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25章: 卖主求荣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25章 卖主求荣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一当,她以为楚文璋一定会去千影居拜祭云静辰,孰料却并没有见到楚文璋的影子,反倒是遇到了楚思远,她接连两次去了千影居,楚思远嘴上不说什么,可是心里难保没有隔阂。

第二当,她借着丢东西之事来搜查芝兰院,楚清欢声音之前似是而非让她以为这院子里的并不是楚清欢本人。她一意要打开院门,急功近利就落入了楚清欢的圈套之中。

而第三当,她之前安排了粉蝶这颗棋子,如今已然没了用处。甚至于,从来没有发挥过用处!

大夫人目光紧紧盯着楚清欢,想从她眼中看出一丝端倪,可是到最后,除了那笑意,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直到陈妈妈粗粗的喘息声提醒了她,大夫人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道:“这么晚了,我也累了,就先回去了。”

楚清欢慢慢随在她们身后,直到走到院子里才忽然想起来似的,惊讶道:“对了,既然首饰一事子虚乌有,陈妈妈是不是要向画眉赔礼道歉呢?”

大夫人脚下一僵,院子里楚思远脸色一寒,唯独楚清欢脸上是盈盈笑意,她拉着画眉的手走到陈妈妈面前,一字一句道:“赔礼道歉!”

陈妈妈被蝎子咬了本就痛不可耐,如今楚清欢拦住她去路,更是让她烦躁,蝎毒入心了似的好像根本没看到楚清欢人,直直就撞了楚清欢。

“嘶……”楚清欢倒吸了一口气,捂着胳膊脸色惨白。

“小姐!”画眉和周妈妈连忙扑了上去,可是看楚清欢模样却又不敢动她,两人着急的泪都要落下来了。

楚思远脚下一动,可是旋即却又站在了那里,只是一张脸阴晴不定。

楚清欢身边围住了一群人,陈妈妈如梦方醒似的,看着脸色惨白的楚清欢求救似的瞧着大夫人,“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大夫人没想到楚清欢竟会当中为难自己,脸色难看至极,“老爷,她……”

“母亲,女儿要求不多,只是要陈妈妈向画眉赔礼道歉而已。”楚清欢捂着胳膊,慢慢站了起来,衣衫略有些狼狈,但是神色坚决。

陈妈妈是她的心腹,她向画眉赔礼道歉,这意味着什么,是个人都能想明白。大夫人正犹疑不决,忽然楚思远沉声道:“你,赔礼道歉!”

陈妈妈愣了一下,旋即才分辨出这声音的的确确是来自楚思远,她晕乎乎地转过身,看着画眉道:“画眉姑娘,是我的不是,我向你赔礼道歉了。”

她向来是大夫人的第一心腹,从来都是别人对她和颜悦色,何曾这般憋屈过?几句话说完,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似乎又被蝎子咬了几口似的。

画眉想要躲闪,却被楚清欢拉住了,“陈妈妈果真是诚心诚意的,没有半点架子,画眉你还不认了?”楚清欢声音中带着几丝颤抖,似乎在隐忍着痛意似的,闻者莫不是一揪心。

只是,她话里的意思分明是陈妈妈不够诚心诚意,无非是仗着主大欺人!大夫人眼里几乎要渗出血似的,狠狠踢了陈妈妈一脚,“还不磕头认错?”

陈妈妈膝盖一痛,跪在了地上顿时脑袋也清醒了七八分,“二小姐,画眉姑娘,千错万错是奴婢的错,奴婢给你们磕头认错了!”

说着她便磕起头来,陈妈妈原本以为楚清欢会拦住自己,所以这头磕得格外用力,等到她额头碰到院子里的青石地板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今个儿实在是小瞧这位二小姐了!

直到磕了三个响头,楚清欢才反应过来似的,连忙不顾胳膊上的疼痛要去拉陈妈妈,“陈妈……嘶,不过是赔礼道歉而已,何至于此?”

不过是赔礼道歉而已……

大夫人闻言恨不得把楚清欢杀死的心都有了,这分明是得了便宜又卖乖!只是一旁楚思远面色阴沉,大夫人不由面上带着一丝关怀道:“清欢胳膊可是无碍,要不要去请个大夫?”

自然是无碍的,她还不至于拿捏不住这点分寸。楚清欢脸上带着一丝愧疚,似乎让大夫人这般挂心,实在过意不去似的,“没事的,回头让画眉她们给我上点药便是了。”

楚思远这厢闻言,脸色稍稍缓和了些,“明日再请个大夫好好瞧瞧,闹得这么晚了,回头也不用去给你母亲请安了。”说罢,他便扬长而去。

大夫人脸色三度变成酱色,只看着楚思远的背影眼睛中几乎跃出一团火球似的!

“女儿恭送父亲、母亲。”

大夫人回头瞧去,楚清欢盈盈一礼,说不出的端庄,只是那微微下垂的眼眸中似乎带着说不尽的笑意似的,似乎在嘲笑自己的失败!

