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0章: 命案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0章 命案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冷汗一粒粒地冒了出来,清雪只觉得被她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幸好就在此时,沈心竹飘然而至:“清雪,你在做什么?”

“小姐!”清雪如获大赦,忙不迭地奔了过去,“奴婢不小心撞到玉大小姐,已经诚意道歉,可是玉三小姐却不依不饶。”

眼看周围许多人已经被惊动,沈心竹眼中有着阴冷的光芒,脸上却笑得谦恭有礼:“原来是清雪的不是,都怪我教导无方,还请两位海涵!”

玉璎珞一挑下巴:“好好管教管教这个贱婢,哼!”

扶着沈心竹向大殿走着,清雪悄声问道:“小姐,奴婢方才表现得如何?”

“很好。”沈心竹微微冷笑,“玉璎珞果然是个没脑子的,绝不是我的对手!”

大殿内已是人满为患,酒香四溢。玉琉璃早已被楚凌云拉过去落座,游目四顾,她侧头问道:“众皇子都来为皇后祝寿了吧?”

“除了二皇兄,”楚凌云以手支颌,看着她笑得满足,“他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理这些红尘俗世。”

玳王楚凌霄,西贵妃颜妃之子,已看破红尘,认为荣华富贵如过眼烟云,每日长袍飘飘,跟随得道高僧潜心修行。

便在此时,沈心竹突然起身施礼,恭恭敬敬地问道:“民女斗胆,请问皇后娘娘:民女的侍婢清雪现在何处?”

梅皇后一愣:“你问本宫?”

“是,”沈心竹躬身点头,“皇后娘娘不是派人吩咐清雪做事去了吗?与她同去的侍女早已返回,却一直不见她回来。”

“没有的事,”梅皇后立刻摇头,“本宫身边有使唤的人,怎会吩咐你的侍婢?”

沈心竹明显有些着急:“可那个嬷嬷说,今日皇后娘娘寿诞,很多事情需要打点,人手一时不足,这才让清雪她们前去帮忙的。”

众人都意识到情况不妙,大殿内一时鸦雀无声。梅皇后皱了皱眉:“那个嬷嬷是何模样,作何打扮?”

沈心竹拧眉回忆:“大约四十来岁,穿一身靛青衣裙。对了,她左唇角有颗黑痣,很好认!”

“她?”梅皇后冷哼一声,“来人!传吴嬷嬷!”

侍女答应一声退下,不多时却急匆匆地返回,面有惶急:“启禀皇后娘娘:吴嬷嬷已经失踪一个时辰了!”

顿感不妙,梅皇后看向楚天奇:“皇上,您看这……”

“派人去找。”楚天奇皱眉,“一有消息,即刻来报!”

发生这种蹊跷事,众人也无心吃喝,不时伸长脖子望向大殿的入口。许久之后,一名侍卫快步而来,单膝跪地:“启禀皇上!已经找到吴嬷嬷与清雪的尸体!”

尸体?

众人震惊而无语,楚天奇已经沉声开口:“尸体在何处?”

“大殿正南十丈左右的假山之后,”侍卫回答,“属下已命人守在周围,任何人不得靠近。因为……”

他略略抬头,往玉琉璃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楚天奇目光一闪:“说下去。”

“是!”侍卫重新低下头,“清雪的尸体旁边,有血写的‘玉琉’二字!”

刷!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向了玉琉璃,后者却一脸无辜,端坐不动,仿佛事不关己。

楚天奇阴沉着脸一声冷哼:“居然敢在朕眼皮底下杀人?去看看!”

赶到事发地,他挥手阻止侍卫的参拜,沈心竹已尖声哭喊:“清雪!你死得好惨!我……啊!”

一股大力涌来,本欲往上扑的她立刻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收回手,楚凌云淡淡地开口:“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尸体,否则杀无赦!”

沈心竹狠狠地瞪着他,嘶声尖叫:“琅王殿下这是何意?清雪死得如此凄惨,难道你还要包庇凶手吗?”

方才还耀武扬威的清雪侧卧于地,喉咙已被人割断,身上不知被刺了多少刀,惨不忍睹。吴嬷嬷趴在一旁,致命伤在后心处。清雪的右手旁的确有血写的“玉琉”二字,而她的手就停在“琉”字最后的竖弯钩上。

造假造得还挺真。玉琉璃笑笑,并没有抢着开口。

楚凌云同样笑笑,淡然开口:“凶手还未现行,本王如何包庇?”

“哈!殿下还不承认?”沈心竹冷笑,泪流满面,“清雪拼尽最后一口气写下了凶手的名字,殿下却视若不见,这不是包庇是什么?琨王,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情况未明,楚凌扬也不好随便开口,只得揽住了她。楚凌云轻轻握住玉琉璃的手,语气淡然而坚定:“地上写有琉璃的名字,凶手便是琉璃?如果改成你的名字,凶手岂不就是你了?”

