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1章: 毒发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1章 毒发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果然,寿宴之后没过两天,宫里便传来消息,说是吴嬷嬷的仇家向她寻仇,行凶之时被清雪撞到,二人才会惨遭毒手。真凶已被押入大牢,只等秋后处斩。

对于这个结果玉琉璃毫不意外,只是撇了撇嘴:可惜了,没有给她这个顶尖法医大展身手的机会。

又是两天之后,沈心竹骑马外出游玩,一向温顺的爱马突然受惊,将她从马上甩了下来,跌断了右臂!不少人猜到了内中玄机,只是有志一同地选择了沉默。

“啊!啊啊痛死了!死奴才你不会轻一点吗?”

一阵尖叫自沈心竹的闺房内传来,跟着是“啪”的一声脆响,侍女青萝吓得扑通跪倒,捂着脸颊连连叩头:“奴婢该死!”

“该死你怎么不去死?”沈心竹披散着头发,右臂吊在胸前,万分狼狈。

青萝哪里敢应声,连啜泣都细细碎碎。便在此时,楚凌扬迈步而入,咳嗽一声开口:“你先退下吧!”

青萝退下,沈心竹委屈地吸了吸鼻子,继而咬牙切齿:“殿下!你要替我报仇啊!”

“报什么仇?”楚凌扬坐在床前,微皱了眉头,“大夫怎么说?”

沈心竹小心地抚了抚断臂:“大夫说断骨处伤得厉害,需要慢慢恢复!”

能不能完全恢复原状如今还不好说。这句话沈心竹不敢告诉楚凌扬,否则万一落得玉琉璃那样的下场……

如此,势必要耽误下个月的大婚。楚凌扬居然偷偷松了口气,面上反而一片关切:“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我这还巴巴地盼着早日和你洞房花烛。”

沈心竹故作娇羞,紧跟着越发恼怒:“殿下,你还不明白吗?不是我不小心,根本就是琅王故意报复我!”

“无凭无据,不得乱说!”楚凌扬摇了摇头,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何况老三那个人有多护短你不是不知道,别说此事并非玉琉璃所为,就算真的是她,老三也不会让你动她!”

沈心竹哼了一声:“我自然知道琅王护短几乎与他战神之名一样天下皆知,但你不是说他从来只护自己人,对玉琉璃根本不屑一顾吗?”

楚凌扬一愣:“这、这当然是,但你别忘了,玉琉璃怎么说都是名义上的琅王妃,他若是不当众护着些,岂不是于理不合?”

沈心竹看他一眼,突然微微冷笑:“琅王如果真的对玉琉璃不屑一顾,倒正好如了你的意。”

楚凌扬一脸满不在乎:“我已与玉琉璃解除婚约,老三怎么对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句,老三这个人睚眦必报,你最好别再乱来,否则吃亏的是你!”

听出他语气中的回护之意,沈心竹心中舒服了些:“难道清雪就白死了吗?我一定要为她报仇!”

“清雪究竟是怎么死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楚凌扬淡淡地笑了笑,“不是我说你,如此拙劣的计谋,怎么可能瞒得过老三?父皇是不想事情闹大,为了维护你将此事压下来的,你当他真不知道真相吗?还有你,谁都知道是老三下的手,可惜却没有人抓得到证据!”

想起清雪临死前怨毒的眼神,沈心竹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狠狠一拳捶在了床上:“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玉琉璃如此得意?”

楚凌扬阴测测地笑着:“当然不会,只不过我们必须周密计划,争取一次成功!”

沈心竹点头,暗中为自己的手臂担心,同时也在暗暗祈祷:清雪,我知道你死得不甘心,可我也是为了对付玉琉璃,你就当是为主子尽忠吧,我会厚葬你的!

琅王府内,玉琉璃正在为楚凌云检查刀口,片刻后忍不住赞叹:“江南烟雨阁出品的药物果然神奇,居然半点疤痕都没有。”

“若不是琉璃医术高明,我早就一命呜呼了,江南烟雨阁的药物就算再神奇又如何?”楚凌云斜倚在轮椅上,笑容俊美。

玉琉璃替他整理好衣襟:“术业有专攻而已。不过听说如今江南烟雨阁只研制对人有益的药物,不知是真是假?”

“真的。”楚凌云笑笑,眸中却极快地掠过一抹尖锐,“几年前副阁主贪财叛逃,盗走了部分药方,通过出售几种罕见剧毒大发横财,但也因此害人无数。阁主费尽周折才将其捕杀,并销毁了那些药方。可惜造成的伤害已无法挽回,内疚之下,阁主决定不再研制毒药等害人之物,只管济世救人。”

“原来如此。”玉琉璃恍然。

就在此时,楚凌云突然浑身一颤,疾声开口:“琉璃,你走!”

