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目录] > 第9章: 英雄救美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第9章 英雄救美

公子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没想到,前世她被楚锦绣设计,被皇甫殊英雄救美,这一世,皇甫殊还是能够扮演这救美的英雄。

只是,这被救的美人,却是不一样了的。

楚清欢慢慢垂下了目光,却听到楚常喜匆忙的声音,“三皇子,你赶紧救救灵月姐,她,她……”

皇甫殊看着跌到了一片的人,一眼就看到了东方闵,他不由脸色一沉,厉声呵斥道:“阿闵,还不赶紧松手!”

东方闵却似乎置若罔闻,大手几乎覆在了宋灵月的胸上,嘴里还低声呢喃着不甚是清楚的话。

皇甫殊不由脸色一沉,丹凤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旋即却被一丝诧异取代,“去取一盆冷水来。”

楚府的后院荷塘水池甚多,风波阁取名便是有“倚波听风”的雅趣,很快便有婆子端着一盆水过来,只是看着地上的人却不敢有所举动。

皇甫殊见状眼角一沉,伸手接过了那铜盆,却是把水尽数泼在了东方闵头上。

“阿嚏!”被冷水这么一泼,东方闵登时抱着头,一旁倒在地上的丫环婆子见状连忙把宋灵月给解救了出来。

只是,宋灵月身上的衣衫尽数都贴在了身上,更是显得狼狈。

看着宋灵月哭成了个泪人又这般狼狈,大夫人不由气结,而看到东方闵那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神色时,转好的脸色又黑了下去。

“宋夫人,我……”东方闵摇了摇头,可是怎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对刚才的事情没有一点印象,他似乎见到了……皱着眉头,东方闵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不由浑身一个激灵。

“姑姑,月儿怎么了?”

声音中带着焦急,楚清欢抬头望去不由微微一笑,还真是巧,这戏要是没有宋灵珊,怕是不好唱下去呢。

大夫人看着疾步走来的侄女,顿时愣在了那里,宋灵珊身后的人,可不正是临平侯夫人吗?

“月儿,你这是怎么……”宋灵珊也没想到,自己刚才正和临平侯夫人说着玩笑话的时候,有小丫环过来跟自己说妹妹出事了,她急忙赶了过来,却不料竟是看到自己的双胞胎妹妹衣衫紧贴着身子,身上还在往下滴水。而当她看到坐在地上的人时,宋灵珊杏眼滚圆,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闵儿,你这是怎么了?”临平侯夫人没想到竟是会在这里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而且还是这般狼狈。她原本,只是来瞧热闹的。

怎么了?楚清欢看着东方闵身上的水,不由唇角弯起。迷离草再加上蝴蝶兰的香味,足以让一头野牛不知觉中产生情yù。东方闵若是不中招,自己这些年算是白过了。不过说来,自己还真该感谢一下皇甫殊,这一盆冷水下去,就算是大内御医来了,也检查不出什么的。

“母亲,还是先送灵月妹妹回去梳洗要紧。”

听到楚清欢的声音,大夫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因为要给她个教训,灵月这孩子岂会成了替罪羔羊?只是她还未开口,一旁楚常喜便嚷嚷道:“不用你假好人!”

这个庶女越发没分寸了!大夫人眉头拧的更紧,“锦绣,带着你表妹去换身衣服,夫人,外面风大,我们还是里面说吧。”

大夫人很是清楚,事到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妥善处理这事情,毕竟,若是这丑闻传了出去,最不利的还是丞相府。

来府中参加寿宴的小姐出了事,这丞相府中的小姐岂不是也要陷入风言风语中?况且,这出了事的还是自己的侄女,大夫人自然要打起精神处理此事。

临平侯夫人闻言却是几分不屑,这其中利益关系她一下子就摸了个明白。说白了,是这宋府的四小姐被占了便宜,自己的宝贝儿子虽是陷入了这风波之中,可是到底也是侯府世子爷,不是什么不检点的人能高攀的起的!

“丞相府家大业大,宋夫人你管家之时未免有所疏忽,下次可是要看好……”

大夫人没想到到了这时候临平侯夫人竟是还这般挖苦自己,顿时脸色一沉,“若是临平侯夫人怀疑,不如请三皇子殿下作证,看到底是谁行为不检点!”

大夫人一脸严肃模样,临平侯夫人闻言不由一愣,看着一旁玉树临风的皇甫殊,还有自己那心不在焉,目光追随着宋灵月的宝贝儿子,顿时脸色通红,“你个逆子,跑到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风波阁慢慢消失在身后,楚清欢静静跟随在众人身后,直到一只手忽然抓住了她的胳膊,楚清欢骤然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些痛苦和不解神色,“大姐,怎么了?”

