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4章: 杀人放火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4章 杀人放火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看着孙亭先向自己扑了过来,楚清欢唇角弯起,笑意冷漠而又讽刺,只可惜孙亭先色令智昏根本就没瞧见。

“姑丈,侄女儿给你看一样东西。”

孙亭先猛地站住了脚,距离楚清欢不过一步而已,眼中满是急切,却还是耐着性子问了起来,“什么好东西,小美人快给我瞧瞧。”

他手不知何时已经抓住了楚清欢的左手腕,正上下其手,到底是年轻,虽说瘦了些,可是那肌肤摸着却是温润如玉,想起刚才自己在妻子身上的耕耘,就更是嫌弃了发妻,“先给我瞧了乐子,过会儿姑丈带你欢喜,不是更好?”

这话分外露骨,楚清欢闻言几乎作呕,只是脸上却还是甜甜的带着几分羞涩的笑意,目光炯炯的看着孙亭先道:“姑丈,觉得这柴刀如何?”

孙亭先愣了一下,脸上带着莫名神色,“你拿柴刀做什……”

回答他的是楚清欢的快准狠的一刀,正中脖颈。

鲜血顿时喷射而出,柴刀上的铁锈很快被鲜血湫湿,孙亭先踉跄了两步,似乎想要扑上来掐死她,可是最后却还是倒在了地上。

“姑丈,觉得这柴刀如何?”楚清欢又问了一遍,声音中满是冷漠,半点没有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的天真甜美,似乎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孙亭先听了只觉得遍体生寒,他想要高呼,可是脖子那里却流了越来越多的血,他伸手都堵不住。

楚清欢冷眼旁观,见孙亭先竟是想要爬出这房门,不由冷笑了一声,一下子便堵住了他的去路。

“你……你想要干什么?”眼见着唯一的生路被断了,孙亭先沙哑着问道,只觉得那鲜血似乎呛进了喉咙里似的,他咳了一声,却是更多的鲜血冒了出来。

“姑丈真是开玩笑,哪里是侄女儿想要什么,分明是……”她骤然间声音一冷,目光似淬了冰的刀子一般射在了孙亭先身上,“我只不过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罢了!”

说着,楚清欢拔出了柴刀,孙亭先只觉得脖颈一凉,旋即却是手腕上一阵剧痛,只见右手竟是被楚清欢生生砍了下来。

“啊……”杀猪似的叫声顿时响起,带着几分凄厉,前面院子里楚凝碧听到这声音不由冷声一笑,“没想到这丫头竟是和她娘一样,倒是个烈性子。”她只当作是孙亭先没占了便宜,却不知自己那瞧不上眼却又过了十来年日子的丈夫却是被楚清欢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孙亭先只喊了一嗓子,人就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楚清欢看他似乎没了生气,这才放松下来,整个人都倚在了门上。

一开始听到她小姑姑那毒计的时候,她只觉得心如死灰,她没想到老天让她重活一遭却是为了更好的羞辱她。只是想起前世她那未出世的孩子,那冷宫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惨遇,她内心的凄惶终究是消散了。

拿这柴刀胡乱砍了一阵,甚至分不清孙亭先原本面目,楚清欢这才慢慢住手。可是看到孙亭先那死不瞑目的样子,她蹲下身子又是冷冷一笑,却是用剑把他的眼珠子剜了出来。

这欺凌过她的双手,这猥亵了她的双眼,她都要给他废掉,这辈子她就是地狱修罗,活着的目的便是为了报仇雪恨,遇神杀神,遇佛诛佛!

孙亭先最后挣扎了一下再无动静,楚清欢看着沾了一身的血迹厌恶的皱了皱眉,这肮脏的血沾在了身上,自己是再也洗不掉了。

“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头一遭杀人,这滋味不好受吧?”

楚清欢蓦然一惊,回头却见一个黑衣人倚在门框上,只是他一身黑衣似乎和整个夜色融合到了一起,就连眉眼都看不清,却又是一柄利刃,根本不容人忽视其存在。

这样的一个人,她竟是一点没发觉。楚清欢心底里暗惊,只是却还是将孙亭先那血肉模糊的遗体收拾了去。

黑衣人兴趣盎然似的看着楚清欢有条不紊的处置,似乎一点也不奇怪,只是看到楚清欢朝着自己走来,他却是轻描淡写了一句,“你不是我对手。”

簪子一下子戳破了手指,楚清欢脚下一顿,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大侠误会了,我只是想给你倒杯茶而已。”

黑衣人闻言忽然一笑,刚想要说话外面却传来一阵声音,“你们去那边找找……”

夜色里,那声音几乎近在咫尺,楚清欢不由浑身一个激灵,顿时知道这黑衣人怕也是在逃命,不由地有些气恼:明明自己是泥菩萨,竟然还要挟她!

