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32章: 宇文裳犹如惊弓之鸟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32章 宇文裳犹如惊弓之鸟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日后,太妃的寿宴。

宇文昔将一张纸条递给宇文劲,表明自己想去寿宴的决心,并且保证绝对不会捣乱,会很安分地跟在姐姐哥哥们身后,不会给宇文家丢脸,恳求宇文劲给她一个出去见识的机会,她已经没有嫁人的机会了,不想一辈子就在这深闺之中等死。

这话说得宇文劲很是酸楚,他隐约也觉得当初那件事有蹊跷,只是当时气头上,他就没管,现在看来,其中当真是有隐情的。

一直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连眼睛都不敢正视别人的人,又怎么会做出勾引下人的事情,还这么巧就被发现了,穆流玉那天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对劲,哪有那么一大早就到将军府来,说起来是他欠考虑,当时那么多人在场,他想也没想,直接就拿起茶杯掷向宇文昔,顿时一个血窟窿被他砸出来,当时他就想着砸死算了,不要脸的东西。

此时,他带着满心的内疚看着宇文昔,他想到了宇文昔的娘亲,当初他也是很喜欢的,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宇文昔的娘亲变得很冷淡,他怎么亲近都没用,最后他也就淡了,不了了之,加上他经常在外打仗,回来的时间本来就少,久而久之,都会忘记还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现在想来,他心中带着一份亏欠,已经无法将这份亏欠还给宇文昔的母亲,那就还给宇文昔吧,想着就觉得带她出去见识见识也好。

“你要记着你说过的话,不能胡闹,不能任性,要好好跟着,也不可以木讷,要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绝对不可以做令宇文家丢脸的事,明白吗?”宇文劲不放心地叮嘱。

宇文昔连连点头,心里乐开了花,她似乎已经掌握了和宇文劲相处的方式,以前是真正的宇文昔不去和宇文劲去相处,宇文劲这个人应该是有点古板的,挺好面子,但是对于子女还算是好,特别是找到一个方向去顺他的毛时,他就会变得比较好说话。

“好好打扮一下,不能太寒酸,明白吗?”他看着宇文昔说,看了一会之后发觉宇文昔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他印象中的宇文昔一直都是低着头,瘦瘦弱弱的,一副苦瓜相,肤色蜡黄发黑,头发也是比较干枯,穿衣服更是比丫鬟都不如,可是今日看去怎么有些不一样了?

眼前的宇文昔身姿挺拔,不是含胸驼背,肤色似乎也白了不少,头发的光泽也好了不少,特别是那双眼睛,有了光亮了,不似从前那般死气沉沉,真是怪了,怎么变化这么大?他竟然此时才发现,是不是太久没有好好关注这个女儿了?

想到此,他又觉得内疚了,年轻的时候他经常在外打仗,府中的事情基本上不管,回来也只是住一段时间又离开,这个女儿本来就讨喜自然不放心上,虽然有听说过被欺负,但她自己不来找他,他一忙起来就忘记了,如今这个女儿倒是会和她交流了,变化挺大的。

宇文昔注意到宇文劲的情绪变化,她心中给自己比了一个赞,看来她已经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么只要她好好表现,在这里的这一段时间估计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昔儿,你有什么难处和爹爹说说,看你这小身板,太瘦了。”尽管此时的宇文昔已经比之前有了一点肉,但还是很瘦,毕竟时间太短了,有这样的改变她已经很满意了,相信只要她持之以恒,她绝对可以达到想要的效果。

她继续在纸上写下自己的难处,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吃住穿这三样必须满足的,就算她不需要,银莲也是需要的。

“什么?你的意思是,平时你们都只能吃萝卜咸菜,青菜豆腐?有时候还是坏的?”宇文劲气得脸色涨红,这些他根本不知道。

宇文昔乖顺地点头,表现得很委屈,但是没哭,她知道眼泪得在适当的时候流。

“放心吧,以后不会这样了,爹爹会吩咐下去的。”

“谢谢爹爹,爹爹您真好,以前是昔儿不懂事,是昔儿不对,以后昔儿一定好好的,不会给爹爹添麻烦,不给家里丢脸。”卖乖总是没错的。

听到她这么说,宇文劲自然是高兴的,他让宇文昔先下去收拾自己。

随后不久,就有衣物和吃食送来了,其中还有不少补品,宇文昔立即让银莲去炖起来给她吃,这些可都是女人的调理身体的圣品啊,现在不吃更待何时。

宇文昔吃了补品之后就为自己打扮起来了,她现在这个样子基本上没什么打扮的想法,实在是怎么打扮都不好看了,她只能化个淡妆,给自己弄得像个邻家女孩的模样,这样还过得去一点,不会给宇文家丢脸,自有一番清新可人在里面。

“哇,小姐,今天你可真好看。”银莲看着宇文昔由衷地称赞。

宇文昔笑笑,和以前比的确是好看了一点,但是距离真的好看还是差了很多,她仔细观察了宇文昔的长相,其实很不赖,特别是五官,特别的好,但是整体形象太差了,气色太差了,估计得几个月乃至一年才能真正调理回来。

她没有带银莲出去,让银莲留在家里,她一个人出去会比较方便。

上马车之前,宇文裳看到她了,怔住,瞪大眼睛看看她又看看前头的宇文劲,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为何宇文昔会出现?不要告诉她宇文昔也是要去赴宴的?

