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目录] > 第35章: 什么叫做缘分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35章 什么叫做缘分

梓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来就好,五小姐,太妃要见你,跟本殿下来。”三皇子出来打圆场,对于别人家的事,他也没什么兴趣,在这里吵闹起来总是不像话的。

宇文昔惊愕,太妃要见她?不要了吧,搞得这么高调干嘛?她又不是大人物,没有办法拒绝,只能默默地跟上,她跟在百里十觞三步的距离,恰到好处。

“五小姐和四小姐的关系不好吗?”百里十觞边走边问,问得比较随意,犹如闲聊一般。

宇文昔摇摇头,也不知道是回答不好呢还是没这回事。

“能够成为姐妹是一种缘分。”宇文十觞的语气透着些许的感慨。

听到这句话宇文昔不淡定了,三皇子,你说这话太牵强了吧,自古皇子之间哪个不是争来争去的,自相残杀比比皆是,你有立场和我说这个吗?还是说三皇子你走的是心灵鸡汤这个路线?

“其实她也只是和你小打小闹罢了,无须放在心上。”百里十觞继续心灵鸡汤到底。

宇文昔感觉无法和百里十觞继续交流下去,好伤,根本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什么叫做小打小闹,都出人命了好不好!站着说话不腰疼,还好她是个哑巴,什么都不说也没事,看来当个哑巴也挺不错的。

终于看见太妃了,松了一口气,不用和百里十觞进行这么圣母的言论,她立即跪下去行礼,心中叹气,才来几天,她发现自己竟然有奴性,这实在是太不好了,必须得快点回去。

“真是个恬静的孩子,你写的字本宫很喜欢,特意叫你来就想看看你,皇儿,将赏赐的东西给她。”

“是,母妃。”百里十觞将太妃赏赐给宇文昔的东西递给她,她看了一眼惊到了。

别人都以为她是喜欢这些东西,哪里知道她此时心里的想法是,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可以拿出去卖的吗?可以的吧。

冲太妃磕头谢恩之后,宇文昔就离开了,她拿到了赏赐自然是遭到了宇文裳的嫉妒,不过也只是敢嫉妒罢了,回去的马车上照样胆战心惊,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宇文昔懒得理会她,靠在车壁上想着今晚的事,她今晚来参加寿宴最大的收获就是遇到了上官赫,第二大收获就是知道了百里夜冥的狠辣,算是亲眼见识到吧,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赞成他的行为,可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这是没办法的。

“宇文昔,你戴这些东西反正也不好看,你也没有好看的衣服可以配,要不你给我吧。”宇文裳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太喜欢太妃赏赐给宇文昔的那一对镯子和耳环了。

对于宇文裳的要求,宇文昔根本没理,只是压了压手指的关节,宇文裳就缩回去了,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

这一次宇文昔出门的表现很好,让宇文劲很满意,当众表扬了宇文昔,还明确规定了府上的人不可以再欺负她,特别是吃食和穿戴这些该有的配对,绝对不能少了,要是让他发现,他就要以家法处置。

还对宇文裳进行了批评,这一次表现最不好的就是宇文裳了,他发宇文裳闭门思过两天,而宇文昔则是恢复了出门的权利,不用再闷在家里了,这对宇文昔来说绝对是好事,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在白天正大光明地出去了。

“夫人,以后昔儿的事情你得多费点心。”宇文劲对梁氏说道。

梁氏看了一眼宇文昔点了点头,“老爷,您也知道昔儿的情况……妾身会试试看,不过话说在前头,太好的人家肯定是不愿意的,到时候还得昔儿不要太挑剔。”

这话说得并不算难听,倒是挺中肯,宇文昔并不生气,她看着梁氏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先答应下来再说,她得缓和和这些人的关系。

“淑儿,捷儿,你们也得为你们的妹妹留点心。”

宇文昔一下子成了将军府的新宠。

“小姐,太好了太好了,现在老爷为您说话了,以后您的日子会好过了,小姐,要是以前您也如此该有多好啊,就不用受那么多的苦了。”银莲高兴地拉着宇文昔的手。

是啊,若是以前的宇文昔也是这样该多好呢。

在将军府,说话最有分量的就是宇文劲,靠上宇文劲这棵大树,以后乘凉就方便多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宇文劲算是个明事理的父亲,他是个大老粗,爱面子,最受不了丢脸的事情,宇文昔最近没有给他丢脸,还给他长脸了,哪里能不好好对待她。

那么多人参加寿宴,能够获得太妃的赏赐可是不容易的,上官赫是本来就和太妃有亲属关系,但是宇文昔本身的名声就不好,都靠了那时的良好表现。

而宇文裳则是在这几天丢失了宇文劲的宠爱,以前的那一套在宇文昔的推波助澜下已经不管用了,弄得现在宇文劲看到她就不高兴。

不过只是罚宇文裳闭门思过两天实在是太便宜她了,她得找个机会再教训一下宇文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夜晚的时候,宇文昔照例和青未出去转了一圈,又赢了不少钱,如今她“苏明”的名号已经打响了,很多赌场都在议论她的名字,而且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穆流玉的那一次的事情,连鬼门的门主都出动了,牵扯到这样的大人物,想不火就难。

所以如今宇文昔和青未走到赌场内大家都很客气,很多人都将她当做赢钱的标杆,跟着她压总是会赢的。

“老大,我们什么去最大的赌场玩一把?”青未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早就想去最大的赌场玩了,一直听说那赌场怎么样怎么样,就是没机会去见识。

“那赌场其实说进就能进的?那样的赌场没有一定的银子绝对进不去,我们哪里有那么多,况且哪能自己贸贸然地去,现在我们这么出名了,自然是等着别人来请了,懂不懂?”

