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22章: 夜探弃居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22章 夜探弃居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清欢没有半点让她起来的意思,她的确该死。自己让她去跟着楚文璋,那是对她放心,结果她半道里不见了人。若不是自己撞到了楚常喜的诡计,那么后果该是如何?

柚儿磕了几个头,脑袋上已经是一片青肿,她头晕了晕,却还是不住磕头请罪,“奴婢该死,还请二小姐恕罪,奴婢该死……”

楚文璋看不下去了,他不过八岁的智商,性子单纯,记忆中也是娘娘温柔可善的模样,见柚儿一直磕头,顿时看不下去了。

“妹妹,不是她的错,是我乱跑的。”

楚文璋从背后抱住了柚儿,柚儿正抬头之际,后脑勺一下子就撞到了他的下巴,顿时楚文璋倒吸了一口冷气。

“大少爷……”柚儿不过是十三岁的小丫头,被自家老子娘卖到了相府里,是死契,这辈子生是相府的人,死是相府的鬼。

她刚进府就被分到了二小姐的芝兰院,虽是不太清楚府里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可是二小姐对大少爷的这份心她是瞧在眼里的。

见自己伤了大少爷,心底里更是懊恼不已。

“哥哥,你没事吧?”楚清欢没想到楚文璋竟是会用这么个笨方法,眼看着楚文璋摸着下巴皱着脸,她也是一阵心疼。

可是,不用这个办法,怎么能让柚儿对他忠心?她现在能用的人那么少,可是要提防的人却那么多。

“没事,没事,妹妹,都是我的错,你别罚柚儿了好不好?”楚文璋眼中挂着泪水,轻轻摇晃着楚清欢的衣袖,就好像他小时候犯了错,弄坏了娘娘的书之后求娘娘不要惩罚自己一般。

柚儿跪在那里直落泪,却又不敢说话,只是心疼地看着楚文璋。整个相府都知道大少爷是个痴儿,什么都不懂,就连芝兰院里的那些粗使婆子都瞧不起大少爷。

柚儿之前也和雪儿,丫儿她们说过,可是现在她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头!

“哥哥别哭,妹妹不罚柚儿了。”轻轻拭去了楚文璋眼角的泪水,楚清欢神色温柔,只是看向柚儿的时候却又严厉起来,“大少爷都为你求情了,还不起来?”

柚儿连忙站起身来,“二小姐,奴婢往后一定好好照看大少爷,绝不离开半步。”

楚清欢闻言这才缓和了脸色,“刚才你去哪里了?”她不用想也知道定是楚常喜使了什么招,让人绊住了柚儿。

柚儿闻言慢吞吞道:“刚才六小姐丢了东西,我路过那边,被拉着一起找东西。”

楚清欢闻言皱了皱眉,楚常乐?她怎么也掺和进来了?印象中,楚常乐几乎是三棍子闷不出一声响的人,怎么会这么大张旗……

“你可知六小姐丢了什么东西?”

柚儿见她神色严肃,顿时有些紧张,“奴婢不知道,几位姐姐只让我在那边草地里找,却也没说到底是丢了什么。”

这就怪了。到底是丢了什么,让楚常乐这般大胆,却又谨慎?

“妹妹,我饿了。”

楚文璋讨好地拉着楚清欢的手,一脸无辜的模样。

罢了,楚清欢心底里暗暗叹了一声,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楚文璋却是乖巧的拉着她的手,回芝兰院不提。

“今个儿粉蝶你陪我说会儿话,画眉你先去休息吧。”

楚清欢的安排让画眉不解,只是她到底是安分的,为楚清欢铺好床铺便离开了。粉蝶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二小姐最近对她很……宽容。

这个词涌到脑子里的时候,粉蝶手上力道猛地一大,楚清欢头皮吃力,顿时吸了一口气,粉蝶大梦方醒,看着自己手中拽掉的头发,连连告罪。

“二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透过铜镜的左下角,楚清欢清楚地看到粉蝶瑟缩的模样,似乎真的害怕自己要了她的命似的,她无奈地勾起了唇角。

“起来吧,我们主仆不易,不用为这点小事坏了情分。”她亲手扶起了粉蝶,往床边走去。

“二小姐,我……”

楚清欢打断了她的话,“咱们主仆二人很久没有秉烛夜谈了,今晚我们聊聊心事。”

粉蝶闻言迟疑了一下,看着床上只有一床锦被,连忙道:“我去拿床被子来。”

楚清欢点了点头,看粉蝶不见了踪影,眼角的笑意慢慢隐匿了痕迹。

柚儿的确忠心,今天一步不离地跟着楚文璋,只是楚清欢明白,楚文璋一定会去千影居的。

今天中午老夫人赏赐的蒸鹅,香酥可口,只是楚文璋却吃得心不在焉的,显然是在想去千影居的事情。

粉蝶很快就抱着被子过来了,楚清欢看她小脸粉扑扑的,比刚入府的时候丰腴了几分,不由笑道:“到底是相府的风水养人,看我们粉蝶都清秀佳人了。”

粉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羞红了脸道:“二小姐拿奴婢取笑了。”

楚清欢闻言眯了眯眼睛,支着下巴道:“粉蝶,我要是放你出府,你可有去处?”

