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19章: 试探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19章 试探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示意秦铮拿起纸条查看,楚凌云满脸无辜:“通天阁拥有玄冰大陆最庞大的消息网,我不找你这阁主找谁?”

玄冰大陆素有“一门三阁五教七大派”之说,代表了当今武林最耀眼的十六个组织。江南烟雨阁便是“三阁”之一,以善制药物称霸武林。据说只要出得起钱,他们便可以完全按照要求配制出各种匪夷所思的药物,此阁因此日进斗金,富可敌国。

同为三阁之一的通天阁则以贩卖消息为生,上至皇家秘闻,下至小道谣言无所不知,黄金白银也因此滚滚而来。然而却极少有人知道,通天阁的阁主居然就是端木世家的二公子端木书晗!

“狼王的生意咱们不是不想做,”端木书晗苦着脸,唉声叹气,“只是您老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吃白食?好歹给兄弟们几个辛苦费吧?”

楚凌云微笑着磨了磨狼牙:“再说一次?”

“呃……”端木书晗一缩脖子,陪出几分笑容,“没事,我什么也没说。”

楚凌云满意地点头:“秦铮,怎么样?”

“基本属实,”秦铮仔细地查看着,“当日掳走司徒笑颜的是北罗国太子北宫律川,她的师父清灵师太也的确配制过解药,但没有成功。”

“那就是无可疑了?”楚凌云沉吟着,“书昀是江南烟雨阁的阁主,他配得出解药吗?”

这对出身经商世家的的兄弟,原来都有如此隐秘的身份。

“没试过,不过成功的可能性不大。”端木书晗摇头。

楚凌云沉默了很久,烛火将他的脸映衬得明灭不定,碧绿的眼眸闪烁着幽冷的光。

几日后,玉琉璃再度入宫为端木凝脂复诊,返回时却在半路被一名紫衣宫女拦下:“参见琅王妃!”

玉琉璃脚步一顿:“你是……”

“奴婢盈姿,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盈姿躬身回答,“皇后娘娘身体不适,能否请琅王妃辛苦一趟?”

玉琉璃一时也不疑有他,立刻带着狼燕赶到金凤宫见礼。梅皇后斜倚在榻上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众人应声退下,狼燕却站立不动,仿佛老增入定。梅皇后看她一眼,目光立刻阴沉:“你也退下!”

“皇后娘娘恕罪!”狼燕抱拳行礼,不卑不亢,“琅王殿下曾有吩咐,无论王妃出现在何处,奴婢都必须寸步不离!”

“大胆!”一声厉斥,楚凌扬迈步而入,“母后面前,岂容你放肆?退下!”

难得他之前在玉琉璃手中吃了那么大的亏,如今再见居然还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脸皮之厚度非常人能及。

狼燕不但不退,反而往玉琉璃身边踏了一步:“琨王恕罪,除非奴婢一死,否则不敢违抗琅王之命!”

楚凌扬越发恼怒:“拿三弟来威胁本王?来人!将这个大胆的贱婢……”

“扬儿!算了!”梅皇后及时开口,一脸宽容大度,“本宫只是想让玉琉璃瞧病,无需避人耳目。”

狼燕忠心护主并不是错,楚凌云又是出了名的护短,若非实在必要,暂时不宜与他正面冲突。

楚凌扬满心不甘,只得冷哼一声退到了一旁。玉琉璃不在意地笑笑,上前问道:“敢问娘娘有何不适,可曾请太医看过?”

梅皇后叹了口气:“倒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不爱吃东西,整日昏昏欲睡。太医也来瞧过,只说是本宫操劳过度,要本宫注意休息。本宫却不太放心,这才请你来瞧瞧。”

玉琉璃点头:“是,请皇后娘娘将太医开的药方拿来,臣女再为皇后娘娘请脉。”

看过药方,玉琉璃伸出左手。梅皇后不动声色地开口:“本宫倒是第一次看到用左手诊脉的人。玉琉璃,你的右手还是那样?”

“臣女右臂有残疾,怕吓到娘娘。”玉琉璃淡淡地笑了笑,“不过臣女绝不会误诊病情,否则甘愿受罚。”

梅皇后悄悄抬头看了看楚凌扬,后者目光闪烁,轻轻点了点头。梅皇后立刻扬声说道:“来人,给玉小姐上茶!”

片刻后,侍女端着一杯热茶往玉琉璃跟前走去:“玉小姐请用……啊!”

伴随着一声惊呼,那侍女突然向前扑倒,手中的托盘也飞了出去,眼看就要将茶水泼到玉琉璃的身上!

虽然变故突起,狼燕却已闪电般窜到玉琉璃身边,一脚将那托盘踢飞:“王妃小心!”

