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26章: 我们来做个约定如何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26章 我们来做个约定如何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这样的大晚上,她的处境又那么尴尬,被突然这么拍一下肩膀,不惊悚是不可能的,好在她的心里素质过硬,只是觉得有点点慌而已,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哑小姐,大晚上地在外面乱跑什么?”一听这声音,宇文昔就想起来了,立即转身过去看,正是那天半夜被抓去见的锦服公子,他怎么来了?是不放心她吗?

距离一个月的时间还早,没必要那么着急吧。

今日锦服公子的身旁只跟着一名女子,是上次见过的其中一个,宇文昔对上锦服公子的眼睛,锦服公子微微一怔,他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冷意。

“进屋说。”锦服公子率先走入宇文昔的住处,宇文昔看着他的背影十分不爽,搞得他才是主人,她是客人一般,再怎么滴,她也是比他先来吧。

进入屋内,宇文昔便在纸上写下,“有话快说,我有急事。”

“有急事?需不需要帮忙?”锦服公子显得十分友好,这让宇文昔觉得受宠若惊,她第一反应自然是拒绝的,但是想想为何不让他帮忙呢,多一个人多个帮手,何乐不为呢。

她立即在纸上写下,“我被关入了柴房,现在我是跑出来的,还没吃东西,准备先吃了东西再拿一部分东西进去。”将自己的情况详细说了出来,锦服公子会意地点点头。

“去厨房弄几个菜。”锦服公子吩咐自己的手下,那女子没什么疑问立即就在宇文昔的指引下进了厨房。

宇文昔看向锦服公子,觉得这人还是挺有能耐的,身边竟然有如此美貌的侍女,或者是下属,不知道是什么人物。

“最近可有什么进展?”锦服公子坐下来环顾四周,发现十分的简陋。

宇文昔摇摇头,她根本就没开始作这件事哪能有什么进展。

“一月之期你以为很长,其实很短。”

“请不要说这种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我很清楚,只是我目前的状况还不适合去偷图。”宇文昔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冷笑话,她当然很清楚什么情况了,她还中着毒呢,就是不知道毒发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状况?

她想了想继续写下:“怎么称呼你?”

没有问他的名字是什么,她只是要知道怎么称呼他,一个代号也可以,否则她连自己合作的人是谁都不清楚,那是不是太没有诚意了一点。

锦服公子从宇文昔的手中拿过笔,在纸上写下两个字:紫川。

宇文昔瞥了一眼点了点头,她不在意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她也在纸上写下:宇文昔。

这叫做礼尚往来,就算对方是大人物,她也必须报上自己的名字,记不记住是你的事,报不报就是她的事了。

紫川点点头,他倒是知道宇文家有一个哑女叫做宇文昔,似乎还挺多事的,不过外头传的,和他亲眼看到的似乎不一样,长得虽然不怎么样,干巴巴的,不过性格倒是很对他的胃口。

本来还有些担心她偷不到流光碎玉图,但现在来看的话,他倒是可以赌一赌,两次的接触都没有让他失望,很好。

“为何你会被关进柴房?”紫川对宇文昔的事情似乎有点兴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虽说是将军府,守卫却是松懈的很,特别是这么偏僻的院落。

宇文昔叹了一口气,就将自己的处境写了下来,比较简短,不过也算是很好地概括了,紫川看完之后笑了,“想不到你深处水深火热之中啊,要不然这样,等你偷到流光碎玉图,我带你离开这里?”

紫川的话令宇文昔一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交情吧。

“让我成为你的手下?”这是她能想到的可能。

紫川笑着点头,宇文昔轻嗤一声,很干脆地摇头,连字也不写了,她觉得已经不需要写了,她可没有成为别人手下的癖好。

鼻子动了动,闻到了香味,立即喜上眉梢,吃的来了。

“烧饭会比较慢,我就烧了一碗面条和几个小菜,还望姑娘不要介意。”静鸢将面条和菜摆放在桌子上,语调平缓,算是比较客气。

宇文昔笑了笑,马上动手开始吃,有吃的她就已经很高兴了,哪里还能挑剔那么多,况且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你可知流光碎玉图长什么样?”紫川等到宇文昔吃完了才开口问,一个女子怎么可以吃得这般狼吞虎咽?好嫌弃在她吃东西的时候跟她说话。

若是宇文昔知道紫川的想法一定会气死,你试试一天没吃,看你还能吃得怎么优雅!

她给静鸢写了字让她给她的婢女银莲也准备一份,一会她得给银莲带过去,不能让银莲那小身板饿着肚子。

静鸢接过纸条看了一眼紫川,紫川点点头,她再次进入厨房。

宇文昔这时才回答紫川的问题,她如何会知道流光碎玉图是什么样子。

“你不知道你要怎么偷?”

