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3章: 乖乖等死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3章 乖乖等死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芳洲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明显的慌乱,哭喊得更加大声:“小姐只中了这一种剧毒,不是撕心裂肺是什么?您快带她回去,否则就来不及了!”

一片惊惧之中,清灵师太抬头紧盯着芳洲,冷声问道:“芳洲,你有没有闻到笑颜吐出的血里有一种浓烈的甜香?之前撕心裂肺发作时,你闻到过吗?”

芳洲神情间更见慌乱:“没……没有……”

清灵师太逼上一步:“那你还说是笑颜所中的撕心裂肺发作了?”

芳洲不自觉地倒退一步:“不……不然还能是什么……”

人群突然向两边分开,楚天奇大步而来,眼底深处划过一丝惊疑不定:“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秦铮也推着楚凌云来到玉琉璃身边,目光立刻一凝:“幽冥香?”

罕见剧毒,一旦中毒立刻吐血而死,血中含有浓烈的甜香!

“不错!正是幽冥香!”清灵师太点头,“有人给笑颜下毒,意图置她于死地!”

司徒笑颜猛一颤,手捂心口瞪着芳洲:“为什么?”

芳洲顿时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小姐!奴婢没有下毒!奴婢……”

“若不是你,你身上为何带有幽冥香?”秦铮淡淡地开口,“幽冥香虽然无色无味,却有一种独特的气息,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

芳洲浑身一颤,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腰间。清灵师太眉头一皱,突然闪电般一伸手,自她腰间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包。打开看了一眼,她咬牙说道:“果然是幽冥香!”

司徒笑颜嘴唇颤抖,满脸悲愤:“居然在我早上吃的稀粥内下毒,你好狠……”

秦铮眉头一皱,清灵师太已经抢先开口:“下毒者另有其人!幽冥香毒性发作迅速,从中毒到死亡不过眨眼之间!若是芳洲,笑颜绝不可能支撑到现在!”

楚天奇大惑不解:“司徒姑娘中毒到此刻时间也不短了,为何……”

“那是意外!”清灵师太回答,“撕心裂肺与幽冥香互相克制,反而不至于立刻要了笑颜的命!”

司徒笑颜剧烈地喘息着,突然转头瞪着玉琉璃:“除了那碗粥,我只喝过你端来的热水,给我下毒的是你?”

刚刚被污蔑杀人,如今又被污蔑下毒,她做人有这么失败吗?闹得人人盼她早死?

楚凌云目光一冷,立刻就要上前,秦铮却轻轻按住他的肩膀低声说道:“王爷,三小姐似乎成竹在胸,您稍安勿躁。”

楚凌云点头:“我不想大开杀戒,你最好保证琉璃一根头发都不会少。”

淡淡地一笑,玉琉璃不急不躁:“我为何要给你下毒?”

“你不愿让我嫁给琅王殿下!”司徒笑颜又吐出一口血,浑身抽搐,“之前是因为我很快就会毒发身亡,你才同意琅王娶我为侧妃!”

玉琉璃淡淡地笑了笑:“既如此,我还有什么必要杀你?”

“因为你无意间偷听到师父可能研制出了解药!”司徒笑颜强忍痛苦,摇摇欲坠,“你无法忍受我与琅王做长久夫妻,便故意让所有人亲眼看到我是毒发身亡!”

“嗯,有道理。”玉琉璃居然赞同地点头,“两种剧毒发作时的症状极其相似,所有人都会以为你已死于撕心裂肺,我自然不必再与你共享一个丈夫。”

这本是司徒笑颜要说的话,被玉琉璃抢先说了出来,她不由一愣,很快点头:“正是如此!可惜你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两者毒性相克,反而令我揭穿了你的阴谋!”

秦铮突然开口,目光微微闪烁:“莫忘记芳洲身上藏有幽冥香,怎见得她一定不曾下毒?”

芳洲连连叩头:“小姐饶命!奴婢其实是受人胁迫的!昨日深夜奴婢被一个黑衣人下毒,他逼奴婢在今日的婚宴上给小姐下毒,奴婢实在不忍心……”

必是玉琉璃见芳洲迟迟没有下毒,这才沉不住气自己动了手。所有人心中都掠过同样的想法,神情各异。

楚天奇看着淡定的玉琉璃,简直比她还要平静:“黑衣人是玉琉璃?”

“一定是!”司徒笑颜满脸伤心欲绝,“皇上,臣女真不该痴心妄想,居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玉琉璃笑笑:这个局布的还可以,看起来有模有样,至少比沈心竹的临时起意强多了。

楚天奇目光深沉:“清灵师太研制出解药一事应该无人知道,又怎会传到玉琉璃的耳中?”

“是昨日臣女去定国公府帮忙之时,芳洲赶去向臣女报告这个喜讯,正好被玉三小姐听到。”司徒笑颜转头看向了苏天蔻,“当时苏小姐也在场。”

楚天奇转头看了过去:“苏天蔻,可有此事?”

