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2章: 中毒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2章 中毒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她有些走神,苏天蔻立刻住口,歉然地一笑:“琉璃,是不是觉得我太吵了?没办法,第一次遇到你这样一个谈得来的朋友……”

“我也是。”玉琉璃微微一笑,“所以我只是在想,只怕唯有你这样的女子,才能真正走进琅王的心里。”

苏天蔻一愣,再开口时已有些小心翼翼:“琉璃,你……”

“纯粹的赞扬,别无他意,”玉琉璃摆摆手,神情也变得凝重,“天蔻,关于琅王所中之毒,你知道什么?狼燕说要问琅王本人,但我有些不忍逼他重温中毒时的痛苦……”

苏天蔻却摇头:“我知道的不比你多。秦铮精于用毒,一直在研究解药,有一次险些成功,最终还是失败了,详细情形他们都不肯说。”

玉琉璃沉默,想着该如何才能套出实情。苏天蔻抿了抿唇,试探着问道:“琉璃,你想替凌云哥哥研制解药?”

“我对用毒一窍不通。”玉琉璃苦笑,“医术与用毒本来就是两回事,我治得了他的咳疾,却解不了他的剧毒,否则怎会等到今日?”

苏天蔻握着的手突然一松,眼底却隐隐有些失望:“隔行如隔山嘛,你能治好凌云哥哥的咳疾,已足够震惊世人了。凡事随缘就好,不可强求。”

玉琉璃笑笑:“说得对。不过天蔻,你与琅王既然已经不可能,不打算另觅良缘吗?”

苏天蔻苦笑着摇头:“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了……我可没有想过跟你抢凌云哥哥,只是他毕竟是我深爱的第一个男子,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

玉琉璃唇角一挑:“你若抢得走,只能说明他根本不属于我,有什么好介意的?你如果愿意,只管来抢。”

苏天蔻一愣,眼中迅速掠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芒:“琉璃,你真的很特别比起我,只怕你才是真正能走进凌云哥哥心里的。”

“我们这是要开吹捧大会吗?”玉琉璃忍不住失笑,接着站了起来,“好歹你也来了一趟,我们一起去瞧瞧大姐。”

璎珞轩前,司徒笑颜正指挥仆从整理灯笼。看到两人,她有些矜持地点头为礼:“三小姐,苏姑娘。”

“司徒小姐远来是客,怎能做这些粗活?”玉琉璃微笑,“快请里面就坐,喝杯凉茶消消暑。”

司徒笑颜摇头:“明日玉大小姐出阁,家父命我过来帮忙的,三小姐不必客气。”

见她重新开始忙碌,玉琉璃也不再多说,与苏天蔻一起进了璎珞轩。司徒笑颜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沉郁。

自家女儿出嫁,贺兰敏的确早将一切打点妥当,象征性地要二人去后花园选些漂亮的花搬到璎珞轩门口,讨个“锦上添花”的好彩头。

鲜花很快选好,并指挥仆人搬走,苏天蔻见这后花园风景独好,便提议在凉亭内赏景。玉琉璃点头,命人送了茶水过来。

喝了几杯茶,突然听到旁边的假山之后传来司徒笑颜的声音:“大夫人说还缺一盆茶花,应该就在这里了,芊芊,你去找找。”

“是,小姐。”

茶花圃就在凉亭旁边,玉琉璃刚要开口提醒,突听另一个侍女的声音由远及近:“小姐!小姐!小姐大喜……”

“这是定国公府,大呼小叫成什么样子?”司徒笑颜斥责了一句,“芳洲,哪来的大喜?”

芳洲喘了口气,很是开心:“小姐,老爷命奴婢来找您,说清灵师太可能研制出撕心裂肺的解药了!”

司徒笑颜大喜:“真的?我中的毒可以解了?”

“清灵师太说有可能,”芳洲回答,“所以请小姐您回去试试。”

“好!我们走!”

主仆三人转过假山,司徒笑颜看到坐在凉亭内的两人便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三小姐和苏姑娘怎会在此?”

玉琉璃淡淡一笑:“司徒小姐快去吧,早日解了剧毒,也好去除这个心腹大患。”

司徒笑颜有些迟疑:“两位能否暂时为我保密?师.父只是说有可能,并未说一定可以成功,万一解毒失败,那……”

玉琉璃了然地点头:“我和天蔻定会守口如瓶,即便剧毒真的解了,也该由司徒小姐宣布这个喜讯。”

得到保证,司徒笑颜大为放心:“那就多谢了!请两位务必保密,并转告大夫人我先走一步!”

看着她的背影,苏天蔻却难以置信地皱眉:“撕心裂肺是千年宫廷古方,清灵师太用毒的本事还不如秦铮,居然能研制出解药?”

