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24章: 栽赃陷害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24章 栽赃陷害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清欢外面罩着一件鹅黄色的衣衫,墨黑的青丝如瀑布般垂下,显然是刚起床的样子。

“若是搜不出那贼子,还望陈妈妈给清欢一个交代,父亲、母亲,你们说呢?”

楚思远的到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夫人脸色顿时一变,只是她转过头去的时候已然恢复了平静。

“老爷,不过是小事一桩,您怎么也来了?”

楚思远来到这边完全是巧合,风波阁距离芝兰院不远,他心里念着那被贼子盗走的东西,却看到这边灯火通明一阵热闹,鬼使神差地便过来了,却不想楚清欢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

陈妈妈咄咄逼人,楚思远脸色早已是不佳直至,而楚清欢那弱小的模样,沙哑的声音更让他回忆起旧日的那人,心中骤然一丝柔情,看向大夫人的目光便带着几分不满,“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安稳了。”

他语气虽轻,面色却是不佳,大夫人心中蓦然清醒,看着不知何时芝兰院外站着的家丁,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楚清欢心底里哂笑一声,若这事传扬出去,不但对楚思远官声不利,更是显得大夫人治家无方。难怪楚思远脸色这么难看,不过这还不够!

“母亲,为证明芝兰院清白,还请母亲亲自搜查,看女儿有没有窝藏贼子,偷了姐妹们的首饰!”

大夫人看着忽然跪下来的楚清欢,脸色顿时犹如甜酱,偏生楚清欢神色倔强,好像自己不搜查她还就长跪不起了似的。

以周妈妈为首,芝兰院的大小仆从都跪了下来。

大夫人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楚清欢身上,她身后粉蝶瑟瑟发抖。

“夫,夫人,奴婢粉蝶有事禀报。”

芝兰院众人莫不是齐齐转睛看向粉蝶,楚清欢骤然回头,眼中带着几丝不解,以及慌张。粉蝶却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夫人,奴婢知……”

“粉蝶,你可想好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楚清欢声色俱厉,前所未有的严厉模样,只是眼中却闪烁着一些躲闪,似乎在害怕什么似的。

大夫人见她神色顿时心中一喜,果然这丫头把事情办好了!她清了清嗓子,语气中都带着几分不满,“粉蝶,有什么你说出来就好,不用担心任何事情。”这句话,明面上是安慰粉蝶,实际上却是告诫楚清欢。若是将来粉蝶出现任何意外,定是她从中作祟!

楚清欢定睛看着粉蝶,眼中闪过一丝哀伤,慢慢地垂下了头,似乎等待着判决一般。

“夫人,奴婢今个儿看到二小姐的首饰盒子里多了几样首饰,然后又见她偷偷藏了起来……”她声音低低的,似乎害怕楚清欢杀了她一般,可是言下之意却是很清楚:二小姐就是偷盗大小姐和六小姐首饰的贼!

画眉一听这话顿时急眼了,她一直以为粉蝶不过是胆小口无遮拦罢了,却不料今天她竟是血口喷人,还诬陷小姐,“粉蝶,你不要胡说八道!”

粉蝶看了眼画眉,指着白菱道:“是不是胡说八道,白菱最是清楚,她负责二小姐的首饰衣服。”

大夫人把目光投向白菱,后者却是摇了摇头,“今个儿是画眉收拾的首饰盒子,奴婢并不清楚。”

粉蝶不满地看了白菱一眼,她没想到白菱竟是临阵脱逃,不过没关系,这事她十拿九稳!

“你胡说八道!小姐首饰盒子里就那几样东西,怎么会有多余的首饰,分明是栽赃陷……”

“啪”的一声脆响,陈妈妈收起了巴掌,眼中带着一丝不屑,“相爷夫人面前也敢大吼大叫,还有没有半点规矩了?”

画眉的脸上顿时一片火辣辣的疼痛,楚清欢狠狠瞪了一眼陈妈妈,吓得她不由后退两步,陈妈妈觉得二小姐看自己的目光恨不得活剥了自己似的!

“是非曲直,搜了就知道了。”大夫人扬手就要指挥人去搜查,楚清欢忽然站起身来,眼中带着一丝坚决,“若是搜不出来,母亲该如何处置?”

大夫人脸色一变,旋即却认定楚清欢这模样不过是假装镇定,“清欢这是何意?”

楚清欢笑了笑,指着一旁的陈妈妈道:“母亲和陈妈妈笃定女儿这里有赃物,就好像自己亲手放过来似的。”

大夫人闻言脸色登时一变,呵斥道:“你胡说什么!我不过是为了找到那贼子而已。”

楚清欢却毫不畏惧与大夫人目光相对,脸上甚至带着笑意,“陈妈妈打了画眉一巴掌,女儿疼在心里还不曾说什么。不过是猜测了一番,母亲又何须这般着急?女儿别无他求,只是若是搜不出这所谓的首饰,只要陈妈妈向画眉赔礼道歉而已。父亲朝堂叱咤,能否给女儿做个见证?”

