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16章: 算本王对不起你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16章 算本王对不起你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感染了主子的怪僻,整个尚荣宫也显得冷冷清清。被侍女带到霜妃面前,玉琉璃屈膝见礼:“臣女见过霜妃娘娘。”

上面的人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抬起头来。”

玉琉璃答应一声抬头,人到中年的霜妃更显平凡,尤其令人不喜的是她锐利阴沉的眼神,哪有凝贵妃雍容端庄?

霜妃明显的愣了一下,眼中划过一丝妒忌:“倒是个美人呢,只可惜……”

玉琉璃也不在意,浅笑着说道:“琉璃也知身有残疾,配不上狼王,不过皇上赐婚,琉璃不敢推辞……”

“本宫说的可惜不是这个意思,”霜妃冷笑一声,紧盯着玉琉璃的眼中满是报复的快意,“本宫是说,你既然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怎有资格做云儿的王妃?这门亲事本宫不会同意!”

淡淡地笑了笑,她迎着霜妃的目光直视过去:“琅王说过,他不在乎我是任何人的女儿……”

“那又如何?”霜妃冷冷地打断了她,“本宫在乎!”

玉琉璃笑笑,貌似恭敬地施了一礼:“琉璃倒是觉得,两个人若是真心相待,容貌、出身等外在的东西并不重要。当今天子后宫佳丽三千,也未必个个出身高贵、貌若天仙,娘娘觉得呢?”

有些疑心她在暗讽自己出身不高、容貌平常,霜妃有些恼怒。可是玉琉璃神情恭敬,言辞有礼,她又挑不出刺来,只得冷哼一声说道:“出身高低虽不重要,但也不能来历不明。总之除非你找到你的生父,否则这门婚事本宫不能同意!”

玉琉璃抿了抿唇,继而微微一笑:“既然如此,琉璃无话可说,烦请娘娘转告琅王,今生琉璃与他有缘无分,若是有缘,来生再见。”

说完,她毫不留恋地转身而去,霜妃登时愣了一下,跟着一声大叫:“站住!”

玉琉璃转身施礼:“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你……

霜妃暗中咬牙,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

她何尝不知这门婚事根本轮不到她做主,因为她从来做不了楚凌云的主!

一时想不出下台的法子,霜妃更加恼怒,然而就在此时,她突然感到眼前一黑,软软地倒了下去!不等玉琉璃反应过来,所有人便都跟着软倒在地,全都失去了意识!

糟了!有人下药!玉琉璃暗中惊呼,可是与此同时,她的意识也瞬间远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当玉琉璃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密室墙角的床上,因为迷*的作用而动弹不得。阵阵浓烈的霉味扑入鼻端,令人作呕。

很明显,对方的目标其实是她,霜妃不过是受了池鱼之殃。那迷*无色无味,即便是专门接受过抗药性训练的世界一流特工也中了算计,一旦发觉便已经来不及了!

便在此时,一个蒙面女子推门而入。看到玉琉璃已经睁开眼睛,她略显惊异:“这么快便醒了?主子还说你至少要昏睡三个时辰,这才一个时辰而已……”

已经一个多时辰了吗?那么鸢儿知不知道她已经被人掳走了?

见她一直沉默不语,那女子上前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问我是谁,为什么要将你带到这里吗?”

玉琉璃笑笑:“若是能说,你自会告诉我。”

女子一声冷笑:“你胆子倒不小。既如此,那就呆着吧。”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一个蒙面男子推门而入。女子立刻起身:“人交给你,我的任务完成了,告辞!”

男子点头,并不答话。等房门关好,他才走到床前,紧紧盯着玉琉璃绝美的脸,眼中射出掩饰不住的欲望!

尽管已经成为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玉琉璃竟丝毫不惧,依然浅浅地笑着。那男子被她笑得有些心虚,忍不住怒声开口:“你笑什么?”

玉琉璃淡淡地开口:“我笑的意思是,既然都是老相识了,你又何必如此藏头露尾,小心捂出痱子来,琨王殿下!”

男子一僵,狠狠瞪着玉琉璃,终于还是抬手揭去了脸上的黑布,咬牙说道:“你居然能认出我?”

“确切地说,是认出你的眼睛。”玉琉璃撇撇嘴,“你虽然蒙住了脸,改变了声音,却改变不了眼神!”

