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21章: 怎么可能是他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21章 怎么可能是他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宇文昔僵在那里,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炸开那般,居然有人在这里叫她苏茗?

她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方向,一位穿着普通的男子站在人群中,眸光落在她的身上,这眸光为何这般熟悉?

“你怎知我爷的名字?”王二蛋纳闷,他们来这里可没有报上过名字,这个人怎么会知道,难道爷的名字如此响亮?

年轻公子愣住,眉头微蹙,脸色变幻,他朝着宇文昔走去,宇文昔努力地看着他,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

“久仰大名,想不到会在此遇上。”年轻公子冲宇文昔拱手。

宇文昔蹙眉,她从未见过这个人,记忆里也没有,这个人是谁,为何会知道她的名字,而且还是在现代的名字,他叫的是苏茗还是苏明?无论是哪一个都是不合理的。

若是“苏茗”,那么他是谁?是顾琛?可能吗?如果是顾琛,那么就说明,当时爆炸的时候,顾琛和她一起穿越过来了。

她收回目光走了出去,王二蛋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跟了上去,出去之后发现宇文昔不走了,“爷,你怎么不走了?”

“等着。”宇文昔淡淡地说。

王二蛋摸不着头脑,没一会就看到之前的青年从赌场里走出来,是等这个人?这个人真的认识苏明?原来苏明这么有明啊,看来以为得跟着他混,不能叫他小明,得叫爷,进去玩了两把就赢了这么多钱,太厉害了。

“可是在等在下?”

“你是哪位?报上姓名。”在没有确定之前,她必须先试探对方的身份,若是同是穿越过来的人,那么还可以商量回去的方法。

会是顾琛吗?

“在下顾风,打扰到苏公子很抱歉。”再次对宇文昔拱手作揖。

见他这副样子,宇文昔很不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疑他是顾琛,还是因为这副做派,她相当的不舒服,“什么公子不公子,你是在讽刺老子吧,老子看上去哪里像公子了?”她此时的形象怎么也没有办法和公子两个字沾边吧,这个人太虚伪了。

顾风?也姓顾。

和她的苏明是不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宇文昔的双手顿时握紧拳头,如果这个人真的是顾琛,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顾风看上去温文有礼,像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世家公子,可是穿的又似乎很一般。

“你叫住是我有什么事?若是没事,你也不用称呼我。”宇文昔的声音实在是让人无法和苏茗联系在一起,差距太大了,还有现在这无盐女的样子,简直是不忍直视。

顾风怔住,没想到宇文昔会这般嚣张。

他笑了笑,“想和你赌一场。”

“是吗?看你这穷酸样,拿什么和我赌?”宇文昔自己虽然也是穷酸样,可是刚才她赢来的那些钱可都是有目共睹的。

“命。”顾风淡淡地说道。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是令宇文昔的拳头握得更紧,明明没有留指甲却是刺痛了掌心,脑子里出现了她第一次和顾琛相遇的场景,当时的他也是用这种语气这种神态,那么轻描淡写的一个字,最后呢?

她冷冷一笑,“命?我不需要你的命,你的命对我来说,分文不值。”

“是吗?你当真这么觉得?”顾风看着宇文昔,宇文昔不自然地别开他的目光,这样的目光令她心口发颤。

明明不是一样的样子,连眼睛的形状都不一样,为何还是能够有如此相似的目光,好像回到了初识的场景,那些画面在脑海中碰撞,令她的头隐隐作痛。

她不想继续站在这个人的面前,他是顾琛还只是和顾琛想象的人?

“怎么了?”顾风见她神色异常,脸色不太好,不自觉上前一步,而宇文昔却是猛然后退一步,“站住!”严厉的语气配上她的声音令顾风和王二蛋都吓了一跳。

王二蛋看他们两个觉得很奇怪,以他一个旁观者的眼光,他怎么觉得两个大男人之间的气氛好像很奇怪。

要是一男一女,他就不觉得了,但是两个男人就奇怪了,怎么回事?

“爷,不赌咱就走吧。”王二蛋出声提醒。

宇文昔点头,转身离开,她知道他们两个都在试探,都想要试出对方的身份,却谁都不肯先走出那一步,顾琛啊顾琛,当初你到底是为何要按下遥控器的按钮?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是我想到那般吗?

