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17章: 棋差一招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17章 棋差一招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琅王府,玉琉璃已将事情经过简述一遍。楚凌云笑得温和,手背上却有青筋暴起:“楚凌扬,你、找、死。我要……”

“琅王!”玉琉璃压下他的满身杀气,“琨王已经得到教训,先饶他一次吧。不到万不得已,留一些余地于人于己都不是坏事。”

楚凌云摇头:“我不……”

“听话,”玉琉璃安抚地摸摸他的头顶,声音温柔,“最多我答应你,如果再有下一次,你想怎么对付他我都不管。”

楚凌云满脸黑线:我是狼王!不是小狼崽子:“好,我给你这个面子。不过江南烟雨阁的迷*非同小可,你是如何逃过这一劫的?”

“侥幸罢了。”玉琉璃淡淡地笑了笑,“我自学医术多年,身体有了一定的抗药性,同样多的迷*对旁人可起三个时辰的作用,对我却只能维持一个半时辰甚至更少。你又是如何知道我出事的?”

“鸢儿。”楚凌云回答,“她见你迟迟不曾出来,溜进去一看才知道出了事,便冲到琅王府向我求助。不过琉璃,同样的错我向来只犯一次,出来!”

三男一女四个年轻的黑衣人刷的现身:“王爷,王妃!”

看到四人右手背上的狼头刺青,玉琉璃了然:“隐卫?”

狼王麾下无人能出其右的高手,不仅武功卓绝,能够完成许多看似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善于隐藏行迹。

“嗯。”楚凌云答应一声,“隐卫之中,他们功夫最好。四人联手,至少大多数情况下可保你安然无恙。”

在这片异世大陆,没有内力的她显然太弱了些。玉琉璃痛痛快快地点了点头:“辛苦了!如何称呼?”

“隐卫都不得用真实姓名,代之以一个以‘狼’字为首的代号。”楚凌云代为回答,“从右向左,狼鹰、狼歌、狼燕、狼武。”

玉琉璃又是一愣:“莺歌燕舞?”

“此鹰非彼莺,武也不是那个舞。”楚凌云挠挠头,“这两个小子硬说莺歌燕舞太女人气,便改成了雄鹰的鹰和威武的武。琉璃,你倒说说,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大了!咱可是个纯爷们儿,就算是代号,也不能那么重的脂粉味儿!狼鹰与狼武愤愤不平。

楚凌云倒不在意,看向四人的眼中掠过一抹锐利:“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是!”四人齐声回答,“誓死守护王妃!”

安置好一切,楚凌云立刻来到了尚荣宫。霜妃既无内力,身体也无抗药性,哪里抵得住来自江南烟雨阁的药物,此刻正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

来到床前,楚凌云淡然开口:“母妃觉得如何了?”

“好多了。”霜妃睁开眼睛,神情间却阴沉似水,“云儿,玉琉璃……”

楚凌云淡淡地打断她:“琉璃已是我的王妃,不管她是瑶池仙女,还是来历不明,这一点不会改变。请母妃以后不要再说之前那样的话,否则莫怪我不念母子情分!”

“你、你这个逆子!”霜妃大怒,居然呼的一下坐了起来,“玉琉璃忤逆于我,你非但不好好管教,反而处处为她撑腰!既如此,我就偏要教训教训她,你能怎么样?”

楚凌云笑了笑:“不怎么样,只不过无论她吃了什么亏,我都会千百倍地替她讨回来,不管对方是谁。”

看着他扬长而去,霜妃更加勃然大怒,浑身乱颤:“气死我了!来人!请泽湖少爷入宫议事!”

越想越烦闷,霜妃只得独自一人来到凉亭中透气。便在此时,只听几名宫女议论声由远及近:“真想不到琅王妃医术居然如此高明,连连救了琅王与凝贵妃,琅王此番算是捡到宝了!”

“可不是?咱们姐妹偷着说,琨王殿下肯定后悔死了!”

“琅王妃容貌倾城,气质高贵,真不知琨王怎会退婚的。”

“世人传言玉三小姐上不得台面,琨王肯定被传言给骗了!听说他有意重新娶三小姐呢!”

“我听采菱说,四皇子对琅王妃似乎也有些念念不忘。”

议论声渐渐远去,霜妃却早已气得咬牙。真是个天生的狐媚子!身有残疾还如此招蜂引蝶,居然连四皇子都坐不住了!

不多时,侍女带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赶了过来:“泽湖参见霜妃娘娘!”

