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25章: 渣男必须配狠招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25章 渣男必须配狠招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宇文昔一点都没有和他客气,另一只手就冲着宇文智挥去,宇文智和宇文裳不同,他是有武功底子的,很轻松就避过去了,奈何他低估了宇文昔,没有想到她会有后招,要害被结结实实提了一下,痛得整张脸都青了,捂着自己的要害一个劲地跳,那样子就跟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这一招虽然土,但是土对渣,必须是绝配,得让这种人尝尝苦头才行。

“混账东西,你都做了什么!”姗姗来迟的宇文劲看到了这一幕气得脸色铁青。

看到宇文劲来了,宇文昔也没打算收手,她算是豁出去了,与其忍气吞声还不如大干一场,不过话说,她也没怎么忍气吞声,似乎一直都很嚣张。

她注意到宇文劲的身边有一个妇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装扮都很端庄,一看就是当家主母的架势,她知道这是宇文劲的正室,梁氏。

梁氏的身边有一女子正挽着她的胳膊,便是宇文家的嫡女,宇文淑,排行第三。

宇文淑和宇文裳的长相不太一样,宇文裳是属于乍一眼看去还算比较惊艳,但是看多了就觉得没意思,但是宇文淑的长相是属于高冷型的,眉眼间透着淡淡的不屑,也许这就是嫡女和庶出之间的分别了。

一直都听说古代的嫡庶之别很大,嫡女是高高在上的,特别是大户人家,庶出就没有那么光鲜了,无论怎么得宠,庶出依旧是庶出,很难上得了台面。

不过宇文裳这个庶出总是比她这个庶出混得好那么一点点。

宇文昔这是职业病了,她一般看到人之后都会习惯性地去分析和记住,她的记忆里本来就很好,算是过目不忘了,在赌这一行中,记忆不好很难有所成就。

她收回打量的目光对上宇文劲凶狠愤怒的目光,叹了一口气,这个父亲当得也太公平了,对他来说,不是都应该是亲生女儿吗?对于身有残缺的女儿不是应该更好地对待吗?果然,她是无法融入这个时代的,各种观念都不同。

忍不住便扯出一抹冷笑。

看到她这抹冷笑,宇文劲更气了,怒吼道:“来人,把五小姐带到柴房,好好反省个两天,再敢反抗就板子伺候!”

听到宇文劲的处罚,宇文昔有些出乎意料,才被关入柴房吗?还以为是别的惩罚呢,既然是被关入柴房那就好办了,她不需要反抗了,而且宇文劲都出动了,到时候她再反抗,她肯定打不过,没有内力可是很吃亏的,跑步绝对没有他们用轻功来得快。

最后估计不是押着她去的,而是直接将她丢入柴房,还是在打了板子之后丢进去,权衡了一下,她觉得还是现在妥协比较好。

只不过这两天没东西吃是肯定的,好不容易买了食材,还没好好吃就浪费了,等两天后再出来估计都烂了吧。

“快滚进去。”两个人被推进了柴房,之后就听到了上锁的声音。

柴房很黑,很脏乱,不过还算是干燥,宇文昔穿得不多,现在还好,要是入了夜肯定会冷,她在想自己真的要在这里待上两天?不能啊,绝对不能,她像是这么容易认输的人吗?对他们来说,将柴房上锁之后绝对是安全了,她不可能离开。

不过柴房这种门口她踹上个两脚估计可以踹开,但这样一来,她再回来该怎么办?她转头看了一眼,发现高处竟然有一个窗户,奇怪,有窗户为何光线还是这么差,她必须得好好看看这个窗户才行。

还好柴房还是有东西,将柴堆在一起踩上去高度就够了。

银莲在一边看得莫名其妙,她自然不会想到要逃出去,她已经有了根深蒂固的奴性,她可以反抗宇文裳,但不会反抗宇文劲,至少现在不会。

宇文昔趴在窗户上看了一下发现这个距离这个窗户大概一米的距离就是一堵墙,难怪没有多少光线了,有都被挡掉了,不过这刚刚好,她正好可以从这里爬出去,把该拿的东西都拿上,顺便也可以弄点吃的。

当然了,现在是不可以出去的,她还得在这里等着宇文裳来耀武扬威。

“小姐,您觉得冷吗?先将就一下奴婢的衣服吧。”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她们几乎一天没吃东西了,身体没有热量的补充,加上日头下去了,难免会觉得冷。

宇文昔看了一眼银莲,她自己穿得也不多。

“奴婢没事的,奴婢皮糙肉厚的不怕冷,小姐不能冻着,到时候生病着凉就不好了。”请大夫要花钱,还得出得去才行,所以不能让小姐出事。

“没事。”宇文昔用口型对银莲说道,这点冷还是扛得住的。

况且在她的心里没有将银莲当做是真正的婢女,算是共患难的一个朋友,只是认识的时间不长罢了。

至于没有对她开口说话,她也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不应该对银莲开口说话,至于真正的原因,她并不清楚,既然是这样想的,她便这样做了。