楚凌扬将黑布扔在一旁,突然狞笑起来:“认出来又如何?此药乃是江南烟雨阁出品,只有本王有解药!你就乖乖做本王的女人吧,三弟那个残废是救不了你的!哈哈哈哈……”

江南烟雨阁?怪不得连我都中招了。玉琉璃叹了口气。

眼看着这个绝色佳人就要成为自己的盘中美味,楚凌扬兴奋得满脸通红,扑过来开始撕扯玉琉璃的衣衫,口中更是急促地喘息着:“玉琉璃,本王保证让你舒舒服服,欲仙欲死……好香……早知如此,本王早就把你……啊!”

凭良心说,因为自小养尊处优,楚凌扬身上的味道并不难闻,然而当他的双手碰到自己的肌肤,玉琉璃依然恶心欲呕,毫不犹豫地狠狠一抬腿,以最大的力气撞上了楚凌扬他的要害!这一下的力道重逾千斤,楚凌扬登时惨叫一声滚落在地,手捂下半身不停地抽搐,仿佛一滩烂泥!

冷笑一声,玉琉璃起身整理好衣衫,慢慢走到了楚凌扬面前,笑颜如花:“琨王,这一下滋味如何?是不是欲仙欲死?”

“你……”楚凌扬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剧痛令他重新摔跌回去,“你明明……怎么会……”

“想知道?自己猜吧!”玉琉璃笑了笑,“还有,我这个人一向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对你也不能例外。”

说着,她居然蹲下身来,开始脱楚凌扬的衣服!楚凌扬大惊失色,刷的挥掌击出。玉琉璃面不改色,利利落落地一伸手,已抓住他的手腕将他的手反剪,紧跟着砰的一掌砍在了他的后颈上!楚凌扬只觉一阵剧痛袭来,瞬间失去了意识!

玉琉璃不屑地冷笑,毫不犹豫地将他浑身的衣服脱个精光,然后重重地踢了一脚才打开房门扬长而去。

出了密室,玉琉璃才发现此处居然是潋阳城内最大最豪华的青楼“瑶池苑”的地下室!好你个楚凌扬,居然还懂得大隐隐于市的道理?

咬了咬牙,她冷笑着将楚凌扬的衣物扔在一旁,跟着掩面大叫了一句:“那边地下室有个没穿衣服的男人,好像还是个大官呢!大家快去看啊!”

“什么?没穿衣服的男人?”

“是大官哎!快去看看!”

当楚凌扬终于被嘈杂的人声吵醒,才发现他浑身上下已被这伙人看了个精光!幸好楚凌扬的贴身侍卫冯律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刻拨开人群闯了进来,才呛啷一声拔出宝剑将所有人赶走,并脱下外衣罩在了他的身上:“王爷!您这是怎么了?”

楚凌扬紧紧抓着袍子,恨不得将玉琉璃剁成肉馅:“玉琉璃,本王若让你死得太痛快了,算本王对不起你!”

空旷的地下室里,“你……你……你……”的回声不断响起,震得人耳膜生疼。

瑶池苑对面的茶楼上,正在饮茶的端木书昀不经意间低头一看,接着有些惊奇地笑了笑:“那不是琅王妃?怎么从瑶池苑出来了?”

“哪里?”端木书晗跟着低头,“一个女子,逛什么青楼?”

端木书昀对玉琉璃似乎很感兴趣:“不过说起来,这位琅王妃与传言根本就天差地别,她若是这个样子,琨王根本配不上她。”

“嗯。”端木书晗点头,“大哥不是说喝杯茶之后就去瑶池苑找媚相思吗?还去不去?”

端木书昀站起身:“自然要去,走吧。”

“阿嚏!”

正往前走的玉琉璃突然打了个喷嚏,继而疑惑地皱皱眉:谁在背后说我?一定是楚凌扬在诅咒我不得好死吧?

嗖!

一道黑色的人影如闪电般疾射而来,一把向她抓了过来!玉琉璃眼神一厉,飞刀已经出手!

飞刀如流星般射到来人面前,他却轻轻松松地一把抓住:“琉璃!是我!”

琅王?

楚凌云一贯从容淡定的脸上有着少见的焦急,轮椅明明还在十丈开外,他的人却已到了玉琉璃面前。如此失态,着实少见。

松了口气,她抱歉地笑笑:“对不住,没反应过来是你。”

“还说这些?”楚凌云咬牙,“你可曾受伤?”

玉琉璃拍拍手:“没有,我不是说过吗?并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弱不禁风。”

见她毫无异常,楚凌云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回去。秦铮已将轮椅推了过来,瞧瞧四周渐渐围拢的人群说道:“王爷,回去再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棋差一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