“这很难吗?既然是很重要的东西宇文劲肯定会藏得很好,而且看这个名字就该知道不是普通的画了,绝对是一看看到就能认出来的,没吃过猪肉还能没看过猪跑吗?”洋洋洒洒写下一段话,紫川看了之后相当诧异,他是对这个哑女越来越有兴趣了,是个不错的人才,若是可以收入麾下的话,绝对大有用处。

只是她称呼她的父亲为宇文劲,这就更加符合他的口味了,离经叛道,桀骜不驯,哪里是传闻中的那个怯弱无能,逆来顺受的五小姐?

“我们做个约定如何?到了时间,你到这里来取图,若是我偷到了,那就没事,若是我没偷到,你杀了我,如何?”她猜测这个紫川的武功一定很高,绝对可以将她杀死,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不用那么费尽心思再去找别的人杀她了。

面对她的要求,紫川很是诧异,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要求自己杀了她,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吗?

“偷不到就偷不到了,何必打打杀杀,我不喜欢血腥。”紫川淡淡地说。

这么有趣的人,杀了岂不是可惜?

宇文昔哑然,这个人的性格还真是琢磨不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看来她还是得继续寻找能够一次性杀了她的人,百里夜冥是最好的选择,必须得找个机会接近他,然后……

“我要收拾东西了,你随意。”宇文昔要带点东西去柴房,衣服也是必须的,否则今晚得冻死。

她收拾好东西的时候,静鸢也刚好做好了,紫川跟着她去了柴房,路上的时候还赠送了一把匕首给她,当紫川将匕首给她的时候,她注意到静鸢的脸色变了变,立即意识到这匕首绝对是很贵重,试了试刀刃,十分锋利,估计就是传说中的削铁如泥。

这样一比,她之前买来的匕首就是破铜烂铁了。

没事,先用差一点的,好的留在关键时刻用。

“你先进去,我将东西递给你。”

宇文昔爬了进去,银莲一看到宇文昔就激动了,“小姐,您可回来了,奴婢等得心慌死了,没事吧,没出什么事吧。”

银莲拉着宇文昔上看下看,就怕宇文昔出什么事,不过黑漆漆的柴房也看不出什么。

柴房外传来一身咳嗽,银莲立即闭嘴,宇文昔拍拍她的手背让她别担心,她站到柴堆上将东西接过来,接着便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声。

这个紫川似乎不错,为了让她知道他们离开,故意加重了脚步声。

宇文昔先点上拉住,柴房一下子就凉了,然后打开食盒让银莲吃饭,这一下银莲很配合,立即开始吃饭,她也是饿坏了,如今在她的眼中,宇文昔是很厉害很厉害了。

银莲吃东西的时间,宇文昔就开始翻看自己带来的东西,她没有戴多少,否则出去的时候不好解释,她得做点东西出来,让宇文裳好好爽爽,否则怎么对得起她如此出挑的性格。

“小姐,您如今好厉害,和以前不一样了。”

宇文昔笑笑没有接话,人都不是一个了,怎么可能一样,让她像真的宇文昔那样,她绝对做不到。

“府主。”

“嗯?有话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紫川悠闲地走在街上,此时街上已经没什么人,安静的很。

“为何要将匕首赠予她?她,不配那把匕首。”静鸢的神色认真,没有嫉妒和愤恨,只是觉得匕首和宇文昔不配。

那匕首得来可是相当不易,拿出去卖的话,绝对是高价,而且还是有价无市,她不明白为何要将如此珍贵的匕首给一个将军府的庶出哑女,想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她觉得紫川将那匕首给宇文昔太过随意了,以前也有人曾向紫川要过这把匕首,还有出高价买的,但是紫川都没有转手,可之前却那么轻易就给了宇文昔,她想不通。

“配不上吗?我倒是觉得配得上,一把匕首而已,我还是出得起的。”紫川的语气淡淡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无奈道:“人皮面具戴着真不舒服,可以揭掉吗?”

静鸢黑线,“府主,当初是你自己要戴上的,说不愿意被人看见你绝美的容颜,还说,除非回去,否则不摘下来。”

她没说一个字,紫川的脸就黑一分,他有这么说过吗?为何他要养一个喜欢反抗自己的下属,他是脑子进水了吧。

“你们易容的技术得提高,我戴着不舒服。”紫川严肃地说。

“我们会努力。”只是府主,你确定是易容术的问题不是你自己的问题?又不想别人看到又想别人看到的矛盾心理,属下也是无话可说。

紫川满意地点点头,他是真的觉得人皮面具不舒服,闷闷的,做表情也不自然。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为何踹门踹得如此顺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