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10章: 天意难违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10章 天意难违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天奇一听此言有些动容:“唯一?”

“是。”楚凌云微微一笑,牵着琉璃的手轻轻紧了紧。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岂不就是说,在场女子竟不如一个残废的女子入得琅王的眼?

一旁的楚凌扬早已被楚凌云的决定惊得一跳,险些开口阻止,可被楚天奇警告般瞪了一眼后,狠狠捏了下拳头,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楚天奇见他安分这才满意,转而冲楚凌云慈笑道:“你中意就好,只不过……玉琉璃,你可愿意?”

这个淡定娴雅的女子给他的印象极好,原本打定主意不管女方意愿的楚天奇居然有些不忍心强迫她了。

玉琉璃转头看楚凌云时,他也正侧头看她,她与他视线相触不过刹那便收回了视线,红唇一勾,轻轻道:“臣女……愿遵从天意。”

“好!”楚天奇喜得立刻拍板定案,捋须大笑,“如此,玉琉璃便是云儿唯一的王妃!定国公,你与朕仍然是亲家!”

此事既定,众人便各自散去,边走边议论纷纷,褒贬不一。

楚凌扬气得脸色铁青,拂袖离去。

而玉琉璃也随着心情复杂的玉家姐妹跟在玉铭煊身后离去。

看着玉琉璃娴静的背影,楚凌云的贴身侍卫秦铮却突然吐出一口气:“王爷……果真打算娶玉三小姐为妃吗?”

楚凌云斜倚在椅背上,笑得有几分无辜:“难道我娶琉璃,看着很像是儿戏?”

秦铮无奈朝天翻了个白眼……自从跟了琅王,他便发觉自己翻白眼的次数增多了,“自苏小姐之后,王爷再没有对其余女子动过心。”

楚凌云沉默片刻,突地回头冲秦铮一笑:“秦铮啊,你莫不是忘了,娶妃……并非要娶让自己动心痴爱的女人。”

秦铮一愣,想到了他的身份,想到了他落得如此下场的缘由……

楚凌云嗤笑着低头,唇角的笑意渐渐变得锐利:“你还看不出来吗,蔷薇盛会,琅王必须有一位王妃,既然必须要有,那么这人选,也得由我来定!”

“可这对玉三小姐不公平。”秦铮想到那个淡然如莲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楚凌云目光清淡如水,漠然的近乎于无情,“天意难违。”

谁让那么多人中,偏偏只有她挑中了蝴蝶钗。

玉琉璃回到琉璃轩时天色已晚,才要就寝时,却见烛火一阵摇晃,房中已多了一个人影:“玉琉璃!”

竟是怒火中烧的楚凌扬。

玉琉璃微微皱眉,神情冷淡,“王爷,夜色已深,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诸多不便,请回。”

“呵,这被赐了婚的,口气就是不一样!”楚凌扬阴沉沉地冷笑着,一步一步逼了过来,“玉琉璃,你以为就凭三弟那个废人,真的可以保你一世荣华?本王怕你今日过门,明日便成了寡妇!”

玉琉璃面色不变,起身错开一步,仍旧笑得温和:“琨王多虑了。我与琅王若做不成阳世的夫妻,便到阴间再续夫妻情缘,却不知,哪里来的寡妇?”

“你……”楚凌扬恼怒不堪,手握成拳又逼上一步,却是缓和了脸色,做出一副款款深情来,“琉璃,本王知道你还在为退婚的事生气,本王只是被人迷惑,太过草率,你且消消气,明日本王便向父皇禀明,仍旧娶你为妃……”

玉琉璃因他的厚颜无耻惊了一下,淡淡笑着拒绝:“琨王殿下,琉璃嫁与琅王是天意难违……”

“闭嘴!”楚凌扬咬牙喝止了她,“你是本王的妃子,休想嫁给别人!本王干脆要了你,看谁还敢要你!”

他说着,人已朝着玉琉璃扑来。

玉琉璃目光一冷,脚步一错退开了些,眼中已有了怒意,“琨王,请你自重!”

“叫什么?”楚凌扬见她躲开,恼恨的又逼近几分,“你早晚都是本王的人,乖乖……啊!”

后面的话陡然化作了一声凄厉的尖叫,楚凌扬如同被蝎子蛰了一般蹦了起来,拼命伸长手臂在后背上抓挠,却偏偏力不从心,叫声倒是越来越凄厉:“啊!啊!痛死了……啊……”

在他转身的刹那,玉琉璃清晰地看到他的后背上已经钉满了无数细若发丝的银针,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狼王,你果然够狠。

这细如发丝的银针正是楚凌云的独门暗器“无边丝雨细如愁”,名字虽诗意的要命,但若中了这暗器便一点也不诗意了,只剩下了“要命”!