苏天蔻眼中同样有着惊疑不定的光芒,咬了咬牙,她突然摇头:“不,民女……”

“天蔻,”玉琉璃微笑着打断了她,“确有此事,无需否认。”

苏天蔻大急,玉琉璃已经摆了摆手:“司徒小姐,你可知道我要在今日给你下毒?”

司徒笑颜冷笑:“我怎知道你这倾城之貌掩盖的,居然是一副蛇蝎心肠?”

玉琉璃笑得好整以暇:“那你有解药么?”

司徒笑颜一呆:“笑话!毒是你下的,我怎么会有解药?”

清灵师太面罩寒霜,沉声开口,“两者的毒性只能暂时相互克制,一个时辰之后平衡就会被打破,笑颜依然会死于幽冥香!玉小姐,快把解药交出来!”

一阵得得的马蹄声突然传来,司徒默已经飞奔而入,声音惶急:“笑颜你怎么样?是谁害你……”

好,正主儿都到齐了。

玉琉璃淡淡地笑了笑:“琅王,借你几个人用用?”

楚凌云毫不犹豫地点头:“琅王府下属听令:照琉璃的话做!”

“是!”所有隶属琅王府的侍卫包括隐卫在内齐声应答,自有一番旁人无可比拟的气势。

楚天奇眼中暗光一闪,司徒默已经咬牙瞪眼地冲了过来:“玉琉璃!笑颜若有个好歹,你也休想活着离开!”

“咳咳咳……”司徒笑颜又吐出一口血,“我从未想过与你争宠,你何必如此?把解药交出来,还可以稍稍减轻你的罪孽……”

玉琉璃笑笑,眼中却掠过一抹冷锐:“我下毒是为了杀你,为何要给你解药?”

刹那间,众皆无语:她、她居然承认了?

司徒笑颜眼中骤然浮现出掩饰不住的兴奋:“你终于无法抵赖了?”

“我承认,所以你就乖乖等死吧。”玉琉璃淡淡地笑着,周身却有一层无形的冰冷气流缓缓萦绕,“琅王,我要让所有人离司徒笑颜两丈之外!”

楚凌云右手突然一挥,清灵师太、司徒默及芳洲立刻被一股强大的气流硬生生地推到了两丈之外:琅王的功力,果然深不可测!

“玉琉璃!你这是何意?”司徒默怒不可遏,迈步就要往前冲。

“拦住他,”楚凌云淡淡地吐出几个字,“谁敢靠近,杀无赦!”

刷的一声轻响,狼燕已经拦在司徒默面前:“司徒将军,得罪了!”

“你……”司徒默目眦欲裂,“琅王殿下!你要护短不成?”

楚凌云笑得很美:“本王是出了名的护短,你不知道么?你女儿敢污蔑琉璃,死不足惜!”

司徒默气得浑身哆嗦:“明明是玉琉璃亲口承认,我几时污蔑她了?”

楚天奇皱皱眉,踏上一步开口:“云儿,不得乱来……”

“父皇,我只是在保护自己的妻子,哪里乱来了?”楚凌云笑意不改,森森冷光却搜搜乱射,“请父皇稍安勿躁,有好戏看。”

司徒笑颜越发支撑不住,整个人已瘫在了椅子上,眼中的兴奋很快变成慌乱和恐惧:“玉琉璃你……爹救我……师父救我……”

楚天奇眉头一皱:“玉琉璃,你当真承认给司徒笑颜下毒?”

“我承认,”玉琉璃笑得云淡风轻,“不过我没有解药,她只能等死。”

“解药一定在琉璃轩!”司徒笑颜尖叫着打断她,“请皇上恩准师父去拿解药来救臣女!”

司徒笑颜既然费尽心思设了这个局,也一定趁她不在时将解药放在了琉璃轩某一处。也就是说,从昨日司徒笑颜出现在定国公府开始,一切都只是她的阴谋而已!

只可惜,此玉琉璃已经非彼玉琉璃。眼见事情的发展脱离了她的计划,她怎能不急?

清灵师太紧跟着开口:“请皇上恩准!笑颜中毒已久,再耽搁下去只怕……”

“不准。”玉琉璃笑吟吟地开口,“秦铮,封锁喜堂所有出口,硬闯者死。”

“玉琉璃!你算什么东西?”司徒默急怒攻心,“笑颜若有个好歹,老夫将你碎尸万……啊!”

他突然痛叫一声,一口鲜血混着两颗门牙和一枚精巧的暗器吐在了地上!

拂了拂衣袖,楚凌云淡淡地开口:“司徒默,注意你的言辞。”

亲手训练出了善用暗器的“天狼”,楚凌云本人的暗器功夫有多可怕可想而知,司徒默虽然怒气冲天,却不敢再捋虎须,扑通跪在楚天奇面前:“请皇上为老臣做主!救救笑颜!”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人的身份”↓↓↓更精彩哦!