“还能怎么着?楚清欢,是不是你使得坏,那里……”想起刚才大夫人的一声厉呵,楚常喜心有余悸,声音骤然低了下去,却还是心有不甘的瞪着楚清欢,她才不相信,宋灵月会好端端的跑到风波阁顶了楚清欢!

“三妹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楚清欢面带不解,脸上的笑意半带着讨好,还有些羞涩。

楚常喜登时一脸不满,嗤笑道:“我可没有从乡下来的姐姐。”

楚清欢眨了眨眼,看向楚锦绣道:“大姐,难道父亲还有一个女儿吗?不知道今年多大了,我该唤作妹妹,还是姐姐呢?”

楚府里楚思远这一房有五朵金花,分别是长女楚锦绣,次女楚清欢,庶女楚常喜,嫡女楚锦芙和庶女楚常乐。

云安城是小小县城,却也不至于是乡下地方。楚常喜拿这话来噎自己,偏生自己还就真不怕她这一套。

楚锦绣闻言脸上微微变色,略是不满的看着楚常喜道:“三妹,怎么能这么跟你二姐说话呢?还不向你二姐道歉,求她原谅?”

即使是训斥人,楚锦绣都是那般的温和,声音也是那般和煦犹如春风,她一言一行都不负京城第一美的称呼。这般的楚锦绣,是男人心目中的仙人,也是女人最为嫉妒的人。

原本黑着脸满是不满神色的楚常喜顿时脸上堆满了笑意,变脸之快不禁让楚清欢咋舌,楚常喜亲昵的拉扯着楚锦绣的衣袖,撒娇道:“大姐,我才不要跟那丫头道歉呢。”

楚锦绣闻言脸上闪现一丝无奈,半是宠溺半是无奈道:“去求你二姐原谅,回头我把那簪子送给你。”

那支自己觊觎了很久的白玉镶金嵌紫晶滴珠簪?

楚常喜一脸的不情愿顿时消失无踪了,眼睛中也充满了闪亮的色彩,只是走到楚清欢面前的时候却又是黑着一张脸,满是不情愿的生硬地说道:“二姐,对不起。”

楚清欢闻言心底里冷冷一笑,楚常喜就是大夫人养的一条狗,四处乱咬人活脱脱的疯狗罢了,而向来闷不吭声的楚常乐一副榆木疙瘩的模样更是衬托出楚锦绣的仙女气质。

即使是刚才,楚锦绣都是好人做尽,摆出了一个好姐姐的形象。

既然是做戏,谁又不会呢?楚清欢笑了笑,拉着楚常喜的手道:“三妹言……”

楚常喜却条件反射似的一下子抽出了自己的手,恶狠狠的瞪着楚清欢道:“你想干什么?”

楚清欢一脸无辜,迎上了楚常喜的气势汹汹,带着几分赔笑和委屈,“三妹,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楚常喜冷冷哼了一声,不再搭理楚清欢。

“二妹,你怎么忽然去了风波阁那边?”楚锦绣柔声问道,似乎只是在闲话家常。可是,她的目光却是那般冷冽,似乎只要楚清欢说的错一点,她就会毫不迟疑的将其凌迟了似的。

这便是楚锦绣,人前从来都是温和端庄绝不会与任何人为难。可是,背后却又是这般的狠绝,甚至于把任何人都当做自己的踏脚石!

她与皇甫殊,还真是同一类人呢。

忽然间,楚清欢想要笑。直到今时今日她才想明白这些,前世,还真是死得冤枉,只是她的孩子有什么错误,却被那般对待!

瘦小的脸上有些委屈,楚清欢仰着头,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天却是高出很多的楚锦绣,声音中都带着委屈,“大姐,我到现在还没找到画眉,她可别给我惹祸呀。”一脸慌张担忧模样,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风范。

楚锦绣迟疑了一下,只是看到楚清欢那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这才拉起楚清欢的手,慢慢道:“没事的,乡下丫头不懂规矩,早晚会知道的,老夫人寿辰大喜,二妹还是跟我去向老夫人贺寿吧。”

乡下丫头?她这是在说画眉呢,还是在说自己呢?楚清欢心底暗笑,楚锦绣还是这般瞧不起自己,不过也好,她现在刚回来,还没有那般实力去打倒楚锦绣和大夫人,不过她有的是时间和精力,不着急,不着急。

楚清欢抬起头来羞涩一笑,从善如流道:“大姐说的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寿诞贺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