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23章: 要么去,要么滚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23章 要么去,要么滚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宇文昔站稳身子之后回头就给了王二蛋一个爆栗,“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相好?相好什么,我这个样子谁看得上,是疯了还是傻了啊,以后叫我老大,别叫爷了。”

“为啥啊爷,额,老大?”

“问题少问。”宇文昔用那粗哑浑厚的声音对王二蛋说,王二蛋立即闭嘴。

宇文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刚才晚饭她只是随意吃了一点,等着出来吃大餐,先去将肚子填饱再说,赚钱的事可以缓缓。

“带我一家中等的酒楼吃饭。”如今腰包还不充足,无法去高档的酒楼消费,暂时就先将就中档酒楼。

王二蛋一口答应下来,马上就带着宇文昔去。

“你去开一间房间把自己洗洗,当我的跟班可得好看一点,这副样子太不像话了。”

“可是老大你不是也……”触到宇文昔独眼的威力,王二蛋顿时不说话了。

“两个人都邋遢那叫乞丐,一个人邋遢,那叫有特色,懂不懂?”

“懂懂懂,马上去。”王二蛋马上去开了一间房间,顺便还置办了一件衣衫,鼓捣了半天之后出来,宇文昔随意地看了一眼便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吃着吃着发觉不对,再次抬头,嘴里的肉直接掉了下来,妈呀,这小鲜肉是谁啊,走错地方了吧。

“老大,怎么了?还不够干净吗?我都差不多把自己的一层皮给搓掉了,尽力了,您就别嫌弃了。”王二蛋苦着脸说道,长这么大还没这么卖力洗过澡,洗完之后看着那洗澡水,完全看不到他自己的倒影,原来他身上这么的脏。

“你是王二蛋?”蒙人吧,王二蛋怎么可能是小鲜肉。

在她的印象中,王二蛋应该是小混混啊,哪里会是如此斯文周正的模样,太吓人了。

“是啊,老大,您不认识我了?我是二蛋啊,不是三蛋,也不是鸡蛋。”

宇文昔摇摇头,“没事,你跟换了个人似的。”只能干笑着回答,之前的形象和王二蛋这三个字还是很符合的,但是现在这个形象完全不符合了。

“老大,您这是拐着弯说我脏呢?”王二蛋顿时就不高兴了。

“不是,二蛋啊,你先坐,我问你,你是一直叫王二蛋还是后来改名叫王二蛋的?”她想给他换个名字,王二蛋实在是难听的很,一点都不雅气。

这小模样长得还是挺好的,适合更好的名字。

王二蛋看着宇文昔,眼睛瞪大,一副震惊的模样,嘴唇哆哆嗦嗦的,不过没有说出话来,宇文昔郁闷,这是什么表情,她说什么了,不就是问一下是不是一直叫王二蛋吗?这是戳中什么开关了?

“老大,我是不是你失散多年的亲戚?你终于找到我了是不是?我就知道我不是凡人,我会有个好亲戚,老大啊,冥冥之中果然是有注定,注定我们会相遇,相认。”王二蛋嚎完之后换做宇文昔傻眼了。

我去,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谁是你亲戚啊!装过了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只是嫌弃你的名字而已。”宇文昔皱眉,十分嫌弃地说道。

王二蛋本来还想嚎的,听到宇文昔这话,声音戛然而止,傻愣愣地看着宇文昔,一颗心碎的跟饺子馅似的,张着嘴说道:“老大,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好好的认亲环节就这么破碎了。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拿筷子戳死你!”宇文昔拿起筷子就要去戳王二蛋,王二蛋赶紧消停,只是一双眼睛还冲宇文昔眨啊眨的,小鲜肉的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宇文昔竟然觉得有点招架不住。

只不过这不是个正常的小鲜肉,思想的纬度不是在一个层次的。

“以后你不叫王二蛋,你就叫青未,青色的青,未来的未。”这个名字才配的上这副长相。

王二蛋念了两遍自己的名字之后显得很纠结,“老大,看不出来你大老粗一个居然可以想到这么文绉绉的名字,适合我吗?”

“你说谁是大老粗,谁是?王八蛋!”宇文昔怒了。

“老大,我不是王八蛋,我是王二蛋,哦不,现在你已经给我改名了,叫青青什么来着,青未是不是?真拗口啊,老大,可不可以……”

“不可以!”

宇文昔觉得有必要让他多读点书,这个样子以后怎么跟着她混,毕竟她不可能一直都这个样子的,而且多读点数对他自己也有好处,就算以后她不在这里了,他也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相识也是一种缘分,她总得关照关照,来这一趟不能什么都不留下是不是。

青未叹了一口气,他真不觉得自己适合这个名字,很别扭,老大这样一个人,身后跟着一个叫青未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啊。

“走,去赌场。”今天时间还早,宇文昔决定毒个几把,赢点钱就闪人,然后将要缺少的东西买了。

她担心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可能出不来,今晚还能出来得瑟,主要是宇文劲不在府中,要是他在的话,宇文裳肯定大做文章,到时候就会有点麻烦。

青未听到赌场两个字双眼就发亮,激动地站起来就走,“老大,今天咱们再好好赢个几把。”想到以后都不用偷鸡摸狗的了,青未就很兴奋,而且在赌场上赢钱,那是相当的有面子。

宇文昔的计划是先将东溟帝都内的小赌场逛一遍,将名气打响之后,有些事情就会好办很多。

进入赌场之后,她先环顾了四周,并未发现顾风的身影,心中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望,情绪有些复杂。

她真的肯定了那就是顾琛吗?冷静下来的她已经不太清楚了,会不会只是一个很像的人,会不会只是碰巧?