宇文昔懒得理她,直接先上了马车,她和宇文裳是一辆马车,宇文裳在外面迟迟不肯上马车,她不是不愿意和宇文昔一辆马车,她是怕啊,怕宇文昔在马车里会打她,她吃的苦头已经够多了,到时候在马车里被打,她是真的有苦说不出了。

“还站着干什么?别耽误了时辰。”宇文劲对宇文裳的表现越来越不满意了。

宇文智给宇文裳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快些上马车,到时候耽误了大家的进度,爹爹肯定要不高兴。

没办法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上马车,上了马车之后,宇文裳躲得远远的,和宇文昔分隔得很开,跟躲瘟疫似的。

她看向宇文昔,看的很小心翼翼,生怕宇文昔会冲过去打她,时刻做好逃跑的准备,宇文昔冲她眨眨眼睛,嬉皮笑脸的样子令宇文裳更摸不着头脑。

突然,宇文昔动了一下,宇文裳吓得一个哆嗦,尖叫起来,马车立即停下,驾车的车夫担心地问道:“四小姐,五小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没事,继续,继续走。”宇文裳的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

刚才宇文昔只是动了一下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结果将宇文裳吓得半死,宇文裳就跟惊弓之鸟似的,让宇文昔觉得很欢乐,这一路似乎不会无聊了,吓宇文裳都可以吓好几回,保证百试百灵。

这一路上,宇文裳真的是要被宇文昔下出毛病来了,无论几次都很令,宇文裳真的是被宇文昔打怕了,每一次都是结结实实地中招,不怕才怪。

“宇文昔,你不要太过分,吓我很好玩是不是?”宇文裳终于忍无可忍,她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给浸湿了,可见是有多紧张。

“没出息。”宇文昔无声地吐出三个字。

宇文裳皱眉,“你说什么?”

宇文昔没打算给她重复,只是看着耸耸肩,宇文裳当真是被气得不轻,她回想了一下就知道是什么话了,竟然说她没出息。

一路上,两个人就是大眼瞪小眼,宇文昔时不时吓一吓宇文裳,等到马车停下来,终于到了皇宫之后,宇文裳逃似的下了马车,跟后面有十几头狼追似的。

看着宇文裳没出息的样子,宇文昔没心没肺般笑了,真好玩,多亏了宇文裳,这一路上才不至于烦闷无聊。

皇宫比她想的要巍峨气派繁华很多,这才是真正的镶金镀银,处处透着华贵,难怪有那么多人想要走进这个华贵的牢笼之中了,光是看着就赏心悦目了。

宇文昔乖巧地跟在最后,长幼有序,她只能排在最后,小的两个没有来,她就算是最小的。

他们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晚的,中间陆陆续续还是有不少人来,估计都是显贵之人。

这才叫做真正的宴会,一眼望去都望不到头,一桌桌摆得很考究,不会让人觉得拥挤,也充分利用了空间。

“宇文昔,一会你长点心,不要做出让我们蒙羞的事情来。”宇文裳警告宇文昔。

她见宇文昔不理她有些生气,再次警告道:“你别不放在心上,这是哥哥姐姐的吩咐,要是你出错,你一辈子都别想再出将军府了。”

这下宇文昔才点点头,算了,给她点面子吧,她觉得要是宇文裳不给她使绊子,她肯定不会出事,得留意宇文裳才是,不能让自己和宇文劲才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破裂。

这个没脑子的女人才不会分场合,只要是能够对付她,宇文裳都会利用。

在位置上坐下,这是早就安排好的,他们一家子就占了半张桌子,而另一半的人还没有来,不知道会是哪一家,宇文裳的样子似乎有些期待,她是没什么想法,只想到处溜达看看能不能碰到百里夜冥。

不过不知道他会不会,像他这么喜欢耍大牌的人可能不会来参加。

“宇文将军,看到你实在是太好了。”有一人过来和宇文劲打招呼,宇文昔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三皇子百里十觞,对待臣子还真和善啊。

百里十觞的出现令宇文裳完全兴奋了,双眼放光,那样子就跟青蛙看到蚊子一样,恨不得自己的舌头直接贴上百里十觞的脸。

估计是她的目光实在是太炽热了,百里十觞想不注意到都难,他转头看向宇文裳,“四小姐来了啊,不知道这些的菜合不合你们的胃口,可要多吃点。”

“合胃口合胃口,见过三皇子。”宇文裳再次起身行礼,明明之前都已经行过礼了,百里十觞也说无须太多礼数,这菇凉好生做作。

这是宇文昔此时的想法,她已经受不了宇文裳了,解读一下宇文裳的内心世界估计是:三皇子,来,用力地拥抱我吧。

想着想着,宇文昔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顿时大家的目光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你竟然懂手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