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 [目录] > 第38章: 永远没有回头路

《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

第38章 永远没有回头路

苏婉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演讲者对于舒可可的每一个问题,似乎都考虑过,做了很周全的评估,所以回答的很利索,这一点,让沈落梦感到很满意。

毕竟,一个公司,决策者的眼光,分析,判断,是很重要的。而显然,这个年轻的男人或许经验少,但是他却已经有了自己的雏形了。对于这一点,就单凭欣赏,沈落梦也愿意出资。

会议一直到了下午的六点才结束,但是每一个人都似乎对这样的氛围显得很有热情,所以并不觉得时间过的有多慢,反而觉得这样的投资会,应该多举办几次!

整理好了桌上的文件,放在文件夹里夹好之后,沈落梦跟舒可可就准备先回客房洗漱一下,稍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然后就准备开始准备晚上的宴会应酬了!

刚刚出了会议室的门,沈落梦侧耳倾听着舒可可在说晚上要吃什么吃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声,“梦梦!”

沈落梦的脚步顿了顿,然后闭了闭眼,转过身,看着站在眼前两米远的男人,淡淡的叫了声:“爸!”

沈瑞华看到了沈落梦,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高兴。他的脸上表情有点沉,声音略低的问:“你跟顾少吵架了?”

顾少?沈落梦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她都跟顾云城结婚了,可是父亲却依旧还这样的敬畏着顾云城,还叫他顾少?

沈落梦淡淡的看着沈瑞华,浅浅的说:“没事儿,只是有些事儿意见不合!”

如果让爸爸知道她有想要跟顾云城离婚的念头,说不定,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样的问题呢!

沈瑞华脸上的表情有点低沉,鼻梁上的眼镜的银边将头顶上的灯光折射出闪耀的夺目。

沈落梦知道沈瑞华在想什么,但是这个问题,她并不想继续。沈婧琪来了,但是现在却没有看到,沈落梦装作无意的问:“琪琪呢?刚才还看到她了没跟你一起出来吗?”

“哦,琪琪去做造型了,为晚上的宴会做准备。”

“嗯,爸,我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了。”

沈瑞华抬手看看时间,然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看着沈落梦说:“明天跟顾少一起回来吃饭吧,好久不见了,你妈也挺想你的!”

跟顾云城一起回去?沈落梦一时有点恍惚,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跟顾云城都闹成这样了,还能一起回家吃饭?就算他不觉得委屈,她都觉得受不了了!

原来,爱情到崩溃的时候,就是煎熬!

“岳父,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跟梦梦赴约!”

熟悉爽朗的声音里似乎透露着喜悦,沈落梦抬起头,看着顾云城那一张徜徉着温柔的脸,冷哼一声,没说话,朝着沈瑞华点了点头,就走了。

进了电梯,上了楼,等到电梯门关上了,没有看到其他人,舒可可才小声问:“梦梦,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舒可可的问题让沈落梦有点茫然,她摇了摇头,有点了点头,最后叹了一口气,掏出了门卡,打开了客房的门!

吃过饭,洗过澡,换好衣服化好妆之后,沈落梦就坐在落地窗前,那天顾云城坐过的白色真皮沙发上,一边发着呆,一边等着舒可可准备好了之后,她们一起下楼!

洗手间的门被推开,舒可可已经换掉了身上那件折腾了一下午的小礼服,重新穿上一件粉色的短款抹胸小礼服。纤细笔直的腿光洁白皙,娇俏的脚踩着一双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稳妥妥的朝着梳妆台走了过来。

“女强人,在想什么呢?”

沈落梦愣了一下,然后回过头,看着身后的舒可可,笑了笑。

沈落梦已经化好妆的脸上精致的无懈可击,立体,高贵。烈焰一般的红唇配上那原本就白皙似雪的肌肤,看上去就是一种诱惑。浓密如同海藻般的长发只是轻轻挽就,用一根发簪固定住,耳边的几缕卷发俏皮的滑了下来,妖媚性感。

一袭黑色的单肩礼服长裙,修身款式看上去很简单,除了肩带上镶嵌着大小不一的钻石之外,就没有过多的饰品了。但是,这却并不妨碍,这种黑色,将沈落梦的魅力衬托的就像是妖精一样。可是这只妖精纤细的脖子上,只是缀着一只珍珠项链,简单,低调!

打开了梳妆台上黑色天鹅绒的盒子,舒可可从里面取出了一套蓝色的宝石首饰。经典款的设计,看上去虽然说很简单,但是绝对够奢华,大气。为原本看上去有几分娇俏的舒可可添上了几分贵气。

沈落梦看着似乎是变了一个样子的舒可可,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说:“这套首饰真的很适合你!”

