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26章: 定亲之宴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26章 定亲之宴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挂中天,银辉洒满大地。一前一后两道身影从丞相府中离开,前者银袍潇洒,后者红衣妩媚,正是姬凤夜和朱沅。

姬凤夜轻功无双,朱沅远远跟在他身后,眼看着就要被他甩掉之际,却见姬凤夜忽然停了下来。

然后动作很不雅观地伸手拽屁股上的锦袍。

自家主子爷向来是一举一动无不邪魅,可是却从来不曾这等粗鄙过,朱沅险些眼珠子都掉了下来,看着姬凤夜并不好看的脸色,关怀道:“千岁爷,怎么了?”

从屁股开始,浑身上下痒得要死,若不是他用内力控制住自己,现在只怕是早就癫狂了,好个小丫头,竟然敢跟她玩这一招!

“无妨。”还真是胆肥,不过……姬凤夜唇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敢算计他,可就要准备好了,小美人。

朱沅看着主子爷那难看至极的脸色,心里不由暗暗问道,真的无妨吗?为什么她觉得千岁爷现在这表情就好像是要生吞活剥一个人似的?

两道人影终于渐行渐远,只留下相府在一片月光中庭院深深。

楚清欢一夜好眠,醒来的时候心情也是一脸的笑意。

因为粉蝶还被关押在柴房,屋里伺候着的便是画眉和白菱。画眉瞧着楚清欢这般高兴,心里却也是放松了七八分,只是看着一旁的白菱,却不禁又有些担忧。

倒是白菱,见状似是好奇一般,问道:“二小姐可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自然是好事,那妖孽自以为拿捏住了一切,殊不知自己早有提防,那痒痒粉够他喝一壶的了。楚清欢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才道:“白菱,往后你给我梳头。”

白菱闻言有些拿不住了,昨个儿二小姐独审的粉蝶,她担惊受怕了一夜不知道粉蝶会不会把她出卖了。如此看来,倒是她多心了。

“那粉蝶怎么办?”画眉有些急切道。虽然粉蝶出卖了二小姐,虽然粉蝶许是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认二小姐为主,可是她到底是和自己一起入府的。

楚清欢觑了画眉一眼,慢慢道:“粉蝶先养着病,等好了再回来,这院子里的事,你和白菱商量着来,实在解决不了就去问周妈妈。”

说曹操曹操到似的,楚清欢话音刚落,周妈妈就在帘子外悄声问道:“二小姐已经起身了?”

周妈妈竟不似那时脾性,来到这芝兰院里谨慎了许多,办事也是牢靠的。

楚清欢吩咐她进来,但见周妈妈行礼之后才道:“方才大夫人那边传来话,说是表小姐今个儿定亲,邀请府内小姐们过府一聚。夫人吩咐,几位小姐都去安平侯府,也算是尽了一番姐妹情谊。”

楚清欢闻言不由哂笑,她和那对双胞姐妹可从来没什么情谊。宋灵月因为自己而阴差阳错被大夫人设计的不得已和临平侯世子东方闵结亲,怕是早就恨死了自己的。如今这亲不是好亲,怕是宴也不是好宴,一不留神,怕便是那鸿门之宴了。

况且,宋灵月定亲这么大的事情,事到临头大夫人才告诉自己,可别说是她忘记了,分明就是想要自己难堪!

“若是昨个儿她被我抓住了把柄,那么这定亲宴上必然不会出现相府二小姐的身影,她楚清欢的‘前途’也便算是毁了。若是她侥幸逃脱一劫,那么匆匆到来的定亲宴上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出手,到时候一定会被京城的名门贵女嘲弄一番的,到时候‘前途’一样也会毁掉的。可恶,昨个儿连环计都不能拿下她!”

说到这里,大夫人眼底浮现一丝阴翳。

楚锦绣一旁端然喝着茶,似乎并没有听到大夫人的抱怨似的,良久她才道:“那月儿可是同意这门婚事?”

大夫人冷笑一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不同意也得同意!”见楚锦绣脸色有些异样,大夫人神色柔和了几分,安慰似的道:“锦绣你放心,你的婚事,母亲保证绝对让你满意的。你舅母是个没主见的人,月儿的婚事是由你外祖母做主的,结亲临平侯世子,月儿她倒也不是高攀。”

不是高攀又是什么?楚锦绣心底里颇是不屑。

安平侯不过两代传承,是外祖用性命换来的勋爵罢了。而临平侯可是世代勋贵,往上追溯了去便是开国功臣,高皇帝的结拜兄弟。虽是如今临平侯没什么出息,可是临平侯世子东方闵一表人才倒也是不少闺秀的梦中那人。

而宋灵月说好听了是安平侯府的嫡女,可是挨不住她继室之女的本质。舅母柳氏虽是出自皇后一族,可是到底不是皇后的亲姐妹,手段上更是别提。

许是瞧出了女儿的心思,大夫人慢慢道:“你舅母是个没手段的,但是皇后娘娘可是个明白人。今个儿诸位皇子都去安平侯府,到时候人中龙凤又如何,还不是要拜倒在你的石……”

楚锦绣脸色一红,犹如羊脂玉里透着一股子绯色一般说不出的风情,“母亲,你胡说什么呢?”