粉蝶正要剪烛花,听到楚清欢这话,顿时跪倒在那里,“二小姐,奴婢做错了事,奴婢会改,二小姐您不要赶奴婢走呀!”

楚清欢连忙把她拉起来,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傻丫头,我总是要嫁人的,总不能耽误你的前程吧?”

粉蝶紧吊着的心松了一下,良久才慢慢道:“不会的,奴婢愿意伺候二小姐一辈……”她话没说完,只觉得眼前腰眼上一痛,整个人已经趴在了床沿上。

“你伺候了我上辈子,我没齿难忘。”指尖的金针闪烁着点点光芒,楚清欢看着彻底昏了过去的人,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院门咯吱一响,楚文璋轻轻地探出头,然后迈出了脚,半晌却没有动静。

“去看娘娘,该走哪条路呢?”

他着急踱来踱去,往左走了两步却又掉过头来往回走了两步,半刻钟过去了,楚文璋依旧原地踏步,楚清欢看不下去了。

“往右走。”

楚文璋大喜,顿时感谢道:“妹妹你真好,我这就去看馕……”看到楚清欢站在自己身前,楚文璋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哥哥要去看谁呢?”楚清欢笑意盈盈,月色下脸色更显得皎洁了几分。

楚文璋挠了挠头,“我睡不着,四处转转,这就回去睡。”可是脚就是不往院门那里挪。

楚清欢轻声笑了笑,“是吗?那真是可惜了,我想去千影居看看娘娘呢。”

楚文璋眼睛一亮,拉着楚清欢的手道:“真的吗?妹妹,我也想娘娘了。”他语气绵绵的,让人根本不忍心拒绝。

若真是要拦住他,他连芝兰院的院门都出不去。楚清欢微微笑道:“去是可以去,但是哥哥你要听我的话。”

既然她拦不住楚文璋的思念之情,又何必为此破坏了他们兄妹间的情谊。前世她最亏欠的两个人,第一个便是楚文璋。

楚文璋忙不迭地点头,一路都静悄悄的,生怕发出些声音被楚清欢赶走似的。

“楚常喜不是说让哥哥酉时去吗?哥哥怎么去的那么早?”

楚文璋听闻有些不解,“楚常喜是谁呀?”旋即他又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想早点看到娘娘。”

楚清欢笑意僵在了嘴角,她不知道楚文璋是真的还是在假装不知道云静辰的死。若是真的倒还好说,若是假装不知,楚清欢皱了皱眉头。

“娘娘,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她轻轻道,语气里是坚决的。不止云静辰,还有她前世未出世的孩子,都在天上看着他们,看着她如何报仇雪恨!

千影居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灯火,似乎在无声的述说着她的萧条。

楚清欢正四处打量着,一不留神楚文璋已经溜了进去,楚清欢没料到竟是这样,又不能大声呼喊,只是小跑着去找他。

她刚进去,余光却扫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楚清欢不禁停下了脚步,里面却传来一阵闷哼声,正是楚文璋。

月光皎洁,微风略过了窗户纸早已经零碎不堪的门窗。借着穿透过来的月光,楚清欢这才看到楚文璋趴在地上,一身狼狈。

“没摔着哪里吧?”楚清欢赶忙把他扶起来,只是她腰还没直起来,耳畔却传来轻微的呼吸声。

“丫头,你可别摔着,不然本督可是会心疼的。”

八千岁!

楚清欢顿时警铃大作,一时不查她竟是被姬凤夜揽住了腰,而原本她要扶起来的楚文璋趴在地上,似乎沉睡了一般。

楚清欢身体一僵,耳畔的呼吸绵长悠远,让她觉得有小爪子挠着自己的心肝似的,痒痒的,偏生自己抓不得。

“千岁爷玩笑了,有千岁爷在,清欢怎么会摔着呢?”她看不清姬凤夜的脸色,只听到他发出呵呵一笑,说不出的清凉薄幸味道。

两人就这般僵持着,楚清欢想挣脱他的束缚,偏生她一动,姬凤夜就打蛇随棍上似的跟着动一下,把她吃得死死的!

“怎么,小美人不舒服吗?”长长的指甲捋起了楚清欢耳畔的一丝碎发,楚清欢只觉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前世死的时候都二十六岁了,比眼前的人都还要年长些,偏生被他叫什么“小美人”,简直恶俗的她要死。只是人在屋檐下,楚清欢早就学会了“趋炎附势”。

“有千岁爷保护着,自然是舒服的。”前世,她绝不会说出这等话来的。因为,即使混账不如皇甫殊,也没身边这人这般妖孽!

姬凤夜又是轻声一笑,声音比之前愉悦了些,“那便好,小美人舒服了,本督也舒服了。”

楚清欢再度扼腕叹息,她当初就不该招惹这人!

“千……”楚清欢刚开口,忽然又闭上了嘴。外面有人!

而且,不止是一个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梁上交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