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22章: 这是雪姨版的敲门秀么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22章 这是雪姨版的敲门秀么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早上宇文昔不是自然醒的,也不是被吵醒的,而是自己把自己给吓醒的,猛然想起流光碎玉图,要在限定的一个月之内偷到,别说她没见过这幅画,她连宇文劲的地盘都无法靠近,这么重要的画作肯定是被藏在很隐蔽的地方,书房的可能性很大。

就算她偷到了,她也不能让人怀疑到她的头上,必须得好好谋划谋划,这件事马虎不得。

不过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活过这一个月,若是有求死的机会,她还是想要争取一下,特别是那种瞬间毙命那种,没有什么痛苦。

一双眼睛从脑海中闪过,她想到了东溟国第一危险人物,若是和这个人扛上,是不是可以直接毙命?

宇文昔觉得自己这个想法不错,可以实施,她要怎么才能再遇到他呢?在上次那个地方守株待兔?

“小姐,四小姐又来了!”银莲匆匆跑过来,脸色很不安,还有一些气愤。

她知道今天肯定不会太平,宇文裳绝对不会放过她,她和二蛋还约好了的,不能失约,得想办法脱身才行。

银莲见宇文昔不慌不忙的样子就更加紧张和担心了,“小姐,不只是四小姐来了,还有二姨娘也来了,还有还有大公子。”

诶哟,一家子都来了啊,这是要兴师问罪的意思吗?

她指了指门口,示意银莲将门口关上。

“啊?小姐,这样不太好吧,将门口关上,若是他们强行撞门呢?”关上门口不能解决问题,小姐是怎么想的。

宇文昔冲她点点头,让她不要废话,将门口关上就好了。

银莲只能走过去关门,转身就看到宇文昔将桌子推了过来,大惊失色,“小姐,这是要将门口顶住?”

随意对银莲点了点头后,宇文昔继续搬桌子,用桌子将门口顶住后,又搬来了椅子,将门口和墙壁之间连接得没有一点空隙,如此一来,任凭他们怎么撞,都是撞不开门口的,她不想和他们正面交锋。

和她们交锋一点好处都没有,死又死不了,白费力气,今晚还要出去潇洒,不能被他们给搅黄了。

银莲愣愣地站在一边看着都傻掉了,她已经无法跟上宇文昔的节奏。

宇文昔跳上桌子拿出那本古书翻阅起来,她觉得这本古书肯定是有用处的,需要多研究研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很快门口就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吵闹声,宇文昔眉毛都没抬一下,自己很专心地看书,只有银莲在一边干着急。

“宇文昔,你给我出来!”宇文裳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出口火气就这么大,看来这火气是憋了一天一夜啊。

宇文昔冲银莲笑了笑,同时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银莲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发出声音。

既然无法跟上小姐的节奏,那就听小姐的话吧,现在的小姐已经不会任由人欺负了,她不用像以前那么提心吊胆了,若是以前的小姐,这个时候只有被吓得胆战心惊的份,哪里会有这般的从容淡定。

宇文裳见里面半天没动静皱起眉头,想着难道宇文昔不在?不可能啊,爹爹下了命令不准她出去的,府上的下人也没有看见宇文昔出去,一定是在里面只是躲着不出来罢了。

“你以为你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里面了?宇文昔,你给我出来,快出来!”宇文裳试着去推门口却是发现根本推不动。

在里面的宇文昔忍笑忍得很辛苦,只能捂着自己的嘴才不让自己笑出声音,宇文裳叫门的样子实在是太像雪姨的版本了,应该给宇文裳配上一点音乐。

“你快点开门,宇文昔,你不要以为躲在里面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里面了,你想这样躲一辈子吗?门都没有,快出来,你要是还不出来,后果不是你承担的起的。”宇文裳简直是要气疯了,她哪里会想到当初那个懦弱无能的宇文昔今天居然敢将门口给拴住不让他们进去,简直就是反了。

宇文昔好想弱弱地回一句,真的是门都没有吗?那你倒是进来啊,进来啊,穿墙术会不会?不会就不要这么嚣张嘛,我又不会看不起你!

“裳儿,怎么回事?门口推不开?”二姨娘见宇文裳这个样子觉得不对劲。

“嗯,宇文昔把门口给拴了。”宇文裳气愤地说。

“还敢将门口给拴了,胆子倒是大了不少,连我这个二姨娘都不放在眼里了吗?”二姨娘站在门口对立面的宇文昔喊道。

宇文智让二姨娘和宇文裳都让开,“你们在这里喊是没用的,她存心不愿意出来,还是我直接将门口踹开比较快。”

“好,踹,踹开后看她怎么办!”宇文裳后退两步看着宇文智,等着宇文智将门口踹开。

信心满满的宇文智以为自己绝对是一脚就能踹开,这种门口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可是,他猛的一脚之后,门口竟然纹丝不动,倒是他自己的脚疼得要命,在场的顿时傻眼了,这么用力的一脚,这门口居然没有反应,不可能啊,怎么的也得晃两下是不是?