最后她问出“为什么”的时候,那人的神情似乎不像是装出来的,越想就越乱,宇文昔深吸一口气想将心中的烦闷给压下去。

结果一口气吸得过猛,突然咳嗽起来,这里的味道实在是太销魂了,她都要吐了,有汗臭,脚臭,口臭,我去,大杂烩。

“老大,怎么了?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出事啊!”青未吓了一跳,赶紧给宇文昔拍拍后背。

宇文昔还在咳,主要是这口气吸得太猛了,有点缓不过来。

青未见拍后背没什么用处就绕到前面去打算在前面给宇文昔顺气,宇文昔直接将他的手给拍掉,“往哪里摸呢你!”老娘就算是一马平川,也不能给你摸去了是不是?

“给你顺气啊,哪里摸了,都是男人,怕什么。”青未觉得莫名其妙的。

“就是因为都是男人才不能乱摸,到时候别人误会了怎么办,我的英明不能被你毁了,好了,走,赢钱去!”

不给青未说话的机会,宇文昔直接走到一张赌桌的旁边观察了一下,就发现了这张赌桌上有一个衰神,压哪里输哪里,已经连输五把了,基本上是没翻盘的可能性了。

宇文昔冲青未勾勾手,“你过去,和他反着押,他押哪里,你就别押。”

“老大,你不出手啊?我不相信自己啊!”青未有点发杵。

“出息呢?跟着我混,没点本事怎么混,要么去,要么滚!”

青未张嘴,“我……”注意到宇文昔的眼神,深吸一口气接话,“去!”

押之前还是看了一眼宇文昔,他很清楚自己的赌运不咋地,以前也赌过,基本上都是输,不过这一次老大这么相信他,他就豁出去了,大不了最后他脱裤衩,不让老大脱!

“哇,老大老大,赢了,赢了,赢了!”一连说了三个赢了,青未相当激动,好多钱啊,这是他自己赢来的钱,激动的手都抖了。

“出息。”宇文昔淡淡地说。

她继续在旁边观看,偶尔也会用余光注意别的桌子的情况,这是她的习惯,以前在自己的赌场里也是这样,必须得掌握全局才好动手。

当青未赢了三局之后,宇文昔就让他停手了。

“老大,怎么不押了,我风头好着呢,再押肯定还能赢,老大,让我继续押。”青未赢得有点上火了。

“好了,记住我说的话,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要么停,要么滚。”宇文昔再次用处这个句式。

青未撇撇嘴,老大怎么这么喜欢用这个句式?他能不能有骨气地说“我滚!”

好吧,他没这么骨气,只能停手,默默跟在宇文昔身后。

“你?”

“嗯?”宇文昔挑起一边眉毛,脸色沉下去。

“爷!”魏老虎心不甘情不愿地喊出这个字,他没想到第二天还会遇上,真是冤家路窄,不过他对宇文昔倒是没有太大的怨恨,只是不甘心罢了,最后宇文昔没有让他脱裤衩算是保全了他的面子。

青未看到魏老虎马上得瑟起来,将刚才的不满都发泄到魏老虎的身上,“诶哟,这不是魏老虎吗?看到我家爷还不快夹着尾巴逃走?”

魏老虎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瞪什么瞪,愿赌服输,让你嚣张,遇上我老大就是你的死期,今天还要不要赌了?我老大随时奉陪。”这就叫什么,老虎不在,猴子称大王,青未将这个演绎地淋漓尽致。

宇文昔没开口什么,青未直接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她轻咳一声,“好了,要奉陪你自己奉陪,我今天是要和魏老虎合作一起赚钱的。”

魏老虎诧异地看着宇文昔,合作赚钱?什么意思?

“我初来乍到的还要魏老虎你多多指点,有钱大家一起赚是不是?没有人会嫌钱多的。”先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宇文昔想要收服魏老虎就必须得给他吃甜枣,他这样的人也是混的人,也要面子。

“既然苏爷这么说了,我没意见,谁会对赚钱有意见是不是?”

“是是是,那咱们今晚就好好发挥。”

宇文昔和魏老虎合作之后,阵势就打开了,一圈下来赢了不少钱,不过宇文昔有控制,不让自己太过暴露目标。

“走吧。”她伸手掀开布帘走出去。

对面一人迎面走来,错身而过时双方均是微微一顿,随即朝着各自的方向继续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小姐快走,奴婢死不足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