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18章: 内情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18章 内情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杀?”楚凌扬皱眉,“太可惜了吧?”

“没出息的东西!”梅皇后怒骂一句,狠狠在他额头点了一下,“区区一个玉琉璃算什么?只要皇位到手,想要多少美人得不到?”

楚凌扬不做声,想想却终是不甘心:“母后,您会不会太杞人忧天了?”

梅皇后理理鬓角,微微冷笑,“玉琉璃治好了老三的咳疾,万一再治好他的腿,解了他毒,你以为这东越国的江山还会有你的份儿吗?”

“什么?”楚凌扬吓了一跳,终于变色,“若是如此,她的右臂岂不是也很有可能治好?”

梅皇后点头:“你怕是上了她的当了。”

“启禀皇后娘娘:沈心竹小姐求见!”门外突然响起侍女的声音。

二人对视一眼,梅皇后扬声应答:“请她进来!”

不多时,沈心竹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敛衽作礼:“民女沈心竹,参见皇后娘娘!民女有急事与殿下商议,却得知殿下来给皇后娘娘请安,这才冒昧前来,望娘娘恕罪!”

梅皇后点头:“既如此,你们只管去。”

楚凌扬有些心不在焉,与沈心竹一起退了出来。沈心竹面上的笑容便已消失不见,冷声问道:“殿下,城中传言可是真的?”

楚凌扬的心思还未从玉琉璃身上收回来:“什么传言?”

“就是……”沈心竹迟疑,“很多人都在说殿下去瑶池苑寻欢作乐,还……”

“瑶池苑”三个字令楚凌扬一哆嗦,魂魄立刻归位:“还什么?”

沈心竹咬了咬牙,一口气说道:“还有人说殿下被脱了衣裤扔在地下密室,任人围观!虽然光线不佳,却还是有人认出了殿下!”

一定是玉琉璃搞的鬼!

咬牙忍下怒气,他故意坦荡荡地微笑:“心竹,你也说地下密室光线昏暗,足见那不过是谣传而已,我已有了你,怎会去那种地方?”

沈心竹将信将疑:“真的?”

“千真万确!”楚凌扬立刻摇头,“我今日根本不曾离开过王府,你可以去查!”

沈心竹盯着他看了半晌,终于展颜一笑:“我原也不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只是因为不放心才过来问问的。”

楚凌扬打蛇随棍上,立刻信誓旦旦地保证着:“为了你,我不惜得罪定国公与玉琉璃解除了婚约,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聘礼清单我已命人备好,不日将送到沈家请你过目!”

沈心竹故作羞涩地低下了头:“殿下,只要你真心对我,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楚凌扬总算松了口气:“心竹,我还要去找母后商议一下聘礼之事,你先回去歇息吧!”

沈心竹乖乖点头,楚凌扬便转身奔回了金凤宫。丫环清雪不由皱了皱眉头:“小姐,琨王殿下的话可信吗?城中百姓可是说的有鼻子有眼,还有很多人亲眼看到了呢!”

“十有八九不可信。”沈心竹冷笑了一声,目光阴沉。

清雪愣了一下,有些担心:“那您还要嫁给琨王?他居然做出如此不雅之事……”

沈心竹冷哼一声:“父亲千挑万选,才在众皇子中挑中了琨王,说他最有可能入主东宫,将来登基为帝,希望他不会看走了眼!”

这种事本就是一锤子的买卖,一锤天堂,一锤地狱。楚凌扬若当不成皇帝,她撑死了也就是个琨王妃!

楚凌扬倒是说话算话,立刻到沈家下聘,并定于下月十八迎娶沈心竹与玉璎珞。尽管距今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宫里宫外却紧跟着忙碌起来。定国公府在贺兰敏的咋呼之下也不曾闲着,很有几分喜气洋洋的味道。

这日清早,皇上口谕传来,命玉琉璃御书房见驾。正在为丽颜的手术做前期准备的玉琉璃只得入宫,看到司徒默父女站在一旁,她顿时了然。

不等楚天奇开口,楚凌云便淡淡地说道:“父皇若又要劝我娶司徒笑颜为侧妃,请免开尊口,除了琉璃,我谁都不要。”

司徒笑颜轻轻啜泣了一下,司徒默脸上也有一丝悲伤。楚天奇则眼眸幽深:“云儿,你先别忙着拒绝。几个月前司徒姑娘曾经无故失踪,后来才知道是外出玩耍时不慎跌落悬崖受了重伤,所以没有及时返回。你还记得吗?”

楚凌云点头:“记得。”

“那并不是实情。”楚天奇叹了口气,“司徒姑娘其实是被北罗国的人掳走,对方以她的命威胁司徒将军交出潋阳城的布防图,以方便今后暗中活动!”

