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章: 被“狼王”盯上了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章 被“狼王”盯上了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一会,鸢儿打了热水过来,伺候玉琉璃洗漱。她不是打量着淡定静默的玉琉璃,越想越觉得不对,“小姐……”她小心的开口,眨眨眼,“奴婢觉得您……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

琉璃挑了挑唇,笑意淡淡娟娟:“哪里不一样了?”

鸢儿歪着头也说不大上来。

琉璃见她那纠结的小模样,不由勾唇一笑,伸手握住了她的,淡淡道,“无论我怎样了,我都记得,定国公府,除了娘,只有你对我真心好。”

鸢儿微微红了眼眶,再不去计较其他,哽咽着说道,“小姐别这么说,要不是小姐收留奴婢,奴婢还不知道是死是活。”

“好了,你也该去歇着了。”玉琉璃无奈苦笑,赶她去休息。

看着鸢儿离开,还体贴的替自己关好房门,她笑着摇头,目光不期然落在残废了的右臂上,眉心微皱,她挽起袖子查看,却发现骨头已经严重变形。

如要根治,必须将骨头全部敲断,正确对接后令其重新愈合。整个过程十分漫长而且痛苦,琉璃蹙眉,片刻后又松了开来,这玄冰大陆有不少续骨生筋的良药,或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

翌日,琉璃洗漱用餐后,便取过笔将手术所需的刀剪镊等器具画了出来,带着鸢儿出门找匠人依图打造。

为防一些见高踩低的人对自家小姐指指点点,鸢儿难得霸气了一回,坚决要求琉璃就在不远处的“香茗楼”喝茶等候,自己与匠人去联系,琉璃拗不过她,只好依她。

等鸢儿返回时,已经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鸢儿对她要做的东西十分好奇,琉璃却不打算多说,只是神秘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见她跑的满头大汗,琉璃心疼的替她倒了杯茶。鸢儿高兴的咧开嘴道了谢,端起杯子就喝了几口。

突然一阵脚步声混合着谈笑声越来越近,“小二!最好的茶泡一壶来,快些!”

琉璃侧头看去,只见三个年轻女子拾级而上,选了靠窗的一张桌子落座。

对于小二送上来的茶水,那粉衣女子刚刚喝了一口便噗的吐了出来,“这也算最好的茶吗?本小姐家中的泔水也比这个好喝!”

店小二知道这样的人自己得罪不起,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

“算了吧沈姐姐!”蓝衣女子开了口,神情傲慢,“这种小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凑合一下吧。”

鸢儿一脸鄙夷,不屑的哼了声,倒让琉璃难得起了兴致:“那些人,是什么来头?”

“都是几大百年世家的人。那穿粉衣的是沈家家主之女沈心竹,穿蓝衣的是柳家家主之女柳逸雪,穿绿衣的是薛家家主之女薛鸾镜。这几人仗着是什么百年世家出来的,平日里傲慢得不得了,派头比公主还大呢!”

东越国地大物博,百年世家更是不胜枚举。单就潋阳城而言,则以“苏沈薛柳”四家为首,四家之中又以苏家为首。京城四大世家不只是家底雄厚而已,对朝中局势的变化也起着十分微妙的作用,历来都是众位皇子极力拉拢的对象。难怪这些世家女如此傲慢。

“没有苏家的人?”

“没有。”鸢儿摇头,“这三位小姐平日走得很近,但苏家的人却从不与她们来往。”

玉琉璃点头,不再多问。

那旁三人显然不曾注意到角落里的两人,东拉西扯地说了些闲话之后,沈心竹突然问道:“对了柳妹妹,我听说日前宫里有人悄悄找上你父亲,想要将你许配给琅王,可有此事?”

“有,不过被我一口回绝了!”柳逸雪满脸不屑地哼了一声,眼中的厌恶毫不掩饰,“也不想想琅王如今是什么鬼样子,亏他开得了这个口!就凭他一个整日吐血的瘸子,还想娶本小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嘘!小声些!”薛鸾镜象征性地劝了一句,自个儿的声音却一点儿都不小,“不过这三条腿的男人不好找,一条腿的癞蛤蟆也不大好找吧?”

沈心竹已经笑骂了一句:“你这丫头嘴真毒!当心被琅王听到饶不了你!”

“哟!我好怕呀!”薛鸾镜娇声说着,“你以为琅王有顺风耳吗?何况就算听到又如何?我又不曾说错!柳姐姐,你可千万莫要嫁给琅王,否则咱们就没脸跟你做朋友了!”

“哼!他倒想……”

谈笑之间,三人喝完了茶,这才起身离开了。只是当她们下楼时,也不知怎么膝盖一软,紧跟着齐声惊呼,一个接一个的跟着滚下了楼梯!

楼下大厅顿时一片哗然,不少无良公子哥儿更是哈哈大笑,宛如看猴戏一般!

守在楼下的几名丫环傻了眼,手忙脚乱的过来搀扶“小姐没事吧?”

比起身上的剧痛,人前出丑的耻辱更让人难以忍受。哄笑声中,沈心竹等人拿袖子遮着脸,欲盖弥彰般在丫环的搀扶下狼狈而逃了!

“搞定!”三楼的雅间内,一身白衣的男子拍了拍手,跟着笑嘻嘻地开口,“狼王,满意了吗?”

坐在轮椅上的黑衣男子背对着房门沉默不语,少顷,几声低低的咳嗽响起,带着一股令人心颤的痉挛。

“太过分了!”将一切听在耳中的鸢儿十分气愤,“琅王殿下为东越国立下赫赫战功,这些人不懂感恩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如此糟蹋他?她们……她们真该下地狱!”

“你这丫头……”玉琉璃淡淡地笑了笑,放下茶水的银两,“不过这世上,本就少雪中送炭。”

鸢儿皱着一张脸,声音有些难过:“可惜了咱们东越国的‘狼王’……”

“狼王永远是狼王。”玉琉璃轻声一笑,语声浅浅,“即便只剩一条腿,他依然是齿爪锋利的狼王!而有些人,即便他有八条腿,也不过是一只欠抽的螃蟹,一把火就能让他彻底死挺。”

鸢儿忍不住笑:“小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有人是天生的王者,而有人就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玉琉璃浅浅一笑,“所以不必可惜,狼王……只不过是在打磨他的齿爪罢了。待他的齿爪重新变得锋利,莫说是东越国,就算整个天下都会变成他口中的猎物!”

雅间内,白衣男子静立半晌,突然一笑开口:“狼王,你怕不怕?这世上,居然能有人将你一眼看穿?”

低低的咳嗽声中,轮椅上的黑衣男子突然低低地笑了,笑的意味深长,“玉琉璃……”

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白衣男子心下不由哀叹:狼王这是……对这传闻中的残废起了兴趣吗?

不过……这位玉三小姐似乎与传言中的有些不太一样啊……白衣男子手抚下巴,貌似十分好奇。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后悔,不后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