银莲还想说话,宇文昔突然伸手阻止她说话,静静地听了一会,嘴角扯开一抹笑容,来了,来得不算晚,等宇文裳离开,她就可以溜出去了。

宇文裳很想将柴房的门口打开,但是想到了前面两次的经验,宇文昔这个疯子很有可能会再打她,她现在浑身是伤,走两步就难受的很,没想到宇文昔这么的狠,力气那么大,她根本承受不住。

她靠近柴房的门口推了下,柴房的门口便露出了一条一指宽的缝隙,这种门口向来都没有办法关严实。

“宇文昔,柴房舒服吗?我怎么觉得柴房都比你的住处好啊。”宇文裳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宇文昔和银莲坐在地上,神色恹恹,看到这样的宇文昔,她就非常高兴。

“想吃饭吗?肚子饿吗?这里有吃的,想要吗?”宇文裳的手里出现了饭菜,味道很香,宇文昔很没骨气地咽了一口唾沫,她是真的饿了啊。

早饭没吃,午饭没吃,晚饭还没着落,她在现代的时候哪里受过这样的苦,真他么的不想忍了,可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双臂当做裤腰带勒紧肚子,然后进行自我催眠,我不饿,我不饿,我一点都不饿,一会就能吃好吃的了,一会就能吃了,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宇文裳,你给老娘等着,老娘一定要让你饿得很有节奏。

“想吃你就过来,说不定我大发善心会给你一块肉,过来啊,宇文昔,别装了,我知道你很饿,过来吧。”宇文裳继续晃动着手里的盘子,肉香一阵阵飘入柴房,刺激得宇文昔都想直接踹爆这扇门。

然后将宇文裳狠狠得摁倒打一顿,再将那盘肉扣在她的头上让这个小婊砸吃个够!

至于她嘛,自然是去外面大吃一顿了,这一盘肉她还看不上!

不过一切都只是幻想,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不能逞一时之勇,她得谋划谋划,不能暴毙就得好好活着,而且就这么对宇文裳太轻了,必须得给个大教训才行。

“对哦,我忘了你不能说话,真可怜,脑子又笨,又不能说话,还不识字,说你什么好,你这样的人活着干什么?你自己不觉得丢脸吗?你怎么不去死呢,死了可就一了百了了,死了可就什么苦都不用受了,宇文昔,我要是你我就去死了。”宇文裳越说越过分,若是真正的宇文昔,绝对受不了这样的话,兴许真的会去死。

但是现在的宇文昔可是拥有苏茗的灵魂,现代女强人,怎么可能因为这么几句没有营养的话就去寻死,那真的是太天真了。

她白了宇文裳一眼,根本没打算理会,宇文裳这个傻帽,她不识字吗?第一天她就展现了自己的墨宝,懂不懂你?到底谁不识字,傻缺,和你对话绝对是拉低我的智商,所以,我拒绝和你对话。

只是银莲很担心,她一直都紧紧地拽着宇文昔的手臂,生怕宇文昔做出什么事情来,比如撞墙什么的,毕竟这里的自杀条件也就这个了。

拍拍银莲的手背,宇文昔笑了笑,示意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宇文裳一个人在外面自讨没趣,宇文昔根本没搭理她,刚才的愉悦都不见了,又变得十分不爽,她狠狠得将手中的菜盘子给砸在地上,愤恨地走开,临走的时候撂下一句狠话,“宇文昔,你就一辈子待在柴房吧,绝对活活饿死你!”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宇文昔嘴角处的笑容更深了,这下可安全了,宇文裳之后绝对不会有人再来了,至于宇文裳也是会在明天再出现,她可以很放心地出去。

她马上跳上那堆放好的柴堆,银莲一看她的动作立即喊了出来,“小姐,您要干什么?”

宇文昔立即对她做了“嘘”的手势,“你在这里等我回来。”用口型说了一遍之后,银莲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就看到宇文昔从那个窗户上爬了出去,身手格外的矫健,她也赶紧跳上柴堆,可惜什么也看不到。

走到柴房门口,宇文昔看了一眼被倒在地上的菜和肉摇摇头,庶出何必为难庶出呢,也不见得你有多高贵啊。

暂时放过你,等老娘先填饱肚子再来和你算账。

还好这个地方偏僻,基本上没什么人路过,她十分顺利地靠近自己的住处,不受宠也好,根本没什么人伺候,做事方便。

正当她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身体瞬间绷直。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们来做个约定如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