“那我还不是应该谢谢你这样的大手笔!”

戴好了耳饰,舒可可笑着走了过来,刚准备伸手去拉沈落梦,一垂眸,就看到了沈落梦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手腕上的镶钻宽手镯。

几何主义的设计看上去就像是迷宫一样,不同的线路镶嵌着不同颜色的钻石跟宝石。而中间几颗比较大的,经过打磨切割出无数切割面的七彩宝石在灯光下折射着耀眼的光芒,看上去就知道价格不菲。

舒可可不知道这手镯下面的秘密,她只是知道,当她再一次在国外见到沈落梦的时候,一向不喜欢戴首饰的她,手上就多了这只从来都不离身的手镯。

她问过她为什么,她却只是说:“人生就像是不同的切割面,有痛苦,有快乐。我只是很想知道,当一颗心,被经过无数次的切割之后,到底能不能打磨出幸福的样子!”

“走吧!”

沈落梦起身,那天被姜珍抓住的地方还有印子,所以沈落梦就在手臂上系了一条黑色的丝带,打了一个简单的结,长长的丝带随着动作轻轻扬起。

“你手怎么了?”

舒可可皱了皱眉,看着沈落梦的手臂。

“没事儿,那天蹭了一下。要是被那些嚼舌根的人看见了,估计又要做话题了!”

沈落梦说的很轻松,舒可可也就没有多想,跟着沈落梦一边说说笑笑谈着今晚可能会见到哪些老朋友,然后一起进了电梯,下了楼。

宴会是从七点半开始举行的,而沈落梦跟舒可可特意的在楼上多做了一会儿的停留,为的,就是少被纠缠一会儿。

刚刚八点零几分,可是君悦酒店最大的宴会大厅里,却早已经是衣香鬓影,歌舞升平了。

舒可可跟沈落梦都端了一杯果汁在手里,跟几个朋友稍稍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四下张望了一下,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

“哎哟,早知道我就不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了,累死老娘了!”

比起沈落梦的疏离,舒可可的笑容可掬,那自然更多人愿意接触,所以一晚上她都在跑来跑去的。

轻轻的晃动着杯中红色的草莓汁,沈落梦脸上扯着调侃的笑,看着舒可可说:“你以为这种事儿有多好玩啊?我可早就提醒过你了,是你说这样比较美的,现在怨的了谁?”

“女强人,你现在就是在落井下石!”

挑了挑眉,沈落梦不可置否的耸耸肩。

落石头砸舒可可,换来的那是朋友之间的趣味。但是如果她真想要去落井下石去对付某些人的话,那么,她从来都不会懂得,留有余地的道理。

“哎呀,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弄点吃的来。哎,梦梦,你要吃啥?”舒可可一看到那些家伙在闹腾,她又坐不住了。

沈落梦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随便吧。”

“那你等着啊。”

“嗯,去吧!”

这边本来就比较僻静,所以这片的沙发上,并没有其他人。再说了,这样的场合,就是为了促进交情,然后可以合成两家公司之间的邦交。对于年轻人来说,是跟着长辈出来历练,或者,结个好姻缘。

相对于沈落梦对于这种宴会应酬的态度来说,对于那些人来看,这是机会。既然机会在眼前,谁抓住了,那就是商机,那就是赚钱。所以,有几个人会有心情跟沈落梦一样坐这儿发呆!

那边的热闹跟这边的安静显得格格不入,也就越发显得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沈落梦,看起来很孤独。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想些事情。

沈落梦侧靠在沙发上,左手手肘撑在沙发的扶手上,手掌握拳支撑着头,右手则轻轻的晃动着一晚上就没有喝两口的草莓汁。

这种甜腻腻的味道,她是真的不再喜欢了!

今天她见到老爷子之后,准备离开的时候,钟伯低头对她说了两句话。

“人这一辈子,总是会有做错事儿的时候,也有眼睛看不清楚事实的时候。做错了事儿,将来也许还有机会去弥补,去改正,可是如果眼睁睁的忽略了眼前的事实,然后错过,那个时候的懊悔,可就真的无处可寻了!”

无处可寻吗?

钟伯的话,何尝不是老爷子的意思呢?

老爷子清楚她的个性,如果彻底的放弃,那就永远不会给自己回头路。对任何人,她都可以做到如此,但是对于顾云城,她已经给了太多的机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 看来你真的是不记得我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