夫人请安了。”事到如今,楚清欢清楚了大夫人的算计,却没想到自己的将计就计竟是得到这意外效果,她不由一阵后怕。若是她没有当机立断,那么此时此刻,趴倒在地上的人会不会是哥哥呢?想到这里,楚清欢目光冷冽了几分,似乎冰箭一般齐齐射向了大夫人。

很显然,大夫人对楚清欢的“自作主张”很不满意,楚文璋之所以没出现在千影居,定是楚清欢搞的鬼。甚至,就连瑜儿会出现在这里,也可能是楚清欢使的诡计!

想到这里大夫人一阵激动道:“瑜儿,你赶紧……”

楚锦绣厉声打断了大夫人的话,“还不赶紧向爹爹认错!”她不清楚母亲的算计,只是事到如今,再去争执任何都没有半分意义了,只会给父亲留下狡辩的印象。甚至于若是瑜儿说错了话,那么母亲的这番算计就彻底曝光在众人眼皮子底下了。

“父亲,这里交由女儿处置便是了。”楚锦绣温声道,语气里却是不容置疑的坚持。处罚陈妈妈她们是后宅之事,楚思远的确不便插手。

楚思远点了点头,只是目光却慢慢落在了楚文璋身上,声音中带着严厉,“你怎么会在这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 探路棋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