楚思远一旁缄默不语,这个女儿他看不懂,有阿辰的三分样貌,可是却没有她的半点娴静温和,只是不知为何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大夫人却觉得楚清欢是小题大做,用相爷威胁她?可是若真是没有的话,她何不就此提出个更大的要求?分明是心虚了,却又想最后补救一下。

“好,粉蝶你带人去找那……”

“母亲,女儿有个不情之请。”楚清欢打断了大夫人的话,不管大夫人脸色变化道:“不如女儿也随着一起去,省得她们有什么不知道的地方。”

楚清欢意思很明确,她一清二白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但是保不齐这搜查的人手脚不干净把什么东西落在芝兰院里,到时候她是八张嘴都说不清楚的。

大夫人闻言心中一恼,只是她看粉蝶神色笃定,也不在乎楚清欢这点要求了。

楚思远并没有随着她们进去,甚至于去了的人不过七个人而已。

楚清欢,大夫人,陈妈妈,周妈妈,粉蝶,画眉以及拿着首饰盒子钥匙的白菱。

白菱打开了首饰盒子,里面的首饰一览无余,一只翡翠玉镯是当初老夫人赏的,一只枝叶翠绿的柳枝,还有几件朱钗步摇,却都是不起眼的。

“咦,这是?”陈妈妈指着那柳枝,一脸的疑惑。

楚清欢轻轻瞥了一眼房梁,垂眸道:“是当初八千岁赏赐的柳簪。”

大夫人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不过是个佞臣给的个柳条罢了,值得这么收藏着吗?

“夫人,奴婢看见二小姐是把那首饰藏在那里了。”粉蝶指着临窗榻上的一个梅瓶,陈妈妈见状连忙上前,生怕楚清欢把那里面的“首饰”弄没了似的。

楚清欢笑了笑,看着窗外的灯火通明,分明是不愿意说话的模样。

画眉捂着脸,看着粉蝶的目光没了半点热度。

唯独粉蝶,目光中带着热烈,很是紧张似的。

梅瓶上插着几枝竹枝,陈妈妈不管不顾伸手就往瓶口里去,她人比较胖,手也是肥肥的,刚巧卡在了那里不上不下。

楚清欢见状微微一笑,神色中带着几丝紧张,“陈妈妈你可当心些,可别弄坏了这梅瓶。”

陈妈妈看她这般紧张,明白这里果然有猫腻,捋了袖子就往下摸,手指碰到一点尖锐的东西,陈妈妈顿时笑了起来,“夫人,奴婢摸……啊!”

一声惨叫响彻了芝兰院,陈妈妈想要缩手,可是胳膊却恰恰卡在了那瓶口!

“陈妈妈,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被簪子咬了一口?”说到“簪子”的时候,楚清欢语气特意加重了几分。

陈妈妈脸色惨白,只觉得手背上又是被咬了好几口,“蝎……”她脸若金纸,大夫人见她这般着急,“还不快救陈妈妈?”

周妈妈立马瞧了楚清欢一眼,但见她神色中带着几分冷漠,连忙喊道:“快去厨房里拿油来。”

芝兰院中并没有小厨房,大夫人左等右等并不见人过来,又见陈妈妈在那里哭喊连天,指着周妈妈道:“给我砸了这梅瓶!”

周妈妈顿时为难了,要救陈妈妈最快的方法便是砸了这梅瓶,但是二小姐适才还特意吩咐不要弄坏了这梅瓶。那可不止是告诫陈妈妈,还有连带着警示自己呀!

周妈妈犹豫了,陈妈妈可一点没犹豫,她只觉得整个胳膊都被咬断了似的,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就把那梅瓶狠狠往榻上一掼,登时解放了她的右手。

梅瓶顿时粉身碎骨,只是那梅瓶的碎瓷却并不饶人,立竿见影在她胳膊上划了几个口子。

陈妈妈的胳膊鲜血淋漓,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她胳膊上,只有楚清欢注意到一只蝎子飞一般地从梅瓶那里爬走了。

“不知道那首饰在何处?”

略带些冰凉的声音引得众人都看向了临窗的美人榻上,碎瓷散落了一榻,几茎竹枝也散落在那里,却没有半点首饰的影子。

大夫人顿时脸色一黑,狠狠地看向了粉蝶,“粉蝶,你不是说二小姐把首饰藏在梅瓶里了吗?”

粉蝶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梅瓶,眼中满是不能置信。

睡觉前,她明明趁着二小姐不注意把那首饰包着放到了梅瓶里的,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了呢?

“奴,奴婢……”粉蝶结结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楚清欢脸色温和,带着柔柔的笑意,似乎那冰凉的声音并不是自己的一般,“母亲,不如再搜查一下别处,许是这丫头记错了呢。”

粉蝶闻言竟是同意道:“是呀,是,夫人,一定是二小姐把那首饰放到了别……”

“住口!”大夫人脸色转为酱红,眼中带着几分冰渣子,“再胡说八道诬陷二小姐,看我不家法伺候!”

楚清欢笑意盈盈,分明什么都不在乎似的。大夫人再急功近利却也明白,今天她算是上当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卖主求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