“帮我。”

楚清欢顿时瞪眼,“凭什么!”

黑衣人却忽然间宝剑出手,剑锋直指楚清欢咽喉,“我死,也要垫背的,你说呢?”

外面的声音越发清晰,楚清欢不由恼怒,权衡利弊最后却是点了点头。她知道,这黑衣人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的,自己当前的确得罪不得。

“统领,就剩下这件屋子了。”那统领闻言不由扬了扬手,刚想要指挥手下进屋搜查,房子里却传来一阵娇笑声。

“好人,不要,不要这样……”

屋外一应众人不由愣了一下,却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笑声,“小荡妇,这时候不要,刚才我替你杀了那畜生的时候怎么不说?我看你就是骨子里淫贱,难怪你姑母对你不放心。”

男子似乎掐了女人一把似的,屋里传来一阵娇笑和求饶声,“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对你情有独钟,那老头子千方百计想要占我便……你们,你们是谁?”

那统领也没想到那声音妖娆妩媚的女人竟会只是一个小女娃,顿时有些傻眼,却见她香肩微露,气息间有些紊乱,显然是方才和那二哥调情的缘故。

房屋内血腥气很重,只是那男的却是蒙起了头,低声问道:“不是我家那河东狮找上门来了吧?”

楚清欢一脸惶恐,却是忽然从床上滚了下去,“几位好汉,都是二……这人强迫与我的,实在不是小女子的错呀!”

衣衫凌乱,发丝撩拨,就算是此时,也不忘了献媚,那统领躲开了去,却见属下搜查了一圈过来回禀道:“有一个死人……”

那统领扫了一眼,看向楚清欢的目光顿时森冷,“能杀了一个人,难道杀不了第二个?人不在这里,再去找!”

楚清欢跪倒在地只觉得浑身发冷,她刚才那釜底抽薪之计委实凶险,若是那统领之人不信怕是自己眼下就成了倒霉鬼了,好在……

“你倒是聪明,走吧,这里不安全。”那男子赫然便是之前的黑衣人,只是他依旧黑纱蒙面,不着衣物的上身却是有一道刀痕触目惊心。

如今自己和他绑在一条船上,又欺瞒了方才那群人,怕是留在这里都不行了。只是……

“我还有事要办,你先等着我。”看了看外面,楚清欢声音减弱,“一时半会儿,他们不会来这里。”她走出房门,走向了楚氏所住的小院子。

她住的偏房是孙家宅院里最角落的,和楚氏的卧房相距有些远,也正是因为此,适才孙亭先杀猪般的惨叫声才没传入楚氏的耳中,也许也传了进去。楚清欢笑了笑,只是她的小姑姑却并不想听,所以就没在意罢了……

楚氏的卧房里还有着靡靡的气息,似乎昭示着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站在楚氏床头,楚清欢看着睡梦中并不十分安稳的楚氏,忽然间笑了起来,那笑声越来越大,最后吵醒了楚氏。

“死鬼,你不是去找那小贱……”楚氏惺忪着眼睛,只是看到站在眼前的人不由大声叫了起来,“死丫头,你怎么在这里?”

等她目光再落到楚清欢手上时,她顿时全然清醒了过来,“你,你做了什么?”

回答她的是楚清欢的一闷棍,看着死猪般倒在床上的人,楚清欢轻声一笑,“杀人放火罢了。”

说完,她把床头的烛台敲落在床上,很快火焰便吞噬了绣着比翼双飞的纱帐……

良久之后,黑衣人在楚清欢搀扶下站在山上看着将孙家宅院吞噬了的烈火,火光明灭在那小丫头的黝黑的眼眸里,街坊邻里的叫喊声似乎都没能传入她的耳朵,似乎她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似的……

她前世二十六年的岁月最终被一场烈火终结,而她今生则是由这一场大火拉开了序幕。

“小丫头你倒是狠心,杀人放火,小小年纪就是这么歹毒的心肠。”不过,这心肠,我喜欢。

楚清欢白了黑衣人一眼,看不到那蒙面巾下的样貌,就连一双眼睛,似乎都被这漫天火光改变了色彩,“那么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黑衣人愣了一下,只是这眨眼的工夫,他听到什么破空的声音,紧接着是后脑一疼,轰然倒塌的世界中最后一点色彩是那小丫头眼睛的颜色,一片漆黑。

得手了。楚清欢又狠狠踹了黑衣人两脚才觉得自己这一口恶气算是出了。她连忙翻遍了黑衣人身上的衣服,看到黑衣人胸口上的伤口不禁皱了皱眉,这伤口如此深,怕是……努力忽视掉那伤口,楚清欢最后只翻出了一个份量不轻的荷包。

“咱们算是两清了。”楚清欢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准备走人,浑然不知有什么东西竟是因为这不经意的动作而掉在了地上。

天色微亮,正是东窗微白。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回京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