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31章: 鬼门门主的眼睛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31章 鬼门门主的眼睛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所有人的动作都顿了一下,全部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二楼的楼梯拐弯处站着一名女子,穿着大红的衣裙,嘴唇也是鲜红,只有头发也是墨黑,两种颜色形成强烈的对比。

在看到这名女子的时候,一部分人立即转换目光,似乎在搜寻什么,等他们看到二楼的楼柱旁依靠着的人时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低声叫了起来,“鬼门的门主?”

宇文昔听到这声低呼,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双手交叉在胸前,脸上带着大半张面具,遮住了嘴唇以上,只露出好看精致的唇线。

鬼门的门主?这是谁?她才来短短几天似乎见识到了不少大人物,算是幸运呢还是倒霉呢?

她站的角度只能看到鬼门门主的侧脸,额,应该说是侧面,面具的侧边,不过下巴的线条还是可以看得到的,不错,脸型什么的还是挺好的。

鬼门和鬼王有什么联系吗?是同一个人吗?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戴面具干什么?岂不是多此一举?

可是一山不容二虎,怎么可以容忍有两只鬼一起出现?

额,那女人刚才是说她还是说穆流玉?貌似是在她打人的时候才出现的,这么说来是说她咯?

她对上那女人的目光,那女人恰好也在看她,女人的目光看不透,宇文昔立即意识到这是个厉害的女人,不能小看。

“穆流玉,愿赌服输,你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懂吗?”女人转开视线看向穆流玉,穆流玉吓得双腿发软直接跌坐在地上,常常混迹赌场的人怎么会不知道鬼门的门主和门主身边的得力助手红桑。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只知道最大的赌场是鬼门门主开的,可是没听说过这个赌场是,这是怎么回事?

完了,今天是完了,绝对逃不掉了,被鬼门门主盯上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了,他必须愿赌服输才可以。

“这位兄弟,你和穆流玉去做个了断。”她顿了顿后对穆流玉说道:“穆流玉,要么你愿赌服输,要么,你们四个把命留这里。”

宇文昔听到她的话怔住,真够狠的,难怪在场的人看到他们两个出现,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看向穆流玉,穆流玉根本一副吓尿了的样子,旁边的周子桦和孙耀堂差不多的情况,至于孙秀秀,都快要晕过去了。

“我,我愿赌服输,服输。”穆流玉憋出几个字。

“好,那是要戳瞎眼睛,还是砍断手指头,亦或者割舍女人?”宇文昔慢悠悠地说,一点都不着急。

经过这件事,穆流玉可是一时半会爬不起来了。

而且以她对穆流玉的粗略了解,她觉得穆流玉绝对会选择最后一个,那么,结果自然不用想象了。

穆流玉显得很艰难,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大家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他一把抓过孙秀秀猛地推向宇文昔,但是他的力气不够大,孙秀秀直接摔到在地上。

“不,不要,不要,我不要,流玉,不要,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我让出去,穆流玉,你混蛋,穆流玉,你说话啊!”孙秀秀想要爬回去但是被青未抓住,青未嫌她吵,直接威胁道:“闭嘴,再吵把你的舌头割掉!”

一旁的孙耀堂这才反应过来,“穆流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将我妹妹推出去?你还是男人吗?不行,我不答应,秀秀,秀秀!”

孙秀秀哭得泣不成声,却不敢大声说话了,只是一个劲地看着穆流玉流泪,奈何穆流玉根本不看她,穆流玉挣扎着起来看向红桑,“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红桑淡淡地回答,看着穆流玉的目光带着鄙夷。

穆流玉要走,孙耀堂拦着不让他走,要他将他的妹妹换回来,穆流玉大吼,“你别发疯了,你就一个妹妹吗?装什么装!不要死就走!”他趁孙耀堂发怔的时候快步离开,出了赌场之后直接用跑的。

孙耀堂想要回自己的妹妹,但是红桑根本不给他机会,给了孙耀堂一个警告,孙耀堂只能和周子桦不甘心地离开。

孙秀秀看到他们都走了,一着急直接晕了过去。

“好好扶着。”宇文昔对青未说。

“是老大,我绝对不会乱摸的。”青未信誓旦旦地说。

宇文昔黑线,这家伙的脑洞开的不是一般的大,她都跟不上他的节奏。

红桑看了宇文昔一眼转身朝楼上走去,而那戴着面具的男子也动了动身子,就在这一瞬间,宇文昔看到了他的正面,脸虽然还是看不到,却是看到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竟然不是黑色的或者是棕色的,而是蓝色的,湛蓝色。

回想了一下百里夜冥的眼睛,他是黑色的,那这么说来他们就不是同一个人了?

