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28章: 宇文裳太出挑了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28章 宇文裳太出挑了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记忆中没有太多关于宇文淑的事情,看得出来平时两个基本上没什么交集,宇文淑没有存心坑害过宇文昔,却也没有帮过她,似乎没有将她当做妹妹,将她当做透明人,如今这是为什么?

算了,不去想,她如今事情一大堆,没有空去想关于宇文淑的事,只要宇文淑不主动来惹她,她就不会去挑事,先好好筹划着将流光碎玉图偷到再说。

宇文昔回到住处没多久就有一个大夫在丫鬟的带领下过来给她看病,她就让大夫开最好的药给她调理,像她这么虚弱的身体就必须好好调理,不过也不能大补,得温补,大夫也是心中有数,给宇文昔不少温补的良药,宇文昔还趁机要了不少药膏,治什么的都有,不用自己花钱的时候必须下狠了手多要一点。

“五小姐,为何要这么多的药材还有这些……”大夫已经无语了,估计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患,需要的不需要的都写了出来。

“有备无患嘛,麻烦大夫你了。”宇文昔微笑着写下这几个字。

大夫点点头,“不麻烦不麻烦,老朽只是要提醒五小姐有些药不能乱用,否则会出事的。”

宇文昔乖巧地点头。

之后陆陆续续就有许多药送过来,银莲在一边看得咋舌,“小姐,我们这是要开药店吗?”

宇文昔清点着这些东西,一样都没少,这才觉得安心,这些药虽然不是顶级的,但是也有不错的效果,到时候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不需要太过担心,有备无患总是没错,她可不想是病死的。

将东西都收拾好之后,她又开始画设计图,有不少东西都需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画着玩也是没事的。

不过用毛笔还真不习惯,她得想办法弄一支炭笔来。

她已然忘记了被压在门板下面的宇文裳,没办法,宇文裳这种小角色,也就只能拿来消遣。

自她们主仆离开之后,果真是没有人经过柴房那边,本来是宇文裳不想让别人发现宇文昔还被关在柴房里面,结果是她自食恶果,这叫什么,自作孽不可活。

她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清醒的瞬间,她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用力推了一下才将门板给推开,呛了一鼻子的灰尘。

宇文裳站起来只觉得身上很疼,就像是被人踩了似的,黑漆漆的,她都看不清楚前面是什么东西,奇怪,这是哪里?

往前走了两步,她才猛然想起,这是柴房?宇文昔呢?宇文昔去哪里了?脑子瞬间清醒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宇文昔竟然将柴房的门给踹翻了?好死不死的门板还刚好压在她的身上!

她马上去找宇文劲,必须要让宇文劲看看她狼狈的样子,不能就这么放过那个臭丫头,居然连门口都敢踹了。

气疯了的宇文裳没有仔细想过为何宇文昔会突然之间换了一个人似的,会变得这么有力气,会变得这么会打架,她只想到了自己所受的屈辱。

“爹爹,爹爹,您看,宇文昔那丫头对女儿做的,女儿差点都死了。”宇文裳一见到宇文劲就出生抱怨,迫不及待地想要说出宇文昔的所有恶行。

然而,宇文劲却是脸色沉了下来,低声呵斥道:“看看,成何体统,快下去!”

“爹爹……”宇文裳这时才发现这屋内还有另外一个人,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就闭嘴了,这屋内怎么还会有人呢?

宇文裳看向右手边坐着的男子,一身华贵的衣衫,峨冠博带,气质出众,只看一眼便让人记住了。

此人是何人?宇文裳在心中问道。

“还傻站着干什么?快下去!”宇文劲见宇文裳傻愣愣地站着十分尴尬,如此狼狈的模样着实是丢人。

“无妨,这位是……”嘴角的笑容晃花了宇文裳的眼,只觉得怎会有人笑得这般好看。

宇文劲瞪了宇文裳一眼,奈何宇文裳根本不理他,依旧看着右手边的华贵男子。

“冒犯三皇子,此乃下官第四女,裳儿,还不快给三皇子谢罪,看看你,都扰乱了三皇子的雅兴。”

“小女宇文裳参见三皇子,还请三皇子恕罪。”宇文裳立即跪下去对三皇子磕头,心中却是想着,原来这就是三皇子百里十觞,难怪长得这般好看,一看到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百里十觞摆摆手,“起来吧,无须行这么大的礼,今日子本是微服,四小姐还是快些下去整理一下吧。”