沈心竹立刻尖叫:“殿下不要胡说!清雪跟我情同姐妹,我怎会杀她?分明是玉琉璃跟清雪结仇,才会杀人泄恨!”

楚天奇挥了挥手,平静地开口:“沈心竹,你详细说来!”

“是!”沈心竹站直身体,抽抽噎噎地开口,“两个时辰前我等入宫之时,清雪不小心冲撞了玉大小姐,便立刻道歉,谁知她却不依不饶。玉三小姐更说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清雪气不过玉三小姐如此侮辱民女,便说一个……一个残废而已,得意什么?结果玉三小姐便因此怀恨在心……”

楚天奇目光微闪:“你说到‘一个残废而已’时分明有些迟疑,莫非另有内情?”

沈心竹一愣,突然扑通跪倒:“皇上英明!其实清雪的原话是一个勾搭残废的残废而已,得意什么?民女不该欺瞒皇上!可是清雪罪不至死啊!玉三小姐未免太狠了!”

楚天奇眼眸深沉,完全看不出喜怒:“玉琉璃,你怎么说?”

“她不需要说。”楚凌云笑容冷厉,“就凭这句话,清雪死不足惜!若是让我动手,她会死得更惨百十倍!”

沈心竹立刻变了脸色:“民女已经说过她是一时气愤……”

“理由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楚凌云目光一转,沈心竹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来,“本王和琉璃身有残缺是事实,但她从没有勾搭过本王!所以清雪应该庆幸,不是死在本王手里!”

沈心竹彻底愣住,眼睛里却满是恼恨不甘:不就是说清雪该死?那还有什么必要追查凶手?

淡淡地看她一眼,玉琉璃微笑开口:“琅王,容我说几句话。”

楚凌云眉头一皱:“琉璃,你什么都不必说。莫说此事根本不是你做的,就算是你,我也该好好谢谢你!”

“如果是我做的,我接受你的谢意。”玉琉璃摇头,浅浅一笑,“既然不是我做的,我为何要替人背黑锅?”

楚凌云皱皱眉,只得点头:“好,你说。只要有我在,谁也不能碰你一根指头。”

玉琉璃答应一声,淡淡地看着沈心竹:“沈小姐说我是泄恨杀人,除了这两个血字,还有什么证据?”

沈心竹立刻一咬牙:“还有清雪的伤口!她是被短刀所杀,你最擅长的便是使用飞刀!”

玉琉璃忍不住笑了笑:“我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凶手吗?为什么不用其他凶器?”

“这……”沈心竹又是一愣,咬着牙强词夺理,“人是你杀的,我怎会知道?或许仓促之间,你来不及准备其他凶器呢?何况宫中那么多人,擅长使用短兵刃的并非你一个,若不是清雪留下的这两个血字,我也想不到你就是凶手!”

“有道理。”玉琉璃居然赞同地点头,“可我是在你和清雪之前进入大殿,进去之后便不曾出来过,如何杀了清雪?”

“这……”沈心竹越发理屈词穷,“你要杀人,何须自己动手?”

玉琉璃叹口气:“皇上,臣女与沈小姐各执一词,谁也拿不出更确凿的证据。如此,请皇上恩准臣女验尸!”

“不行!”沈心竹陡然尖叫,继而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强作镇定地解释,“死者为大,清雪本已死得足够凄惨,我绝不容许你再凌辱她的尸体!”

玉琉璃皱眉:“那你宁可让真凶逍遥法外?”

沈心竹气急败坏:“凶手就是你!你休想抵赖!”

玉琉璃只是看着楚天奇:“皇上?”

“今日乃是皇后寿诞,若是开刀验尸,未免太不吉利。”楚天奇终于开口,“这样吧,先将清雪与吴嬷嬷的尸体抬到验尸房,待寿宴结束之后再命仵作仔细验看,找出真凶!”

沈心竹立刻暗中松了口气,抢先开口:“皇上英明!”

楚天奇点头:“玉琉璃,你可有意见?”

玉琉璃微施一礼:“臣女只盼早日找出真凶,还臣女清白!”

当下立即有人上前将二人的尸体抬走,并清理血迹。众人随后散去,目睹了方才的一切,谁是真凶根本昭然若揭。皇上此举分明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轻轻拽了拽玉琉璃的手,楚凌云眉头微皱:“琉璃?”

“我没事。”玉琉璃淡淡地笑了笑,“皇上想做和事老呢!”

“沈家乃是百年世家,轻易动不得,父皇此举也是出于无奈。”楚凌云笑笑,感受着掌心的柔滑,“否则平衡一旦被打破,后患无穷。”

玉琉璃点头:“我明白。但皇上也不会让我背了这个黑锅,我想‘真凶’很快就会出炉,只不过既不是我,也不是沈心竹。”

楚凌云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毒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