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27章: 遭遇前夫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27章 遭遇前夫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平侯府的宅院原是前朝秉笔司大太监汪正的院子,后来前朝暴政被推翻,这人人得而诛之的秉笔司大太监汪正的宅子也门前冷落了,直到先帝为了表彰老侯爷的功勋,这空闲了百多年的宅子才又找到主人。

当初侯府一贫如洗,真真是门可罗雀的模样。后来安平侯建立功勋归朝,再加上嫁妹丞相府,续弦柳氏,族妹宋凝岚入宫,安平侯府一时间炙手可热,门前车马流水如龙形容也不为过。

饶是出身丞相府,楚锦芙见状也不由叹为观止,只是她很快就收敛了神色,反倒是眼角透露出一丝不屑,“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家的丑事似的,还真是丢人现眼的可以。”

说好听了这是宋灵月的定亲宴,可是知道内里的谁不清楚这婚事到底是怎么来的?柳氏一心想要给自己女儿长颜面,却不想只是让知晓内情的人更不屑。

楚清欢微微一笑,看来楚锦芙还真是异类,不知怎地就一下子和自己好的像是一个母亲肚子里出来似的。楚清欢心底里还有疑惑,只是楚锦芙究竟为什么突然如此,她目前还不知晓,但是不是敌人,倒也不错。

“爱女心切,总归本意是好的。”

楚锦芙闻言冷哼了一声,道:“仗着皇后娘家人和宫中的贤妃,不知道将来若是大皇子和六皇子争夺帝位,不知道他会帮谁。”

楚清欢闻言不由哑然,倒也是这个道理,她心念一动不由问道:“五妹你可曾见过六皇子?”

她记得前世六皇子素有雅名,倒是不曾参与这皇位争夺,楚锦芙貌似也和其没有什么交集。

楚锦芙闻言像是碰到什么肮脏的东西似的,一脸嫌弃道:“幸好我不认识他。”她又不是大姐,恨不得让所有的皇子都拜倒在其石榴裙下。

这神色,不知道的还以为相府五小姐和六皇子有什么深仇大恨呢。楚清欢微微一笑,和楚锦芙刚要进府,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唏嘘声,“若是小六真得罪了五小姐,改明儿我让他向五小姐负荆请罪。”

那声音温文有礼,没有半点架子,只听声音就能想象其人的温文尔雅,大皇子皇甫镜!

楚清欢轻轻阖上了双眸,蝶影般的睫羽微微颤抖,一旁楚锦芙正吃惊于来人,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大皇子是嫡长子,本朝虽不是恪守那“立子以贵不以长,立嫡以长不以贤”的陈规,但是皇甫镜素有贤名,是承继大统的最佳人选。而前世,可不就是他承继帝位,虽然后来被自己毒杀了吗?

楚锦芙正惊讶之际,楚清欢已经回过神来,回身拉着她的手盈盈礼道:“臣女拜见大皇子。”

一开始看两人竟是没反应,大皇子有些懊恼自己的孟浪,毕竟自己偷听闺阁小姐说话本是失礼的,只是看到两人转过身来的刹那,大皇子瞪大了眼睛,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

那一张脸称不上倾城绝色,至少比不上相府大小姐的明艳动人。可是那微微颤抖的睫羽,那轻轻下垂着的清眸,分明是自己梦中见到的那人。

“大哥,大哥,怎么了?”

耳畔响起的声音让大皇子骤然醒过神来,看着依旧躬身行礼的两人,他连忙伸手想要搀扶,只是转念一想这样并不合规矩,便虚扶了一把道:“两位不必多礼。”说完,他又看了眼身旁的人,神色已然自如,“六弟,怎么姗姗来迟,不怕姨母责骂你?”

六皇子无所谓地笑了笑,脸上带着几分不以为然道:“大皇兄才是胡说,小舅母最是疼惜我,怎么可能责骂我呢?楚相好福气,五个女儿都国色天香,真是羡煞旁人呢。”

楚清欢闻言羞涩似的一笑,余光瞥到楚锦芙脸颊腾起一丝绯云,不由心里暗叹道:宣武的几个儿子莫不是一表人才,文治武功各有所长。且说眼前这两人,大皇子皇甫镜天资聪慧温文尔雅,只是向来不近女色而已;六皇子皇甫煜生性张扬洒脱,最是喜欢游山玩水,就连宣武帝也对他没办法。

“好好好,一切都是你在理。”大皇子无奈一笑,似乎对这个弟弟充满了宠溺之情,说罢他又看向楚清欢两人,语气温和道:“这定亲宴还有些时辰,听说安平侯府景致别具一格,不知两位小姐可有兴致一观?”

他目光基本上落在了楚清欢身上,浑然不觉自己这般举动与以往不近女色的表现相比何等异样,一旁皇甫煜暗暗诧异。楚清欢却是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

眼前这人并非旁人,正是她前世亲手鸩杀了的夫君。是她这世上最对不住的另一个人,饶是她冷血无情,你又让她怎么狠心拒绝?

