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溺宠一等狂妃 [目录] > 第9章: 十六年前

《溺宠一等狂妃》

第9章 十六年前

南宫雪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这儿交给你,蓉儿,今晚决不能便宜了这个贱人!”叶婉怡临走之时,还不忘重重的交代两句。

叶婉蓉见叶婉怡一脸的不甘心,顺势撸了撸袖子,接过她手里皮鞭,“大姐放心吧,妹妹一定会好好关照这傻子的!”

说着,目送叶婉怡走出柴房小闷,转身继续往叶婉欣身上卖力的抽去,一边打,一边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叫你还去勾人,今天这辣椒水可是本小姐专门为你配制的,包你以后一辈子只能被男人看,不能碰,让你做一辈子的傻子花瓶!啪啪……”

“啊啊……啊啊……”

只能被男人看,不能碰,傻子花瓶,什么意思?这帮变态的女魔鬼,难道她们想把这鞭痕永久的留下自己身上?

叶婉欣见叶婉怡已走,知道时机成熟,努力积攒出一些说话和表演的力气。

“啊,不要……郡主不要……饶过梅香吧,梅香再也不敢了!”

“你说什么?”叶婉蓉停了手里的皮鞭,一双晶亮的眉眼中折射出一种怪异的光,“梅香是谁?说,啪啪……”

“啊,不要,郡主,梅香肚子里还有老爷的骨肉,求你放过我们母子吧!”叶婉欣一边吃痛的求饶,一边不停地想要站起身来向叶婉蓉那边磕头求饶。表情中尽是叶婉蓉从没见过的诡异,那样子就像是……鬼魂附体!

“这傻子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梅香?她不是夫人的随驾丫鬟吗,你还记得十六年前……”

“嘘……你不想活了,二小姐在呢,还不快住嘴!”身后提着灯笼的众人,忍不住小声偷偷议论起来。

“咣当……”忽然一阵儿阴风袭来,柴房破烂的门窗紧闭,几个人下人手里提着的灯笼也跟着陆续被吹灭了。

“啊啊,真的有鬼啊!”

“被大夫人害死的那个怀着身孕的女人,该不会真的回来了吧?”

“二小姐,我们还是先走吧,恐怕……这儿真的不干净!”

众人早就扔了手里被灭掉的灯笼,借着门外投来的月光,纷纷抱团走了出去。

黑暗的柴房里,一下子只剩下叶婉蓉和披头散发的叶婉欣。

“哈哈哈……呜呜呜……”叶婉欣强振作站起,眼神凄迷而又绝望的看向立在身前的叶婉蓉,一身带血的长裙,披头散发,浑身血迹斑斑,继续如魔障附体般的一会哭一会儿笑,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胡言乱语道:“蓉儿,娘亲和你的弟弟死的好惨啊……好惨啊……”

“你……你是谁?”

叶婉欣嘴角划上一丝冷笑,看叶婉蓉此刻的表情,知道她定是上钩了,抱着一堆杂草,像是抱着一个可爱的婴孩儿,嘴里还不停的哼着催眠小调,自言自语的说着,“蓉儿,都是娘亲不好……娘亲没有好好照顾你,把你一个人留在相府,冷月娥一定会想法设法的欺负你对不对?啊……不哭……乖,宝贝乖,不哭……”

看她那般和蔼可亲,轻声细语对怀里的那堆稻草说话的神情,叶婉蓉拿着皮鞭的手,顷刻间软了,这……是母亲?虽然冷月娥封锁了所有有关叶婉蓉母亲的所有消息,但这么大的相府,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十六年来,虽然她没有正面听到过自己母亲的真正死因,但私底下也听下人们偷偷议论过不少。

如果母亲没有死,她或许比不过叶婉怡那样春风得意,有嫡女身份,和相国爹爹还有大夫人王爷女儿的郡主身份罩着,但也能像叶婉卿般,有个能处处为女儿终生大事的着想的娘亲,至少能和相国说上几句知冷知热的话语,也能记得家里除了叶婉怡,还有一个待嫁闺中的二女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伪善的庶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