楚凌云皱眉:“还有这种事?”

楚天奇点头:“司徒将军忠君爱国,立刻将此事告诉了朕。本以为此番必定要牺牲爱女,谁知不久之后,对方居然将司徒姑娘扔在了将军府门前。”

楚凌云淡淡地笑了笑,“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吧?”

楚天奇手捻胡须,冷笑一声说道:“不错,他们在司徒姑娘身上下了剧毒,让司徒将军亲眼目睹亲生女儿剧毒发作时的惨状,作为对他拒绝交易的惩罚!”

楚凌云抿唇:“秦铮。”

秦铮不仅是隐卫的首领,华无为的高徒,更是用毒高手。

上前为司徒笑颜略一检查,他的神情立刻变得凝重:“撕心裂肺?”

来自北罗皇宫的古方剧毒,无解,中毒者最终会五脏俱裂,鲜血狂喷,死得惨不堪言!

“正是。”楚天奇看了秦铮一眼,“司徒姑娘临死之前最大的心愿,便是与最心爱的人在一起,哪怕一天、一刻也好。”

楚凌云了然:“先前为何不说?”

“臣女的师父一直在试着研制解药,”司徒笑颜早已泣不成声,“臣女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但千年宫廷古方剧毒,怎么可能解得开?近日剧毒频频发作,臣女怕是……”

“司徒姑娘早已倾心于你,未中毒之前已经多次表示愿意在你跟前伺候,你却一直拒绝。”楚天奇接过话头,“于是朕便故意将蔷薇盛会提前,希望用蝴蝶钗成全她最后的心愿,谁知居然发生意外。”

楚凌云与玉琉璃对视一眼,各自不语。楚凌云原本一直以为楚天奇必定许给了司徒笑颜足够的筹码,她才会一门心思嫁入琅王府,却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内情。

楚天奇不动声色地注意着楚凌云的反应,目光微闪:“云儿,司徒将军为东越国操劳半生,司徒姑娘又只有这一个心愿,你可愿意成全?”

楚凌云默然片刻,居然摇头:“司徒姑娘的遭遇我很同情,但娶妻并非儿戏,我……”

“殿下,笑颜绝无奢求!”司徒笑颜哭得泪流满面,“只求能与殿下做几日挂名夫妻,哪怕殿下今日娶、明日休,笑颜死后也能含笑九泉!”

“如何?”楚天奇跟着开口,“玉琉璃已经说过不介意,你还顾虑什么?”

玉琉璃笑笑:“琅王,几天的挂名夫妻,成全司徒小姐最后的心愿,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楚凌云抚了抚眉心,一笑点头:“好,琉璃不介意,我答应就是。但我如果今日娶明日休……”

“不行。”玉琉璃打断他的话,“司徒小姐的遭遇已够不幸,既然嫁给了你,无论如何也该让她在琅王府度过这最后的日子。”

楚天奇捻须,满意地点头微笑:“这正是朕的意思,玉琉璃,你果然知书达理,深得朕心!云儿,你意下如何?”

楚凌云笑笑:“好。”

楚天奇总算放下心来,只是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出了御书房,楚凌云突然开口:“琉璃,你真的不在乎我娶别人?”

玉琉璃摇头:“只是做几天有名无实的夫妻,有什么好在乎的?”

楚凌云抬头看她一眼:“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与司徒笑颜做真正的夫妻,你就会在乎、就会拒绝?”

玉琉璃无所谓地笑笑:“那也是你的自由,我们本就不是最合适的夫妻。”

楚凌云不由苦笑:“琉璃,什么时候才能从你嘴里听到一句在乎?”

玉琉璃浅笑吟吟:“可以,先让我看到你眼中的在乎。”

“琉璃,你好狡猾。”楚凌云忍不住失笑,“甜言蜜语骗得了人,眼神却骗不了人,你这分明先立于不败之地了。也罢,我这就回去修炼眼神。”

玉琉璃抿唇:不必修炼,你已经是一只千年老狐狸了!

将玉琉璃送回定国公府,楚凌云立刻吩咐:“秦铮,让端木书晗查一查司徒笑颜的事,查清楚之后来见我。”

“是。”秦铮答应一声,“王爷,你觉得此事可疑?”

“除非你判断有误,司徒笑颜中的并非撕心裂肺。”楚凌云目光闪烁,“否则我暂时想不到什么可疑之处。”

秦铮肯定地点头:“绝不会错。或许端木公子能够查到一些线索……”

黄昏时分,端木书晗飘然而至,俊美的脸上有一丝无奈:“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让我太清闲了!喏,你要的东西。”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试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