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23章: 梁上交谈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23章 梁上交谈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美人,你说楚相来捉奸了,本督该怎么办?”

捉个毛奸!楚清欢要咆哮了,楚思远会来,绝对是因为楚常喜告了状的。

千影居外,灯火一片。

“相爷,那贼人从书房往后院里跑,跑到这里就不见了踪影。”手持火把的护院指着千影居的门匾,一双眼睛肿满是火光。

楚思远一脸凝重,刚想要说话,不远处却又传来一阵叽叽喳喳声。

“母亲,六妹昨个儿就丢了东西没敢声张,今个儿大姐的东西也丢了,这贼人也太大胆了些,母亲捉到一定要严惩!”

楚常喜的声音由远及近,她簇拥着的正是大夫人宋氏。

“老爷,您怎么也在这里?”大夫人一脸惊讶,看着楚思远身后的十多个护院,不禁问道:“莫非前院也遭了贼子?”

楚思远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千影居。

前院后院都遭了贼?这可真是凑巧。

难怪昨个儿楚常乐丢了东西,原来大夫人是打的这个算盘。借着搜寻失物为由来搜查千影居,而搜查之时楚文璋刚好在这里。

千影居是楚思远的心头禁忌,大夫人到时候一定会把事情捅到楚思远那里去的,不管是家法伺候还是跪祠堂,她都能给楚文瑜报了仇。当然,也能把这脏水顺带着泼到自己身上。

难怪,老夫人提出让楚文璋住在芝兰院的时候大夫人没有反对,竟是想到了这一步。

不过,她千算万算却独独没料到千影居里不止楚文璋和她,竟还有个姬凤夜的存在。楚清欢转过头,唇瓣却碰到一阵冰凉的柔软。

“小美人投怀送抱不够,竟还是献上香吻,本督还真是惊喜呢。”

楚清欢这才恍然,自己竟是无意间吻到了那妖孽!她不由耳垂火热,幸好一片黑暗什么姬凤夜也瞧不出什么。

“那千岁爷可有奖励?”她压低了声音,耳朵却无时无刻不警惕着千影居外的一举一动。

姬凤夜似乎不满她的一心二用,揉了揉她的耳朵道:“那本督把从楚相书房里找到的美人图送与小美人可好?”

书房?

美人图?

“那贼子是你?”楚清欢惊讶地抬起了头,却正好对上了姬凤夜那无边深邃的丹凤眼眸,那眼角蜿蜒了一片的曼珠沙华似乎燃烧着一般。

“自然是本督了。”姬凤夜唇角慢慢勾起,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仿佛做贼子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一般。

屋外,脚步声越发沉重,火把一点点靠近这主屋。

“仔细搜查,别漏下哪里,让贼子逃脱了。”大夫人的声音中透着如楚思远一般的严肃,楚清欢刚想要开口,身子一轻却被姬凤夜带离了地面。

“我哥哥他……”她轻声道,耳朵却被姬凤夜咬住了,“再来一下,本督倒是可以施以援手。”

登徒子!

坐在横梁上,眼看着那火把越发清晰,楚清欢心里一横,闭着眼睛靠近了他,只是……唇瓣一凉。

她蓦然睁开了眼睛,却见姬凤夜摇着头,自己的唇瓣吻着的却是他的手指。

地上,一道身影掠过,一瞬间便消失无踪了。

楚清欢这才放下心来,而持着火把的家丁已经推开了陈旧的门,顿时屋子里灯火通明。

楚思远和大夫人先后进来,神色却并不一致。

楚清欢居高临下,又恰好躲藏在视觉死角中,堪堪把两人神色看得一清二楚。

楚思远的目光复杂而深沉,似乎还带着一丝愧色。

而宋氏则简单的多,是熊熊烈火般的狠毒,恨不得将这千影居燃烧的一丝不剩似的。

“老爷,夫人,没人。”

“相爷,没人。”

“夫人,没人。”

“……”

大夫人的眼中满是不能置信,“怎么可……你们好好搜搜,可别落下哪里让贼子藏匿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看了眼楚思远,却见他冷哼了一声,负手走了出去。

很快,千影居恢复了平静。

楚清欢想要下去,奈何自己被某人抱在怀里,半晌只折腾下去许多灰尘。

“你把他怎么样了?”她没指名点姓,姬凤夜却也知道是谁。

“自然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凉快去了。”他说的轻飘飘的,楚清欢的心慢慢安稳下来。也罢,今晚大夫人和楚思远两路夹击,自己能躲过去已然不错了。

日后再带哥哥他来便是了,想来经过今夜这事,大夫人对这千影居怕是恨之入骨,也不再会这般看守严谨了。

“多谢千岁爷,只是不知千岁爷能否举手之劳,也把清欢送回去?”

“噢?”姬凤夜微微挑了挑眉,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云安城孙家吗?”

楚清欢心猛地一跳,近在咫尺,她看不到对方的神色,可是从那语气里却听出几分异样……

锦衣卫的手段她前世曾经听皇甫镜说过的,能让活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能让死人开口。

何况,孙家还有一个没有死的人。刘妈,自己放了她一条生路,任由她离开了。

“千岁爷玩笑了,清欢本就是相府的人。”

她即使后来去了云安城,那也不过是因为被送去的。归根到底,她楚清欢到底是相府的二小姐。

下巴猛地被捏住,眼前闪着明亮的光,是夜明珠柔和的光芒。

她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脸,还是忍不住再度惊艳。

夜明珠的光芒下,姬凤夜眉眼间更是多了几分妖娆,这让她不禁想起坊间传闻。有人说,当今圣上之所以这么宠信这位八千岁,便是因为这一身好皮囊……

“怎么,可是迷上了本督?”