玉琉璃一愣:“诶?”

“王爷体内的剧毒发作了!”秦铮立刻上前相护,“三小姐,您最好立刻离开!”

知道他不愿再将另一面的狼狈呈现在自己面前,玉琉璃立刻起身往外走:“好,我在外面等着!若有需要,随时叫我!”

楚凌云已经顾不上答话。一股寒意自骨髓内泛起,浑身上下剧烈而尖锐地痛着!他几乎痛昏,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出,血很快顺着唇角蜿蜒而下!

许久之后,血液几乎完全停止流动,身体渐渐变得麻木,如今的楚凌云明明听得见看得见,却不能言不能动,仿佛植物人!

又过了半个时辰,血液重新恢复流动,麻木的身体渐渐恢复知觉。秦铮立刻上前替他擦去冷汗,带着哭腔开口:“王爷……”

“哭什么?”楚凌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只有你见过我方才的样子,你若敢说出去,小心我杀你灭口!”

“知道啦!”秦铮努力将眼泪憋回去,“可惜属下愚笨,始终解不开那个古方,找不到解药。”

“闭嘴,小心隔墙有耳,除非你想让我死得更快。”楚凌云疲惫不堪,“琉璃还在外面,让她进来吧!”

看到楚凌云面色惨白,玉琉璃眉头微皱:“琅王,江南烟雨阁如此厉害,也配不出这剧毒的解药吗?”

楚凌云摇头:“再厉害也只是普通人。”

玉琉璃眉头皱得更紧,眼中掠过一丝担忧。淡淡地笑了笑,楚凌云突然开口:“琉璃,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

“继续活下去。”玉琉璃反问,“莫非你希望我跟你一起死?”

“我不是这个意思。”楚凌云摇头,“我是说,你会另外找人陪伴吗?”

玉琉璃摇了摇头:“没想那么远。因为我左瞧右瞧,都觉得你不像个短命的,反倒一脸帝王之相。对了,沈心竹的伤是你的杰作?”

“嗯。”楚凌云不在意地点头,“原本我要卸她一条手臂,不过你说凡事不要做绝,我听你的。唉!自从有了你,我真是越来越心慈手软了,哪里还有半分心狠手辣的样子?”

玉琉璃黑线:你这叫心慈手软?那我就是活菩萨了:“沈心竹倒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不过她布的这个局实在拙劣,根本漏洞百出。”

“她是临时起意,并非蓄谋已久。”楚凌云不屑地说道。

玉琉璃笑笑:“可我与琨王已经解除婚约,她为何还要对我下手?”

楚凌扬笑容一冷:“因为大皇兄对你还念念不忘。琉璃,我会尽快娶你过门,绝不会让任何人把你抢走。”

“我明白。”玉琉璃笑得有些淡漠,“潜意识中,你已经把我当成了你的所有物,你可以束之高阁,可以弃之如敝履,但决不允许别人染指。”

楚凌云的笑容微微一僵:“琉璃,你真是个冷静到可怕的女子。那么你不觉得这对你而言是一种侮辱吗?”

玉琉璃笑笑:“没那么严重,因为你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侮辱我,只是本性如此。”

楚凌云仔细盯着她的眼眸,片刻之后重新笑得俊美:“琉璃,我承认我对你还不是爱,但我知道,我真的已经不想放开你,除非我毒发身亡。”

又略略交谈了几句,玉琉璃便在狼燕的陪同下离开了琅王府。默默地走了片刻,她突然开口:“狼燕,琅王究竟中了什么毒?”

“不知道,”狼燕摇头,“因为那种寒毒没有名字,而且已经绝迹。”

玉琉璃沉吟片刻:“那么此毒来自何处,又是谁给琅王下毒?”

狼燕有些迟疑:“王妃若想知道,只能亲自去问王爷,属下不敢妄言。”

了解。玉琉璃点头:“既然配不出解药,琅王可曾想过其他法子?”

“一直在想,”狼燕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惜只是想想而已。”

玉琉璃眉头微蹙,什么也没说。

沈心竹的手臂尚未康复,楚凌扬想要延迟婚期,梅皇后及沈家却都表示反对,大婚仪式只得如期举行。

大婚前一日,定国公府来了一位稀客:苏天蔻。进入琉璃轩,她笑得爽朗而温柔:“琉璃,明日玉大小姐便要出嫁,我来瞧瞧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有大娘张罗着,我都插不上手。”玉琉璃浅笑,将她迎了进来。

落座之后,二人愉快地交谈片刻,玉琉璃很快便发现苏天蔻见解不凡,谈吐不俗,难怪能够打动琅王的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中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