“好好好,母亲不胡说八道了,你去看看你五妹准备好了没有,别整日里绕着老夫人转圈,连自己的事情都不上心。”提及幼女,大夫人脸色笑意黯淡了几分。

“五妹还小,女儿会好好开导她的。”

大夫人闻言欣慰,“要是芙儿有你一半聪明就好了。”再加上老夫人的宠爱,这府里可便是她们母女的天下了。

偏生,有这么一个人,却不是楚锦芙。想到那人,大夫人好心情消失了一半多。

梨香院。

“二姐姐,祖母可是大财主,要不要你也挑选两样,就算是当贺礼送出去,也是十分长颜面的。”

楚锦芙正在几个匣子里挑挑拣拣犹豫之际看到楚清欢款款到来,便一把拉着她过来。

楚清欢倒吸了一口气,脸色苍白了几分,“不用了,五妹你自个儿挑选便是。”

楚锦芙似乎没注意到楚清欢的异样似的,松开手自己又去艰难地拣选了。原本倚在美人榻上的老夫人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疼惜,“去选两样,省得你们姐妹再费心准备什么贺礼了。”老夫人不问后宅之事,可不代表她并不知道。

昨个儿晚上那么闹腾,她略微一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刚才看楚清欢似乎被碰到痛处了的神色,对大夫人就更是多了几分厌恶。

若不是今个儿五丫头央求自己给她几件宝贝充颜面,她也想不到宋家那小丫头竟是定亲了。

“是。”楚清欢看了眼老夫人额头上的抹额,唇角勾勒出几分清浅的笑意。

“二姐姐,你觉得我是留下这石榴红的手链好呢,还是留下这老坑冰种的翡翠耳环好呢?”楚锦芙一脸为难,看样子倒是两件首饰都喜欢的很。

楚清欢笑了笑,刮了下她的鼻子道:“石榴多子,你还用不到这个,不如送表小姐好。”宋灵月可是并不喜欢东方闵的,这多子的石榴手链对她更多的是讽刺吧?

楚锦芙赞同地点了点头,只是旋即又摇头道:“宋家本就是能生的,不需要我去祝福,我还是送她这个翡翠耳环好了。”

楚清欢闻言哑然,不过楚锦芙说的确实有理。

安平侯府的勋爵是老侯爷用性命换来的这说法一点不错。

老侯爷不过是一武将而已,没什么大功勋,年过四十也不过才六品校尉而已。若不是因为阴差阳错遇上了突厥的偷袭,老侯爷誓死酣战拖延了时辰,今个儿的大周朝怕也是没了那延边六郡。

老侯爷战死,尸骨无存,先帝感慨其忠勇,追封其为安平侯,福荫子孙。

只是老侯爷死的时候府里穷得很,之前若不是府里的大小姐从小就帮助母亲做些绣活贴补家用,怕是这安平侯一脉早就饿死了。

侯爵的勋位落在了老侯爷的独苗身上,当时宋江元也不过才十六岁,侯府里一贫如洗,连多余的使唤婆子和丫环都养不起。

宋江云也是年轻气盛,不愿意活在父亲的阴影下,留了一封书信就阔别了京城去从军了,只苦了侯府里的老夫人和俩妹妹熬心的等待。

十年过去了,宋江元终于回来了,而且还带了老婆和一群孩子。侯府的老夫人本也是贫苦人家出身,可是就是瞧着儿媳妇不顺眼,百般使唤,终于安平侯的发妻赵秋兰在生次女的时候难产过去了,可怜侯府二小姐熬了没几个月也随她娘去了。

安平侯怀念发妻,竟是守孝三年未娶,直到而立之年实在是耐不过家里老太太的劝说这才续弦。

新上任的安平侯夫人是皇后娘娘的堂妹,柳家二房的嫡女,柳氏没有赵秋兰那本事,儿子一个个的生,不过却也生了一对双胞姐妹,正是侯府的三小姐宋灵珊和四小姐宋灵月。

楚锦芙说起这些来带着几分调侃,似乎颇是不屑舅家似的。楚清欢闻言却也不过微微一笑,这些她倒是也知道,只是没想到楚锦芙对这娘舅竟是没有一点好感。

她们俩坐在同一辆马车里,宛如亲生姐妹一般,马车里时不时传出的笑声传到了前面的马车里面,引得楚常喜一阵冷笑,“果真是长袖善舞的,就连五妹都被她欺瞒了。”

楚常乐拉扯了一下她的袖子,楚常喜顿时回瞪了她一眼。

丞相府的马车共有三辆,大夫人独自一辆,本来楚锦绣要召唤胞妹和自己一辆的,却不料楚锦芙拉着楚清欢就上了马车,楚锦绣略微停了一下脚步,最后便是和楚常喜、楚常乐在一辆马车上了。

楚锦绣有些累了似的闭目养神,好像根本没听到楚常喜的埋怨。楚常喜脸色有些窘,干脆别过头去看马车外的风景。

听到那一声冷哼,楚锦绣唇角微微勾起,一双妙目却是轻轻阖着,似乎漠不关心的模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遭遇前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