楚清欢微微一笑,“千岁爷风采,清欢自是折服。”语气连带着神色,都是十二分的诚恳。

姬凤夜满意一笑,“倒也是,普天之下,谁人不折服于本督风采之下?”他眉眼间带着一丝睥睨,竟是有帝王一般指点江山的气魄。

楚清欢腹诽了一句,面上却是狗腿的笑意。

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直到最后还是楚清欢打破了僵持。

“千岁爷,时辰不早了,您看您是……”

姬凤夜瞥了她一眼,手却还是揽着她的腰,“怎么,小美人这是在下逐客令?”

楚清欢刚要解释,他又道:“本督记得,前段日子,倒是有个人对本督下了逐客令,然后小美人知道他的下场吗?”

楚清欢听周妈妈说了,半个月前兵部侍郎陈道勇因为呵斥八千岁盘桓兵部衙门,傍晚时分陈氏父子三人齐齐进了诏狱,陈府如今一片阴气,整日里哭哭啼啼的,吵闹着要告御状。

“清欢孤陋寡闻,让千岁爷笑话了,只是清欢是想问,千岁爷是不是方便让清欢回去?”

姬凤夜闻言紧紧盯着她,良久才露出一丝不解,“小美人这是在邀请本督吗?”

邀请个屁!

楚清欢几乎忍不住要爆粗口了。

她下逐客令,他要挟她性命。

她回芝兰院,他竟然说她邀请他?

他哪个耳朵听到自己邀请他了?她明明说的是让,而不是送!

姬凤夜看着几乎要炸毛的某人,眼中闪过一丝愉悦。能看到这小丫头炸毛,果真是有益于身心健康。

“千岁爷听错了,清欢没有……”

“嘘,小点声。”姬凤夜堵住了她的嘴,食指轻轻地压在她的唇上,“楚相还没走远,万一回来可就糟糕了。”

竟然用这个要挟她!楚清欢气得心底里痒痒,偏生眼前的人又是她不能得罪的,她艰难地点了点头,脑袋往后移开了一些,慢慢道:“千岁爷说的是,此地不宜久留,清欢还是先行回去为妙。”

姬凤夜竟是点了点头,带着楚清欢一跃而下,平平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就连尘埃都没有激起,“也是,这里的确不适合花前月下山盟海誓,还是小美人想得周到。”

见鬼的花前月下!

去死的山盟海誓!

双脚着地后,楚清欢连忙拉开与某人的距离,她转身刚要离开,一人却迎面飞速而至。

正是老夫人生辰的时候呵斥过自己慢吞吞的那红衣女子,似乎名字唤作朱沅。

“主子,宋氏的人去芝兰院了。”

楚清欢顿时瞪了姬凤夜一眼,若不是他拉着自己磨磨蹭蹭絮絮叨叨了半天,自己何至于现在如此被动?

楚文璋好不容易躲过了大夫人的陷阱,如今又是自己……楚清欢心念一动,身子又是蓦然一轻,千影居已然是她身后的风景了。

大夫人正着人敲芝兰院的门,守门的婆子面面相觑,她们可是知道的,二小姐特意交代了她们留着门,却没想到竟是等来了大夫人。

陈妈妈见门迟迟不开,知道其中必有猫腻,得了大夫人的眼神就上前一步,“还不快开门?”

她话音刚落,一个家丁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夫人,那贼子闯进了风波阁。”

大夫人脸色骤然一变,只是芝兰院里没有半点动静,这让她不由心中有疑,认定了那是楚清欢声东击西之计,“胡说,我分明看到这贼子来到这芝兰院。”

“夫人,相……”那家丁一脸苦色。

“再多话,小心你的舌头!”

家丁苦不堪言,可是相爷他就要过来了呀!他憋了个红脸,又害怕大夫人言出必行,不敢说话。

“母亲,芝兰院里一清二白,并没有什么贼子,许是母亲看错了。”院子里传来低哑的声音,只是院门却没有开。

“二小姐?”陈妈妈怀疑道,她不由看向大夫人,却见她也是一脸犹疑。方才那声音似是而非,又带着微微的颤音,总感觉并不是楚清欢本人。

“陈妈妈有何话说?”

那沙哑的声音再度传来,陈妈妈的疑惑由三分变成了七分,“二小姐,是这样的,大小姐和六小姐都丢了些东西,奴婢奉夫人的命令来寻找贼子,还望二小姐配合一二。”

她刚说完,院子里忽然传出了笑声,带着几丝讥讽,“陈妈妈这是说我芝兰院里的人偷了大姐和六妹的东西?”

陈妈妈脸色一变,刚想要反驳,院子里又传来了那略带着沙哑的声音,“若是陈妈妈找不到这贼子,又该如何?”

楚清欢声音向来清亮,带着些坚决的意味,这般的沙哑含糊让门外的人都有些怀疑,可是若真是院子里的小丫环,谁又会有这个胆子?

陈妈妈求助似的看向了大夫人,只见她眼中带着坚决,似乎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似的。

院门依旧未开,陈妈妈笃定了里面说话的并非楚清欢,声音中也带着几分坚决以及那轻视,“二小姐,奴婢确实看到有贼子进了芝兰院,二小姐迟迟不开门,莫非是想要包庇那……”

她话还未说完,院门轰然洞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栽赃陷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