“都是自家兄妹,何必多礼?”霜妃矜持地开口,“本宫与少爷有事相商,你退下吧,不许任何人来打扰。”

侍女应声退下,瞧瞧左右无人,徐泽湖一屁股坐在石凳上,捏起一颗葡萄扔进了口中:“娘娘召我入宫所为何事啊?”

徐泽湖的母亲其实是霜妃的姑姑,徐清流仅她一个女儿,便将其妹妹的儿子过继到了自己名下,改名徐泽湖。

想起方才宫女的议论,霜妃不由冷哼一声:“没别的事,我要你帮我除掉玉琉璃!”

“咳咳咳咳!”徐泽湖一口茶全喝到了气管里,吓得一边咳嗽一边到处乱看,“你、你疯了?我哪有在狼王眼皮底下杀人的本事?你这是想杀别人还是想为我收尸?”

霜妃瞪了他一眼,突然心中一动:“不杀她也行,想办法将她送给别的皇子,比如四皇子,总之不要让她留在云儿身边!”

徐泽湖慢慢擦了擦嘴,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为什么?你不是说最见不得天下间的好东西都归了凝贵妃吗?那为何还要把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送给她的儿子?”

“闭嘴!她就是个祸害!云儿连是谁给我下药都不管,只知道护着她!”霜妃砰的一掌拍在了石桌上,狠狠地瞪着徐泽湖,“何况我这样做是为了谁,还有人比你更清楚吗?废话少说!到底有没有办法?”

徐泽湖双手一摊,满脸无辜:“我不过是个小小的五品官,有什么资格安排皇子的婚事?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霜妃哼了一声,余怒未消:“我就知道你是个没用的,原也没指望你能帮我做什么!”

霜妃虽然狼狈了些,却不过是在自己儿子这里受气而已,哪比得上楚凌扬颜面尽失?

在冯律的护送下回到琨王府,下半身与后颈依然隐隐作痛,越发让他恨得头发根根直立,简直已经可以闻到烧焦的味道!

砰……哗啦啦……哐啷啷……

一连串的巨响之后,他将房中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个干净,末了咬牙切齿地低吼:“玉琉璃!本王饶不了你!”

“光说狠的有用吗?”

门帘一挑,方才密室中的黑衣女子走了出来,揭去面纱之后露出了一张有着明显异域特征的脸,肤色虽不十分白皙,一举一动却都透着魅惑人心的味道。

转头看了一眼,楚凌扬突然窜过去一把搂住她按倒在床上,泄愤一般狠狠吻住了她的唇!女子来不及反对,纱帐便跟着落下……

许久之后,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才渐渐平息。女子撑起上半身,媚眼如丝:“吃了这么大的亏,难得你还有这番兴致!你不是说江南烟雨阁的药很厉害吗?怎么还是被玉琉璃给跑了?”

楚凌扬攥了攥拳:“之前是我太小看她了,一定是用的量太少!下次我绝不会放过她!”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女子冷笑了一声,“不过我提醒你,不要为那个女人耽误了正事!还有,别落到狼王手里,否则被撕成碎片的就变成你了!”

楚凌扬恼羞成怒,突听冯律在门外说道:“殿下,皇后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答应一声,他压低声音说道:“你先走吧,不要被人看到!”

收拾齐整,带着冯律来到了金凤宫。梅皇后屏退左右,跟着叹了口气:“扬儿,退婚这步棋你算是彻底走错了!”

“谁说不是?”楚凌扬恨恨地说着,“儿臣原先只是看着玉琉璃功力全失,身有残疾,才毫不犹豫地退了婚,谁知道她的医术居然如此高明!”

“这一点才是最麻烦的。”梅皇后目光深沉,隐隐有些不安,“九位皇子之中,就是老三对你威胁最大。原本他命不久矣,根本不足为惧。可是如今……真是棋差一招!”

楚凌扬颇不服气,片刻后冷笑一声说道:“咳疾痊愈又怎么样?剧毒解不了,他照样活不成!儿臣就不信玉琉璃用毒的本事与医术一样高明!”

“母后警告你多少次了,轻敌最要不得!”梅皇后瞪他一眼,“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你相信玉琉璃的医术已经到了肉白骨、活死人的地步吗?”

楚凌扬不由咬牙:“可恶!早知如此,儿臣真不该为了沈心竹急着退婚!母后,儿臣如何才能将玉琉璃抢回来?”

梅皇后冷冷地看他一眼:“你有本事从狼王嘴里抢东西吃?不怕他咬断你的喉咙,尽管去。”

仿佛看到了狼王的森森白牙,楚凌扬一颤:“母后的意思是……”

梅皇后目光闪烁,冷笑一声:“永绝后患!”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内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