宇文智顿时觉得脸都被丢光了,又狠狠踹了一脚之后,他发现原因了。

“门口被顶住了。”宇文智有些生气地说。

“什么?被顶住了?这个不像话的东西,她到底想干什么,连基本的礼仪也不准备学了吗?不行,一定要将此事禀报老爷。”二姨娘也发现了宇文昔的不同,以前的宇文昔绝对不会如此,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

一心以为门口会被踹开的宇文裳非常失望,她站在外面气得牙齿都疼了,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哥,让很多人来也踹不开吗?”大不了将府上的小厮都召集起来,她就不信踹不开。

宇文智摇头,“估计不行,看这架势,应该是将门口抵到了墙壁,我们踹不开了。”不是这样的话,不会踹去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现在要怎么办?就这么放过宇文昔了?不行,我不甘心!”宇文裳这一肚子的火气没有地方发泄,一点都不开心,今天将宇文智带出来,为的就是让宇文智教训宇文昔,看看宇文昔还能不能打人了。

想到被打的两个巴掌,她就浑身都不对劲。

“裳儿,要不今天就先算了,宇文昔这丫头绝对不可能在这屋子里躲一辈子的,她肯定得出来,到时候我们再好好教训教训她。”二姨娘安慰宇文裳,毕竟在这里耗下去也没有办法,除非把这房子给拆了。

宇文裳看向宇文智,宇文智点点头,“先回去吧。”

“好,就先回去,我倒是要看看她能躲到什么时候,等爹爹回来,一定要她好看!有本事别出来!”宇文裳对着门口恶狠狠地说了几句之后甩袖离开,气得鼻子都歪了。

在屋内的宇文昔听着他们的动静,确定他们走远了之后才从桌子上跳下来,成功逃过一劫,虽然这不算什么劫难,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费就打发了他们,的确是轻松的很,看来这一招很有用,以后不想劳心劳力的时候,就用这一招。

“小姐,他们都走了是不是?呼,没事了没事了,小姐,这一招好高明,太好了,终于走了。”银莲显得很高兴,估计从未这样安心过。

一开始她还是显得很不安,但是在宇文智踹了几脚之后没有踹开,她就彻底放心了,整个人放松下来。

宇文昔从桌子上跳下来,然后将椅子搬开,门依旧关着,为了防止他们那些人再回来,她让银莲该干嘛干嘛,她则是继续研究古书。

按照古书上的图形动作练习,虽然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但是她觉得还是有点舒服的,舒展了筋骨,可以当做锻炼的一种方式。

不自觉便一个时辰过去了,她觉得浑身舒爽,看来还是有点用处的。

“小姐,您在画什么?这东西奴婢从未见过。”银莲盯着宇文昔手中的纸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完全看不明白。

宇文昔笑着摇头,根本没法和银莲解释。

她的东西是手枪,一张纸上画了枪的外形,内部结构,还有子弹,她小的时候很喜欢研究枪械,家里的枪都是拆了装,装了拆,闭着眼睛都能够将枪的结构画出来,不过她清楚没用啊,在这个地方得有人可以做得出来才行。

别说是材料难找了,技术也是达不到的。

虽然是一心求死,但也得准备点什么,要是真的无法回去的话,她就得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那么没有一点保障是不行的。

不知道这里的人是不是个个都是可以将落叶飞花当做武器,若是这样的话,她就吃亏了,她是能打,但是没有传说中的内力,也没有他们那么强的腕力,所以手枪是最好的配对,实在不行就只有用箭了,只是箭体积太大,没有手枪那么小巧玲珑方便携带。

有这个东西在手,她会觉得比较有安全感。

画了几张设计图就天黑了,她和银莲简单地吃了饭,她喝完药就出门了,想着今晚宇文裳肯定不会来了,她早点出门可以多做点事情。

她翻墙出去就看到了在墙边等着的王二蛋,顿时心情大好,觉得王二蛋很靠得住。

“爷,我才到,你就出来了,真有默契啊。”王二蛋搓搓手显得很高兴。

语文看到他放在墙角的东西,打算先清点一下,到时候缺什么再去买,“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出来。”

“哦,啊,爷,你是将军府的人啊?”王二蛋问出自己的疑惑。

“别问那么多,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不想吃肉了,想吃肉就闭嘴。”

王二蛋立即将嘴巴闭上,看着宇文昔翻过墙,等了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宇文昔又翻了出来,动作是越来越熟练了。

“爷,你是不是在将军府找了个相好的?”王二蛋语出惊人,正往前走的宇文昔生生一个踉跄。

……本章完结,下一章“ 要么去,要么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