宇文昔也想去最大的赌场看看,但是她很清楚规矩,那种地方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她得沉住气。

“这样啊,行,我忍忍,老大,要去的时候一定得带上我,不可以自己一个人去。”青未抓住宇文昔的手臂生怕被宇文昔丢弃。

“知道了,烦死了,我先回去了。”宇文昔甩掉青未的手。

她翻墙回去,并没有直接回到房间,而是绕到了宇文裳的住处,才靠近就听到了鬼哭狼嚎的哭声,差点没被吓死。

仔细听了一下就听到宇文裳在哭诉,“娘亲,娘亲,您说爹爹这是为何啊?爹爹竟然为了宇文昔骂我,太过分了,从来都没有因为宇文昔骂我,娘亲。”

“你小声一些,不要叫娘亲了,叫姨娘,到时候被听到你爹爹又该不高兴了。”纵然是自己的孩子,但没有办法,她的身份地位是绝对低于这些孩子的,这些孩子是宇文劲的血脉,而她只是一个姨娘罢了,是不被允许叫娘亲的。

“我不管,不管,爹爹都不疼我了,就知道疼宇文昔那个小贱人。”

“行了,下一次争取让你爹爹疼你就是了,一个哑巴你怕什么,还斗不过她吗?你哭死也没用,振作起来才可以对付她知不知道?要是你一个人斗不过,你就联合你三姐啊,她可是嫡女,肯定比你有用。”二姨娘苦口婆心劝说宇文裳。

很快,后面就没什么声音传出来了,估计是已经劝成功了。

宇文昔耸耸肩膀离开,宇文裳哭起来的功力的确是有点可怕的,上次她撒的那个药粉后来宇文裳几乎将将军府给掀翻了,找来不少大夫给她看才消停,这也是宇文劲对她不满意的一个地方,太能闹腾了。

她需要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晚上再给宇文裳一个惊喜吧,哦不,是惊吓,保证吓得妥妥的。

“小姐,您怎么才回来呀,都这么晚了。”银莲睡眼朦胧地起身。

宇文昔做了一个睡觉的动作,银莲打来热水给宇文昔洗漱,现在她们的待遇已经很好了,根本不用为吃穿担心。

睡了一个好觉起来,早上照例是运动锻炼身体,参照古书做动作,有时候做着做着她就会觉得肚子有点胀气,就想着去茅厕解决,结果走了两步又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折腾了几次之后,宇文昔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出了毛病,可是后来这种感觉就变了,她感觉身上暖暖的,好似有一股暖流在流窜,十分奇妙。

她搞不清楚这是什么,但感觉不坏,就想着这么继续下去,今天出门的时候看个大夫然后再买东西。

“你们听说了吗?孙家那女儿差点上吊自尽了,穆家那小子太不厚道了。”

“这么大的事怎么能没听说,要不是穆家那小子将她让出去怎么会弄成那样,那孙秀秀现在是要死要活的。”

“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背糟蹋了。”

宇文昔听着他们的议论笑了笑,她是看到过孙秀秀被青未丢在门口的样子,衣服穿得很好,没有被碰过的痕迹,不过他们估计都以为被碰过了,简直是太侮辱他们的品位了,差劲!

“小姐,买了好多东西啊,奴婢都拿不动了。”银莲走得摇摇晃晃,手里全是东西,宇文昔的手里也有不少东西,看她的样子就像是出来赶年货的。

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或者是小玩意儿,结果……

“奥!小姐,您怎么突然停下来了!”银莲看着掉了满地的东西有些不满道,走的好好的,怎么就停下来了?

她蹲下来捡东西,而宇文昔则是愣愣地看着西北方向,小心脏噗通噗通地跳啊,当即就扔掉手里的东西撒腿就跑。

银莲在后面大喊,但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宇文昔跑步的速度丝毫未减,一口气上二楼根本不喘。

百里夜冥,这一次你特么的就是老娘的,老娘绝对不会让人插队,老娘是第一个人来找死的,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她没想到会这么快再一次遇到百里夜冥,这一次没有上官赫那臭小子在场,她绝对可以超常发挥。

二楼空荡荡的只有百里夜冥坐着,还有他身后站着的四人,以至于宇文昔出现的时候非常突兀,谁都没想到她会出现得这么突然。

当即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去拿起百里夜冥正在喝的茶,没错,就是百里夜冥喝过的茶。

说时迟当时快,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只听“哗”一声,百里夜冥的脸上瞬间沾满了水珠和茶叶,应该还有一点点他自己的口水。

……本章完结,下一章“ 她知道那个动作的意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