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30章: 眼睛,手或者女人选哪个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30章 眼睛,手或者女人选哪个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宇文昔的眉头皱起,看向穆流玉眸光冷冽,全身散发出破人的气势,她就坐在那里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穆流玉,独眼微微眯起,犹如伺机而动的猎豹,穆流玉对上她的眼神,只觉得充满杀气,令他有点害怕,再怎么样,他也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罢了,没有武功,面对这样凌厉的杀气,他的潜意识是害怕的。

“耍嘴皮子倒是厉害,赢了钱再说。”她淡淡地开口,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和他一较高下,一会才是见真章的时候。

“看什么看?小心另外一只眼睛也瞎了!”孙耀堂警告宇文昔,他也不喜欢宇文昔刚才的眼神,好像她才是这里的爷,让他们特别的不爽。

“你说什么你?要打架是不是?”青未挽起袖子就要动手。

本来一开始他就很不爽了,但是听从宇文昔的吩咐没有乱来,但是现在真的是忍不住了,这些人太过分了!

老大只是长得难看了一点,其他方面还是很厉害的,这些坏人,就知道欺负长得不好看的人,自己长得也不怎么样嘛,人模狗样的。

“没事,和他们吵掉身价。”宇文昔安抚青未,随即看向穆流玉,“开始吧,一会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穆流玉冷声一声,自然不觉得眼前这个长相寒酸的人能如何,他今天风头这般好,肯定是会赢得满堂彩。

事情和穆流玉的预料差不多,前面三局全是穆流玉赢,穆流玉更是得意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青未有些担心地看着宇文昔,怎么连输了三局,老大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被气的,老大,你可千万要稳住!

“还来?输不怕?独眼,要不然我们来赌大一点?要是你再输,你就自己戳瞎你另外一只眼睛,怎么样?”穆流玉正是兴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今晚肯定不会输了,那干嘛不来大一点呢,他又不缺钱,为的就是好玩。

宇文昔的嘴角上翘,笑容中透着一抹了然,她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这么作呢?都喜欢自寻死路,她若是不奉陪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好是好,只是我若是输了,你肯定会让我戳瞎眼睛,我跑不掉,但若是你输了呢?你输了要拿什么来换?眼睛还是手,或者女人?”宇文昔的目光在他身上转来转去,一会落到眼睛上,一会落到手上,最后落到孙秀秀的身上。

触到她的目光,孙秀秀吓得直往穆流玉身上靠,柔弱得好似一只小兔子。

“就算你此刻答应下来,我也不能信你,像你这种有钱有势的人最容易反悔了,到时候你反悔,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还是赢钱比较实际,别整那些花里胡哨的。”宇文昔漫不经心地拨弄着眼前的碎银子。

她的面前已经没有剩下多少银子了,最多能赌一局。

穆流玉被她激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在这个赌场里的人可都是有点脸面的,或许还隐藏着大人物,他若是因此而退缩,岂不是太没面子了?况且他又不会输,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事情,这个人根本就是虚张声势,刚才可是连输三局,他才不信会翻本。

孙秀秀有些担心,她抓住穆流玉的袖子,想着穆流玉不要答应,这种事情若是有个万一呢,那该怎么办?不要答应啊!

可是被激将了的穆流玉哪里肯理会,只是随意安慰了一下孙秀秀就对宇文昔说:“好,我和你赌,就按照刚才说的。”

“下定决心了?一会可就不能反悔了,大家都听到了,若是穆公子要反悔,可得将这里的人都灭口。”宇文昔说完这些话还附上了几声“桀桀”的笑声,听起来特别的古怪,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废话真多,快开始!”穆流玉不耐烦地说。

他身边的周子桦,孙耀堂都是兴致勃勃,觉得独眼是输定了,只有孙秀秀很担心,她刚才有对上宇文昔的目光,只觉得心里发慌,至于为什么她说不上来,只觉得不舒服,可是穆流玉又不听她的,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赌局已经开始,谁都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宇文昔看着穆流玉似笑非笑,“穆流玉,不好好读你的圣贤书出来装什么赌神?”