“看来本督还真是慧眼识珠呢。”

妖娆的声音从五香宝车中传来,犹如焦尾琴的泠泠尾音一般挠在了人的心头,众人回头望去无不是脸色一变,就连六皇子向来带着笑意的脸都收敛了笑意,似乎是硬生生被砍断了的五彩陶似的。

楚清欢脸色蓦然一变,一旁楚锦芙也是愣在了那里,半晌才道:“没想到八千岁竟然都来了,看来侯府果真是气势如虹。”

从五香宝车中走出的人一袭淡紫色锦袍,行动时似行云流水一般,眉眼间的曼珠沙华在抬头的刹那竟似悄然绽放,所有的人莫不是惊住了一般,就连京城第一美的到来都没有注意到,全身心地注视着八千岁。

大皇子最早醒过神来,朝着姬凤夜微微一礼,“不知太傅这话是何意?”他目光最终落在楚清欢身上,似乎问的人并不是八千岁,而是楚清欢。

姬凤夜唇角微微扬起,目光扫视了侯府门前的众人,身后朱沅厉声喝道:“见到千岁爷还不行礼?”

八千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若非当今宣武帝行九,怕是这八千岁便是九千岁了。

面圣不拜,宫中行走。就算是诸位皇子也不曾有这般恩旨,偏生八千岁便是这独一无二之人。千万锦衣卫控制在手中,官拜太傅,就算是诸位皇子见到其也要行礼。

整个大周朝,又是舍他其谁?

楚清欢刚想要行礼,却被一只手扶住了腰肢,耳畔响起了那泠泠的笑声,却不带半点笑意,“小美人又何须见外呢?”

楚清欢只觉得那双手顺着自己的腰背慢慢往下移走,直到臀bu才停了下来。

匆匆赶来的柳氏几人连忙迎了上来,尚存着几分姿色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只是见到两人这般“亲密无间”时,脸上的笑意顿时僵硬在那里,半晌才道:“千岁爷驾临蓬荜生辉,珊儿,月儿还不参见千岁爷?”

安平侯常年镇守北疆,府中琐事向来是安平侯夫人柳氏主持的,但是凡是大事拿主意的便是老侯爷夫人了。如今八千岁驾到,老夫人未出门迎接,按理说却也是失礼的。

姬凤夜似乎没听到似的,随意挥了挥手道:“本督听闻这侯府长亭风景乃是一绝,小美人要不要陪同本督一起赏景?”

正屈身行礼的宋灵珊、宋灵月闻言莫不是狠狠地瞪了楚清欢一眼,宋灵月的目光更似毒草一般缠绕在楚清欢身上。

“千岁爷恕罪,清欢何德何能,是万万不敢的。”

大皇子闻言脸色慢慢舒展,他身旁六皇子却是神色凝重,看向大皇子的目光充满了不解。相府的二小姐并非倾城绝色,和素有京城第一美之称的大小姐相比而言可谓是明珠之于皓月。

八千岁对二小姐似乎别有目的,为何向来不近女色的大皇兄竟也是一改往昔?想到这里,六皇子的目光不由逗留在楚清欢身上了。

一袭曳地长裙上面不过是几茎竹枝,上身的撒花烟罗衫料子也不过是一般的而已,顶多算是个清秀佳人,算不上什么“美人”的。

“哦?”姬凤夜轻声一笑,声音拖得有些长,“本督还以为楚二小姐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也有不敢的时候呀。”

细长的指甲滑在那蜀锦的衣料上,楚清欢唇畔笑意盈盈,还没待她开口,身旁的人却已经走开了。

“珊儿、月儿,你们俩带着几位姐妹去四处看看。”柳氏如释重负,看到大夫人如同看到救星一般连忙迎了上去。

宋灵月有些幽怨的走向了楚锦绣那边,宋灵珊无奈地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宠溺的笑,“二姐和五妹不要介意,月儿还是小孩子。”

楚清欢微微一笑,脸上带着几分了然,“四小姐怕是舍不得家里姊妹的。”

宋灵珊脸色浑然不变,笑着去拉楚清欢的手,“二姐这是在和妹妹见外吗?若是不嫌弃唤我一声三表妹即可。”

她还真是和宋灵珊姐妹没什么半枚铜子的关系。不过这三小姐可是比四小姐沉得住气的多,不过……

“府里新培育出来的几株牡丹花如今开得正盛,五妹不是向来喜欢牡丹花吗?不如去牡丹亭那边去看看?”

楚清欢不由唇角微动,她还以为三小姐是个聪明人,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呢。丞相府里几位小姐中最是喜欢牡丹花的可是楚锦绣。

楚锦芙眉头紧皱,有些不满道:“三表姐记错了,我向来只喜欢木芙蓉的。”她的芙园每到八月芙蓉花开的日子,便是灿若锦霞,饶是芙蓉本无味,只看着却也是满庭芳香。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是黄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