“你不敢和我赌吗?你在怕什么?”顾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这人是有毛病吧,我家爷不愿意和你这种人赌是看不上你,还怕你?猪鼻子插葱!”王二蛋很气愤,如今他是很崇拜宇文昔了,很尽职地扮演自己跟班的角色。

顾风没有理会王二蛋,他看着宇文昔的背影,此时的他没有先前温文尔雅的样子,整个人显得很凌厉。

“好,我和你赌,赌注便是一个问题。”此话已经充分说明了她的身份,还有她的怀疑。

对于曾经的恋人来说,他们有过最亲密的时候,自然是最了解对方的人,先前宇文昔在赌场的表现已经引起了顾风的怀疑,而此时顾风的表现也让宇文昔怀疑了,说怀疑都不确切了,该说只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猜单双。”顾风说道。

宇文昔脸上的伤痛一闪而过,很快便恢复淡然,她从王二蛋的手中拿过几个铜板,然后将双手放在身后。

“单还是双?”她将自己的右手伸出来。

她的手很瘦,蜡黄还有点黑,和苏茗的手完全不同,不过这样也好,足以让她伪装身份了,若是以苏茗的模样出现在这里,想要伪装成这副鬼样子就很难了。

顾风盯着她的右手看,闭了闭眼睛,睁眼的同时开口说道:“双。”

宇文昔轻笑一声,只是这声音配上轻笑,怎么听怎么奇怪,她摊开右手,“单,你输了。”

“愿赌服输,你问吧。”一抹惊愕从顾风的眼中闪过。

“为什么?”

三个字慢慢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每个字都咬得很重,为什么?死之前她想问为什么,醒过来后她也想问为什么,如今这三个字终于可以问出口了。

“什么为什么?”顾风挑眉,一脸的疑惑不解。

宇文昔的脸色猛的一沉,左手骤然握紧,在顾风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就将手中的铜板尽数砸了过去,每一个铜板都砸在了他的脸上。

“为什么!”粗哑的嗓子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宇文昔转身就走。

王二蛋傻眼,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为什么!敢欺负我家爷!”他随手也掏出几个铜板对着顾风砸过去,不过这一次没有砸中了,顾风的头轻轻一偏就避了过去。

“爷,别气,别气,气坏身子不合算,和这种不入流的东西没有必要生气。”王二蛋跟在后面劝宇文昔,宇文昔走得很快,将心中全部的郁闷都发泄在了走路上。

该死的顾琛!老娘都换了一个时空,竟然紧追不放,好,你想玩是不是?我奉陪,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她可以很肯定那就是顾琛,顾风?狗屁,到最后还要给她装糊涂,不准备回答是不是?行啊,下一次就没这么客气了。

真是孽缘啊,她穿越过来,他也穿越过来,上天是要给她报仇的机会吗?而且这么快就遇上了,真是关照她。

其实想想也是,他们两个在赌上造诣颇深,没有钱的时候的确走这一条路最是快捷,他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出现在这样小的赌场并不奇怪。

“爷,这是要去哪里啊?这方向怎么是去将军府的?”王二蛋越走越觉得奇怪,这不就是去的时候那条路吗?难不成爷气头上是要去将军府再偷一次?

听到王二蛋的话,宇文昔冷静了下来,现在不是想顾琛这件事的时候,顾琛今天找上她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书名他还会找她?

之前是她有些冲动了,她不该有那样的反应,现在想来,她有些懊恼,那种情况下,她应该冷静的,抛却前面的事情不说,他们同是穿越的人,若是想回去,需要两个人商量一下,这样才能更好地找出回去的办法。

而且用手中的铜板砸人实在是太娘们儿了,一点都衬不上她的形象。

“在这里等一下,我把我需要的东西写给你,你去给我买,明天晚上出现在我们相遇的墙角。”宇文昔取出纸笔,快速在纸上写下几样东西交给王二蛋,在王二蛋接过去的时候她才想起来问一句,“你识字吗?”千万不要是个不识字的。

“识字识字,爷,你放心,就算不识字,我也能把东西都买到,你就放心吧。”王二蛋信心十足地打包票。

宇文昔从王二蛋手里拿了一部分的钱,剩下的都给了王二蛋,“跟着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明白明白,我不就是都叫爷了吗?以后都不叫小明了。”王二蛋傻愣愣地笑。

“行了,你走吧。”

“好类,爷您慢走,小的在这里目送您离开。”说着还行了礼,宇文昔被他弄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宇文昔往前走,回到将军府的墙角边,决定还是原路返回。

回去之后发现房间里还有亮光,怎么回事?难道出事了?赶紧快步走过去,门是虚掩的,推开后就发现里面空荡荡的只有银莲趴在桌子上,银莲听到动静立即抬头看着门口,看到她出现,第一反应还是被吓到了,估计想起来是她的小姐,马上站起身迎了上去,“小姐,您总算是回来了。”

她点点头,感动于银莲竟然给她留灯留门,中国好丫鬟啊!

在床上舒舒服服地躺下,只是她并不知道顾风还站在路边看着那散落了一地的铜板,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这是雪姨版的敲门秀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