“所以芳洲只是说有可能,”玉琉璃眼中闪过一丝希望,“如果清灵师太真的能解撕心裂肺之毒,那琅王体内的剧毒说不定……”

苏天蔻一愣,立刻满脸喜色:“对对对!那我们就等着司徒笑颜的好消息了!”

然而一直到第二天清早,好消息始终没有传来,玉琉璃心中的希望登时去了大半:八成解药根本不管用,否则早该传遍潋阳城了!

六月十八,黄道吉日,宜嫁娶。

一大早,潋阳城内便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皇家喜事天下皆知。百姓纷纷涌上街头看热闹,一时人声鼎沸。

琨王府内已是高朋满座,笑语喧哗。楚天奇与梅皇后并肩端坐,面带微笑,等候吉时的到来。

玉琉璃被吵得心烦,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便在此时,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传入鼻端,抬头看时,一个青灰色长袍的年轻男子已经飘然而过。

“二皇兄居然也来了,大皇兄好大的面子。”楚凌云笑了笑,靠近玉琉璃耳边说着,“上次颜贵妃病重,他都不曾回来。”

颜贵妃是他生母,他居然毫不关心?潜心修行是为了悲天悯人,还是为了绝情绝爱?

楚凌霄披散着头发,容颜清雅俊美,的确很有几分仙风道骨。即便处身喧闹的红尘,手持佛珠的他依然安宁沉静,佛光萦绕。

人影一闪,苏天蔻已经进了喜堂,远远朝玉琉璃挥了挥手。玉琉璃点头为礼,却在同时想起了司徒笑颜:不知她体内的剧毒究竟解了没有?今天会不会前来观礼?

不多时,两顶花轿一前一后抬了进来,两位新娘在丫环的搀扶下下了轿,缓步进入喜堂。

“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玉琉璃刚刚拿起筷子吃了几口,便看到司徒笑颜在丫鬟芳洲的陪伴下走了进来:瞧她脸上颇有喜色,莫非剧毒已解,特意来找楚凌云报告喜讯的?

司徒笑颜看到玉琉璃眼睛一亮,立刻迈步走了过来。玉琉璃微笑:“司徒小姐请坐。”

“多谢。”司徒笑颜虽然坐在了玉琉璃身侧,目光却偷瞄着没有丝毫反应的楚凌云。

就在此时,楚凌云被楚天奇召去问话,玉琉璃立刻压低声音问道:“司徒小姐,清灵师太的解药研制成功了吗?”

“还在等。”司徒笑颜同样低声回应,“昨日我已将解药服下,师.父说十二个时辰之后才能知道结果。不过为防意外,师.父今日也来赴宴了,好随时注意我服药之后的反应。”

玉琉璃了然地点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换了一身普通衣裙的清灵师太就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四十上下的她在城中净月庵修行,不仅身手不凡,对用毒也颇有研究。司徒笑颜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突然手捂心口低低地呻.吟了一声,满面痛苦之色,身躯更是摇摇欲坠!

玉琉璃微微吃了一惊,忙伸手相扶:“司徒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解药不对……”

“应该不是,你不要叫,免得惊动旁人!”司徒笑颜尽力坐直身体,“三小姐,麻烦你帮我倒杯热水……”

玉琉璃点头,立刻起身倒了热水过来。小心地喝了几口,司徒笑颜慢慢恢复了正常,低声道谢:“好多了,多谢三小姐。”

虽然有些奇怪,此处却毕竟人多眼杂,玉琉璃也不曾多说:“吃些东西吧。”

片刻后,楚凌扬过来敬酒。转了一圈的他微有醉意,盯着玉琉璃的眼神便有些赤.裸裸:“玉琉璃,从今日起你与本王就是一家人了,本王敬你一杯!”

玉琉璃起身,含笑回礼:“琉璃不善饮,就以茶代酒,祝殿下与沈姑娘和大姐百子千孙,富贵满堂!”

楚凌扬目光阴沉,却只是挑唇一笑,满饮了此杯,接着走到司徒笑颜面前:“司徒小姐,这一杯本王敬你。”

司徒笑颜端起酒杯微微一笑:“笑颜不敢,祝……”

一句话尚未说完,她突然浑身一颤,哇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酒杯更是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这一下变起突然,同桌的宾客登时纷纷惊呼着起身,却不知该作何反应!司徒笑颜已经跌坐在椅子上,手捂心口连续吐了几大口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迅速弥漫开来!

“小姐!”芳洲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扶住她连哭带喊,“小姐中的剧毒撕心裂肺发作了!小姐……”

“闭嘴……”司徒笑颜狠狠瞪了她一眼,口中依然血如泉涌,“快……扶我……回去……”

“笑颜!”被惊动的清灵师太刷的窜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司徒笑颜的手腕,“剧毒怎会此时发作……不对!这不是撕心裂肺!”

……本章完结,下一章“ 乖乖等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