这话令在场的人都一怔,不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们已经没有思考的时间了,赌桌上谁输谁赢已经见了分晓,都没有给他们任何准备的时间就揭开了赌局的结果。

“哈,穆公子,不好意思,这一把是小,我赢了,侥幸侥幸。”宇文昔瞥了一眼,笑着给自己拍了三次手,这样的做派犹如高高在上的王者,看穆流玉的目光犹如在看蝼蚁一般。

好吧,她承认,她没有那么想赚穆流玉的钱,她只是想要他出丑,想要绰绰他的锐气,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穆流玉看着赌桌上的结果双眼瞪大,额头上的冷汗急速冒出来,他傻了,彻底傻了,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最关键的一局输掉。

怎么办?怎么办?刚才那些话已经说出去了,他随即看向周围的人,不知不觉他们的周围已经被许多人围住了,穆流玉算是个人物,平时他虽然也来赌场,但玩得不是很大,一般玩了几把就走了,今天一时兴起却是突然玩这么大了,他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平时他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不知道的是,他早就被宇文昔带沟里去了。

周围的人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穆流玉,穆流玉的父亲身为三品文官,颇得皇上器重,所以穆流玉平时难免嚣张了一些,可是今天话是他自己说出去的,他能反悔吗?

一想到要戳瞎自己的眼睛或者砍下自己的手指头,他就浑身发颤,冷汗直冒,他本就是一文弱书生,在这样的场面下哪里撑得住。

“穆公子,选吧,眼睛,手指或者……女人?”宇文昔翘起二郎腿透出一身的痞气。

“快选,别耽误我老大的时间。”青未也学着宇文昔的样子双手环胸,不过他没地方做,只能站着抖腿,怎么看怎么滑稽。

孙秀秀一脸的惊恐,她都想立即离开这个地方,奈何双腿发软,她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至于周子桦和孙耀堂则是一脸的凝重,都很担心地看着穆流玉。

“流玉,你说话啊?要不我们走吧,反悔一次也没关系,是不是?”周子桦碰了碰僵硬的穆流玉,总不可能真的戳瞎眼睛或者是割断手指吧。

“对,对,走,我们走。”穆流玉反应过来,站起来就准备走。

这种事情不可能不反悔的,他不可能失去眼睛或者是手指,秀秀也是不可能让给别人的,特别是这么恶心的人。

“真打算反悔啊?哎,我就知道的,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我这种小人物是斗不过你们大人物的,好在,我的眼睛还是抱住了。”宇文昔给青未使了一个眼色,青未立即上前去将穆流玉面前的银子都搬了过来。

看不到穆流玉血花四溅的样子,就只能拿点银子来安慰自己。

“穆公子,你这样好意思出去吗?以后是不是都不出门了?准备一辈子躲在家里了?”

“别这么说,穆公子可是独子,要是出什么事穆大人岂不是要自尽了?”

这里的人可不是小赌场里的那些人可以比的,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帝都,到时候别说是民间知道,连皇宫里都会知道,穆流玉的脸面算是丢光了,而且他身为三品文官的儿子,饱读圣贤书竟然出入赌场,最后还翻脸不认账,绝对会被嘲笑半辈子。

出入赌场也就算了,还耍赖,势必会被人看不起。

“穆公子,你觉得你今天出得去吗?”宇文昔慢悠悠地站起身,在穆流玉还没有走出赌场大门的时候开口说道。

穆流玉一怔,转过头诧异地看着宇文昔,有点不理解宇文昔的意思,其他人也是很惊讶,他们都以为这个独眼人要放走穆流玉了,现在却是叫住了穆流玉,要干什么?

宇文昔走到了穆流玉的面前,双手互相按住,压得骨节“咯咯咯”地响,吓得穆流玉一颤一颤的,孙秀秀更是吓得脸色惨白。

“青未,准备打架!”宇文昔那粗哑的嗓音一出,杀伤力十足,围观的人很自觉后退三步将空间留出来。

“你你你你敢打我试试,独眼,你不要太过分,得罪了我们,让你吃不了兜着,你要是还想在这里混下去,就不要嚣张,让开!”穆流玉话都说不利索了还要在这里装横。

他旁边的周子桦和孙耀堂也立即站出来冲宇文昔吼,宇文昔伸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别的事我都不管,今天,就先打了再爽,就算你爹是天王老子那也是以后才能给你报仇了,今天这顿打你是逃不掉的,不过最后我还是会从你身上拿走一样东西,你要准备好。”

穆流玉被吓得站都站不稳,他根本不会打架。

周子桦又是个半残,手腕都没好,只有孙耀堂勉强可以出战,可是一个对俩,似乎胜算不高。

“没时间和你们磨叽。”话音刚落,宇文昔的一记拳头就冲孙耀堂招呼了过去,孙耀堂顿时朝左边倒了下去,身后的穆流玉就暴露出来了,宇文昔一点都没和他客气,一脚正中胸膛,他和孙秀秀一起摔倒在地上,痛得大叫。

然而,在宇文昔还要打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出现,“是谁敢在这里撒野?”

……本章完结,下一章“ 鬼门门主的眼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