“大哥,问一下啊,这个鬼门的门主和鬼王是什么关系啊?”这么问是不是有点冒昧?谁让他们都有个鬼字呢,同属一家是不是?

“啊?他们没关系啊。”那人有些诧异地看着宇文昔。

宇文昔也是诧异,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吗?“我怎么觉得这个鬼门门主看起来像是鬼王啊?”

“你没发现鬼门门主的眼睛是偏蓝色的吗?咱们冥王的眼睛是和我们一样的,怎么会是一个人,只是凑巧罢了,所以现在大家都叫冥王,鬼王则很少叫了。”他说话的时候压得有些低,生怕被人听到似的,可见对百里夜冥是很忌惮的。

原来其中还有这样的学问在里面,百里夜冥,的确是叫冥王比较合适,鬼面冥王估计是形容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扑克脸,他杀人的时候估计像个鬼面。

“是先有咱们冥王还是先有鬼门?”为了套近乎,只能这么称呼人人敬畏的冥王了。

“咱们冥王先有的,鬼门是后来起来的,当大家得知鬼门后都担心冥王会派人去剿灭,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大家也怀疑是不是一个人,可见到鬼门门主的行为处事之后,还有他的眼睛,就没人这么觉得了。”

“哦,那为何要戴面具呢?”不想掩藏什么的为何要戴面具?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那人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确定看不到红桑和鬼门门主后才敢说话,“听说有人看到过鬼门门主的脸,半张脸几乎都毁了,根本不能看,这才不得已戴上面具,虽然有人传他貌若天仙,那绝对是诳人了,不能心。”

貌若天仙?宇文昔差点就笑出来了,觉得好扯淡,能天仙到什么程度,求看啊,求瞎眼!

“大哥,多谢啊,一点心意不成敬意,拿去喝茶。”微暖往那大哥的手里塞了两锭银子,那大哥收了喜笑颜开,钱虽然不多,但是图个心情,他觉得独眼很会做人。

宇文昔和青未离开赌场,将银子收好后她去看昏厥过去的孙秀秀,孙秀秀双眼紧闭没有要醒的意思。

“老大,这个女人要怎么处理啊?要不要卖到青楼去?”

“你怎么这么狠,怎么说也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宇文昔打趣道。

青未一怔,随即很严肃地摇头,“老大,我不想做点什么,你也不要做点什么,这货色配不上我们,她肯定已经被穆流玉睡过了。”说这话的时候,青未一脸的嫌弃。

宇文昔“噗嗤”一声笑出来,她倒是没想到青未会这么想,以为青未这家伙会有别的想法。

“我们就不将她卖到青楼去了,天快亮的时候,就将她丢到孙府的门口去。”

“啊?就这么便宜她吗?刚才她也嘲笑老大了。”青未有些不服气,为宇文昔打抱不平。

宇文昔摇摇头,“做不做点什么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结果,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在她的记忆里,孙秀秀是欺辱过宇文昔的,还是在和穆流玉在一起的时候跟穆流玉一起欺负宇文昔。

她算是给死去的宇文昔报仇了。

孙秀秀这一辈子绝对是毁了,若是她和穆流玉已经睡过了,那么没有人可以证明她的清白,她被他们两个掳走一夜,正常人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肯定会认为她被他们两个玩弄了,她的名誉已经没了。

穆流玉绝对不会要她了,加上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应当也没有人会娶她,这么看来她的命运似乎和她一样,算是扯平了。

而穆流玉这一家和孙耀堂这一家肯定会有矛盾了,穆流玉也名誉扫地,到时候不知道会娶到一个什么样的妻子,真真是好奇的很。

宇文昔和青未分别的时候,不放心地叮嘱道:“你不能动她啊,要不然我不放过你。”

“放心啦,我怎么会动她?连老大你都看不上她,我怎么会看得上?”青未不耐烦地说道。

“我去,你说什么?什么叫做我都看不上?小兔崽子,你什么意思你!”

“啊!没,没什么意思,老大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痛死了,老大,我没什么意思,你别生气别生气,快回去找你的相好吧。”

宇文昔最后重重敲了一下才翻墙回去,想到穆流玉被她整得那么惨,她就很开心,真想仰天大笑。

她得找个机会问问清楚当初那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何她会被发现在下人的房间,那个下人已经不在将军府了。

为何她会一点记忆都没有,是被下药了吗?那么是谁下的药?谁又是主谋?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宇文裳犹如惊弓之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