然后才听到砰、哗啦啦的声音传来,茶碗早已摔了个粉碎!侍女爬起身来,吓得连连叩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皇后娘娘饶命!”

梅皇后眼中有遗憾,脸色却深沉:“你办事不力,险些伤了玉小姐,还敢求饶?自己下去领二十大板,若是再犯,决不轻饶!”

“娘娘息怒。”玉琉璃神情平静,“她并非故意,臣女也没有受到伤害,算了吧。”

梅皇后余怒未消地挥了挥手:“罢了!玉小姐讲情,本宫饶你这一次,还不退下!”

侍女连连称谢,连滚带爬地退了下去。玉琉璃诊断完毕,收回手施了一礼:“娘娘凤体并无大碍,太医开的药方也完全对症,娘娘只需按时服用即可。”

梅皇后点头:“辛苦了!”

吩咐侍女将主仆二人送走,楚凌扬早已气得一咬牙:“可恶!我早该看出这侍女是隐卫,否则我们的计划就成功了!”

“不是还有第二套计划?”梅皇后皱眉,“我方才连连向你使眼色,你为何假装不知?”

楚凌扬摇了摇头:“母后,你也知道隐卫有多厉害,若是再对玉琉璃下手,她一定会看出破绽,不如再找更合适的机会。”

梅皇后满意地点头:“不错,这才有个皇子该有的样子,母后还以为你早已被玉琉璃迷得神魂颠倒了!”

楚凌扬冷笑,眉头却皱了起来:有隐卫贴身保护,再想动玉琉璃就不那么容易了。

“狼燕,小心提防琨王。”玉琉璃边走边开口,“他的目标是我,定会觉得你碍手碍脚,少不得会对你下手。”

“多谢王妃提醒。”狼燕满脸感激,“属下的职责便是守护王妃,只要王妃无恙,属下死而无憾!”

玉琉璃淡淡地一笑:“你若果真是为了我,便该为我活,而不是为我死。”

自加入隐卫的时候起,狼燕便知道自己唯一的使命就是随时准备为狼王一死,乍然听到这样的话,她不由惊异万分:“王妃,您真的很特别,难怪王爷对您如此在乎!”

玉琉璃不语,心下却不敢苟同。狼燕已经接着问道:“不过方才的事绝不是意外,琨王他……”

“试探。”玉琉璃浅笑,“他是想看看我的右臂是否还跟从前一样残废。”

狼燕一惊,忍不住看向她的右臂:“原来是这样?”

“他会知道答案的,”玉琉璃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不过不是现在。”

我也想知道答案。狼燕挠挠后脑勺,一脸好奇。

试探失败,楚凌扬气恼不已,独自一人人回到府中饮酒解闷,很快便醉意浓浓,咬牙切齿:“玉琉璃,你是本王的!本王一定会把你抢回来!”

刚刚走到门口的沈心竹脚步一顿,双眼慢慢赤红,接着转身而去。清雪不由叹了口气,无比担忧。

几日后,梅皇后寿诞,文武百官纷纷前往祝寿。自从得知楚凌云要同时娶司徒笑颜为侧妃,玉璎珞心理平衡了许多,竟然与玉琉璃并肩而行。谁知刚刚靠近大殿入口,沈心竹的侍女清雪低着头急匆匆地奔了过来,通的一声撞在了玉璎珞的身上。

“哎呀!”玉璎珞痛叫一声,接着厉声呵斥,“不长眼的奴才!敢冲撞本小姐?”

清雪看清来人,却只是倨傲地一笑:“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玉小姐,奴婢有礼了。”

口中说着有礼,目光神情却无礼得很,玉璎珞顿时火冒三丈:“混账!冲撞了本小姐,还敢如此耀武扬威?等本小姐告诉琨王殿下,让他……”

“玉小姐,我家小姐才是正妃。”清雪打断她的话,笑吟吟地说着,“您身为侧妃,见了我家小姐是要行礼的!”

玉璎珞一呆:“你……”

“大姐,何必跟她一般见识?”玉琉璃皱了皱眉,“上梁不正下梁歪,她这般没有教养,丢的是她主子的脸。”

玉璎珞大为受用,得意地一扬头:“三妹这话说得好!本小姐懒得跟一个贱婢计较,我们走!”

清雪受辱一般涨红了脸,咬牙说道:“一个勾搭残废的残废而已,得意什么?”

“站住。”人影一闪,玉琉璃已拦在她面前,“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她唇角笑意温和,目光却冷锐如刀锋,令清雪浑身一颤:“我……”

“说。”玉琉璃微笑着,“有胆子再重复一遍,我佩服你。”

她若说“我杀你、我饶不了你”,清雪或许不会那么害怕,然而这句“我佩服你”,能够联想的内容可就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命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