楚思远和大夫人相继离去,芝兰院里却并没有恢复平静,周妈妈亲自去看了看楚文璋,小跑着回来道:“大少爷熟睡了,并没有醒来。”

楚清欢点了点头,想来是朱沅点了他的睡穴,所以这么大的动静才没能吵醒他。不过也好,她的哥哥品行单纯,本就不该见到这些的。

折腾了这么久,楚清欢也有些累了,只是跪在屋子里的人却提醒她,还不到能休息的时候。

“小姐,小姐,奴婢是被大夫人胁迫的,奴婢不是真心要陷害小姐的。”粉蝶如梦方醒,扯着楚清欢裙子下摆,苦苦哀求道:“小姐看在奴婢伺候您这么尽心尽力的份上,就原谅奴婢这一次吧。”

楚清欢蹲了下去,看着跪倒在地上的人轻声笑道:“原谅了你,然后再度被你背叛吗?”

粉蝶闻言一愣,却又听到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大夫人的人。”

犹如霹雳击在了脑门上似的,粉蝶不能置信地瞧着楚清欢,喃喃道:“不可能!你怎么知道的?”

没什么不可能的,她用前世的血泪教训才换来再度重生,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其实那些首饰如今真的在我手里,粉蝶说起来我还真要谢谢你,毕竟那些东西价值不菲呢。”

粉蝶大喊道:“我要去告诉夫人,我要去告诉夫人真相!”

楚清欢冷声一笑,站起身来,“什么真相,你卖主求荣的真相,还是这首饰本就是你要栽赃陷害我的真相?抑或是你本就是大夫人眼线的真相呢?粉蝶,你可别忘了,现在你还是我芝兰院的丫环,是生是死,不过是我一句话而已!”

听到死这个字,粉蝶害怕了似的,跪着爬到楚清欢脚下,苦苦哀求道:“小姐,小姐,奴婢错了,奴婢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再给奴婢个机会。”

楚清欢瞧了她一眼,笑靥如花,声音却无比冰凉,“我曾经发誓,害我之人,我定让她痛不欲生,你知道我向来信守诺言的。”

粉蝶一下子僵在了那里,甚至于被拖走的时候都呆呆愣愣的没有知觉似的。

终于结束了。楚清欢长吁了一口气,这一夜风波接连,幸好她早就有所布置才不至于被动。

大夫人喜欢用楚常喜打头阵,可是她更喜欢自己再布置一番,楚清欢得知楚常乐丢了东西的时候也并没有多想,只是梳妆的时候她发现粉蝶对那梅瓶似乎特别有兴趣,她顿时有了警惕,果然在那梅瓶里发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她用当初对付雪儿的老办法金针刺穴之法让粉蝶昏睡过去,把那首饰处理掉,然后和楚文璋一起去了千影居。

千影居!

她正在解衣衫的手微微一顿,另一只手慢慢附了上来,“小美人这是在宽衣解带邀请本尊吗?”

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楚清欢浑身有些僵硬,眸光能看到姬凤夜那纤细修长的手在自己胸前游移,那锐利如刀锋剑芒的指甲划断了那衣带,然后又慢慢向下滑去……

“清欢不过蒲柳之姿,入不了千岁爷的法眼的。”

那火红的曼珠沙华蔓延到自己脸颊,骤然接触到的脸几乎不带任何温度,楚清欢神色僵硬了一下,她刚要平静下来,耳垂却微微一痛。

“看来本督还是有些眼光的。”姬凤夜声音中竟是带着些沙哑!

楚清欢愣了一下,“什么?”这位千岁爷说话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简直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指尖挑断最后一根衣带,姬凤夜整个人都缠在了楚清欢身上似的,略有些不满道:“小美人,鲜花配美人,柳簪配你可不是相得益彰?”

楚清欢忽然想起,她首饰盒子里那柳枝保存如新,不见一丝枯萎,是她费了心思保存下来的,不然寻常柳枝怎么会半个月后还青翠依旧?

不过刚才她还真是特意说的,只是他武功太高神出鬼没,自己实在是拿捏不准他到底在与不在。

“千岁爷谬赞了,时辰不早了,清欢不敢再耽误千岁爷工夫。”

姬凤夜邪魅一笑,一双丹凤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笑意,宛如涟漪荡漾,吹皱一池春水,“没关系的,本督喜欢被你耽误。”

可是她不喜欢呀!楚清欢只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都被姬凤夜带到了床上,而罪魁祸首正压在自己身上。

她的中衣衣带已经被尽数挑断,这一番动作弄得衣衫凌乱,露出了化蝶欲飞的锁骨。姬凤夜看着那波澜不惊的一双清眸,忽然摇了摇头,“小美人不妨多吃些,手感不好会倒了本督的兴致的。”

他没兴致最好!楚清欢打定了主意不会多吃,像是知晓了她的心思似的,姬凤夜指甲滑过了她的脸颊,唇角和眼角都弯起了弧度,“小美人,本督向来说一不二的,若是万一生了气,后果很严重哟。”

威胁,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呼吸都粗噶了几分,楚清欢慢慢动手抚上了姬凤夜的背,一字一句道:“知……道……了!”

姬凤夜满意地点了点头,像是抚摸爱宠似的摸了摸楚清欢的头,“这才乖,本督改日再来看你。”

身上蓦然一轻,楚清欢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许多,看着从窗子里一闪而逝的黑影,她唇角噙着一丝笑意。

敢占她便宜,等着瞧!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定亲之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