“谢三皇子。”宇文裳提起裙子就跑出去了。

宇文劲看她这副样子是又气又无奈,这副样子简直是不成体统,不禁想起宇文昔给他写的陈情表,他对宇文裳就更有意见了。

“小女顽劣不懂规矩,三皇子不要介意。”宇文劲没想到宇文裳会突然闯进来,将好好的气氛都给破坏了。

“无妨,四小姐率真可爱不同于一般的闺秀。”百里十觞轻笑着说,他端起茶杯低头抿了一口便放下,“今日叨扰了将军,到时将军可得赏脸。”

“三皇子孝心可表,下官一定会去。”宇文劲心中惶恐,明明三皇子始终表现得很好脾气,温文儒雅,可他却觉得紧张,今日会出现在将军府也是措手不及,他平日里和各个皇子都有走动,却没有深交,如今三皇子让他参加五日后太妃的寿宴,还亲自前来,着实是受宠若惊,按道理来说,只需要派人送来请柬便好了。

百里十觞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微微一笑,“将军可携带家眷一起参加,将军的几个女儿都出落得十分标致,可以为将来考虑考虑了。”

这话令宇文劲心中一震,面上都有些藏不住情绪,他只能连声答应下来。

送走百里十觞之后,宇文劲靠坐在椅子上脸色不佳,眉头皱起,想着之前百里十觞的话,他怎么觉得百里十觞说的话是话里有话,是他想多了还是果真如此?

为何要携带家眷还点名了是要带上几个女儿,几个女儿的确是到了该嫁人的年纪,太妃的寿宴,应当会有很多人参加,皇子自然不用说,同僚的儿子女儿也会参加,算是个机会,到时候若是有看对眼的就可以直接提婚嫁之事,省去不少麻烦。

寿宴上都是有身份的人,正好门当户对。

“咦,爹爹,三皇子呢?三皇子怎么不在了?”宇文裳冲进来打算了宇文劲的思绪,她进来后没有看到百里十觞不禁十分失望。

“你怎么回事?冒冒失失的,像什么话,脸都被你丢光了!”宇文劲怒声道。

他是个极好面子的人,看到宇文裳这般很生气,在府中他可以由着宇文裳胡闹,但是在外人面前,他绝对不允许,太失体统了。

宇文裳顿时觉得很委屈,“爹爹,您怎么了?为何这般生气?裳儿,裳儿只是喜欢三皇子,先前是裳儿不对,可是裳儿也是不想,是是宇文昔她……”

“好了,闭嘴!”宇文劲直接打算了宇文裳的话,他不想听宇文裳说关于宇文昔的坏话了,今天宇文裳的表现让他太不满意了。

“还站着干什么?下去,是不是也想去柴房待着?一个个都不省心。”宇文劲见宇文裳还站着,泪汪汪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没说两句就哭了,他都快要气死了,他是个武将,本来就不太会哄,这么训斥已经算是很轻了。

宇文裳哭着跑出去,宇文劲叹了一口气,还好今日来的是三皇子百里十觞,不是五皇子百里夜冥,若是五皇子的话,还不知道宇文裳会是什么下场,五皇子才不会管是谁的女儿,只要冒犯了,就随他处置。

太妃的寿宴,五皇子应当不会出现。

其实应该称呼为冥王,或者是鬼王,百里夜冥是第一个被封为王爷的皇子,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荣宠可想而知,但是冥王和鬼王这样的称呼都不太好,一般正式的称呼,他们还是会称呼“五皇子”,只有民间才会胆战心惊地喊出“鬼王”。

宇文劲起身离开,在他离开的时候,没有想到在外面还蹲着一个人,他离开这里,蹲着的人也才离开,宇文昔拍拍身上的灰心情格外的好,看到宇文裳吃瘪,她觉得很高兴,宇文裳这样的人,就该给点教训,这次就先这样,下一次是什么下一次再说。

她再次翻墙出去,还没落地,一道惊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老大!”

“你怎么在这里?”宇文昔蹙眉,以为出来不会见到青未,这小子该不会一直等在这里吧。

“一直在这里等老大啊,必须时刻恭候老大的大驾。”青未咧嘴笑。

宇文昔伸手在青未的头上狠狠敲了一下,“让你贫嘴。”

“老大,这令天怎么都没出来?老大,您要多注意休息,不能太劳累知不知道?有些事情还是要适可而止的,老大还年轻,不要着急。”青未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地说话。

一开始宇文昔还没听明白青未是什么意思,越听越不对劲,直接抬脚踹了青未的屁股,“你搞什么?少说话多做事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青未敷衍地回答。

宇文昔真的是要被他气死,油嘴滑舌的,她懒得理他快步往前走,在一个岔口的时候,她猛然停住脚步,险些便撞上拐出来的两个人。

四目相对,宇文昔一怔,这不是从将军府出来的三皇子百里十觞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独眼配哑巴,绝配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