如此霸道的暗器,楚凌云竟然毫不客气地拿来招呼自己的亲哥哥。

“什么人竟然夜闯琉璃轩,意图对本王的未婚妻不轨?”怒喝声中,房门已被人一把推开,秦铮推着神情焦急的楚凌云进门,十分惊讶的叫了声,“琨王……”

“大皇兄?怎么会是你?我从窗口看到有人意图非礼琉璃,还以为是歹人闯入,这才下了重手,你……你还好吧?”楚凌云似乎没想到竟是楚凌扬,担忧的俯身来问。

楚凌扬早已痛得嘴角抽搐,却有苦说不出:玉琉璃已是楚凌云的未婚妻,他夤夜闯入意图非礼,楚凌云打死他都不嫌多。

强忍剧痛,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三弟……误会了,我只是凑巧路过……”

“原来如此,是我莽撞了。”楚凌云满脸愧疚,“银针不能久留,你快些回去拔除,千万不可折断。”

方才出手的时候怎不见你这么仁慈?秦铮见怪不怪,暗中为楚凌扬鞠一把同情的……汗。楚凌扬哪里还敢逗留,逃也似的离开了。

楚凌云的眸中闪过一点寒光,却依然笑得温和:“可好?”

“嗯。”玉琉璃点头,“这么晚了,琅王怎会到此?”

“白日里我瞧出大皇兄不甘心,便猜到他会来找你。”楚凌云眸中的寒光渐渐隐没,只余温和,“琉璃,小心提防着他些。”

玉琉璃淡淡地一笑:“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弱不禁风,如果只能成为累赘,我根本不会答应做你的剑鞘。”

楚凌云慢慢摇了摇头:“琉璃,剑和剑鞘是生死相依的,所以你永远都不是我的累赘。”

想起“无情最是帝王家”,想起“几曾见帝王天子有真情”,玉琉璃的微笑隐隐尖锐了几分:“当一把剑想要锋芒毕露、爬上巅峰,那么剑鞘便不只是累赘,更是阻碍,它会遮住剑的光芒。这样的束缚,应该是任何一把剑都无法忍受的。”

这几句话无疑很锋利,楚凌云唇角的笑意渐渐消失,一双碧绿的眼眸幽深如夜空:“琉璃,虽然你这话很伤人,但我容许你伤我。如今你做我的剑鞘,是为了遮住我这一身残缺。有朝一日我光芒万丈,也只愿为你一个人绽放。”

玉琉璃心中有些震动,却只是淡淡地说道:“夜色已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诸多不便,琅王还是请回吧。”

楚凌云静静地看着她:“琉璃,你是否觉得嫁给我很委屈?否则为什么不愿意与我相处片刻?”

玉琉璃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罢了,你不必解释,我走。”楚凌云笑了笑,“或许这门亲事你还需要重新考虑,我等你的消息。如果实在不愿嫁,我放手就是。”

轮椅上的背影渐渐消失,玉琉璃却并没有挽留的冲动。前世身为世界顶尖特工,她早已绝情绝爱。

“三小姐好像没有追出来。”秦铮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嗯。”楚凌云笑笑,眼眸射出幽冷深沉的绿色光芒,“玉琉璃看似温和,其实比谁都凉薄,追出来才有鬼,回去再说。”

琅王府内,一阵持续不断的剧烈咳嗽正自书房内传来,听来令人无比揪心。

苏天宁和秦铮站在一旁,却都满脸无奈。许久之后,楚凌云拭去唇边的血迹,淡淡地说道:“秦铮,我是不是快一命呜呼了?”

秦铮愣了一下,突然发现楚凌云的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立刻伸手试了试,跟着脸色微变:“王爷,你又发烧了?”

“嗯。”楚凌云将染血的帕子扔在一旁,“昨夜开始烧起来的,上次你开的退烧药已经无效,不必再忙活。”

箫朗越发着急:“可……”

楚凌云不再理会他,转向了苏天宁:“玉琉璃有什么动静?”

苏天宁摇头:“没有。凌云,蔷薇盛会上三小姐既然没有拒绝,我想她已经打算成全这段姻缘。”

楚凌云不置可否,越来越高的体温让他极度不适,脑中更是越来越混乱。秦铮无比担心,送他回房歇息之后便与苏天宁一起退了出来。

“苏公子,王爷对三小姐的态度是不是有些奇怪?”秦铮压低声音问道。

苏天宁毫不犹豫地点头:“是有些奇怪,明明不曾动心,却又不愿放手。”

秦铮摸着下巴做深思状:“或许……这是动心的前兆?”

苏天宁愣了一下,继而苦笑:“准备动心了还玩这些?是嫌死得不够快吗……呸呸呸!过往神仙请听清,坏的不灵好的灵……”

秦铮忍不住叹了口气,苏天宁眼中的焦虑也越来越浓:“秦铮,王爷的咳疾真的无药可医吗?你是神医的高徒……”

“神医都束手无策,何况是神医的徒弟?”秦铮摇头,“王爷这咳疾是外伤所致,我实在无能为力……”

……本章完结,下一章“ 琅王完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